第二十二章(剑指剑法)

    第二十二章(剑指剑法)

    作者:龙尊庭博

    急之下用剑指,没想可当剑法使。

    要想得知其真想,远在天边近在尺。

    十分钟之后老赵对我小声说了一句:该我出场了。然后跳下墙头,手里大包小裹的就朝太平间的门口走去.........

    老赵进入太平间那个老头的值班室内,老尚跳了起来叫道:老赵哎呀怎么是你,你现在怎么送上饭了。老赵按着原定计划说道:这不

    毕了业以后,没什么干的我爸妈就给我开了一个饭店,你说咱上学的时候学习也不好,只能自己做点小买卖了。旁边那个守太平间的

    陈老头起问老尚道:这个是你朋友?老尚微笑道:这个是我的好哥们赵志强。然后又向老赵说道:来老赵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

    是陈大爷,陈大爷在这附近相当有名气,谁家有白事了,碰上不明白的都来请教陈大爷,他可算得上是这方面的专家。老赵装出一副

    很是敬佩的表上前握住陈老头的手叫道:大爷呀!您可真是位能人,以后这方面有不明白的地方,还要请教您老人家多多帮忙。陈

    老头早就被老尚忽悠的飘飘然了,这回又被老赵的甜言蜜语弄得差点没爽到噶的一声抽过去。虽然嘴上还在客气但是表上,却露出

    了无比骄傲的表。陈老头起对老尚说道:哎呀你看我这记xìng聊了这么半天我还没问你叫啥呢!老尚点头哈腰一副奴才相的说道:

    陈大爷我叫尚凯峰,这位是我的好朋友赵志强。陈老头看着老赵微笑道:小赵呀!既然你和小尚是好朋友,那就一起来喝点呗。这个

    老不要脸的也不看看是谁请客,就主动的邀请其别人来了,不过这也正中我仨的下怀,目的就是要接近你守的那个太平间。老尚对老

    赵说道:志强呀!你店里面还有没有事,没什么事的话就一起喝点。老赵也摆出一副很兴奋的样子,说道:今天太巧了店里一点事都

    没有,有服务员在那就够了,正好今天认识陈大爷高兴,我也不走了这顿饭我请了,咱哥两好好陪陈大爷喝点。陈老头乐的嘴都合不

    上了,举起杯酒说道:今天高兴我打个样先干了,大半杯白酒咕嘟一声就喝了下去,老尚倒是不在乎,举起酒杯跟着也喝了下去,这

    可难为老赵了,酒量本来就不行,硬着头皮将刚倒满的一杯白酒喝了下去,喝了之后这个后悔呀!早知道这老邦菜,喝酒这么急刚才

    打死他,也不能把白酒倒个满杯呀!喝下去之后感觉口都火辣辣的。

    天慢慢的黑了下来,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老赵已经阵亡趴在桌子上,嘴里直吐泡泡,再看那个老帮菜好像是喝兴奋了,嗓门比刚才更

    大了还继续的喊着:喝...喝...喝....这可真是出乎我们意料之外,本来想用老尚把他灌多,然后我仨开始干活,没想到这老东

    西居然这么能喝,将老赵灌得不省人事不说,还把老尚喝的走起路来也稍微有点脚踩棉花的状态。

    我在外面心里这个憋气,你仨在屋子里喝的一个个的都他ma进化成超级暴龙了,老子在外面一天没吃东西饿的都快他ma前贴后背了

    ,还有你这老棺材板子把我的两个朋友都喝成了这个状态,这他ma不是折损我们战斗力一样吗?你他nǎinǎi的是不是和那个怨灵清风是

    一伙的故意来玩我们的呀!我心里这个恨呀!就在这时太平间的门里,忽然飘出一团青烟,我不由得紧张起来,在心里暗骂道:老子

    在这等一天了,你早不出来晚不出来,非他ma赶在我方队员一个已经倒下,一个随时都面临倒下的时候出来,你他ma是不是和那个老

    帮菜串通好了,MLGBD。

    那团青烟缓缓飘出,落在了地上化作一个男人的形象,我借着月光凝神看去,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这也太骇人吧!双眼向外冒着,

