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4 忠告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给您添蘑菇啦 书名:钱途
    “林强,你明白我为什么我第一时间就通知你么?”

    “……怕我**?”

    “对啊!”王文君冲着电话使劲吼道,“这次可是大事,对面是谁你都不知道!如果为了帮凌晨强出头,找个人就以牙还牙加倍奉还的话,皇帝老子也救不了你了!!”

    “哈哈!”林强被逗得自己也乐了起来,终于有人传递来了一些乐观的态度,“你放心,我又不是傻子,只是关心朋友。”

    “朋友?你好意思啊!凌晨的女儿都跟你差不多大了吧?”

    “饿……”林强略显尴尬,在王文君面前,他并没怎么提过凌乐乐,只是告诉她自己与夏馨私交不错,这才抱上了凌晨的**。

    “来人了,不方便说,晚上再聊。”另一边王文君匆匆挂下电话。

    林强端放下手机,安然坐在办公室中,一直苦恼的事也终于有了些眉目,心稍微缓和了几分。

    然而这时……又出现了一个麻烦的电话。

    与自己的紧张纠结相比,电话那头的秦政要轻松许多。

    “林行长,这两天忙,冠奎的事,没来得及再感谢你,失敬失敬!”秦政的语气明显又亲了很多,公事结私交,私交办公事,公私越揉越模糊,大多关系都是这么慢慢熟络交换的。

    林强为顾及双方面子,还是假意回应道:“秦主任见外了,冠奎表现不错,很有潜力。”

    “哪里哪里。”秦政推辞道,“他的xìng格我也了解,年轻人,有时容易眼高手低。这次有机会能去林行长手下好好锻炼,我也就放心了,你好好管教,该骂就骂,不用顾及我的面子。”

    林强微微过了下脑子,秦政没两句就引到这个话题,八成是刚刚袁冠奎已经跟舅舅告状了,现在舅舅来补场。

    “呵呵,秦主任,我这人心直口快,管理下属的时候也不怎么讲究方法,有你这句话我就踏实了。”

    “林行长用心良苦啊,我代冠奎谢谢你。”秦政又是客气了一句,沉吟半晌,而后话锋微转,“话说最近,事真的是多,我们行与蓟京晚报的律师也见过面了,他们不打算接受我们的和解条件,这官司八成是一定要打的。”

    “哦……”林强支吾了一声,不明白秦政对自己提这事的意思。

    秦政笑道:“所以说,咱们还是尽量把手上的事办好,自己的业绩漂亮,领导也满意就圆满了。其他事,听听就罢了,你说对吧。”

    林强微微皱眉,显然,这是提醒自己不要干涉与蓟京晚报之间的纠葛了。

    废话,自己当然知道,但王文君的事都不敢管,还当什么男人。

    “是,我跟你说实话,这事我也不想碰。”林强也无奈一笑,声明自己的态度,“不过还好,我女朋友跟这件事撇清关系了,我也就轻松了。”

    也许秦政是在试自己,甚至是帮陈行远试自己,林强心中亦无疑多碰这事,此时便表达态度——只要不伤害王文君,闹多大都跟我没关系。

    “都是麻烦事。”秦政抿了抿嘴,再次沉吟过后,低声道,“还有,林主任……夏馨的事,最好也别碰。”

    “……”

    自击溃罗莎的班子会过后,林强与夏馨的私交已经毕露无遗,办公室间有很多种猜测,甚至有些猜测直接指向凌晨。但好在林强从未对这段交吐露过半个字,因此猜测也就永远停留在猜测阶段。

    而现在,面对这么敏感的事,秦政如此郑重地提醒自己,想必是由于招聘的事自己帮了大忙,想适当表露些善意吧。

    “秦主任,我明白。”林强谢过好意,也只得敷衍一下,总不能一翻脸骂什么“忘恩负义”之类的。

    “容我多说两句。”秦政却依然纠结于这个话题,“夏馨能在这里,完全是因为她丈夫,现在她丈夫倒台,后面的rì子会很难过,最体面的结果也就是停职很多年,然后提前退休……至于她丈夫那一边,既然被双规了,那么罪名就肯定难逃了,剩下的问题就是罪过大小而已。现在的消息是,已经有不少人被监控问讯了,有企业的也有银行的,审计署内也是人心惶惶。”

    秦政顿了顿,像是痛下了一番决心,最终直言道:“我虚长你几岁,对这些事还是有些理解的。上面的战争,可不是咱们能参与的。现在这种时候,鸡毛蒜皮的事都可以变成滔天的大罪,所有跟凌晨有交集的人都惶恐不安,怕哪天因为‘送了一张购物卡’这种事被带走问话。林行长,识时务者为俊杰,不必逞一时之气,很多事在尘埃落定之后再做也为时不晚。”

