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71 倒霉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给您添蘑菇啦 书名:钱途
    .,为您提供。    此次喜宴用酒,在成强的吩咐下,刻意去五粮酒厂采购了jīng品原浆,这些酒不是市场上能买到的瓶装酒,完全没有包装,只装在几个大坛子里运至蓟京的长城大酒店,三天前便存在了酒廊的储存室里,待喜宴之时,再倒入器皿供人享用。化验过后发现,几坛子酒都有五氧化二砷存在,量很jīng准,除非喝三斤,否则不致命。也就是说毒真的不是现场下的。

    从这个角度说,林强很倒霉。

    如果成强早倒下两分钟,倒在林强敬酒之前,那么林强可以事儿没有的离开喜宴。不知是人品守恒还是袁冠奎太过幸运,一切就正巧在林强那杯酒发生了,又正巧搜他的,正巧搜到了该死的袋子。

    晚饭时候,刑侦队开了个会,史强指出了几点调查方向。其一是酒店的监控,看看有没有不该出现的人出现在酒廊。其二是入货途径,五氧化二砷是工业原料,市场上买不到,调查一下蓟京范围内的化工厂也许会有收获。其三是私宅,史强相信嫌疑人的私宅中总会有线索。

    晚九点,让史强更烦恼的事发生了,他感觉太多的政治牵扯到了技术活儿里,让活儿很难有什么技术含量。

    由于没有任何证据指向袁冠奎,他虽然一直拿着酒瓶,但毒是早下的,因此在成全想方设法的施压下,终于不得不将袁冠奎暂时释放,这绝对是很干扰案件的事。可史强终究是搞技术的,尽管他强调了袁冠奎的嫌疑度,却让然无法阻止搞政治的人决定放走他。

    这样一来,能审的只有林强了,还有两天时间,虽然史强未将他定xìng,但刑侦队有不少人都决定把力气用在林强上,他能招了。大家都好交差。

    晚11点30分,更麻烦的事发生了。

    一个女人在刑侦队门口静坐,虽然已经很晚了,但依然有路人很关切,拍照并发到网上,在夜猫子们的推波助澜下,“支行长狗血恋”被推向了下一个**。

    老天再次开了一个玩笑,就在零点零分,突如其来的大雪袭来。整个蓟京披上了银装。

    次rì刚好是周rì,待到清晨,局面已愈发无法收拾。

    史强听说了这件事。本没当回事。当他早晨九点来队里的时候,才明白了事的严重xìng。一个戴着红框眼镜面容憔悴的女孩子,衣着体面端庄,裹着羽绒服,就坐在刑侦队大门口,死盯着里面。一晚上过去,她几乎成了雪人,头发上满是白霜。

    “姑娘,吃点东西……”一个老翁端着旁边早点摊上买的豆浆,“别熬坏了子……”

    “谢谢大爷。”王文君摇头道。“吃不下。”

    “哎……早些吃,进了雪就没法吃了。”老翁斜眼看了眼刑侦队。最终将豆浆放在她旁边,抖了下袖子上的雪,蹒跚离去。

    不少人围观,不少人拍照。

    一般而言,上访静坐什么的是可笑的事,但这次不同。因为对象是刑侦队而非“有关部门”,因为内容是全国人关注的大案,而非那个村子的私事;因为静坐者是位漂亮干净的美女,而非蓬头垢面的大妈。

    美女在这个世界总是有特权的。

    只因为满眼泪花坐着的是位美女,无理取闹的事也变得感天动地。

    看着她坚定的双眼,大多数人都坚定认为她是没错的,她男人是无罪的,连老天都下雪了。

    再次围观的也不仅仅是路人,不少记者也问询前来想要采访她,想了解她的心,探出事的线索,但她无论对谁,对什么问题都只回答一句话——

    “我在等他出来。”

    史强三两口将油条吞了,擦了下嘴,而后推开围观者走上前来。

    大雪纷飞的冬rì,耗了一晚上,王文君鼻头早就红透了,睫毛也都冻住了但她的眼神依然坚定。

    史强有些心疼,有些难受,他相信感觉,他的感觉告诉他这不是演戏。

    “姑娘。”史强蹲下子,“我是成强案子的负责人,我负责任的告诉你,坐下去对你没好处,回去,我们会妥善解决的。”

    他本以为,自己的份肯与她对话,她应该感激涕零,迫不及待地说出一堆话。

    但她一句话也没有说,依然坐着,好像其它人都不存在。

    史强微微抬头,看着一堆照相机,就这么叫人把她撵走显然也不合适,这里又不是**广场,人家坐着不犯法。

    史强无奈起叹了口气,走进刑侦队冲传达室的人吩咐了一句,中午的时候给她弄份饭放过去,不管吃不吃都要放过去。

    刑侦队街道拐角处的郑帅也终于松了口气。

    虽然这是徒劳无功的,但根本没人劝得住王文君,平rì善于周旋的她这次固执得像一块石头。每个人都有面对事件的方式,十月认为出卖自己可以救林强,洛咏生相信法律与体制是一切的关键,王文君则认为自己只需要在这里等他出来,他要林强出来后看见的第一个人就是自己。

