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5 哄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给您添蘑菇啦 书名:钱途
    不多时,林强向廖亮交代完事后,随他一起出来溜达一圈,每天走两圈视察楼下工作是他的例行公事,虽然当下属的时候很反感上司突然巡视这种事,但不可否认,这种警惕感对工作有益无害。

    出了办公室,正撞见抱着一堆废纸吃力踱步的成全。

    “这什么?这么臭?”林强捂着鼻子问道。

    “咱们这里的档案,让我运到档案室分类。”成全放下材料,擦了把汗,“行长,这些东西堆太久了,都发霉了,要不要复印一下?”

    廖亮打量了一下这对垃圾,而后尴尬地看了林强一眼,咽了口吐沫,不作多言。

    “耗材有限,不复印。”林强摆了摆手直接同廖亮下楼。

    楼道中,廖亮小声问道:“林行长,那些材料……是堆在仓库里的么?”

    “应该是吧。”

    “我记得那些都是超过三个月的材料,应该已经过期了?”

    “是的。”

    “……我明白了。”廖亮也是聪明人,随口叹道,“这生**验得够彻底的。”

    “不关我事,这活儿是郑帅派的。”林强摊臂笑道,“我是真的想让他整理档案,不是处理垃圾……”

    “咳,都无所谓,别把成全派我这边就成了。”廖亮随即道,“那我叫上我们组的人,准备联系房产中介了?”

    “嗯,尽快。”林强拍了拍廖亮嘱咐道,“现在刚刚第一周,这么大的利好都放出去了,希望这个月住房贷款能突破20笔。”

    “绝对没问题。”廖亮一排**笑道,“我原来毕竟也是销售,和那些房产的人交流很彻底,只要有返点,绝对自己人,放100个心吧。”

    “等你好消息。”

    来到对公大厅,一个客户正在咨询开户的事,魏航负责讲解,林强也向魏航投去了客气的微笑。但林强心里始终在想,这个人到底该怎么用,直接排挤出去,有些浪费业务方面的能力了,这种摇摆的人实在难处理。

    通过自动门来到对私一边,由于支行人力充沛,即便是这个时间,也没有积压太多的客户,之前的各种利率风波都已经平息,进入稳固发展阶段,营业厅井井有条。

    郑帅见林强来了,极其不忿地凑了过来。

    “呵呵……”

    “笑个毛?”

    “我可帮你瞒着呢……”郑帅低声道,“现在只有我知道你昨晚和白瓜瓜出去了。”

    “多谢。”林强笑道,“下次我也帮你瞒着。”

    “你太下流了……”

    林强打量了一圈,随口问道:“萧潇今天休息?”

    “没啊。”郑帅望了望柜台,无奈道,“好像跟后面吃早点呢吧?”

    林强眉头一皱:“快10点了,还吃早点?我们什么时候可以这么松散了?”

    “萧潇现在……有点没法管……”郑帅无奈道,“最近总迟到,还经常放着柜台不管出去偷懒,我也说过,但她就是不听,最后干脆来一句——‘有本事开除我啊?‘”

    “怎么能这样?”林强怒道,“新来的人看她这样偷懒闲着肯定会不满,到时候大家比着清闲,这活儿还怎么干?”

    “我觉得是使子呢,过两天就好。”郑帅劝道。

    “不行,我跟他说去。”林强说着便向后台走去,“不知好歹,怪不得在任何一个网点都干不过半年。”

    “喂喂……别说这么绝。”郑帅连忙向前拉住,“萧潇好歹是跟咱们共患难过来的,再给她点时间吧……”

    “没有的事。”林强呵道,“我能照顾的地方自然会照顾,但这样给我使脸子我再放任不管,谁还拿我当个东西?”

    “这样……我再去谈谈。”

    “郑帅,你现在好歹是副行长了,别当好好先生。”林强指着楼上道,“你看小枣,工作时间虽然短,但每天都有进步,知深知浅。”

    “我的强哥呦……不带这么比的。”郑帅继续劝道,“这是格问题,小枣本就是农村来的,踏实肯干,萧潇一个蓟京大姑娘,肯定有脾气。”

    “脾气?我招她了?”

    “这个……”郑帅盯着林强道,“你真没看出来?”

    “什么啊?”

