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95 蝎子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给您添蘑菇啦 书名:钱途
    随后的时间,林强坐在车中,扶稳把手,运起乾坤碧眼。

    简单的锁定与窥探,已经不足以发现些什么,对付肖东海,必须了解更多的一些东西。

    很快,右眼浮现出即将发生的,改变肖东海财势德行的场景。

    不知是巧合还是缘分,这一次,视野中的人依然是自己,三次cāo控乾坤眼,三次都与自己有关,恐怕自己是周围人生活中的最大变数了。

    但与林小枣和岳千里面对的自己不同,这个场景中的自己,貌似不那么开心。通过背景与装饰来看,很明显事发生在龙源支行,而自己就坐在一层对公大厅的沙发上,默然不语。

    “林行长,今天是最后一天了,是时候交接工作了?”肖东海yīn笑着说道。

    “没什么可交接的,无非就是那。”林强没有转头,冷冷道,“最后一天,让我在这个我一手创建的地方静一静。”

    “那……我们先去二层办公室了?”肖东海冷然道。

    “去,都收拾干净了。”林强无力地摆了摆手。

    肖东海的视野中,一个人理了理西装,并未理会林强,先行上楼。

    看清那影,林强不一震,一股冷汗顺着脊梁骨滑了出来。

    魏航,他何时站在那边了?

    魏航上楼后,肖东海没急着走。而是不慌不忙地坐在了林强旁。

    “我说了,让我静静。”林强单臂支在沙发托上,像是要轰走蚊子一样摆了摆手。

    “你将来有的是时间静一静,林行长。”肖东海微微一笑,“林强啊,你还年轻,机会多得是,祝你在远郊那边,也开辟一番事业啊!”

    “呵呵……”林强讥讽道,“我来耕耘。诸位收获。这算盘打得甚好。”

    “话不能这么说。”肖东海以胜利者的姿态笑道,“冒险,并不是每一次都能成功的,你一路顺风到现在。已经是老天保佑了。”

    林强轻哼一声:“不必在这里假怨老天。到底是不是老天在搞我。你比谁都清楚。”

    “呵呵。”肖东海子微微向前一探,悄声道,“林强。是你自己急功近利,根本连事都没搞清楚,就急着揽业绩赚钱。你敢说,不是你纵容廖亮才这样的?你敢说,你对按揭房贷足够了解?廖亮是个外行也就罢了,你也如此,真是不知深浅。”

    “闭嘴!”林强闻言吼道,“这一切合乎程序,有问题也不是我的问题,是程序的问题!”

    “程序么……”肖东海面露yīn笑,点了点自己的脑袋,“要摸清程序,可够费神的。”

    “是你?!!”林强瞬间会意,惊得退了两步,“曲康平能那么玩转银行的程序……我就知道,背后一定有人!”

    “林行长,这都是你臆测的。”肖东海连忙干笑起,摊臂道,“事已至此,大家各行各路。这事过去,也算给你个教训了。非要我说的话,你还好,只是调职而已,黄行长对你还是网开一面的,最倒霉的恐怕是廖亮了,他可是直接被辞退了!

    肖东海说着,又是畅怀大笑道:“对了,龙源纳入我们朝东支行后,我一定会厚待你的属下的,至于微讯,我相信魏航能维系的很好!哈哈……哈哈哈……”

    肖东海的张狂笑声中,林强回到了现在。

    他很庆幸,自己一直扶着车子的把手,这才没有急之下撞上哪里。

    他喘着粗气,擦了把额头。

    长久以来,林强一直有恃无恐,蚊子终究是蚊子,100只蚊子也伤不得人。现在看来,他错了,肖东海不是蚊子,是蝎子,在你最大意,最狂妄的的那一刻,冷不丁地来一下子,让你倒地不起。

    “龙源……纳入朝东……”林强喘着粗气,惊恐的劲儿已过,渐渐转为愤怒,“什么意思,以后郑帅小枣都为肖东海卖命么?不仅如此,还有魏航……”

