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冤魂的复仇)

    第十九章(冤魂的复仇)

    作者:龙尊庭博

    骗人钱财一时爽,全家进了火葬场。

    善心泯灭恶业长,最终难逃因果网。

    张两块半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是在医院的病上,而且手腕上还带着手铐。张两块半很是疑惑的看着手铐心里面想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时一个男医生走了进来,张两块半朝那个男医生大喊:放开我你们要干嘛!为什么把我拷起来。那个医生走到张两块半的面前幽幽的说道:你醒了。

    张两块半听到男医生的声音后,脸sè大变,颤抖的问道:你...你...你是谁....男医生缓缓地说道:我就是捡你手机的那个冤鬼,我附在这个医生上来把事的经过告诉你,让你知道你为什么会被烤在这里。说话间医生将自己的手,按在了张两块半的额头上,张两块半眼前突然出现画面,就像是在看电影一样,画面显现出昨天的夜里,张两块半晕倒之后,那个冤魂,附在了张两块半的上,张两块半缓缓的站了起来,朝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被附的张两块半回到了家里,老爸出来上厕所,看到张两块半回来,骂道:你他ma这么晚了跑哪去了,张两块半用一种怨毒的眼神看着眼前自己的老爸,然后悠悠的朝厨房走去,他老爸又骂道:都几点还他ma的找吃的,真是个吃货,然后进到了厕所里,等他老爸从厕所出来的时候,感觉厕所旁边站着一个人,吓得猛一抬头,一看原来是自己的儿子,刚想张嘴骂,却看到张两块半举起菜刀,劈头砍来,一下将自己的老爸砍翻在地,他老爸用一种很惊慌的语气骂道:你他ma疯了,我是你爸。

    谁知张两块半,慢慢的走到老爸的面前,手里握着那把滴血的菜刀,然后幽幽的说道:张哥,我就是想要回我自己的本钱,我儿子需要动手术,你为什么连救命的钱也骗,为什么,为什么。

    张两块半他老爸听到之后,倒吸一口凉气,差一点抽了过去,慌张的说道:你是....林景chūn。

    张两块半还是幽幽的说道:我的儿子才一岁,为什么要让他,糟这么多的罪,哪怕是死的那一刻,我都没有钱买来一只止痛药,让他不受痛苦地死去,而是眼睁睁的看到,他痛苦的哭叫着,然后呼吸越来越弱,越来越弱,到了最后他不哭了,他就这样带着痛苦的走了,我的老婆心如死灰也离我而去,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你造成的,我要你十倍百倍的偿还给我。

    张两块半他老爸,吓得连忙哭喊的叫道:我可以补偿你,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我只求你放了我,林老弟我对不起你呀!我知道错了!然后张两块半他老爸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一样的哀求道。张两块半继续的说道:补偿?你怎么补偿,我现在已经死了,你给我多少钱又有什么用,我今天就要拿回我应该拿的。张两块半他老爸裤裆下面,湿了一大片,一边哭一边说道:你只要不杀我,你想拿什么尽管拿,你说你的老婆和孩子都离你而去,我老婆在屋里你要是想要就把她带走,我的儿子你也可以带走,让他在yīn间好好地伺候你,你想拿什么随便拿,我只求你放了我,绕我一条命。张两块半他老爸,完全属于那种,只为自己,自私自利,只要自己活得jīng彩任何人的生死都与自己毫无关系的那种冷血畜生。只见张两块半继续的说道:我要拿的是你全家人的命。然后手起刀落,疯狂的向他老爸上砍去,他老爸像是杀猪一样的嚎叫,数百刀之后他老爸趴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停止了嚎叫,他老妈从屋子里面走了出来愤愤的骂道:都他ma几点了,你豪个要死呀......