    “……”郑帅无奈问道,“你看,从最开始跟你到现在的,一共有几个人?”

    “你、小枣、萧潇……其它的都是表面上的,实际上也没卖过什么力。”

    “这不得了。”郑帅一拍手,“你看,现在我是副行长了,小枣也当秘书了,就连新来的莫惜君都混上主管了……”

    “……”

    “别的不说,那会儿祝丰山要调你走,她是第一个站出来的,后来成全**,她也表明立场了。”郑帅拍着自己的口苦笑道,“升为支行,全员提拔,却惟独把她给落下了,她这是心寒呐……”

    “嗯……”林强嘟囔道,“但现在确实没有合适她的岗位,对公这边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做的。”

    “行政呢?”郑帅问道,“小枣能提成秘书,不能把她安排到行政么?”

    “行政是分行委派的,我不能动。”林强叹了口气,“再说了,现在分行都在削减行政的人,调到一线,我反其道而行之,楞把一线作用关键的人安到半闲的岗位,就算黄光耀不说,其它支行长也会有意见的。毕竟,提个小枣已经招惹到一些流言蜚语了。”

    “是,我知道你难。”郑帅指着后台问道,“但换位想想,你要是萧潇,现在怎么想?”

    “……”林强不有些理亏,“恐怕,会觉得自己在领导眼里,只是业务出众的工具吧,恐怕认为领导希望自己在柜台坐一辈子吧。”

    “是吧。”

    林强挠头道:“这事儿你怎么不早跟我提?”

    “我**,你丫猴精,我以为你早想到了。”郑帅冤枉道,“再说了,我现在一个礼拜都见不到你几回。”

    “行吧,我处理。”林强推了推郑帅,“你忙,我跟她聊。”

    “……林强,我就说一句。”郑帅最后劝道,“人活于世,公公正正清清白白的话,也就离众叛亲离不远了。”

    “哈?你又突然说出这么有道理的话?”

    “没,我妈说的。”

    “令母的形象愈发高大。”

    营业厅后台,原来的林强办公室,现在的大客户洽谈室,萧潇正慵懒地趴在桌子上,面前是吃剩下的早餐。

    林强推门进来,咳了一声:“这里重新装修成食堂了?”

    萧潇一侧头,见了林强,轻哼一声,也不言语。

    林强此时有种无力感,本来气势汹汹要教训她一顿,但听过郑帅的话后,确实发现自己理亏,此时反倒狠不起来了。

    林强不心下自嘲,这场面,颇有种被怠慢的妃子冲帝王使子的感觉,自己骂也不是,打也不是。

    林强坐到萧潇对面,沉吸一口气,双掌合十,正色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最近分行在统一削减行政职能人员,要避过这个风头。”

    “对,对,小枣就顺顺利利,一到我就要避过风头。”萧潇嘲弄一笑,“林行长啊,没关系,我早习惯了,哪里的领导都是这样,许个诺然后就忘了,一年又一年,我就是柜员的命对吧?”

    “我何时许诺了?”

    “哈哈,干脆撇个干干净净。”萧潇大笑道,“行啦,天下乌鸦一般黑,你也不用给我谈了,我现在都看明白了,怪就怪自己太实诚。”

    林强被萧潇的态度搞得有些气愤,虽然感上大家很相投,但不可否认,萧潇的格太不讨喜了,尤其是面对上级的时候,这也就是为什么即便她业务能力出众,却没有一个领导肯留她。

    “萧潇。”林强颇为郑重地说道,“现在这屋子里只有我们两个,你这么说话就说了,但开会的时候最好注意一下,不要像上次那样摆出这种态度。”

    “领导的威严啊。”萧潇抬头玩味笑道,“林强,你越来越像郝伟了……”

    “郝伟在某些方面还是值得肯定的。”林强也不反驳,摆手道,“我心里自然有杆秤,有机会会安排你,这次算许诺。”

    “这次?”萧潇轻哼一声,“得了,我都懂的,后面还排着长队呢吧?没准是廖亮啊什么的,他天天跟着你卖命,你都看得见,我憋柜台里,几十年如一,没人会注意的。”

    “萧潇。”林强沉吸了一口气,“我坐在这里跟你谈,给你面子,就是念及前面那么多事,我正式许诺的话,也绝对会言出必践。”

    “那好吧。”萧潇拿起煎饼又懒懒啃了一口,“那我就等着吧。”

    “现在是工作时间。”林强瞬间板起脸了,略有动怒。

    萧潇也被触动,感有些不受控制,她抓着手中的煎饼,死死盯着林强:“我帮你卖了那么久命,现在都不能休息一下么?”

