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1 钱财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给您添蘑菇啦 书名:钱途
    小楼顶层,胖jǐng员同看守员打过招呼后,领着林强进了铁门。严格来说,这里并不算是囚室,应该是临时关押室一类的地方,主要是为了扣留嫌疑人,不让他们与外界通气。考虑到关押人还未被定罪,这里的环境也稍好一些。

    “一会儿进去的时候注意,不要泄露给他们什么关键信息,更不要传达他们相互之间的口供。”胖jǐng员提示过后,打开了第三间房的房门,“进去吧,别太久。”

    林强点头过后,踏入房间。

    随后,房门关上,jǐng员并不打算进来。

    房内相当干净,就像普通的旅馆一样,、卫、电视一应俱全。

    聂晓峰正六神无主地坐在上,见林强突然来访,惊得跳了起来:“组长……你怎么……”

    “还不都是你们害的?”林强缓缓走到窗前,轻轻笑道,“风景是不错,就是有铁栅栏隔着。”

    “组长……”聂晓峰有些手足无措,竟下意识地拿来卡通图案的瓷杯要递给林强,然而他又觉得这样有些不妥,一时间语塞。

    林强转过头,默默问道:“她给你开的什么条件?”

    “……”聂晓峰沉默不言。

    林强见他依然执迷不悟,此时不再犹豫,运用钱眼。

    【聂晓峰,活动资产,3万。】

    【总资产:……】

    【即将被解雇、短线看跌】

    【陷囹圄,长线看跌。】

    【财运:房产,罗莎。】

    【劫点:牢狱。】

    “原来如此……”林强轻笑起来,“晓峰啊,我贷款买房后不久,你也向行内贷款了吧。”

    “嗯……毕竟到了快结婚的年龄了。”

    “这件事完了,你肯定是要被银行除名的了。”林强皱眉道,“收入没了,银行的优惠贷款利率也没了,那你的房贷怎么办?银行会不会再反过头来,直接没收你的房产?”

    “估计……会这样吧……”聂晓峰坐回上,愁云满面,“有本书里说过,银行是晴天借伞,雨天收伞。有钱的时候,它就拼命借你更多的钱,没钱的时候,他就你砸锅卖铁还钱。事到如今,我连zì yóu都要没了,怎么可能还能留下房子。”

    林强看着聂晓峰手中的卡通水杯,突然问道:“这个杯子,是你女朋友送来的吧?”

    “嗯……”聂晓峰握着杯子,面露一丝难得的苦笑,“还好,她一直没离开我。”

    林强见他的样子,虽然心下略有怜悯,但他知道现在不是怜人之时,聂晓峰不过是沉迷在谎言中,抓住了一根根本不存在的救命稻草而已。

    林强直截了当地开口道:“哦?是支持你,还是支持你的房子?”

    聂晓峰猛地抬头,略显恼怒地盯着林强:“你什么意思?!”

    “你能不明白?”林强大笑道,“我见过你女朋友,印象不错。但在这个时代,再善良的女人也不会等牢中男友出狱的吧?更何况这个男友没有丝毫存款,出狱后更是难觅新职,换做是我,我都不可能等下去。”

    “我们交往了那么多年,不会因为坐牢这种事就……”

    “别放了。”林强一个闪,死死地抓住聂晓峰的衣领,“她没离开你,是因为你承诺房子给她吧?!”

    “房子……我没法还贷……”

    “你没法还,有人又法还!!”林强拽起聂晓峰,一把按在墙上,“你听清楚了,罗莎现在自难保,经侦局马上就会揪出她!到时候,房子?你连个都落不到!!”

    “……”聂晓峰被满面狰狞,终是忍无可忍,反冲着林强大吼道,“我有什么办法?!这种时候除了她还能指着谁!!我女朋友已经把自己家的房子卖了,现在和她父母现在住在我的那房子里,你让我怎么办……银行收回,让她们全家搬出去?!”

    “这他妈关我事?”林强对吼道,“男儿在世,不想法自己安立命,将责任都推卸给别人,**出了监狱也是废物一个!!”

    “我废物了!!怎么了?!反正我已经是个废物了!!”聂晓峰一股气泄了下来,瘫坐在地上,抱着双膝,“因为我是个废物了,所以我一定要抓住这房子……没有它,我就什么都没了。现在……谁能保住这房子……我就听谁的话……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话罢,他又哀求地望向林强:“组长,能不能帮我还清贷款……不多的,只有300多万……小房子……你帮我还了,我什么都说……什么都说……”

    林强长叹一声。

    同自己的预料一样,聂晓峰已经没有任何价值了。

    或者说,他从来就没有有价值过。

    “你的房子,要想保住,就叫你女朋友和家人立刻还清全部贷款,我可以帮忙走流程,这是唯一能保住房子的方法。”林强一脚甩开抱着自己的聂晓峰,向外走去,“你的证词,会决定你坐牢时间的长短,每在牢里少一天,你在外面的时间就多一天,自己决定吧。”

    “我多在外面一辈子……也落不回一房子啊!!”