    这个时候看到了眼前的景象,啊的一声惊呼了出来,然后一下子瘫坐到了地上,张两块半缓缓走到自己老妈的前,手起刀落,又继续疯狂的将他老妈砍到停止了呼吸,然后转出了屋子,向着他爷爷家的方向走去,走到爷爷家的楼下仰头向二楼一个亮着灯的窗护望去,已经是凌晨十二点钟,二楼爷爷家的灯还亮着,因为夏天开着窗户,能够清晰的听到,屋子里nǎinǎi撒泼的骂道:你个老不正经的,天天没事总去那家拉面馆门口和人家的小服务员眉飞sè舞的聊啥!再听他爷爷也不甘示弱,发狂的骂道:你他ma好,整天和那个田老头,杨老头,王老头打麻将整宿整宿的不回家,我留意你好几回了,你每次说打麻将,可是你却一分钱都不拿,是不是打麻将还用说吗?张两块半他nǎinǎi继续撒泼的骂道:老娘乐意,你看看人家,那可真是老当益壮,给老娘伺候的舒服死了,老娘就偷汉子了还是三个一起和我玩的咋地呀!你再看看你,和自己的儿媳妇,都弄得不清不楚的,儿子出门做生意,张超白天上学,就儿媳妇自己在家,你可到好天天都往那跑!只听张老头上前说道:你小点声,别让咱闺女听到。他nǎinǎi又继续的骂道:怕啥?你敢做出那种luan轮的事,还害怕别人说呀,这时候一个女子的声音,叫道:你俩喊啥呀!我明天可还要去法院和我老公争离婚财产呢!你俩这么吵吵我能睡着觉吗?这时候他nǎinǎi的声音叫道:把财产挣来就行,孩子千万别要,你不要孩子我就把你介绍给,前楼的老刘头,他家可有钱了,你的那个小崽子让他nǎinǎi家那面管着,让他们挨累去吧!听到没有。那个女子用一种发的声音说道:妈呀!那个老刘头,岁数也太大了,比我爸岁数都大。张两块半他nǎinǎi又继续说道:岁数大怕啥有钱就行呗!那个老刘头sāo的要命,就喜欢年轻的,我要是现在像你这个岁数,就用不着你了,老娘我亲自出马,还能和你爹过到现在。这句话说完后,房间里两个女人笑的声音那叫一个yín

    张两块半手里的菜刀握得更紧了,缓缓的走到了二楼,敲了敲他nǎinǎi家的门,他爷爷起开门一看是张两块半,纳闷的说道:这么晚了你咋来了呢!张两块半向屋子里看了看,自己的爷爷,nǎinǎi,小姑三个人在屋里。他爷爷穿了一件,花衬衫很是sāo包的那一种,而他nǎinǎi烫了个烟花烫的头型,嘴上还抹个红嘴唇,脸抹得就像是刚从白面口袋里钻出来的一样,再看看自己的小姑,他小姑长的也算漂亮的女人,外加穿了一个小粉sè的睡裙,杨柳细腰的材,sāo气入骨。

    他爷爷张嘴说道:这么晚了你来有事呀?

    张两块半还是低着头幽幽的说道:当然有事。然后猛地抬起头满脸是血的喊道:我要宰了你们。手起刀落把他爷爷砍翻在地,一步跨进屋子反手锁上了门,手里抡起菜刀疯狂的朝他爷爷上砍下,他爷爷最后临死的时候,嘴里还冒出一句,小红,我们来生再见。(老不正经的老不要脸的老不死的现在终于死了)

    然后转向她nǎinǎi走去,他nǎinǎi一下子坐在了沙发上,眼看着张两块半,走到面前,然后一挥手菜刀从脖子上摸了过去,他nǎinǎi用手一下捂住了脖子,呼吸很困难的一副难以置信的表看着张两块半。张两块半反手回来又是一刀,将他nǎi的半个脑袋,砍了下来。这个时候他小姑大叫道:杀人啦,杀人啦。张两块半一个箭步蹿了上去,一把将他小姑的嘴捂上,连拖带拽的将他小姑拽进了卧室,然后奋力的撕开了他小姑的睡裙,他小姑拼命的喊道:救命呀,救命呀。然后就发出了很大很大**呻吟的声音,然后一声凄厉的惨叫,划破了宁静的夜空。

