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0 视察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给您添蘑菇啦 书名:钱途
    林强正琢磨着将来门脸怎么装修,却见郑帅同林小枣急匆匆奔了出来。

    郑帅看低头了眼手表,走到林强边:“分行行政来电话,陈行长要亲自过来慰问。”

    “啊?”林强惊道,“好么,还没扩建呢,支行分行行长就轮流来视察了。”

    郑帅指着林强笑道:“还不是你丫太红了!你等着吧,等装修完开业那天,全行上下是个领导都得过来。”

    林小枣在一帮整理着颈口的领结,有些紧张:“还是第一次见行长,他不会很严厉吧?”

    “这可要小心了,老陈很苛刻的。”林强回忆起问责会上的场景,“反正开会的时候,直接将不满意的人轰走是家常便饭。”

    “好可怕。”林小枣咽了口吐沫,打起了退堂鼓,“那我……还是回去工作吧,就不出迎了。”

    “你不来,还叫张家明来?”郑帅冲营业厅大门那边努了努嘴,张家明同样也在对着镜子理头发,郑帅转而对林小枣郑重道,“小枣,你可是咱们的门面,咱们的脸,自信起来!”

    林强感觉这两天郑帅坐镇过后,颇有了几分管理者的决心与气场,心下很是满意。

    他也便同郑帅一起鼓励道:“是啊小枣,我这德姓都敢往外站,你没问题的。”

    “嗯!”小枣没有看林强,只抬头应了,朝街南面张望起来。

    郑帅抿了抿嘴,好像感觉到了一丝尴尬,思索片刻后,还是说道:“林老大,我以后就搬到对面和张家明住吧,这间留给你和文君。”

    林强和林小枣听闻此言都是心头一紧,一层干巴巴的窗户纸被郑帅捅破了。

    林强与郑帅这么多年,岂能不知他的意思,有些事还是早点说明白好,免得在绪和关系上出现问题,影响工作。

    “仗义!”林强一把搂住郑帅,“我代文君谢谢你了。”

    “哈哈,这可是有条件的。”郑帅赶紧说道,“将来咱们这儿人多了,还得在多租房子,你可得早点申请,分我一间朝南的。”

    二人貌似随意聊着,却始终偷瞄着林小枣的神色。

    本以为她会有些接受不了,却没想到小枣也凑过来甜甜笑道:“主任,以后可得记得,文君是我介绍的哦!”

    “那是那是。”林强挠头笑道,“还是本家妹妹人好。”

    看着林小枣淡定的样子,林强又是松了口气,想必是自己自作多了,与小枣只见只是普通的好感、外加上下级的关系而已。

    说到底,还是成年人比较理智,都像凌乐乐那样林强早就出家了。

    正聊着,街南面一辆黑色奥迪驶来,郑帅老远看清车牌号后,赶紧拍了拍二人,自己也再次理了下西装,对他而言,做行政的时候已经给陈行远留下过印象,此番只是要让未来的行长看到,自己在基层一样努力。

    三人在营业厅门前一字排开,林强居中,小枣郑帅分列左右。

    车子停下,秘书快速从副驾驶踏出,打开后座车门。

    着黑色长风衣的陈行远稳稳迈了出来。时值严冬,他却并未像其它这个岁数的人一样带着帽子,而是任黑白相间的头发在寒风中飘洒。

    这位老行长眉目之间少了些老领导的迂腐与麻木,反是多了些青年人的蓬勃与憧憬,也许是重掌大权令他醒来,抑或这才是他的本来面目。

    他走到林强前,与三人一一握手,听着林强介绍旁二人,不住点头。

    “龙源这阵仗,足够选美了。”陈行远冲旁的秘书笑道。

    男秘书也是大方赔笑:“那林主任还是别参加了,当评委去吧。”

    “哈哈!”

    畅谈中,一行人拥着陈行远走进营业厅。

    行内的工作人员,即便不认识陈行远,单单看见一个这样气场的人,在这样的簇拥下进来,也该知道事的轻重了。

    连一向玩世不恭的萧潇都本能地耸了,像是山猫撞见了真老虎,不敢再大大咧咧地办业务,赶紧板,冲客户投去了礼貌的微笑。

    “不错,不错。”陈行远扫视周围后不断点头,又是冲秘书道,“我记得龙源刚开业的时候,咱们就来过,人远没有现在多吧?”