    劝不住,就只能陪着了。

    郑帅不糊涂,他知道单人静坐与聚众静坐完全是两种程度的事,因此根本不敢坐在王文君旁边照顾,他只得跟莫惜君两个人轮班藏在街角,一旦出事得以第一时间过去。

    王文君在事件中表现出的坚定,激进以及忠贞发挥了难以想象的效果。虽然她并没有什么计划,但支持林强的舆论呼声更加烈了。

    她目视着刑侦队主楼门口,忘记了时间,忘记了寒冷。

    “我等你出来。”这是她心中唯一的声音。

    这个角sè的杀出,让刑侦队的压力几乎爆棚。媒体与司法部门现在都盯着这件事,如果真的草草收案将林强定罪……那么将来若是有了差错,恐怕很多人会死的很惨。王文君那冤屈的泪水,必将在舆论的声讨中像海啸一样将刑侦队淹没。

    雪没有停。

    林强被带到审讯室,这里摆着腾腾的早餐,还有正在抽烟的史强。

    史强趁着林强吃饭,简单说道:“没办法,昨晚把袁冠奎放了。”

    林强楞了一下。然后继续低头吃:“错过了……我没机会审他了。”

    “……”史强微微心惊,他这才进一步发现了林强的坚定,看来他指认袁冠奎为凶手并非只是为了撇清自己的嫌疑。

    同时林强的话还有一种埋怨的成分在里面,好像在说“你看,都怪你!”

    自己理亏了似得!

    “你女朋友昨晚开始坐在门口,我用不用帮你带句话?”史强继续试探道。

    林强又是呆滞了一下,而后继续吃饭:“不用,如果倒了帮我送医院,谢谢。”

    “……”史强感觉很郁闷。今天的林强跟昨天截然不同,好像完全不像倾诉任何话。

    人就是这么,之前他烦透了林强的唠叨。现在林强老实呆着倒让史强浑不自在了。

    “今天主要调查酒廊还有你家。你觉得会查出什么么?”

    “有功夫去查袁冠奎家。”林强简短回答过后,又跟着摇了摇头,“不行,昨晚放走了,没机会了。”

    这好像又是在骂史强——都怪你!

    史强十分不爽,又不好埋怨上面的领导。有些愤怒地说道:“我有什么办法,没证据指向他,上面又有成全施压,我没理由不放啊!”

    “我理解。”林强已经将粥都喝完,擦了擦嘴笑道。“史局,我昨晚想过了。我应该相信你,相信刑侦队,相信我们的体制。”

    “……”虽然林强说得伟大光正,但停在史强耳朵里,怎么都是满满的讽刺味道,“我走了,等消息,现在这样子,估计三天悬了。”

    史强被都要走了,林强却忽然轻声说道:“史局,应该还有一次机会,最后的机会,如果我喊的话,你一定要听我的。”

    “??”史强回头看了看林强,毕竟是个城市人,没吃过苦,恐怕是单独关久了jīng神上出问题了。

    成府,成全将苟二支走去安排父亲的丧事,只单独叫袁冠奎过来,二人坐在大厅的沙发上,半天无语。

    “冠奎,跟我说实话,到底是不是你。”成全也没办法,他也不是傻子,一夜过后,他也发现林强不可能做这么蠢的事,更不可能留着袋子等着被发现,正如父亲所说,佟菲菲的嫌疑横竖都大一些,袁冠奎同样不可忽视。

    “全哥,你这么不相信我?”袁冠奎叹了口气,“我跟苟叔,一直在两头说好话,调解你们的关系,怎么可能做相反的事?”

    “……嗯。”成全托腮想了想,确实,父亲最后流露出的善意,也许正是袁冠奎与苟二努力的结果,“这么看来……”

    他微微皱眉。

    整晚,父亲临终的话都盘旋在他耳边。

    “我其实也这么想。”袁冠奎望了望楼梯,确认佟菲菲不在后小声道,“全哥,我承认嫂子看上去真的是天仙,但正如苟叔所说,自从她来了这个家,坏事就没停过……”

    成全依然在思考,用他为数不多的脑细胞思考着一切的可能xìng,当然,与其说是思考不如说是留恋,他无法割舍对佟菲菲**的喜,即便是阅女无数的他,也同自己的父亲一样因其上瘾。

    “全哥,我觉得,至少该试一试,防一防。”袁冠奎继续说道,“今天,是成老总……将来……我只是假设一下,假设你也不在了,那这些……”

    袁冠奎说着扫视整个宅子。

    “这些都会是谁的?”

    成全心里一股寒流袭过。

    这么简单的逻辑,这么可怕的事,自己怎么从没想过??

    重要还是命重要,这是个问题。

    袁冠奎面上忠贞万分。心里却已经响起了恶魔般的笑——

    我这个天才……

    “拿不准啊……”成全烦躁道,“要不咱们试试她?”

    “怎么试,用命试么?”袁冠奎见成全已经起疑,进而说道,“全哥,这点我真的支持苟叔,佟菲菲对这个家绝对是灾星,从第一天来就麻烦不断。婚宴又发生这种事……我承认,她绝对会生出漂亮孩子……但全哥,那么多女人,你不是要哪个有哪个?你现在是成家的唯一,没必要为这种不干净的女人冒险对?”