    林强的心弦不由得绷紧,他也才知道,到了现在这个地位,真是一刻不能放松,本以为牢牢掌控的事,其实早已千疮百孔。

    他现在必须冷静下来,不能被愤怒冲昏头脑。

    林强靠在椅背上,深深吸了一口气。

    梁沐枫说得对,他这样想着。

    现在,有必要将事捋一捋。

    刚才的对话中,肖东海与魏航都不是关键,真正饱含信息量的是“曲康平”这个名字,除此之外,廖亮好像是最大的受害者,再推一步,这事八成与房贷有关。

    又是一股冷汗滑下。

    根据乾坤碧眼所现,自己离开龙源发生在46天之后,那么保守估计,大概35天后这个事件就会爆发,而房贷流程,一般都要做很久……也要等很久才会面临行内集合或者银监会、审计署的筛查……

    很有可能……这件事……已经发生了。

    噗通……噗通……心脏在剧烈地收缩着。

    恐惧!

    林强头一次体会到这种令他窒息的恐惧与压迫感!

    当自己还在想法设法为梁沐枫出头的时候,那只蝎子也许早就已经刺过自己了,他现在在自己眼前晃悠,也许只是为了让自己多动一动,促进血液流动,让毒汁早些到达心脏。

    事到如今,已是生死存亡的问题。

    林强抬手,轻轻点了一下右眼皮,感谢上苍。

    随后,他一脚油快速倒出车位,全速向龙源折返。

    ……

    龙源支行,二层办公区,林强快步上楼。人还未到,吼声已达——

    “廖亮?!廖亮在不在?!”

    整个办公区的人都是一惊,林强嗓门大是众人皆知的,但如此焦躁且略带愤怒地样子,除去对付梁博的时候外,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

    难道廖亮哪里惹到行长了?办公区的职员们不为廖亮捏了把汗。

    林小枣连忙起,见林强衣冠有些不整地回来,赶紧拿起桌前的考勤本翻看,快速答道:“廖亮他们组人出去跑业务了,年底拉存款。我们的外勤全出去了。”

    “叫他回来!”林强指着林小枣。气势汹汹地朝自己办公室走去。

    林小枣也被吓到了,磕巴着说道:“我记得他说要去找一个大房产公司的老总……可能关乎到上千万的存款……”

    “去他.妈的存款!”林强吼道,“叫他回来!现在!就算是见美国总统也给我回来!!”

    “是!!”林小枣被吓得闭上眼睛,赶紧拨打廖亮的电话。

    林强叉着腰。站在林小枣桌前。脑子中已是乱成了一锅粥。尽管一路开车回龙源,想了很久,却越来越乱。

    廖亮。肖东海,魏航,黄光耀,年结,微讯,梁沐枫……

    如此看来,梁沐枫的事简直不算事了。

    “妈的,一个比一个头疼。”他焦躁地转了个,正望见旁边工位上呆呆看着自己的岳千里。

    还好,这家伙暂时没问题。

    不得不说,岳千里的神态气质永远令人那么舒适。

    “林行长……”岳千里提了口气,“如果不该说话,我就闭嘴……”

    “说你的。”

    岳千里又打量了一下林强,这才硬着头皮说道:“真的有事乱成一锅粥的话,咱们最好冷静地捋一捋。社长,咱们辩论比赛的时候不也是么?一个辩手被被激怒,或者被戳中痛点,思维短路大脑空白的时候,应该换一个辩手顶上,被激怒的人冷静半分钟,重新思考,不然只会犯更多的错,对?这就是团队的作用,否则只要一对一辩论就好了。”

    办公区的人,不都倒抽了口凉气。

    这外编的实习生疯了?

    没看见行长震怒么?

    这时候,心平气和地给行长上课,告诉他要冷静下来?你是谁啊?