    七窍还在向外滴着血(大家听好不是七窍流血而是向外滴血),发紫脸sè隐约的带着微微绿光。那个怨灵没有向老尚他们的房间走去

    ,而是要往太平间门外走,就在这时那个姓陈的老帮菜,在屋里冲着老尚喊道:小辈你的酒量是真不错,我老陈喝了这么多年酒还没

    说有一次像今天这样的尽兴,等我出去方便一下,回来接着喝,陈老头向门外走去。

    陈老头走出房间,站在窗边就开始放水,那个怨灵清风,看也没看他的继续往前走,就在陈老头刚尿完嘘嘘抬头转的一瞬间,怨灵

    清风经过和他碰了个照面。

    陈老头一愣,然后哇.....的一声昏了过去。老尚听到叫声,马上站了起来向外一看,那个怨灵清风已经站在窗外,老尚手里拿出一

    张,天雷斩煞符,直奔怨灵清风冲了过去,我一看老尚出手了,我也从墙上跳了下来,谁知道老尚那个不争气的家伙,开门的时候由

    于酒喝太多走路不稳,一下绊在了门槛上摔在了怨灵清风的脚下,然后呼噜之声响彻云霄,这戏剧化的一幕不光是把我弄得一愣,就

    连那个怨灵清风都傻了,一脸疑惑的表,看着睡在自己脚下的老尚。那个怨灵清风站在原地傻了能有一分钟的时间,刚要抬脚向前

    迈步。

    老尚转了个抱着怨灵清风的腿淌着口水囔囔的道:老妹你真美,嘿嘿,让哥亲一个呗,嘿嘿.........

    那个怨灵清风看了看老尚,抬头又看了看我,然后又低头看着老尚,脸上摆出一副很纠结的表

    我无语了,这也太他ma丢人了,再从窗户望向屋里面的老赵,我恨不得有个地缝都能钻进去,老赵还是趴在桌子上呼呼的睡着,嘴里

    的沫子比刚才更多了.......

    算我总共四个大活人,现在昏死一个,睡着俩。就把我自己扔这了,你说这叫什么事呀!我挥手运起剑指之气向怨灵清风劈去,怨灵

    清风也知道这一下的威力不弱,将老尚举起挡在面前,我下意识的向旁边一转剑指,将旁边的一个废弃的空棺材劈成两半,那个怨灵

    清风将老尚举过头顶,然后向我砸来,我一看他把老尚扔了出来,我这要是不躲开,铁定被砸成重伤,要是躲开老尚不被摔死,也得

    摔个全残,下半生不能自理什么的。运气凝神飞快的结出一个手印,嘴里同时叫道:“阵”

    就在体刚运上气,老尚就到了我的面前,想要出手接他已然不及,砰!的一声老尚砸在我的上,我俩同时倒地,我暗自庆幸,还

    好及时运出了阵字诀加状态才能挨住这一砸,要不我这小板就很难逃脱半不遂的命运了,因为有我给老尚当了垫,所以老尚

    也没什么事,老尚被这一震也清醒了过来,但是因为酒jīng的麻醉,体还不听使唤,站不起来就用胳膊支撑着地面挪到墙边斜靠在了

    墙上然后对我喊道:小心点,猴子这家伙现在意识已经马上要丧失殆尽,赶快将他消灭,要不他变了真正的怨灵清风,那就麻烦了,

    我将桃木剑拿在手中,挥起了化煞解怨剑法,与那个怨灵清风战在了一起,我用桃木剑,停在了怨灵清风的面前,黄光闪耀,画面显

    现不到两秒钟,怨灵清风嗷的一声,体向前一扑将我的桃木剑撞断。我手里握着剑把,而粘着那张化煞解怨符的剑螳螂一声掉在

    了地上。怨灵清风冲出太平间的大门飞一般的朝医院的方向跑去,速度之快转眼已不见踪影,我将化煞解怨符从断掉的剑上面拿了

    下来揣在怀里以备不时之需,手上结印同时嘴里喊了一声:“行”

