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8 无耻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给您添蘑菇啦 书名:钱途
    她说着,摆弄着右手,显然是想捞钱了。

    “不对啊,现在的小妹不都是zì yóu么?大不了我自己说。”林强颇为恼怒。

    方晴笑道:“哎呦,可不能这么说,都zì yóu了,我们妈还怎么管理?”

    “笑话,现在又没有卖契。”

    “呵呵,现在根本不需要卖契。”方晴脸上笑盈盈的,完全恬不知耻,“这些小妹的姓名、背景我都清楚得很,哪个不乖,我就直接在网上把她爆出来,让她们这辈子也洗不清。”

    林强脸皮微微抽动,好你个方晴,这招确实够狠,此事一爆,让小妹周围的朋友亲人知道,这辈子想嫁人可就难了。

    “你就不怕爆出事儿来?”林强压着怒气问道。

    “怕什么?我们上面有人。”方晴开怀笑道,“现在没点背景,谁敢开场子,您说对不?”

    林强食指指着方晴,已经不知道骂什么好:“你行,在胆子和道德上都很行。”

    方晴还听不出意思,以为林强在夸她,着脸敬酒笑道:“您这话说的,胆子不大,成天守着德行,还怎么赚钱?”

    “我见过妈,没见过你这么卑鄙的。”

    “啊?”

    林强突然一挥手,将方晴手中的酒杯扇飞。

    嘭!

    杯子落地碎裂的声音让整个屋子的人都是一惊,随后陷入静默。

    与此同时,方晴腰间的对讲机响起:“公安来查,快……等等……这是我们的对讲机……您不要……”

    方晴满脸呆滞,完全搞不清楚况,多年的行业本能让她意识到了什么,瞬间,浑的每根汗毛都立了起来。

    她看了看林强,又看了看对讲机。

    “不对,来查之前是要打招呼的……”楞了几秒后,她才恍然起,冲着陷入呆滞的小妹们喊道,“快撤!走后门!”

    嘭!!

    正此时,胡笑一脚将门踢开。

    “谁也不许走,晚了!”

    没等方晴反应过来,一队jǐng员便冲了进来。

    “都蹲下!别动!”胡笑猛然呵斥,声sè俱厉,整个人还了一个状态。

    小妹们哪见过这样的阵仗?听到命令都颤着子蹲在地上,有些小妹竟直接哭了起来。

    “你们两个,穿好衣服。”胡笑指着方才两个大胆的小妹喝道。

    方晴深sè几经变换,望了望胡笑,又望了望林强,终于搞懂是怎么回事。

    “你们疯了么?!”方晴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反倒是狂了起来,掏出手机准备联络,“你们等着,我打个电话。”

    胡笑也不阻拦,颇为悠哉地看着方晴:“打吧,随便,死到临头还不自觉,不知哪来的胆子。”

    “你等着……你们等着!!”方晴指着胡笑骂道,“看着!你们马上就得乖乖收队,回去有你们好受的。”

    正说着,电话接通,方晴掩面走到房间角落,冲着电话喊道。

    “哥,你们来人,怎么不打个招呼?”

    “……”

    “你的人都跟你在一起呢?”

    “真的没来?可我这里被查了啊?”

    “你也不知道?”

    “哥,咱不能这样!这么多年的交……”

    “哥?哥?”

    “……”

    方晴的面sè渐渐发青,最后手一撂,电话掉在地上,木木转头,颤颤抬手。

    “你们……不是龙源局的?”

    “废话。”胡笑振臂一挥,“这是**集团的主犯,拷上!”

    旁jǐng员闻言一步抢上,一把将方晴按在墙上,反手戴上锁铐。

    林强拾起桌上的钞票,笑着走上前去,用一打钱拍着方晴的脸,发出了“啪啪”地响声:“怎么样?还记得我一开始说的话么——你这么赚钱是找死,我给过你商量的机会了。”

    方晴整个人已经陷入崩溃,不知如何答话。

    林强将钱归还给胡笑,感谢到:“厉害,这次真的一窝端了!”

    “嗨,举手之劳。”胡笑乐呵呵地露酒窝,凑到林强耳边轻声道,“之前打听过了,这里的保护伞不过是龙源区的一个队长而已。”

    “怪不得。”林强看着方晴,摇了摇头,“就这点能耐也敢耍,不作死就不会死。”

    方晴好像突然反应过来了什么,一下子跪在地上,爬向林强:“大哥!大哥我知道这回得罪高人了……你告诉我,我错在哪了?!给个活路成不?!”

    “早干吗了?”林强拧着脸骂道。

    “大哥……大姐……我真的错了。”方晴跪在胡笑与林强面前,一个劲儿地给二人“嘭嘭”地磕头。要知道,干这行的栽了,判刑可轻可重,尤其是组织“未成年”人进行这种活动,严重的话可以判无期的。

    林强笑着蹲下,轻蔑问道:“怎么,想减刑?”

    方晴连忙点头:“大哥……大哥您是明白人,以后有什么需要,我绝对拼命,给个机会成不大哥?”

    方晴是社会人,还是毫无尊严只认钱的社会人,事到这个地步,能网开一面,真的是让她做什么都愿意。

    “听清楚了。”林强瞪着方晴道,“审讯的时候,交代该交代的,不该说的别乱说,要不然谁也救不了你?”

    方晴脑子有些木,慌着神问道:“不该说的……您指的是?”

    林强凑到方晴耳边:“他爹能整死你,也能饶了你。”

    方晴如梦初醒!感觉脑子要悔裂了!

    她使劲挥着拳头砸了下自己的脑袋。

    她恨呐……

    不是恨别人狠,而是恨自己狂。她现在才回忆起上次对话,林强曾经jǐng告过,凌乐乐不是好惹的……

    “大哥!你可得帮我说说好话!”方晴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哀求着,“关于她的事,我绝对只字不提!我求求您了。”

    “嗯。”林强随意应了,尽管他希望重判方晴,但方晴毕竟掌握着凌乐乐的事,如果最后急了,来个鱼死网破,凌晨也不会高兴的。为今就是要好好利用方晴希望减刑的心态,将学校败坏的领导也通通揪出来,出这口恶气。

    “老兄,先押走吧。”林强拍了拍旁边的jǐng员。

    “好的。”jǐng员转向胡笑问道,“其它的怎么处理?”

    胡笑又转向林强:“嘿,问你呢,怎么处理,这次都得听你的。”

    jīng彩推荐:

重要声明:小说《钱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