    不少人已经捂住了耳朵,捂住眼睛,不忍看岳千里这个小鸡子被恶霸林强吊打的场面。

    然而暴怒和骂声却久久未来。

    大家睁开眼睛,再看行长办公室那边。

    只见林强双臂抬高,沉吸一口气,硬硬压了下去,随后又把一口气深深地吐出来。

    “你说的对。”林强晃了晃头,指着岳千里道,“帮我倒一盆凉水,然后来我办公室。”

    话罢,他独自进了办公室。

    职员们面面相觑。

    这是怎么了……

    林强总说自己对事不对人,这绝对是骗人的,两次了,岳千里出言不慎,都平安无事。

    岳千里连忙放下手中的工作,捂着脑袋朝卫生间抛去:“盆!盆!哪里有盆!”

    开玩笑,这可是林行长给他委派的第一个工作,一盆水都搞不定,自己就别混了!

    “一定,一定要马上回来!”林小枣则用平生最重的语气中廖亮喊着电话,“林行长非常,非常,非常的急!!!”

    现在,林强不仅是自己乱了,整个龙源二层全乱了。

    两分钟后,岳千里小心翼翼地端着一盆凉水进屋,用脚后跟把门踢上。

    再抬头看林强,只见他将双脚架在办公桌上,没穿鞋,露着黑sè的袜子,虽然没有闻到什么,但岳千里本能地缩了下鼻子。

    林强轻笑一声:“别在意,我紧张的时候,就想用凉水洗脚。”

    “…………”岳千里整张脸变为一个“囧”字。

    “可以么?”林强笑着问道,“帮我揉一揉。”

    “林……林行长……林社长……”岳千里紧张地说道,“我卖艺不卖的……”

    “哈哈哈!”林强大笑三声,看着岳千里的样子,总算让他缓和了几分,“把盆放桌上,我是要脸的。”

    “我就说么……没听说过用凉水洗脚。”岳千里这才松了口气。将盆放在桌上。

    而后林强光着脚站起,沉吸一口气,一头扎进水中。

    一股凉意瞬间席卷头皮!酥麻振奋的快感袭来,顷刻间将焦头烂额的混乱!

    这股清爽的寒气很快浸入头皮,刺激着林强的大脑。

    清醒!彻底的清醒!

    林强在水中睁开眼睛,感觉好了很多。

    没什么大不了的,这一切还没有发生。

    确切来说……也许发生了,但至少没被发现!

    如果是老天要给自己教训的话,他已经得逞了!现在只希望自己能在不栽大跟头的况下吃到教训,解决这该死的事

    眼下麻烦太多。林强需要人分担。

    本来。分担微讯业务的人是魏航,但现在看来,脑后有反骨是一辈子的事,需要赶快肃清掉这个混蛋。

    那样的话。又要找一个人做微讯的业务……

    信得过的。有能力的。气质好的……

    某人的名字展现在眼前。

    钱眼不会骗人,不管他有没有经验,至少信得过。至少一定会成为龙源的正式职员。

    唯一令林强有些担忧的,就是乾坤的变动,自己看到的未来,也许只是属于过去的未来,当自己在得知未来事发展方向后,特意做出一些改变,未来是否会因此而改变?这是科学家哲学家物理学家研究了很久的问题,林强不认为自己能得出结论。

    现阶段来看,走一步算一步。

    哗啦啦!!

    林强一头抬起,掀起层层水花,像是燥了很久的狮子刚洗过澡,从池子中冲出。

    他还未及吩咐,岳千里便将一块毛巾递到了林强手上。

    林强颇为满意,一边擦着脑袋,一边笑道:“我真让你给我洗脚,你肯不肯。”

    岳千里咽了口吐沫:“社长,你不会这样的,真要洗,也是小枣姐洗得更舒服。”

    “哈哈哈!”林强大笑不止,“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想让小枣来试试了。”

    “可千万别说是我提醒的!”岳千里信以为真,连忙撇清关系。

    “成了,坐。”林强拍了拍桌子,自己坐下,也让岳千里坐下,而后他率先开口问道,“这两天都做了什么工作?”

    “主要是整理文件,一些行政面的工作。”岳千里有条不紊地说道,“还有统计相关,报批办公耗材等等。”

    “没办法。”林强笑道,“现在支行规模还小,林小枣不得不客串办公室主任,你就是她唯一能使唤的人了。说老实话,我真想让你多帮她两天。”

    岳千里何等聪明,一听这话,当即会意道:“林行长!有大任务了?!”