    “那肯定,也就不到现在的三分之一吧。”秘书附和着,不忘**之美,“业务上,还是林主任有办法。”

    林强笑着推辞:“哪里哪里,都是龙源最近势头好,我不过是借了个东风而已。”

    “呵呵,有东风,也要有孔明么。”陈行远拍了拍林强,“这边的工作还要加紧。来的路上,我看见几家其它银行的营业厅也在施工,还有对面的建工银行,眼看就要开业了,我们既然领先了第一步,还要领先第二步、第三步。”

    “一定马不停蹄。”林强只感觉幸亏自己中午没有偷懒,立刻汇报道,“中午的时候已经和业主谈过了,准备租下隔壁的底商和楼上两个办公间,合算下来,面积会扩到现在的四倍。”

    陈行远琢磨道:“四倍……大点当然是好的,空间大,决心和信心也大,但东区支行的预算能跟上么?”

    “没问题。”林强笑道,“业主是刚好是朋友,以底价敲定了,支行的行政已经着手手续办理。”

    “哦?”陈行远摇着手指,半开玩笑道,“好你个林强,来了才几天,就经营出不少关系了么!”

    伴君如伴虎,陈行远这话虽然像是在开玩笑,但林强也搞不清到底有没有什么特殊的用意,只得以傻笑回应,唯恐言多有失。

    陈行远也不追问,继续说道:“预算的事,你倒也不用太在意,虽然年底面临考核,但我已经打过招呼了,龙源这边的额外投入,不算在东区支行今年的考核中,大可走高标准,不必畏首畏尾。”

    这话出来,绝对是极其受用的。

    每逢年底,各个单位都面临许多麻烦的事,银行更是如此,年终清帐、考核等等。银行终究是要盈利的,从最小的营业厅开始,到支行、分行、甚至总行都要汇总这一年的数据,是盈是亏,高下立判。营业厅的盈亏决定着营业厅在支行的地位,次年的人力主动权;支行的盈亏则决定着次年分行对应的财务政策和预算;各分行行长同样要向总行汇报一年的工作;至于总行,财报直接关乎着股价和董事会成员的坐席以及股东信心。

    可以说,对每一层机构而言,这一年的财务数据,都会影响下面整整一年的财务空间与发展机会;对个人而言,自然也与奖金挂钩。同时次年年会也会评选出“优秀员工”、“优秀营业厅”、“优秀支行”等等,这更会直接影响每个人的仕途。

    因此,对东区支行而言,年关上出现了龙源扩建的事,这笔钱一支出,对年底考核自然不利。林强这才想明白,怪不得祝丰山这么着急,也不避讳考核的事,原来是这笔钱是单算的。

    通过此举不难看出,陈行远绝是个很灵活且有眼光的领导,如果仅仅因为考核而将龙源扩建推迟到次年,到时再慢慢悠悠的租赁装修,恐怕其它银行早就分流不少企业和客户了。

    “感谢行里的支持。”林强一时间也是信心满满,有了直属领导和顶头上司的支持,自己前路再无阻拦,登时信誓旦旦道,“行长放心,联合银行是龙源的霸主,从前是,现在是,将来也是。”

    “好!”陈行远击掌笑道,“就是要有这种决心。开业一个月后我会再来,看看是对面建工银行的人多,还是我们联合银行的人多。”

    二人一言一语,有种立军令状的意思。

    当然,林强也绝不是气血上头才口出狂言的。对面的建工银行他早就考察过,不过是最基本的小规模营业厅而已。虽然建工银行的客户群远超联合银行,但在龙源,一切都是重头开始,如果将龙源支行建设成豪华大支行的话,林强有信心在这个区域击败建工银行。

    与林强几句对话过后,陈行远也是心大好,他竟主动问道:“现在这里有多少员工啊?”

    “九个。”林强当即拍了拍郑帅,“现在工作强度极大,郑帅他们都是存着休假坚守岗位,这方面的需求,我也跟支行提了。”

    “恩,人力得跟上。”陈行远点了点头,“将来要开展对公业务,也是需要不少人开疆拓土的,祝丰山什么意思,东区支行的人能抽来么?”

    “这个,难度比较大。”林强苦笑道,“现在哪里都是在极限运转,内部调整,恐怕很难。”

    “嗯……”陈行远嘟囔道,“大批的应届生要明年年中才能用,看来要临时招一批人了。”

    “这个,还得请示您。”林强听到这话题,赶紧冲郑帅使了个眼色。

    郑帅拉着林小枣知趣离开,秘书见二人的神色,也主动退开,到旁边有一搭无一搭地翻阅宣传材料。

    “陈行,副手还是不够用。”林强当即开始诉苦。(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钱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