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7 分裂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给您添蘑菇啦 书名:钱途
    林强随着众人向会场外走去,他只感觉步伐轻飘,眼前光明无限,今后之路坦坦,在他心中,不免有些傲意生出——

    昔rì想也不敢想的大敌,此时已被扫地出门,还有什么胜不得的对手?

    几rì前,她还是那个耀武扬威,威,手段层出不穷的罗莎,现在,已经是一个彻彻底底绝望的罪犯。

    张家明、郝伟、钱才、罗莎……

    一个个人倒在自己脚下,胜者的傲意不愈演愈烈。

    这种傲意刚刚闪现,脑中便是一阵刺痛。

    嗡……

    好像有个东西,在最关键的时候,再次扎了他一下。

    林强也霎时间清醒起来。

    不对,击败他们的不是自己,是贪婪,如果他们光明磊落,自己自然不必与他们相斗。命运是自己决定的,而非他人,这一个个罪人,是毁在他们自己手里,而非我林强。

    林强只是顺着钱图的光明大道,踢开了一些绊脚的秽物而已。

    他一扫骄躁的绪,让自己的邪臆悬崖勒马,重又平稳心神,归于淡定。

    此时,陈行远的手掌落在他的肩上:“林强,你留一下。”

    旁边人见状,只得快步离去,不作久留。

    刚刚还紧张万分的会议室,霎时间只剩下了林强与陈行远二人。

    二人随意坐下,也随意聊了起来。

    陈行远显得十分畅怀,仰视着天花板:“这段时间,真是辛苦你了,我会向上面报告你的功绩,再在内部讨论,给予你适当的表彰。毕竟,光是追回这一亿多的功劳,就已经够上总行年会的了。”

    林强谦虚道:“陈行,现在还是银行的困难期,后面要迎接财务上和舆论上的压力,我的事不着急。”

    “果然像丰山说得一样,你知进知退。”陈行远凝视着行长的座位,“其实推来那个椅子,真的没有其他意思,就是一个椅子而已,你不用多想。”

    “呵呵,当着那么多领导的面,我还是不敢坐的。”林强傻笑挠了挠头,尽量缓解这个尴尬。

    “领导啊,哪里有那么多货真价实的领导。”陈行远一句似是而非的话后,又是冲林强笑道,“你有没有想过,有一天会正大光明的坐在这里。”

    面对如此**的话语,林强没有激动与亢奋,反倒有些后怕。

    没有办法,他还是要硬着头皮的回答:“努力吧。”

    自己的作风妇孺皆知,这种时候来一个“没想过当领导”,根本就是在侮辱陈行远的智商了。

    陈行远又是笑了笑,随后话锋一转,转向了一个很古老的话题:“合并那年,你还在上中学吧?”

    林强不知道为什么陈行远突然聊到这个,只得答道:“初中还是高中……我也忘了,当时家旁边有个蓟京银行,一夜之间换成了联合牌子,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呵呵,你也是我行的老客户了。”陈行远貌似随口地问道,“那在你看来,这次合并是好是坏?”

    听到这个问题,林强的心弦瞬间紧绷。

    试探!**的试探!

    在这个世界上,虽然源于利益的矛盾占绝大多数,但偶尔,还是有些矛盾,源于见解与信仰。

    天下皆知,陈行远是老蓟京派。

    此时,是要讨好他,顺着他的意思说,还是道出自己的本来想法?

    林强想不到,在生死之战刚刚过后,陈行远又抛出了一股暗流。

    他微微抬头,没有办法,此时必须要用钱眼,为了不让自己显得太不自然,他一面打量陈行远,一面笑道:

    “陈行,这是大事,我资历尚浅,看不懂。”

    与此同时,陈行远的信息浮现开来。

    惩治罗莎过后,钱眼能看到的细节更加透彻一些。

    然而正是这些透彻的细节,令林强不寒而栗。

    他再沉稳,面对“决心让联合银行解体”这样的信息,也是难以抑制地惊叫了一声。

    陈行远见状,忙问道:“怎么了?”

