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5 家庭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给您添蘑菇啦 书名:钱途
    这个周末,林强本yù好好在家睡上两天,养足jīng力,力保年底的最后冲刺,但凌晨突然有约,周末一道去郊区钓鱼……

    现在的林强与凌晨,已经不是简单的利益交换,而是真正意义上的朋友,所谓朋友,自然要多来往,若无一方刻意经营,勤勉相约,感不免渐渐会淡。凌晨看中林强这位生死之交,林强自然也该应约出游。

    清早,林强提前开车到凌晨府上,他们本约好各自开车,在钓鱼地点见,但林强该懂的事还是懂的,对面那么大领导约自己出来,自己还不接一下,未免欠妥。凌晨见林强大早上来了,也没法拒绝,正好大家同车前往可以聊天,便赶紧到自己车子后备箱处,转移那一批极其专业的垂钓用具。至于凌乐乐,见到久未逢面的林强不免乐开了花。

    林强正帮着凌晨一起搬钓竿,凌乐乐借机悄悄绕到他后,趁他不注意,“噌”地一下子抱了上去。

    自己脖子上突然缠上了这么个大家伙,这一下林强可惊得不轻,好在他子骨还算硬,没有当场被撂倒。

    “乐乐!别闹!”凌晨板着脸呵斥道。

    “哈!”女孩子是最会和父亲撒的,她们清楚父亲何时是真怒,何时是常规来一嗓子,她只抱着林强脖子,匐在他背上,说什么也不下来。

    林强缓过劲来笑道:“胖了啊,你可沉死了!”

    当然他心中要说的可不是这个。十六七的女孩发育最快,现在两坨乎乎的球儿贴在自己背上,那质感怕是块赶上文君了。

    “谁胖了!你看看清楚!”凌乐乐被这么一说可就不高兴了,赶紧下来跑到林强面前。

    几个月没见,凌家千金真是变了不少。此时的凌乐乐穿着一粉sè的运动休闲装,满是那个年龄女孩子独有的活力,一个歪辫子挂在头侧,还真有几分大姑娘的味道。至于脯,也比起初见面时鼓囊了不少。

    “成,没胖。是我看错了。”林强抱着钓竿笑道。“是高了。”

    “就是~谁说我们家乐乐胖了~”夏馨也提着两个保温箱走来,将其塞进林强车子的后备箱,擦了把汗转头笑道,。“林强。你这车子可真高调啊。”

    “嗨。做银行不怕高调。”林强紧跟过去。把钓竿放妥,并回接过凌晨手中的钓竿。

    “就是,又不是当官。”凌晨也跟着笑道。“钱都是自己赚的,怎么不能花。”

    “爸!咱们家什么时候换车啊!”凌乐乐看着林强的大号新车,当即嘟着嘴开始难为老爸,“这破帕萨特都开多少年了!!”

    “咱们这车又不怎么开。”凌晨揉着闺女的脑袋,满面慈,享受着与家人相聚的闲暇,,“我上下班都是步行的,难道要你上学开么?”

    “好啊好啊!”凌乐乐眼冒金光,“我们班有同学偷偷开车来着,可羡慕死人了!”

    “那是违法。”凌晨又是脸一板,“老老实实的,18岁拿了本儿再开。”

    “可那同学说他不怕抓,家里有人!”

    “这都什么风气……”凌晨无奈且不满,“一股子社会的匪气都带到学校里来了。”

    夏馨见丈夫这样子,赶紧上前帮他擦了把汗,劝道:“哪里不是这样,你就别着这急了!”