    “还谈不上。”林强拿出手机,放在桌上,轻轻点了点,“微讯,你们年轻人很了解?”

    岳千里已经惊得捂住了嘴:“林行长……要让我……跟这个项目?”

    “你反应真是快过头了。”林强无奈一笑,“今天晚些时候,魏航会来汇报本周进展,到时候你进来一起听听,明天开始,你跟着他跑。”

    “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岳千里激动地说道,“我以为要先干上两个月行政……没想到,社长你这么快就委任这么重要的任务!”

    “若是平rì,我真的让你先熬上半年。”林强晃着手指叹道,“但现在没办法,用人之际。希望你多看多听多想,但一定要少说。对其它人,尤其是对客户,说话千万要得体,不能像与我这般大胆,大多数人还是很保守的,跟不上你开玩笑的节奏。”

    “是,是,一定。”岳千里连连点头,“也只有对社长你,我才敢信口开河的。”

    “学得快些。”林强又是点了点桌子,“希望你一周之内,能与微讯的人建立友谊,两周之内可以dú lì跑微讯线。”

    “这……”岳千里只脑子一动,便嗅出了味道,yù言又止。

    林强看岳千里的样子,又是无奈一叹:“对,你猜对了,有可能的话,我希望你代替他。”

    “嗯。”岳千里再次使劲点了点头,这次他话很少,他知道林强并非在任何事上都喜欢大胆说话的人。

    林强也知道岳千里知深知浅,不会将这事乱传。

    “那么。”林强选择了用对聪明人的方式与岳千里交谈,“我很希望你多参与到一些事中来,就像你说的,再强大的辩手也需要队友,每个人都有死角,有误区,有低谷,有弱点,只有团结起来,才能无懈可击。但现在,你有太多东西要学了,况且连三方协议我们都没有签,现在的你,做好微讯的事,对我来说就是最大的慰藉。”

    岳千里再次使劲点了点头:“多看多听多想,少说。”

    “ok!”林强摊臂道,“那么,你去忙,魏航来的时候我会叫你,最后几个小时,帮小枣多做些工作,我心疼她。”

    “那我去了!”岳千里起推回椅子,跃跃yù试地离去。

    “这小子。”林强坐在椅子上嘟囔道,“之前都是嘴上功夫,他肆无忌惮的话应该不逊于我,下面可是考察实际能力了,但愿你能快些帮我分担些麻烦事。”

    ……

    片刻之后,廖亮满头大汗地匆匆归来,坐在了岳千里刚刚坐着的位置上。

    “林行……”廖亮有些不安地看着林强,“我是不是……犯什么错了。”

    “还不好说。”林强已不似之前那么冲动,此时冷静下来,镇定说道,“最近分行有人提醒我一些事,有关房贷的事。我们支行的个人房贷销售,以及与中介的沟通的这些事,一直由你来做,急之下,我只能楞叫你回来。”

    “没事,与业绩相比,安全肯定更重要。”廖亮擦了把汗,“你说。”

    “我记得上个月,我们的房贷销售额已经破三千万了,我还大大的表扬了你们小组一把。”林强问道,“这其中的业务比例我没有看过,能不能简单说一下。”

    “明白了。”廖亮开诚布公地比划道,“大概有80%是中介带来的,剩下的小部分是客户自己找上门,或者自己人介绍来的。”

    “给中介的提成,一直用现金的么?”

    “现金。”廖亮小声道,“这事见不得光,都是我亲自做的,我们组的人没见过交易。”

    “嗯,过程绝对安全?”林强追问道。

    “绝对安全,都是私下场合。”

    “那么……”林强确保这一层没问题后,终于道出了重点,“曲康平这个人,你有没有印象。”

    “曲康平,他来过很多次啊。”廖亮想当然地答道,“有几次我要引见给你,你都不在,便作罢了。”

    林强心中一紧。

    真的,已经发生了么。。)

重要声明:小说《钱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