    “没事……这两天您白发增多了。”林强再次傻笑挠头,“我也是,得赶紧补回来。”

    “呵呵。”陈行远笑道,“这几天补你假期吧,你跟丰山打个招呼。”

    “多谢陈行。”

    “嗯,你还没告诉我。”陈行远**地执意追问道,“在你看来,蓟京银行与诸多城市银行合并,是好是坏?你不可能没有自己的想法,我只是想听听你的见解,在思路上再拓展一下,看看将来的政策是不是该有些调整。”

    林强彻底紧张起来,陈行远终究是抓住这个问题不放,给自己贴上标签了。

    说,还是不说?

    怎么说?

    表忠心,恨透了合并?

    直言不讳?

    这是个机会,还是个陷阱?

    此时的回答,极有可能影响将来的仕途与人生方向。

    跟着陈行远,很有可能策划使银行解体的超级计划。

    而此时含含糊糊的话,则会错过这个赢得高层信任的机会,面前的这位老行长的野心从未衰退。这次的事件过后,分行行长恐怕会受到处分,如果陈行远运作得当的话,可以将亡羊补牢的功劳归给自己……确实如钱眼所现,经验丰富,为银行奉献一生的陈行远,将极有可能是下一任分行行长。

    林强从未如此踌躇过。

    正此时,电话响起,为林强赢得了缓和的时间。

    林强不好意思地街头电话,扩音器中传来了劈头盖脸的撒声。

    “老公~~我来接你下班啦!!就在大厅等你!”

    林强立刻心花怒放:“救星啊!!!王文君我他妈死你了!“

    他转向陈行远,不好意思地说道:“陈行……这个问题我真的看不清,女朋友来了,我不敢让她多等……”

    “去吧去吧。”陈行远颇为扫兴地摆了摆手,“代我向她问好。”

    林强站在电梯中,整个人像刚跑完马拉松一样,这会儿才敢擦汗。

    他想不到,一直给人刚正严明印象的老行长,竟然是这种极端的保守派。

    分裂瓦解联合银行,抛弃那些二三线城市的小银行,重现蓟京银行的荣耀……这只是陈行远眼里陈腐、退后的想法而已。

    对林强来说,这根本就是末路!

    林强这种人,心中自然会有全盘的想法,且不会轻易表露。实际上,他根本上就十分厌恶派系斗争这种无聊的抢权行为。

    他十分厌恶蓟京派,当然,他对新派也没有好感。银行就是银行,是销售理财,供人存款,放出贷款,维持、促进整个社会金融运作的机构。小如只有几十个网点的城市银行是这样,大如原蓟京银行的机构也是如此。大家没什么不一样,只是由于地理条件不同,而收益产出不同而已。

    原蓟京银行的那部分人中,经常会诟病那些银行拖了蓟京银行的后腿,其实不过是由于合并后财政统筹,使他们的奖金略有分毫下滑而已。他们中有些人,认为自己的高傲的**派,不该背上乡下人的包袱。

    殊不知,在全局角度来讲,这样的联合的利益将表现在长线与后劲儿上。如果不合并,在刀光剑影的蓟京,蓟京银行这种规模的银行早晚被几家超级银行挤垮。

    联合银行的形成,在林强眼中是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强强联合,团结起所有城市银行的力量,异军突起,成为了华夏国第二大银行,世界第四大银行,不管站在任何角度,都是极其有益的事。从国家利益出发,这更是争取金融权力,打造超级银行,与欧美传统财阀竞争的资本。

