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7 输赢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给您添蘑菇啦 书名:钱途
    成全躺在病房中,他只能听到自己的粗喘,尽管已经服下了大量的镇痛药,但随着每次喘息,他仍然感觉自己的下肋隐隐作痛。

    清醒以后,他支开了所有银行的人,同时第一时间联系了长城集团的董事会秘书,相比于这些银行的家伙们,那个人更懂得如何处理事,包括法律程序,媒体造势等等。

    病房大门终于被推开,成全也随之ji动起来。

    但当他看清来者是成强后,一股莫名的慌乱感又涌上心头。

    为什么要慌乱?错的又不是自己。

    爸。成全想起相迎,奈何xiong部以下的地方都被胶带固定了,很不方便。

    你好好休息,别动。成强连忙快步过来搀扶,儿子苍白的脸se和笨重的动作让成强有些心酸,毕竟是亲生骨

    不行,现在不是休息的时候。成全一把拽着父亲的胳膊,爸,张小雷呢?让他也来,这次吃大亏了,不能就这么算了,还有我们的律师团,通通叫来。

    成强咬着牙,尽全力压制住内心溺绪。

    律师团,不是给你玩闹用的。成强挣脱出来,坐在病chung旁的沙发上。

    玩闹?现在还是玩闹?成全一把掀开被子,指着自己的体道,医生说了,冲击力再大一点,碎的肋骨可能就要刺到内脏了!

    我知道,我问过医生了。成强抬手揉了揉脑袋,面lu苦涩,不过最终结论是受伤不大,固定好静养就可以痊愈。

    你真的知道况么?知道我在办公室怎样被人袭击的么?

    知道,全知道。成强长叹了一口气,没事了,你很长一段时间可以不用回去了。

    ……??

    蓟京银行,其它人先行离去,秦政则邀林强来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那个几乎已经被收走的办公室。

    林强心中有太多的不解与猜测。

    秦政清楚林强的习惯,准备好两杯绿茶,与林强一起坐在了会客沙发上。

    陈行的体?林强疑问道。

    陈行体无碍,现在去其他部门谈工作了,我们有很多时间。秦政笑着为林强斟上茶水,他特意吩咐我和你聊聊的,要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好吧,至少好奇心得到满足了。林强摇了摇头,首先问道,为什么要帮我?

    因为你帮他了。秦政怅然笑道,包括联络邱之彰谈话,包括不惜重金接纳我,包括很多很多事,陈行和我都很感ji你。因此知道这件事后,陈行是第一时间去找成强谈的,你知道,只要说服了成强,成全什么也做不了。

    林强低头看了看表:这也太效率了吧?而且我揍他儿子这件事,老子能这么轻易的忍过去?

    陈行就是知道他忍不了,才亲自出面的。秦政拍了拍林强,因为你,陈行好多事不得不提前做了,也算为保你赌了一把。

    林强靠在椅背上叹道:看来是赌赢了。

    来根烟吧。秦政笑着掏出一包香烟,抽出两支。

    我记得你不抽啊?林强接过烟,不解问道。

    抽的,陈行也抽的。秦政一边打火一边叹道,都是晚上抽。

    ……

    烟雾缭绕,一些云里雾里的事也渐渐浮现出来。

    烟过半支,林强终于问道。

    这么说,体上的一切事,都是伪装么?

    嗯。秦政点了点头,陈行生活非常自律,每天坚持晨跑,体比我都好。

    可我记得……很久以前我第一次见陈行的时候,他秘书就告诉我陈行不能抽烟的,对写心血管不好。

    秦政一笑,没有答话。

    林强心里发寒,难道从那时就开始了么?那时还是邢礼的时代啊。

    弱点多一些,有益无害。秦政笑着摊了摊臂,这不就用上了。

    好吧……林强嘟囔道,看来近来蓟京银行业务这么顺利,也是陈行暗中策划的吧?

    呵呵,陈行就说了,这逃不过你的眼睛!秦政赞叹道,当然,那些来蓟京银行这边的都是陈行相熟的客户,表面上是蓟京银行这边人联络的,其实早有陈行预先安排。他毕竟在蓟京几十年了,重组后怎么可能不多拉几个对公户?

    是啊,我也被麻痹了。林强无奈笑道,我以为他真的准备退休了,手下留

    没办法,邱之彰那个岁数都出山了,陈行怎么可能退休。

    那我猜测一下。林强问道,就是说陈行利用那些对公客户与成强谈判么?这也太过有魄力了吧?成强会这么轻易妥协?