    “你可以补假。”林强寒着脸道,“但不要这样,这是害群之马。”

    “害——群——之——马?”萧潇拉了个大长音,不怒反笑,“跟了你这么久,就落下这四个字……”

    “听着,私下里怎么都好说。”林强也颇为激动,起指着萧潇道,“但在这里,不要让我难做。”

    “你们都一样……都一样……”萧潇低下头,说着说着,竟然哭了出来,一把将早点掷到一边,趴在桌上嗷嚎大哭,“你也变成那样了……”

    “……”林强满腔的怒火与说辞,立刻哑火。

    “呜呜呜……”萧潇不住捶着桌子,“前一段那么拼死拼活的干,长了好多白头发……也没时间交男朋友……”

    “……”

    “你们这些领导,都想看我在柜台里老死么……”

    “……”

    “呜呜……我到底算是什么……”

    林强想不到,萧潇用出了这么无耻的方法,完全打破了他逐步施压,利用骨头加棒槌软硬皆施,搞定这件事的计划。

    本来他已经下了狠心,若是萧潇再闹就直接将其调走。

    但现在,终究是心软了。

    “这个……算我错了行么……”林强最终极其无奈地走上前去,揉着萧潇的后背。

    “那干嘛让小枣当秘书,不让我当?”萧潇哽咽着抬头问道。

    “……”林强愕然,原来两个姑娘心中也比着劲儿呢,萧潇比小枣资历老,看着小枣先升上去,自然不忿。这一点上,自己确实忽略了。

    “因为小枣年轻漂亮?”萧潇擦着眼泪哭问道。

    “没,你也年轻漂亮。”林强满脸欠揍的表

    看到林强这尴尬的表,又说了句讨喜的话,萧潇终于咯咯乐了出来,破涕为笑。

    “你以为……说我年轻漂亮就没事了?”她抽出纸巾,狠狠擤了口鼻涕,瞪着林强。

    “实事求是,小枣更冷静一些,你当秘书不天天跟人干架?”

    “呵呵……倒也是……”萧潇再次笑了一嗓子。

    双方面对面沟通,将话说清,再哭一顿**过后,萧潇绪也好了很多。

    林强只感觉对付这种人,用工作上讲道理的说辞都是扯淡,只能用哄女人的方法才能奏效。

    “这样……”林强继续揉着萧潇的后背,“我持续关注,等机会,两个月内,有合适的岗位立刻调你。”

    “哼……还是拖……”

    “没合适的岗位,就暂时升你为柜员主管。”

    “……”萧潇想了想,最终笑道,“这还差不多。”

    林强这才擦了把额头:“姑,出去以后可千万别说我给你许诺了,要么几十口子轮流找我闹……”

    “哈哈!你自作自受。”

    很快,那个精力无限的萧潇又回到柜台内,回复了以往的神采,这次换林强苦恼了,他独自坐在自己曾经的办公室内。

    郑帅见萧潇走了,这才推门进来:“我看萧潇绪不错,搞定了?”

    “算是吧……”林强此时的姿势基本与刚刚的萧潇相同,“还是……高看自己了?”

    “啊?”

    “狠不起来……”林强握着拳头叹道,“这次对萧潇,应该狠着来的,妥协的话,会助长这种风气,以后大家会都来闹的……”

    “嗨。”郑帅进屋笑道,“这才是你么,要不然你跟那些老头子有什么不一样?”

    “老头子那么冷酷是有道理的,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才能成为居高临下的老头子。”

    “你愿意成为那种老头子么?”

    “……你说呢。”

    “所以啊。”这次换郑帅揉着林强的后背了,“还是想办法成为邱董那种老头子吧。”

    “哈哈。”林强苦笑一声,突觉郑帅揉得自己十分舒适,竟还有些享受,赶紧警惕抽,“你丫干嘛呢!滚蛋!”

    “……”(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钱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