    “要我说,这学校也不好。”凌晨悻悻道,“都是富家子,比来比去的,我倒要看看,二十年后,能有几个成才的。”

    凌乐乐吐了吐舌头,知不小心惹父亲真生气了,每当因为这种问题凌晨开始生气,往往能唠叨个半个小时,她想也不想,打开车门,第一时间霸占了副驾驶。

    “乐乐,听话!”夏馨赶紧说道,“让你爸坐前面。”

    “哇!这视野真好,还没做过这样的车!”凌乐乐这边已经干脆系上了安全带,粘死在车座上。

    凌晨也唯有无奈一笑:“算了,她高兴就好。”

    大风大浪过去后,凌晨更珍惜家庭的可贵,他表面上总埋怨着埋怨那,其实内心中,是比原先更加疼女儿了。

    一路上,更多的时候是凌乐乐刻意跟林强斗嘴,尤其期待林强在年会上表演《舞娘》,凌晨与夏馨见闺女难得高兴,也便没有掺乎,要说正事的话,等钓鱼的时候不迟。

    车一路往北行了一个多小时,最终到达一处隐秘的土路,前面一闪锈呼呼铁门堵住去路,凌晨让林强嘀了两声,待把旁边岗亭里的人吵出来后,自己开窗冒了个头。

    那人见是凌晨,恭敬一笑,而后赶紧开门,放车子过关。

    凌晨随后解释道:“这边的水库,是不对外开放的,这还是有一次水利局的朋友带我来的,后来他知我喜好这口,便吩咐下来,随时对我敞开大门。”

    “原来如此。”林强回头笑道,“我以为是去什么垂钓园,池塘之类的。”

    “那有什么意思!”凌晨摇头道,“那里都挤满了吃激素长大的肥鱼,你一竿子下去恨不得十条鱼过来抢,又都是笨重的鱼类,不一会儿一筐就满了,鱼塘的人还你买回去,都是不懂的人才去那里钓。”

    “呵呵,凌哥,我就是不懂的人……”林强笑道,“这辈子没钓过鱼。”

    “我跟你讲,这可有意思,一会儿我带你。”凌晨显然已经跃跃yù试。

    “别听他的,无聊死了!”凌乐乐在旁边撅着嘴道,“等半个小时也不一定有动静,有动静也不一定能抬上来,抬上来也不一定是大鱼,每次要带我来钓鱼,我都烦得要死。”

    夏馨在后座捏了下女儿的肩膀:“那这次你怎么这么高兴来了?”

    “还不是……”凌乐乐说着。脸一红,转口道,“还不是这次带了烧烤用具,可以现场吃……”

    “哈哈!”几个大人都笑了起来。

    到达凌晨最的垂钓点后,林强与他拿出全家伙,开始到水中搭台,二人穿着防水胶皮靴将高椅架在水中,而后凌晨拿出一个盆,开始调制饵料,活像一个和面的主妇。他神清气爽地一面加入各种各样的香料。一面讲着冬rì钓鱼的技巧,炫耀着自己配置的“熊也醒”独家配方。

    冬rì,一般鱼都会聚在深水,不怎么动弹。进入类似半冬眠的状态。其实不太适合垂钓。众所周知。各类动物中,熊的冬眠是最死的,一睡不起。而凌晨的“熊也醒”配方。其散播的香味号称能把冬眠的熊也给馋醒了,将深水的鱼到湖面,自然手到擒来。

    说句玩笑话,林强也真怕这香料招只熊过来……

    经过半个多小时的准备后,林强与凌晨才终于坐上了高台,将调配好的鱼饵撵好,鱼竿甩了出去。而凌乐乐好像在湖旁的植被丛里发现了一种果子,拉着夏馨兴冲冲地去冒险了。

    凌晨裹着羽绒服幸福地坐在高台上,眯眼看了看太阳,满意笑道:“今儿好,太阳足,水已经开始暖了,鱼儿一会儿就得上来。”

    水暖不暖林强不知道,林强只知道自己很冷,他并没有凌晨准备那么充分,此时只是披着一件风衣而已。

    水面平静无风,周围恨不得几十里没人,凌乐乐与夏馨的声音也渐行渐远,凌晨架稳钓竿,终是搓了搓手,平静地说道:“林强,听说你要买房啊。”

    “??”林强一惊,点头道,“是有这么回事,你怎么知道的?”