    内部来说,近几十年来,国家的核心资源都投入到了蓟京等几座大城市的建设上。这座城市早已拥挤不堪,没有更多的生存余地,很快将到达发展平稳期。

    蓟京地区经济市场趋于饱和,经济活力下降,资本过度集中。相反,中小城市的市场空间极大,显然是将来经济发展的重点。让蓟京的钱去支援小城市发展,保证资源流动,是非常正确的举动。同时,小城市银行不再限于本的资本,有了蓟京银行方面的支持,有了联合银行总行的统筹,得以迅速扩张,得以扶持本地企业,更是会促进全局的经济形势好事。

    林强难以想象,当时是哪个人,拥有怎样的眼光与决断;用怎样的恒心、手腕、毅力与口舌,才促成的这次金融业的史诗合并。

    他也难以想象,陈行远为什么如此的顽固与保守,在这么多年后,依然致力于分裂,瓦解这台方向正确的超级战车。

    遐想之时,电梯门打开,王文君一下子扑了进来。

    “老公,的抱抱!!”

    “我去!!”林强感觉两团暖呼呼的东西贴在自己口……

    在此时,他只想说——

    去他妈的派系斗争……

    面对“女友”,那些老男人的权术之争立刻被抛到九霄云外。

    此时,jǐng卫也跑了过来。

    “姑娘……你没证件,不能进去……”

    当他看见这位长腿美女正在与林强激相拥时,神sè为之一振。

    老jǐng卫沉吸了一口气,低头看了看表,口中嘟囔道:“还没下班吧……”

    林强则冲jǐng卫一个劲儿地傻笑:“呵呵,我女朋友……我女朋友……”

    jǐng卫挠了挠头,三观悬于一线:“林主任……领导刚散会,咱们还是注意一下吧……”

    而后他赶紧回到自己的岗位。

    周围等电梯的人,也有不少被吸引。

    分行这种严肃的地方,这种场面实属难得。

    “哎呦,恭喜啊!”一位刚刚与会的男领导刚好也在,上前祝福道,“你们这是急不可耐了,憋了一年不敢公开现啊!以后可得大大方方的啊!”

    “呵呵,多谢龚主任吉言!”林强笑搂着王文君向外走去。

    周围的目光满是羡慕与祝福。

    看来这狗血的一幕传播很快啊,不到半小时,貌似半个银行都知道了。

    王文君今rì的装扮也是稍微变了下,从惑xìng的丝袜装,转为乖乖的仔裤小风衣。二人手挽手大大方方地向外走去,一副恩侣,让人又又恨,恨不得绑架子上烧死的小侣。

    王文君小鸟依人地靠在林强怀中,坏笑道:

    “我可是赔了女孩子家家的清白陪你演戏的,没有爆炸新闻我现在就拆穿你!”

    “我不也赔了我硬汉的清白!这次我形象完蛋了!”林强狞目道,“你看那帮人,已经开始指指点点窃笑不停了。”

    “这样才更真实么!”王文君靠在林强怀中,微微抬头道,“听小枣说,今天是你的生死战,结果怎么样啊?”

    “完——胜!”林强畅怀大笑,鬼灵作怪,竟是一掌抓在王文君的翘上,“好爽!”

    “你……想……死……么……”王文君抬头撅嘴。

    “别别……”林强连忙将死抓着王文君部的手向上移动,搂在她腰间,“这都是为了真实,演戏一定要真实。”

    “人家……还没有交过男朋友……就被你这么欺负……呜呜……”

    “别演!”林强赶紧劝道,“怎么补偿都行!咱得做一段戏,撑过这段时间。”

    “多久?”

    “怎么也得……半年吧……然后和平分手。”

    “半年?!”王文君掏出手机,快速地在计算器中输入一堆东西,“伪装女友,一天100,半年180天……四舍五入,两万块钱吧。”

    “……就你?一天100?”

    “你提醒我了,我这么受欢迎,一天500吧。这样就是……十万吧,差不多。”

    “好吧,那为了演戏更真实。”林强指向旁边的快捷酒店,“一定要让同事看见我们急不可耐地去做一些没羞没臊的事!”

    “滚!”(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钱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