    第二天一早他nǎinǎi家的一个邻居出门倒垃圾的时候,闻到一股很腥很腥的味道,然后敲了敲他nǎinǎi家的门,门里面没人回话,然后这个邻居又趴在门缝闻了闻,一股浓重的血腥味钻入鼻孔,这个男人找到了小区物业,物业人员查看起监控录像,发现张两块半在午夜12点的时候手里面拿着菜刀,进了屋子就再也没有出来,随后就报jǐng了,jǐng察赶到现场将门破开,就在破门之后,在场的所有人全部都愣在了那里,然后都是一个动作,转拼了命的呕吐起来,地上的两具尸体,一个是他爷爷的,上勉强可以看出是一位男子的躯干,剩下的部位已经被砍的血模糊,都分辨不清,哪里是手哪里是脚了,沙发上一个老太太的尸体,脖子上的血迹已经干涸,半个头掉在了地上,脑浆撒了一地,一个眼睛向外冒着,再打开卧室的门里面的上一男一女**着体,男的手握菜刀,但是没有一丝的伤痕,只是睡着了,这个人当然就是张两块半,而那个上躺着的**女尸就是张两块半的小姑,张丽芳。张丽芳下体插入了很多的厨具,有叉子,有筷子,有勺子还有一把水果刀,前插着两把弹簧壁纸刀,眼睛大大的看着天花板,嘴里面流出的血,染红了整片的单,现场简直就是惨目人睹,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小jǐng员飞快地跑了过来,低着头对一个领头的jǐng员说道:头有市民打电话说还有一起凶杀案,我一查地址,那个凶案现场的两名死者,男的是眼前这个死者老头的儿子,女的是他的儿媳,而这个拿刀的小子,是这个死者的老头的孙子,沙发上的死者是死者老头的妻子,而被先强jian然后又残忍杀害的是他的女儿,而这个先qiangjiān再杀人的嫌犯是死者老头的孙子名字叫张超,根据刚才那个两名死者的小区监控摄像显示,那两个死者都是活着回到了小区里面然后回到自己家开门进了屋子,从眼前的这名犯罪嫌疑人,进入房间之后中途就没有出来过,而这面的小区也是一样。那个领头的jǐng员说道:铁证如山,证据已经摆在了眼前,把这个人小子带回去,此类案件上升到,哈尔滨市重大灭门jiān杀案。说话间,两个jǐng员冲了上来,将昏睡中的张两块半拷了起来,送到了医院。

    被林景chūn冤魂附体的这个医生把手拿开,张两块半眼前的景象瞬间消失,只见张两块半目光呆滞的念道:不会的,不会的,不会的。

    那个男医生嘴角翘起一个弧度,看着张两块半说道:你知道我除了恨你的父亲之外还恨谁,就是医生我恨天下所有的医生,为什么他们明明可以救我的儿子,却因为我拿不出手术费而袖手旁观,见死不救,都说他们是白衣天使,可是在我的眼中,他们就是白sè的恶魔,我要杀光天下所有的医生。这个被林景chūn附的医生说完,就把两只手伸进了嘴里,然后一个手向上,一个手向下将自己的嘴生生的撕开,头骨断裂,鲜血迸溅的四处都是。那个医生倒在了张两块半的上。

    啊.............

    张两块半一声惨叫,这个时候手铐突然自动打开,张两块半飞一般的跑出了病房,门口站了两个jǐng察,一看他从病房跑了出来,伸手上前抓他,张两块半推开两个jǐng察向楼顶跑去,jǐng察一看犯人跑了还了得,四下围堵抓捕着张两块半,张两块半一看马上就要被jǐng察抓到,顺手拽过边的一个女护士当chéng rén质,然后从护士推着的小医疗车架上抄起一把剪刀,抵在了护士的脖子上,喊道:别过来,过来我就杀了她...............

    (预知后事如何,且看下章分解)

重要声明:小说《掌管阳间我是人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