    凌晨没回答这个问题,只抬手轻轻指了指林强架子上装鱼用的箱子。

    林强又是一愣,缓缓伸手摸开。

    箱子大开,粉sè光芒乍泄,这哪里是装鱼的箱子,根本就是装毛爷爷的箱子。整打捆好的钞票整齐的码放在其中。

    林强可谓是心惊跳,还好是自己,现在还能把持住,若是萧潇那号人坐在这里,恐怕直接掉水里了。

    “凌……”

    “别说,别问,先把箱子合上,听我说。”凌晨深吸了一口郊外清新的空气,闭目说道,“200万,不是个小数目,急着结婚,也没有错。可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人栽在这上面了?”

    他转望林强,语重心长道:“我这钱,借给你解燃眉之急,你想何时还便何时还,你是聪明人,哥哥的意思,你应该明白。”

    林强缓缓合上箱子,望着面前平静的湖面,怅然一叹。

    “凌哥,你误会了,这笔钱我有法子搞定,用不着走旁门左道。”

    “我信你。”凌晨点头道,“但事总有意外,很多人最初也并非多么贪婪,只是一步走错,深陷其中,越陷越深。你本就在银行,天天见钱,见有钱人,要抵住惑,太难。”

    “哥。”林强仰头怅然道,“今儿这钱,我收了,两个月内必还。一切保证都是虚的,我认定天道酬勤,真到难得无路可走的时候,我会低下头来求朋友,求长辈,断然不会走上那条路。”

    “呵呵。”凌晨终于舒心一笑,“你肯收就好,我怕就怕你死xìng子不收。”

    林强转头调笑道:“你费尽心力,搞得跟白.粉交易似得,我哪敢不收!”

    “哈哈!”凌晨大笑,“想我抓了一辈子贪污,自己借钱出去却不得不这样偷偷摸摸,真是好笑。”

    林强不忘问道:“这事,夏姐知道的?”

    “那当然,这事根本就是她提的。”凌晨摆手笑道,“你放心,我的钱都是堂堂正正的,大可去用。”

    “嗯……”林强琢磨了一下,还是说道,“我觉得,咱们还是应该弄个借据。”

    “不方便。”凌晨摇头道,“我们的关系,不好明面上走。”

    “是,那最好也立个借据。”林强想的更深一些,“万一几年以后。有人扯出这件事,也好有个说法。”

    凌晨皱眉一想,确实如此。

    这200万对于林强来说,是来路不明的巨款,对于自己来说,则是去向不明的巨款,200万虽没到被调查的级别,但若是真有人查起来,也不得不说。

    “那这样。”凌晨思索过后说道,“这借据你跟夏馨签。名义上与我无关。”

    “甚好。”林强点头。心下大石终于落定。

    所有的感激,他都通通憋在了心里。

    凌晨刚刚洗脱罪名,还处于敏感时期,而得知自己需要钱后。却如此大方且迅速地自掏腰包相助。这不仅是报原先的恩。更是在拉自己归正途。

    一个月搞定200万,这显然已经超过了正规收入的极限。现在的林强有些权力,完全有能力搞些猫腻。凌晨是怕自己为了这笔钱而犯错,即便只是小错,只是偶尔也万万犯不得。红线以外,但凡碰一下,就不得不碰第二下,为了掩盖最初的错误,不得不犯下更多更多的错误。凌晨见过的人,见过的事太多,对于那些贪污犯的况再清楚不过。很多人,最开始只是小贪一下,但这就像赌博,就像毒.品,一沾上就停不下来了。

    凌晨不希望林强染上这些,哪怕是一丝丝。

    “你上次让我查的公司,我后来又调查过了。”凌晨静静叹道,“表面上,他们账目很干净,但根据经验,他们只有一成账目走的明面,其它的都是走的私下交易,我没法追查。夏馨后来告诉我,你已经贷给了那个公司很多笔款项,这是真的么?”

    “是。”林强毫不隐瞒,“那个人冒用他人的份证来我这里做担保房贷,我最初没发现。”

    “哦?!”这下子凌晨可惊得不轻,子一震,搞得架起的高椅都有些不稳,“冒用份证?你们走正规审核程序了么?”