    然后箭一般的速度朝怨灵清风的方向追了过去。转眼间来到了医院楼下,怨灵清风站在医院楼下抬头看着一个亮着灯的医生值班室,

    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先下手为强更何况我现在“行”字诀和“阵”字诀在状态速度和力量都超出常人,我冲到怨灵清风面前,

    砰的一拳打在怨灵清风的脸上把它打出三十米开外,它起完全一副疑惑的表看着我,好像是在想我怎么可以这么快追上他或是为

    什么能把它打出那么远吧。其实我又何尝不是疑惑掺杂着惊讶!就连灵魔都能震退的,“阵”字诀这个家伙结结实实的挨了一下,居

    然什么事都没有的快速站起。我也顾不上这么多了,趁着“行”“阵”二字决在状态又冲了上去,这次怨灵清风知道刚才一击的威

    力不敢硬接了,左躲右闪的避开我的攻击,就在我和怨灵清风的错肩而过的刹那,我的手上结印,嘴里面喊道:“皆”。刷的一下一

    个气体般的动西,挡在怨灵清风的面前,限制了他的行动,这团气体就是我的那个可以产生结界的“皆”字诀。

    那个怨灵清风双手砸着结界,但是它的攻击力明显没有灵魔强,所以根本对结界造成不到任何伤害,我也松了一口气这个时候老尚也

    缓出了些体力,摇摇晃晃的走到了这里。

    我问老尚道:现在怎么办桃木剑断了,剑法发挥不了。

    老尚也急的满头大汗道:想不到你的九字真言和剑指还有我的符咒对它都没有效果,难道真的要用,十方米才能制服它吗?

    是呀!我不能让老尚使用十方米,但是我的九字真言和剑指根本伤害不了它呀。等一下!剑指.....剑法....

    我兴奋地大叫着问老尚:你说我用剑指能不能发挥出剑法的效果。

    老尚一愣然后说道:现在只能是死马当成活马医了。

    我微闭双眼脑海里闪现出剑法路,然后将气提到了剑指上,开始挥起了剑法招式,一招一式的挥出,忽然那张被我揣在上的符咒

    从兜里面飞了出来然后贴到了我的手指上,我回头指向了那个怨灵清风,四下里闪动起了黄光,随后又闪现出了很多的画面,那个怨

    灵清风一开始还在挣扎,但是根本逃不出结界的范围,慢慢的就安静了下来,然后闭上了眼睛,脸上也从刚才凶神恶煞的表变成了

    一个正常的表,我和老尚高兴道:成功了。

    看着四下的景象,就是这个怨灵清风的儿子刚刚出生时他兴奋地样子,然后和他的老婆说:老婆我会你和儿子一生一世,我会让你

    们过上好rì子。景象一闪,孩子开始在上练习翻,翻呀翻呀!很是吃力但是最后终于成功了,他和妻子看在眼里脸上露出了幸福

    而且开心的笑容,画面再次闪动小宝宝开始练习站立和走路,在他和妻子的帮助下,小宝宝一步一步走的很是开心,嘴里还发出了咯

    咯,咯咯的笑声,及其的可

    我们再次看向这个怨灵清风,他的脸上露出了非常幸福的笑容,四下的煞气也散了不少。

    我和老尚都松了一口气,老尚说道:还好成功了,要不自己下一世真的不知道要变成什么动物。

    就在我和老尚都认为制服了眼前这个怨灵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预知后事如何,且看下章分解)

重要声明:小说《掌管阳间我是人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