    “呵呵……”林强无奈一笑,“你脑子里,就剩下房子了。”

    最终他环顾整个房间后,扬长而去。

    “这房子也不错,冬暖夏凉,免租金。”

    从房内出来后,两位jǐng员没有多说什么,锁好房门后,便带林强去了第二间。

    在林强之前的印象中,张信达应该是一个油光满面,大腹便便的标准土豪样子。

    然而现在的张信达独自躺在上,面容枯黄,材消瘦,眼神木讷。

    他瞥见林强后,也不起,也不惊讶,待jǐng员关门后,只淡淡道:“好小子,够有本事的,连这里都能进来,别来无恙。”

    林强并未答话,钱眼运起。

    【张信达,活动资产,4982万。冻结资产,3.7亿。】

    【总资产:……】

    【企业被封,短期暴跌。】

    【陷囹圄,长期不明。】

    【财运:无。】

    【劫点:牢狱之灾。】

    “哈哈哈……”林强见到这些信息后,想也不想便笑了起来,“厉害,不愧是张老板,还是留了一手,冻结了你的3.7亿又怎样?您老在外面还有小灶呢!”

    “别乱猜了。”张信达也不看林强,只摆了摆手,“这里,就是我现在的一切家。”

    “哦?一切么?”林强纳闷道,“那4982万都藏在这个房间里么?”

    张信达闻言,终是乱了阵脚,一下子从上惊跳起,做出了一个收声的手势:“嘘……别乱说!”

    “我乱说?那4982万可是分文不差。”林强质问道,“反过来,你呢,你都在乱说什么?这才是我们第二次见面吧?”

    张信达被莫名其妙地釜底抽薪将了一军,立刻从淡然的样子,变得像聂晓峰一样六神无主:“有话好好说……我也是没办法……”

    张信达皱着眉头,在房中来回踱步,思索过后,突然摸向了林强的口:“你别动,我看看有没有录音机。”

    林强张开双臂,也不阻拦。

    张信达确定他上没有窃听装置后,才坐回上,痛苦地开口说道:

    “那笔钱,是她帮忙洗出去的,她也知道,我不敢不听她的。”

    “哦……又多了条罪名。”

    到现在为止,林强已经掌控了罗莎控制聂晓峰和张信达的关键。

    总之,离不开钱财二字。

    罗莎手中握住了二人的最后一丝希望,对聂晓峰来说,房子是将来人生的唯一依靠;对张信达来说,那笔钱则是他若干年后东山再起的资本。

    为了这个,他们做伪证,倒也在理之中了。

    张信达越想越不对,突然抬头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林强想也想答道:“这事只有罗莎知道,你说我怎么知道的?”

    “她?不可能……”张信达抱头慌道,“这么做对她没有任何好处……”

    “谁说的?”林强大笑道,“我们联合银行亏了这么多亿,能追回来一些,总算是将功补过,罗莎正急着追那些钱回来呢。”

    “你……你说的是真的……”张信达立刻慌到了骨头里,“她……怎么能这么做……我明明在帮她说话……”

    “呵呵,她什么事做不出来?”林强没想到即兴发挥效果这么好,想必是关在这里的人,被外界隔离,心理异常敏感而又恐惧吧,“为了保自己,多少个人都进来了,您那点钱更不值一提。”

    “不对,你在诈我!”张信达忽然反应过来,“如果她招出这笔钱,那么我也会招出她,这么简单的问题她不会想不懂。”

    “很简单,因为事已经败露了,你和她之间的事很快就会天下皆知。”林强笑道,“现在,无论是你、钱才还是聂晓峰,都是弃子。她在想办法更充分的利用你们。”

    话罢,林强同样不再停留,也不等张信达发话,就此离去。

    留个难题,让他琢磨去吧。

    事的关键已经有了端倪,自己再说恐言多必失。

    从张信达房间出来后,胖jǐng员略有疑惑:“你到底跟他们说什么了……怎么透着窗户看上去,都那么激动。”

    “肯定是揭露他们罪行了。”林强指着房中手足无措地张信达笑道,“要不什么事让人怕成这样?”

    “不对。”胖jǐng员摇了摇头,“他们早就知道自己犯罪了,都关了两天了,你是不是骗他们了。”

    林强挠了挠头:“这个还真不好意思……我假装说找到了张信达私藏的赃款了。”

    “怪不得。”胖jǐng员也是释然一笑,“如果真找到了,可要通知我们啊。”

    “那一定。”

    最终,林强来到了钱才房中。

    ;

重要声明:小说《钱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