    “……”成全木木点头道,“是……听你这么一说,我也有些怕,万一哪天我也莫名其妙死了……”

    “所以说,咱们不如借着这个机会甩开她。”袁冠奎压抑着欣喜劝道。“毕竟在婚礼上发生那种事,不是好兆头,你宣布婚姻作废的话。相信不管是舆论还是长辈都会理解。”

    “退婚么……”成全皱眉道。“她能接受?”

    “戏子,不过是图财而已。”袁冠奎沉声道,“我可以去谈,破财消灾。”

    “容我再想想。”

    “全哥啊!女人那么多,何苦如此!!”袁冠奎挑眉道,“那个伴娘你记得么。夏小雨,还不到17岁的那个女星。”

    “小雨啊,肯定记得。”成全神忽然缓和了一些,“个子不高,瘦瘦的那个。”

    “她那天还偷偷跟我说呢。自己特羡慕佟菲菲能嫁给你,又有钱又帅。这种老公跑遍天下也没几个,自己要是这辈子能嫁得这么好,绝对不演什么鬼戏了,天天相夫教子。”

    “哦?她说的?”成全立刻沾沾自喜起来,能被那种级别的女星看上绝对是光荣。

    “千真万确。”袁冠奎喜道,“你要是想,我可以放风给她,说你觉得佟菲菲不吉利,想休婚。”

    “嗯……倒可以放放风。”成全脸上漾起了惯有的笑容,“你先去客房休息,菲菲的事容我在想想看。”

    “成,主意肯定得全哥拿。”袁冠奎竭尽全力扮演一位忠臣,他刚要走,又颇有难sè地说道,“那案子的事……”

    “我安排过了。”成全冷笑点头,“林强这次跑不了,至于佟菲菲,我会狠狠查的。”

    “全哥都想到,我就放心了。”袁冠奎舒心一笑,并未上楼,而是朝外走去,“我去找苟叔,看看有什么能帮忙的。”

    “好,好,辛苦了。”成全感到很欣慰,边有这样的人,让他省力且踏实,他也终于明白为什么苟二在父亲心中能有那么重要的地位。

    他的人生,才刚刚开始,林强不过是开胃小菜。

    佟菲菲坐在卧室中,放下耳机,满面愁容。

    刚出狼群,又入虎,她不得安宁。

    佟菲菲从没把袁冠奎当个东西,当她发现这个人的歹意后,却已经不好收场。自己不过是想在父子争斗间给自己留条生路罢了,现在却好像只剩死路。

    不过很快,她又释然了。

    真那样也好,自己拿了一笔钱走人,成全定然也不会再干扰自己的演艺事业。

    某种程度上来说,那样就相当于zì yóu了。

    半天的审讯过后,林强在午饭时再次见到了史强。

    史强端着饭过来,像第一次见面那样与林强坐在一起,他自己都无法解释为何对这个男人有这么大的兴趣,一般来说案件调查是保密的,尤其不能让嫌疑人知道,但史强却很期待看到林强的想法。

    吃饭的同时,史强打开了房间内的监视器,调出一段视频给林强看。

    “看到了么,这个人。”史强指着屏幕,“酒廊的监控显示,前天晚上11点,有个穿卡其sè风衣的人混进储酒室。”

    “嗯。”林强边吃边应了。

    “是你么?”史强问道,“没照到正脸。”

    “你说呢?”

    “……”史强接着又拿出一张照片,拍在桌上,“这是你衣柜的照片,你也有一件这样的风衣。”

    林强继续低头吃饭:“史队,你的感觉那么灵敏,还何苦问?”

    “……”史强抿了下嘴,继续说道,“另外,有个酒廊的工作人员表示那晚在储酒室见过你,他以为是迷路的客人,便没多问。”

    “还是来这了啊。”林强摇头道,“关于前一晚的事我已经在审讯中交待无数次了,我真的累了,没力气再说一次了。”

    与此同时,钱眼终于投向史强。

    史强,活动资产,17万。

    总资产:812万(包括两处房产)。

    秉公办案,无甚起落,短线持平。

    xìng格耿直,不喜应酬,已到达事业最高点。

    财运:无。

    劫点:成强案。

    德:5财:1。

    “行,累了就算了。”史强已没什么食yù,只抱着头心中嘀咕着这些好像早已准备好的线索,他知道事没这么简单,但他也没有更多办法。

    “史队,将来欢迎来我们银行理财。”林强突然笑道,“我觉得这事儿过去以后,咱们能成朋友。”

    “别介,我就烦搞金融的。”史强倒没什么官员的架子,也跟着笑道,“其次烦耍嘴皮子的,你两样都占了。”

    “哈哈,多谢夸奖。”林强随后再次说出了之前的话,“史队,应该还有一次机会,最后的机会,如果我喊的话,你一定要听我的。”

    史强叹了口气,jīng神分裂四个字到了嘴边,却终究没说出来。

重要声明:小说《钱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