    “绝对正规。”林强点头道,“而且在贷款买到房子后,那人也一直在用那些户主的名字在还款,没有任何差池。”

    凌晨左思右想,最后叹道:“被钻了个空子啊……”

    “嗯,只要从黑市买到他人的份证原件,这确实是个空子。”林强叹了口气,“有一点我还拿不准,这样房贷出去,我是否有责任?”

    “贷出去的金额总共多少?”凌晨皱眉问道。

    “两千万。”

    “嗯……”凌晨又问道,“各种抵押权证可还入库了?”

    “都有。”林强肯定地说道,“那些房产都在我行的掌控中。”

    “那就问题不大。”凌晨这才松了口气,“类似的案例中,由于当事人疏忽,丢**份证却并不挂失的,都要自负损失,但你们银行也有审核力度不够的责任。好在,房屋和产权都在,到时候拍卖出去,作平账目便是了,问题不大。”

    “对,我也是这么想的。”

    “那这事,你打算怎么处理?”凌晨转而问道,“过了年结再向你上级汇报么?”

    “还不确定。”林强犹豫道,“凌哥,你有所不知,这事是有人害我,我并不打算这么老老实实咽下这口气。”

    “害你?”

    “我们银行内部有人给他指路,这事是冲着我来的。”

    “树大招风啊。”凌晨叹道,“哪里都是,总有人看不惯他人得势,要从中作梗。”

    “所以我打算借着这机会。”林强手一挥,“一石二鸟。”

    然而凌晨却好似完全没有听到这话,突然惊慌地指着水面道:“哎呀!光顾着聊了!上钩了!上钩了!!快拉!!!”

    “啊?”林强一惊,手忙脚乱,“怎么拉啊?”

    “收线收线!这是自动鱼竿!!”

    “开关在哪?”

    “哎呀真是!!!”凌晨悬在水上,也不好帮林强。

    两个大男人,像小孩子一样着急忙慌地摆弄起来。

    好在鱼儿咬得死,最终还是没来得及挣脱,被林强愣生生提了来上。

    待收线拉过鱼儿后,二人皆是瞠目结舌。

    这一个鱼钩上,竟然挂着两条鱼在扑腾。

    “一钩子两条鱼?”凌晨远远瞠目惊叹道,“我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见到!”

    林强抬着钩子不知如何是好。自己装鱼的箱子里可都是钞票,哪还有鱼的地方。

    “你别动!我来!”凌晨满脸欢喜,连忙踏着架子下水,拿着自己的鱼箱淌到林强这边,让林强慢慢将鱼放下来。

    “我的天啊!”凌晨抓着两条鱼大喜道,“一条鲫鱼,一条鲶鱼,还都这么肥!都说打牌新人手壮,合着钓鱼也是如此!”

    林强挠头不解:“我还是不明白,一钩子怎么能弄两条鱼……”

    “你看哈!”凌晨经验丰富。指着钩子。津津有味地描述道,“看样子,是这鲫鱼先咬上的钩子,咱们专心于聊天。没注意。然后这鲫鱼知道不对。就拼命往外吐。而我这独家饵料‘熊也醒’,就顺着它的腮过滤出去,引来了这肥鲶。肥鲶最傻,什么都吃,被我这‘熊也醒’一激,想也不想便闷头咬上来,正巧挂上了钩子!巧啊!真是巧!要不是咱们聊天没注意,让鲫鱼吐了一会儿,也没这等好事!!”

    林强赶紧掏出手机,让凌晨拎着鱼线来一张。

    凌晨也高兴,乐呵呵地拎着两条大鱼摆好姿势,笑得合不拢嘴:“弄完了给我发一张,这等好事得美一下。”

    随后,凌晨激动地将两条鱼置入了自己的鱼箱,抬头指着林强道:“运气壮!太壮!我跟你讲,你现在做啥啥成!!大胆去做!”

    林强不好意思地笑道:“傻碰上的……”

    随后,凌晨刚一收拾好,回到自己位子坐下,便听到后凌乐乐的喊声。

    “爸!林强!快来看,我采了好多果子!!”