    秦政说这么多,已经无意中透露了一些事——

    至少他心中确定,自己与凌晨是有私交的,且私交不浅。至于是猜测还是真的知道了什么,可恐怕就永远不得而知了。

    “秦主任说的是,多谢提点。”虽然这一切林强早已想到了,但秦政如此多此一举地提醒自己,倒也是更进一步,说了些比较实在的话。林强也无意因为这件事争辩,便顺承了美意。

    “嗯,林行长,高处不胜寒,咱们越往上,越要小心啊。”

    双方又简单客了几句后,这才挂上了电话。

    有一点所料不错,训过袁冠奎后,秦政果然没有记恨自己,反而打电话感谢自己,并稍微透露了一些事作为回报。当然,也有可能他心中已暗暗记恨,只是因为外甥在自己手下,表面恭敬而已。

    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凌晨的事

    林强反复思索着,自己与凌晨之间最关键的几件事。

    一,仗着凌晨的关系,端掉歌厅。

    二,利用凌晨的权力,查询郝伟及其亲属的资产。

    三,将找回贷款的计划告知凌晨,予以实施。

    这三件事,都有小小违规的嫌疑,但决计算不上罪,况且自己与凌晨之间没有任何实质xìng的利益往来,除了凌乐乐送了自己一块生rì蛋糕。再退一步,只要凌晨和刘铭自己不提这事,没人知道。

    总之,扯到自己的可能xìng不大,自己99%是安全的。

    不过经秦政这么一说,林强还是犹豫起来,恐怕以后去找夏馨的话最好还是要低调一些,也许有人在暗中监控也说不定。

    林强不住思索,不觉间已是傍晚。

    郑帅敲门进来问道:“客户都送走了,柜内结账呢,放这几个实习生走么?”

    林强这才抬头看表:“都五点半了……”

    “嗨!”郑帅自然知道林强在烦什么事,“别发愁啦!愁也没用,一会儿去喝酒就啥都好了。”

    “呵呵,就这么迫不及待?往后经营对公的时候喝死你。”林强摆了摆手,“让他们走吧,剩下的事也帮不上什么忙。”

    “好嘞。”

    林强也简单收拾了下东西,出办公室时见萧潇依然勤勤恳恳地清帐,心生怜,便来到柜内跟她闲聊几句,慰劳慰劳。

    然而萧潇这主儿却总不按常理出牌,神仙老子来了也不一定给面子。

    她满是风凉话的样子,有一搭无一搭地笑骂道:“强哥,你真是说到做到啊,一下子来了四个!可问题是,都不是来我们柜内的啊!外面几个家伙添乱,我们更累了好么!”

    “我去。”林强反骂,“咱有必要说这么直么?支行已经同意抽两个柜员过来了,现在正在跟其他营业厅沟通,很快就会搞定。你想啊,咱们营业厅上个月奖金那么高,不都抢着来了。”

    “但愿吧。”萧潇当真是没心没肺,想到那些钱又高兴起来,“哈哈,我赶紧就把信用卡给还了,这个月可以买那双鞋了!”

    “真搞不懂你们女孩子。”林强靠在椅背上伸了把懒腰,“钱这东西,干嘛不留着做有用的事,非要变成成吨的鞋包,不就是一堆本来值十几块钱的皮制品,最后贴个标签就成千上万了么!”

    “靠,不懂的是你好不好?”萧潇反驳道,“我一天累死累活的,图个什么?只有买东西能让我爽,越好的东西就越爽,别人眼红的东西我有就是爽!就跟你们男的出去喝酒乱搞一样,买东西臭美就是我们的娱乐,我们的**。”

    “整一屋子包就爽了?”

    “当然!”萧潇反问道,“我倒也不明白了,强哥你成天拼命工作累死累活是为了什么,你一不玩,二不女人,你什么啊?”

    “扯。”林强挥臂笑骂,“我玩也女人啊,最近没时间玩罢了。”

    “我看不。”萧潇板着脸摇了摇头,“是因为你找到了更好玩的东西。”

    “啊?”

    “权力。”萧潇声音微微降低,面露诡笑,“对你们男人来说,权力的游戏是最上瘾的,一旦在这个游戏中取胜,钱和女人根本就是不值一提的附送品。”

    林强不得不感叹萧潇的心直口快,这说话真是太不见外了,完全忽略了双方的上下级关系啊!

    她不见外说得这么**,也激起了林强的好胜心。

    他凑到萧潇旁小声道:“好,假设你的说法成立。你钱来我权,你是女人我是男,现在我是你上司,动动手指头就可以调你到舒服的岗位,随手便可买个包啊鞋啊的送给你。那么,你愿意用自己的什么交换么?”

    只见萧潇想也不想,转头道:“好啊,我将来想去干对公会计,你能调我过去,让我干啥都行。”

    “……”林强本想吓唬萧潇一下,自己反倒被吓着了。(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钱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