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血阴山与亡魂森林)

    第四章:(血yīn山与亡魂森林)

    作者:龙尊庭博

    早睡早起体好,谁知一觉命不保。

    早知生命脆如草,不如壮烈死的好。

    我心想:靠!不是这么点背吧,掉到马葫芦里,都能熏死,这还混你妈呀,这要是说出去我还有脸混了吗,到时人家会怎么说,按我想的我家楼下的那些大妈和那些家庭妇女的职业道德,就会说,

    哎哎哎,你们知不知道,那谁家的小子死了。

    哎呀怎么死的。

    我听说好像掉马葫芦里了。

    啊?掉马葫芦里摔死了!

    好像不是耶,好像是调到马葫芦里,被沼气熏死的.

    靠.........如果就这么死了,也就算了,但是还要被人家说是这么丢脸死的,我去你大爷的,怎么说我也不能选择这种死法。

    我拼了命的追上了前面的那个老头,一把拽住了他,那个老头回头,一脸很着急的样子对我说:我着急有事,你拽我嘎哈呀。

    我慌忙地问道:你告诉我,我怎么才能回去呀。

    他皱着眉一脸严肃的看着我郑重其事的说:我不知道。

    .............我一阵无语。**不知道,还弄出一脸严肃的表,干**毛呀!这不是玩我呢吗?靠!你不告诉我,你就别想走。

    我拉着他死也不放手的道:你快点告诉我,你不告诉我,我就不放手。

    那个老头都快急哭了,撇着嘴对我说道:我真不知道呀!求你了,我赶时间。

    我下意识的说道:赶什么时间赶时间,赶着去投胎呀,快点告诉我怎么回去。

    那个老者都冒汗了,对我说道:你怎么知道!姬旦说这个月有一次能投胎到rì本的一个拍AV发家的富豪家里,如果我能赶得及完成把东西交给你这个任务的话,就能投胎到那户人家,一辈子吃喝无忧,我求你了,我给你跪下行不行。

    .......我怒气冲冲的道:你给我跪下有个用,我就是问你,我怎么才能回去。

    那个老头都已经急出眼泪了带着哭腔对我说:我真的不知道怎么才能让你回去,姬旦对我说,只要有人和我说话,就把这本书和他的地址,给这个人,让这个人去找他。也许他可能,会帮你回去。

    我一阵狂喜心想既然,我有这样的奇遇,那就注定我一定可以回去,哈哈。先不管别的找到那个叫什么鸡蛋的再说。

    我哈哈一笑对那位老者说了声谢谢,转头就去看那个地址。

    那个老头一脸鄙视的表说道:瞧你那点出息,回去也是穷人一个,有什么意思还不如死了以后等一个投胎的机会,然后变成有钱人。

    我看了看那个老头也是一脸鄙视的对他道:靠,我回去当穷人好歹也是个人,总比你去rì本当男优要好。

    那个老头看了看我扭头一边往亭子那里走,一边说:这年头笑贫不笑娼,一看你就是**一个。

    哎呀我cāo这老帮子还他妈要脸不要脸了,我心里想:反正这狗娘养的投了胎,也不当中国人,而且这么无耻,以后也不会是啥好人,么不如现在就先修理他一顿。

    我暗暗一笑,冲过去就是一个大飞脚,那个老头没有想到我会揍他,根本没有防备,被我一脚踹飞了出去,摔出了一个狗吃屎的造型,我一个健步冲了上去劈头盖脸的就给那老灯一顿暴擂,那老灯像是杀猪一样的惨叫着道:老头你也打,八嘎。

    我草!**老不知耻不说,还他妈地崇洋媚外,还没投胎就开始说上rì语了。老邦子今天就让小爷好好为中国人民出出这口气。有人不当你当狗,**地。

    那个老头瞪着眼睛对亭子里的那个女的喊:你们地府公务员看到鬼被打也不管我要投诉你去。

    老头说完这句话,一个柳条伸到了我的面前,我一看是亭子里的那个女人递给我的,然后像是自言自语的说道:柳条打鬼打一下矮三分。然后瞪了一眼那个老灯。

    那个老邦子大骂:草泥马你不是人。

    那个亭子里的女人也不看那个老人又是自言自语的表道:我本来就不是人

    那老灯当场语塞。

    我记得我好想用柳条抽了他,十多下,他的个头就像武大郎的高了,那个亭子里的女人对我道:行了别抽了,再抽就抽没了。

    然后丢给那个老头一个红sè的小票票,那个老头捡起小票,满脸露出兴奋喜悦的表,马上把那个小票揣在怀里,好像是怕被别人抢似得,飞快的跑上了车。

    我这才把柳条还给了那个女人,说了声:谢谢你,大姐。

    那个女人看了看我然后,又是自言自语的表道:叫我太nǎinǎi。

    太nǎinǎi.....