    不仅如此。秦政解释道,揽储,贷款,这是成全心中银行所做的一切。陈行暗中帮他揽到了这么多储蓄,如何将这些钱贷出去,这可是着急的事,不然钱呆上一天,银行就要出一天利息。蓟京银行毕竟规模小,业务也全部集中在蓟京,没有联合银行的底蕴,必须让资金快速流动。

    我听说了,最近蓟京银行一直着力于贷款,谈下来几个大项目,好像还包括地铁。

    嗯,都已经敲定了。秦政点头道,这些可都是蓟京银行极限规模的贷款,几乎将刚刚得到的钱全部抽空了。成全这段时间一定很开心吧。

    林强一愣,又过了遍脑子,恍然惊醒。

    也就是说,钱已经贷出去了,在这种时候,如果有大对公户的资金流走……

    揽储,贷款,左口袋进钱,右口袋出钱。

    但如果这时,有人要要回进了左口袋的钱,就发生矛盾了,这也就是央行强制征收准备金的意义所在。

    如果对公客户大规模转移资金的话,蓟京银行必将陷入窘境。秦政笑道,届时,不得不依赖存款准备金,这在国内银行业必将掀起bo澜,审计署和银监会也会因此重新审视蓟京银行的资金状况,倘若资金缺口够大,在极端的况下,政府直接介入也是有可能的,你知道,政府是不可能让银行倒闭的,必须以其他形式挽回损失。

    那样成强就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林强心中惊叹,搞了一圈,被坑了的人竟然是成强。换做自己坐拥千亿资产,也决计想不到会因为钱的事被人威胁。陈行远的行为再次印证了这里的规则,权力和人脉,往往比金钱更加稳固,牢靠,且有力量。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成全也帮了陈行远不少忙,急功近利欠思考,没有经历过人生起伏的成全从始至终被玩弄于鼓掌之间,包括陈行远刻意示弱,病倒在成全的办公室,这一切都是为了陈行远重新上位所做的伏笔。

    其实,成强也可以考虑强制xing集团注资,减缓压力。秦政摇头道,但那样,整个长城集团都会被拖下水,资金都死住了,只能眼睁睁等着企业的每月还贷,这个过程中,只要有一个企业拖延,都会造成很大的后果。因此,陈行一直在等,等着资金缺口足够大,成强不敢冒险的时候再出手,等待自己能控制更多对公资产的时候再出手,那样成强就没有谈判资本了。

    提前出手,因为我么?林强指着自己问到。

    秦政正se点了点头,指着林强:陈行一生稳重,出棋算百招,唯一的一次险棋,用在你上了……林强啊,你也是,怎么胆子大到把成全打到重伤了……你知道后果多严重么,对面可是成家。如果用公开法律手段的话,能毁了你的职业生涯;如果用报复xing暗招的话……我就不说了。

    呵呵,这个真的是忍他太久了,虽然我也考虑自己的前途,但新仇旧怨一起上头,没法管那么多了。林强挠头道,不过出手几秒钟后我也做好打算了,在起诉我之前我都是自由的,大不了出国就是了,我在澳洲有一个朋友,他应该能收留我。

    ……没这么简单吧,签证都要等半年的,而且我们是银行人,出国很不方便。

    邱董应该能理解,亲自给我开个证明,大使馆那边托人想办法快点搞定就是了。

    你能托的人还真多啊……秦政无奈一笑,你还真是有粉碎骨的觉悟。

    没办法,必须有。林强靠在沙发上,双臂背在脑后,当你和一个家亿万的人站在对立面的时候,必须考虑好一切。

    秦政看着林强,心中一种敬畏由然而生。

    在他淡然的笑容下,也许已经做好了一切的觉悟。

    一次次大胆的行动,其实都有所保障。

    与陈行远的出招算百步不同,林强只算两步——

    赢和输。

    这次他赢了,那么就必定有人输了。

    病房中的成全完全呆滞,靠在chung头,面se发青。

    也怪我,本来以为有陈行远亲自盯着你,银行不会出事的。成强双臂抱着头,lu出了少有的愁苦,而你,本也是为了牵制陈行远而存在的,我本来以为这个局面很平衡,想不到,想不到……我实在想不到陈行远会做到这步……

    明明是我……压制了他……成全木木叹道,怎么就突然这样了?rs!。

重要声明:小说《钱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