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6 失败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给您添蘑菇啦 书名:钱途
    陈谅蓦然来到小区院中,打开了自己的车门。与龙源那边的闹不同,他忽然感觉很冷,两年来的梦想,顷刻间碎为裂片,这些裂片还在自己上留下了抹不去的伤痕。

    正当他要开启发动机的时候,突然有人敲撤资的左侧窗户突然。

    陈谅转头,透着玻璃,依稀看见了一个棒球棍。

    嘭!!!!

    玻璃被这一棍砸得满是裂缝。

    嘭!!!!

    “停!!停!!”陈谅捂着头大喊道,“我给你钱!!别砸我的车!”

    “呵呵,我们收钱了,这次就是来砸车的。”外面的人依然狂砸不止,三五个人一次出现,皆狂砸起来。

    “救命啊!我要报jǐng了!!”

    “报吧,我们5分钟就完事儿。”

    ……

    两分钟后,陈谅的轿车已经被砸得破烂不堪,所有挡风玻璃都已经碎掉,他的上也都是玻璃渣。

    外面为首的男子笑着从侧面探进头来,揉着陈谅的脑袋。

    “小白脸,老板让我告诉你,这事没完,以后我们每周都会来找你的。”

    周围的三五个流氓皆是大笑不止。

    为首男子有使劲拍了拍陈谅的脸蛋后,带着人扬长而去。

    陈谅一个人坐在驾驶室里,怎么点火都是点不着。

    “妈的!!妈的!!”

    正此时,他的电话响了。

    “……”陈谅想了很久,待电话响了十余声后终于接通。

    “莎莎……”

    “失败了……”

    “两边都失败了……”

    …………

    次rì傍晚,审计署宿舍楼内,林强随凌晨来到书房,抽烟谈笑,夏馨端着茶具放在茶几上,为两个男人斟茶。

    凌晨泰然坐在沙发上笑道:“乐乐过生rì,跟新同学还不熟,非要叫你来家里一起过,龙源到这边那么远,辛苦你跑一趟了。”

    “没事,这周年假休息,时间多。”林强笑着接过茶水,轻轻闻了一下,“这是松萝吧?”

    “这你都闻得出来?”夏馨挥了挥手笑道,“行家啊。”

    “呵呵,一个客户比较jīng通,经常给我讲这些事。”林强说的自然是邱之彰,这次的业绩自然离不开他老人家的帮忙。

    “林强,你确定不去私人银行中心那边?”夏馨弄好了茶水,也是坐到沙发边的椅子上,“那边的领导跟我说了好几次了,让你去了以后专盯股权大项目,手下还能有一个组。”

    林强苦笑一番,婉拒道:“那边的工作太不接地气了,我听说完全是去做客户的保姆兼小秘,长成我这样的小秘带不出去吧?”

    “哈哈哈!”凌晨大笑起来,拍了拍林强,“这就对了,尽是些点头哈腰的事,没意思。”

    “可是,那边的主任跟我很熟,可以多照顾的。”夏馨咬着嘴唇嘟囔道。

    “好了,好了,林强又不是孩子,他一定有自己的考虑,哪用的着咱们照顾。”凌晨喝止夏馨,转向林强问道,“在营业厅那边,更有发展对吧?”

    “不瞒您说,应该是这样的。”

    “嗯。”凌晨晃着手指,望着夏馨笑道,“你啊,还是看不懂男人,他可是有野心的,才不愿憋在那个温室里。”

    “你们啊……”夏馨无力地摇了摇头,“随你吧。”

    林强见时机差不多了,连连感谢道:“这次还要多谢凌司长和夏主任,没有那些账目材料和私人银行中心的关系,恐怕这事也没这么好办。”

    “哪里,举手之劳。”凌晨挥了挥臂,“只要那些材料没有用在正式场合,并无大碍。”

    夏馨也是回以微笑:“我这里也是啊,你带了那么大一笔生意,人家私人银行的主任谢谢我还来不及呢。”

    “对了,这是您要的资料。”林强抽出公文包中的一个夹子,递给凌晨,“学校校长的私人账目。”

    “哦,多谢了。”凌晨接过材料,一边翻看一边说道,“这件事,我不太方便查,麻烦你了。”

    “哪里,您这边连外资银行的账都帮我查了,这些完全是小事。”

    “嗯……嗯……”凌晨盯着材料,皱眉道,“好个校长,每个月的进账比我还多!”

    林强点了点头:“是啊,歌厅的妈也交代了,校长确实从中牵线搭桥了,他本人也经常光顾歌厅。”

    “嗯,这件事可以准备办了。”凌晨放下材料,冲林强郑重地点了点头,“老朋友那边我都交代到了,你毕竟在龙源,必要的时候,协助一下他们。”

    “一定,公安那边的人很好说话,想做到什么地步看凌司长的意思。”

    “你看着办吧。”凌晨靠在沙发背上,长舒了口气,“乐乐这件事,就算解决了,这中间真是辛苦你了。”

    他说着,冲夏馨努了努嘴,让她出去。

    夏馨自然明白老公的意思,又续上茶水后,便推脱要陪乐乐,欠离去。

    凌晨掐灭了烟头,凝视着林强问道:“小林啊,你确定不来我这边试试?最近金融犯罪的事很多,署里正在招聘一批有专业背景和实践经验的审计员,只要你肯,好好地抓银行这一块,三五年内,混个级别不是问题。”

    林强叹了口气:“凌司长,我这么多年一直是吃银行薪水的,回过头来反咬,良心上终究有些过意不去啊。”

    “哦……”凌晨皱眉问道,“可是我听内人说,联合银行……待你并不那么好啊。”

    “不是联合银行待我不好,只是某些人而已。”

    “嗯,有这种忠心,真是难得啊。”凌晨苦笑道,“哪像我手下的那些年轻人,各个都在想办法去能挣钱的企业,或者出国。”

    林强见凌晨如此真诚,自己也是直言道:“我还是好好待在银行吧,这次有您和您夫人的帮助,在龙源那边已经站稳脚了。”

    “好吧,你这么选择,一定有自己的理由,加油干吧。”凌晨摇了摇头,不再执意要求,他又点上了一根烟,随着云雾的吞吐,话锋一转,“最近署里在查一件事,可能会找你问话,你可要谨慎。”

    “嗯??”林强大惊。

    被审计署抓住的事,可不是小事,怎么从没听上面说过?

    还是说由于自己与凌晨的这层关系,他只是私下里透露一下?

    “这件事啊,我跟夏馨聊过,她是什么都不了解的。”凌晨意味深长地说道,“信达集团,你印象很深吧?”

    信达集团!

    林强子一震。

    终于,要到这一步了么!

    比想象中的要快很多啊。

    “我明白了。”林强当即点了点头,起道,“这件事太过敏感,我还是不要久留了。”

    “嗯,我也是这个意思,要注意保持距离,不然容易闹误会。”凌晨起,与林强再次握手,“事完了,咱们再聚。”

重要声明:小说《钱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