    我郁闷了,这年头怎么都喜欢给别人当太nǎinǎi。

    我看了看他顶多比自己大个六七岁,而且是一个超级美女类型,就是一声叹息,也学着她自言自语的模样说道:一个绝世美女可怜可喜可悲呀,居然是个jīng神分裂患者。

    那个女人看了看我,然后还是自言自语的表说:亡魂在这里逗留的时间只有三个时辰,三个时辰过后拿不到鬼界登陆证,就会变成孤魂也就是所谓的孤魂野鬼。

    我问他我是什么时间进来的,她又是自言自语的表说道:每个死亡人的亡魂进入地府的时辰,都是按照自己生肖来定的,比方属鼠的就是子时,不管你在阳世是什么时间死的,进入鬼界的时辰都会是鬼界子时。

    我又问她:那照你这么说,我就是丑时进来的,那么现在是什么时辰,她伸手指了一下,不远处的一个钟楼,这个钟楼很大可以说如果放到现实中应该和一座山的大小差不多,上面是一个大表盘,表盘上面的指针指向的时间是5:27。

    我靠,如果我没算错的话,两个小时是一个时辰,现在应该是卯时,也就是说,到了7点,我就变成孤魂野鬼了,我还有一个小时零三十三分钟的时间,就在我想问题的时候,那面的钟声响起,敲了5下

    然后一个听上去很是渗人的声音,幽幽的说道:现...在...是...酆...都...时...间...卯...时...五...点...三...十...分..........

    我靠!还有一个半小时,我回头看了那个,超美丽的太nǎinǎi一眼问道:如果变成孤魂野鬼会怎么样。

    她还是那副欠扁的表幽幽的说道:如果你变成孤魂就会无意识的徘徊在黄泉路旁的沼泽里,等到下一个亡魂和你是同年同月同rì同时同分同秒的来到这里,而且没有领到鬼界登陆证的变成了孤魂,才可以把你换走去投胎,而下一世你却要做苍蝇,经历了100世的转世,才可以进入六道的地狱道,然后慢慢修炼积累功德,才可以一点一点的提升至人道。

    我又问她:那等替代自己的亡魂到来的几率是多少。

    那个女人用手指了指,路旁沼泽里的一个,拿着泥巴往嘴里猛塞的男鬼,说:这个是从我来的那一天,他就一直在这里,听说他是,yīn年yīn月yīnrìyīn时yīn分yīn秒,出生的,所以他的生辰八字与别人吻合度相当的低,所以目前为止,还没有能和他对上号的。

    我下意识的问这个美女太nǎinǎi说:您来这里多久了,他给了我三个震惊的大字:两千年。

    我cāo你大爷,这也太狗血了吧,看他也就二十六七风华正茂的年龄,都来了两千年了,(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每个人从死亡的那一刻开始你的年龄,你的相貌在地府就不会增长或是改变)就算是我不像他那样的生辰八字,如果变成孤魂野鬼最少也得等个几百年吧,而且就算等到机会投胎转世还要当苍蝇一百世,一想到要吃一百辈子的屎,我想是个人都不会愿意。

    我急的冲他大喊:那你还不给我鬼界登陆证。

    她又是自言自语摆出那副欠扁表说道:人有三魂七魄来到这里的都是生魂牵引着灵魂和觉魂,领到了鬼界登陆证,才可以唤醒灵魂和觉魂,这时鬼魂才会有意识,而像你这样的直接是灵魂带着生魂和觉魂来的却是极为少有,你有机会还阳,但是你如果领取鬼界登陆证,就等于真的死亡,领还是不领,你自己决定吧。

    我去你大爷,这剧太坑爹了吧,我当然是希望还阳但是,还阳怎么还,答案是:不知道。而且还要冒着,变成孤魂野鬼吃大便的危险。

    不还阳:试问有谁希望自己明明能活,却选择死,如果真的有这种人选择死,那就只能证明这个人的智商属于是俩个胖**跳熔炉毁成一个大**的类型。

    我连忙问她:太nǎinǎi,祖太nǎi,祖祖太nǎi,老佛爷,有没有别的办法,可以不领取鬼界登陆证,还不会变成孤魂野鬼。

    他看了看我手上的,那张纸还是一副冷冷欠扁的表道:东南方的姬旦那里,可以唤醒亡魂的意识,还能阻隔黄泉迷尸气,亡魂只有到那里才不会变成孤魂野鬼。

    我这小倔脾气一上来管他是什么地府公务员冲她大吼道:**的不早说,和我在这墨迹半天,才告诉我个重点。

    这个美女太nǎinǎi也不生气,还是用他那个让人吃山珍海味都能感觉像是吃大米饭陷饺子一样的招牌表,没有一点语言sè彩的声音说道:你也没问我呀!

    我倒.......

    我看了一眼纸条,上面写着,姬旦地址位于,黄泉东南方,血yīn山后,亡魂森林。我撒开两条腿,就跑了出去。只听后面那个美女太nǎinǎi,叫了我一声:你想等一下。

    我回头问她:还有什么事。

    她说:没事。

    我怒道:没事你叫我干啥。

    她说:你跑的那个方向是西北方。

    我倒......

    回头说了声谢谢。撒丫子就奔东南方奔了出去,后面留了一路常常土灰。

    地府没有太阳无法辨别方向,但是远处可以看到那个钟,那个钟应该就是东方,而我正面对着钟看到钟的右侧有一个很高的山,这个山是一片暗红sè,暗红sè里面还掺有点点的白点,应该就是纸上写的血yīn山了,来到yīn间以后,我发现特别的有jīng神,而且不会感觉到累,既然没有累的感觉,我就以百米冲刺的速度狂奔,这种感觉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总之最后把所有的感觉归纳到一起,得出的结论就是,跑起来的造型**。

    但是没有办法,看着钟楼上的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的心里也跟着紧张起来。

    但是血yīn山真的不算是太远,我跑了大约二十分钟就已经,来到了山脚下,看了一眼左手方向的大钟,上面是5:53分。

    等我驻足观看血yīn山的时候,不出了一冷汗。那些亮点居然是.............

    (yù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重要声明:小说《掌管阳间我是人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