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6 委任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给您添蘑菇啦 书名:钱途
    陈行远办公室位于三楼,紧挨着行长室。

    办公室分为两个隔断,外面是常规的桌椅沙发,内室则有一张简易折叠,这个办公室很大,也很空,没有任何多余的摆饰。

    陈行远与林强坐在沙发上,递过去一瓶矿泉水,而后意味深长地回忆道:“最近一次的优秀员工,是我给你颁的奖吧?”

    林强受宠若惊,自己与陈行远不过见过七八次面,说过一两次话而已,此次突然召自己过来,还是以这种方式开场,实在不知他有何安排。

    “赶上您很荣幸。”林强也只能客地回答。

    “嗯,每一个得过奖的员工,我都是记得的。”陈行远笑着伸出右手,点了点自己的脑袋,“如果在基层的时候没有干劲,那么即便有机会升上来,也只是混rì子,搞人际。优秀员工的几个奖项,都是我亲自抓的,有严格的业绩要求,掺不得丝毫水分。”

    “原来如此……”林强挠头笑道,“怪不得我年年得,一般来说是要轮流来的吧。”

    “哈哈,轮流来?那是旧时代的事了。这个时候,再慢吞吞地轮流来,怎么可能在这个行业存活?”陈行远顿了顿,而后颇有兴趣地说道,“你一定想知道,都有谁向我保了你吧?”

    林强并不矜持,直接点头道:“嗯……很想知道。”

    “第一个联系我的是稽核部的钟笙,他在昨晚就与我聊过了,反复称赞了你的业务能力与严谨程度,以职位担保你不会犯这种错。你们是在前一段检查的时候认识的吧?”

    “钟笙?”林强自己都楞了,“我跟他,只说过几句而已。”

    “呵呵,人与人之间,往往几句话就可以看出秉xìng,也能看出前途。”陈行远毫无隐瞒地说道,“不过我对他也无甚了解,对他的话,也并没有把握。这之后没多久,小梁也给我打电话,说了相同的事。”

    “梁主任……这个在预料之中。”林强点了点头。

    “嗯,为你入职后的第一个领导,他的话还是很有分量的。”陈行远继续说道,“之后,今天上午,你现任的领导也联系我了。”

    “祝丰山?”

    陈行远点了点头:“他反复夸赞了你的成绩,并且说如果行内再不明确事实真相,任由流言伤害你的话,恐怕东区支行的王牌就要被走了,他不能坐以待毙。”

    林强吐着舌头笑道:“哪是什么王牌……不过这种逻辑像是祝行所言。”

    “最后一个人,我想不懂了……”陈行远皱眉不解状,“你跟夏馨,有什么私交么?为什么这种时候她也会来保你?”

    确实,夏馨的份太过敏感,在银行内,她的所作所为所言,已经不止代表了她自己,甚至可以理解为凌晨的立场,审计署的立场。夏馨,便是战场楚河汉界间的小船,在窜流中游走。

    林强亦知此事敏感,如果让银行知道自己与审计署有联系的话,并不是好事。他也只得佯装惊讶,不敢透露太多:“我确实是认识夏主任,她孩子之前的学校在龙源那边,曾经帮她买过几笔理财产品。”

    陈行远望着林强,呆了几秒后,也不再追问,只自语道:“她的话,含义颇深啊。”

    林强思索着,夏馨到底说了什么?难道搬出了审计署的立场?还是不计后果地保自己?不不,即便她只是凭借xìng在保自己,在陈行远这种程度人的理解中,一定也是代表了审计署的立场。

    啪!

    陈行远双掌突然拍在一起:“总而言之,结合一切,你是无懈可击的,另一边则漏洞百出。”

    他说着,又是猝不及防地冲林强微微低头:“我代表银行,向几rì来对你的伤害道歉了。虽然不知道助学贷款的事是真是假,不过作为银行领导,依然很欣赏你的忠诚与坚持,希望你不要受事的影响,继续留在这里。”

    林强诚惶诚恐,陈行远明明一直很公正的,道歉也轮不上他,行长冲自己低头,这个礼暂时还不敢受。

    “行长,银行从没伤害我,只是有些人的个人行为。”

    “不。”陈行远双掌垂直相握,正sè道,“当大家交织在一起,就不再是个体的力量了,伤害你的不是某几个人,而已他们狞在一起的团体,毫无疑问,这个团体就是银行。”

    林强看着陈行远交织的双手,只言片语间,他交代出了内部的联系。

    “我在想,这件事为什么会发生。”陈行远靠在沙发上,单拳支着脑袋,“连我这个完全不了解事的,随便问了下秘书,看了看场面,都知道是非黑白,为什么一个会议室里,那么多人能众口一词?甚至是那个审核部的人,明明与你不认识,都企图往你上推责任,他哪来的勇气,为什么会这样?真的只是皇帝的新衣这么简单么?”

    他也不停顿,不等林强回答,自己就回答了:“我想是因为某些人吧,他们的价值观,他们的行为逻辑,就像病毒一样在银行的繁衍,传播,短短的时间内,已经腐蚀了大多数。”

    林强不住思索着他的言语所指。

    陈行远面露伤害之,拍了拍大腿:“原来蓟京银行的时代,我也曾给一个人颁过奖,我们也像你我一样,在这间办公室说过话的。可惜啊……他也敌不过……”

    “…………”林强低声问道,“钱才?”

    陈行远悲伤地点了点头:“小钱啊,原来是我的手下,我刚刚向你道歉,不止代表银行,也有一部分是代他的。之后银行合并,进入联合银行时代,各大地级银行的权力被分散,洗牌,在这个过程中,小钱也走歪了。”

    林强诚然道:“虽然我与钱才有很多矛盾,但实事求是,业务上,他很有实力,很多事,也是他教给我的。”

    “哈哈,当然,很多事是我教给他的。”陈行远话罢摆了摆手,止住绪,“不说这个了,这次叫你,是准备临时委任你一个工作。”

    ;

重要声明:小说《钱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