    二人回头望去,果然看见凌乐乐拎着一袋子东西蹦蹦跳跳的:“你们还要多久!我饿了!!”

    “这就好。”凌晨大笑着拿起鱼箱,打开给凌乐乐看,“你瞧,刚才一钩子上来两条肥的,你们生火,一会儿就给烤了。”

    “一钩子两条?”夏馨上前眯着眼睛惊道,“你怎么做到的?”

    “哈哈,都是……”

    凌晨刚要说话,林强赶紧补上:“我刚刚跟凌哥聊得入神,鱼上钩了,拖了一会儿没注意,谁知道两条鱼就咬上他钩子了!”

    林强话罢,点了点自己的鱼箱,意思是自己钓的鱼应该在自己箱子里,现在却在凌晨箱子里,这不好解释,便干脆当是你钓的。

    凌晨一琢磨,确实如此,当即哈哈大笑:“对,对,我钓的。”

    “我就说,你今年得转运了!”夏馨喜道,“一钩二鱼,好兆头……”

    她说着,突然一股绪涌了上来,眼眶发酸,捂着嘴道:“你去年……太苦了……老天有眼……今年肯定顺顺利利,平平安安……”

    “肯定的,肯定的。”凌晨感怀笑道,“你赶紧生火去,这俩鱼可肥。”

    “嗯。”夏馨欣慰一笑,回拉着凌乐乐去车子里拿出烤箱。

    也许是先前一钩将运气用光了,鱼儿都回到温暖的深水休息,后面半个小时再无一只鱼咬钩,就连凌晨也开始怀疑起自己的“熊也醒”,也许不是“熊也醒”霸道,林强的手才是真的霸道。

    不过霸不霸道不重要了,凌晨只低头摆弄着手机,将刚刚自己神气拎鱼的照片发到网上,活脱脱像个炫耀新玩具的小孩子。

    后面的烤炉已经了,大家也饿了,林强与凌晨便也不再多钓,回到岸边,坐在带来的躺椅上抽上一支小烟,舒服舒服。

    夏馨坐在一旁,将鱼的内脏剥出去,去皮刮鳞,用铁签子穿好了架在火上,乐乐也没闲着,从保温箱中抓出了先前串好的羊串,有模有样地占着烤炉客串起烧烤贩子,还刻意学了句西北话,搞得众人笑个不停。

    林强仰在躺椅上,很享受这种慢悠悠的静谧之乐,也很羡慕凌晨有一个这样的家庭,事业并非生活的全部,停下来看看风景,休息一下,原来是如此的美哉。

    凌晨喜欢这样,想必很久以前就已经看破了这一点,他知道家庭与生活才是真正重要的,这才能让他步步为营,守住官节,不急功近利,不贪图金钱。而许多人,往往错过了这最原本的幸福,只痴迷于**与纸醉金迷,最终陷入万劫不复。

    不多时,鱼香夹杂着羊的香味飘了过来,夏馨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小刷子,沾着现成的酱料来回刷了几下,让调料浸入鱼,随后又撒上把辣椒,激得鲜香的味道愈来愈浓,让林强与凌晨再也坐不住了。

    凌乐乐摊子上的烤串也正好熟透,她补上孜然,自己先是极其享受地来上一口,好不快活。林强与凌晨哪能让她独享美事,两个大男人一拥而上,开始抢夺乐乐的劳动果实!

    乐乐这可就急了,手足无措地玩命儿推着二人:“我的!都是我的!!”

    她想护着串,却又怕烫,见父亲与林强野狼一般的抢夺,推也推不动,急的那是要哭出来了。

    “乐乐别理他们!”夏馨却偷偷过来,将烤好的鲫鱼塞给乐乐,“快吃,趁他们没注意。”

    “好好!!”凌乐乐赶紧放下串,忍者烫使劲啃起鱼来。

    看着凌乐乐狰狞的表,林强凌晨皆是大笑不止。。)

重要声明:小说《钱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