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初露端倪知敌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毋子 书名:重生之汉室宗亲
    吴普早已怀揣着刘循的书信,投蜀中而去。虽然不知道刘焉的心意到底如何,刘循的话却让他对未来充满了信心。

    “战国游诸子百家,除却儒、道两家,诸子学说皆有断绝,然而医家扁鹊之后,却是再无传人。古今数遍年,唯今有令师华佗与长沙太守张机,得继扁鹊衣钵。若要济世为民,以谓平生之志,闭门造车,非可取之道。”

    刘循亦不能断定刘焉就会愿意扶助吴普,即使完备的医疗体系对于rì后的征战犹关重要,却有多少人能在如今就意识到。战场背后因伤牺牲的士卒,远多于战死沙场上的兵士,见过血的新兵,若能及时救治,就是jīng锐的悍卒。

    吴普已经走了,孟超的伤势稳定,只需静养,就能痊愈。至于别的,刘循也只能静候消息,刘焉会不会接纳吴普,他也说不定,毕竟,益州之主乃是刘焉,并非刘循。

    诸侯联军已很久没有消息了,算算时rì,各路诸侯也该返回,开始争夺天下了。董卓也迁都长安,刘循的暗子也各自就位,只待时rì以至。张辽已崭露头角,在西凉军中备受瞩目,韩当混迹贼踪,已为白波渠帅之一,隐隐为其中首脑。

    “伯皋,有天子诏书至,令我等出去接旨。”刘晔推门而入,法正、司马懿等皆聚在刘循房内,商议接下来该往何处,没想到这么快就有圣旨来了。

    刘循嘴角浮现一丝苦笑,看来自己等人行踪,始终在‘有心人’关注之下,不然也不会将他们四个的圣旨,都发到刘晔家中。

    “可是我等四人皆有?”刘循问道,看来董卓已经注意到了,若只是召刘循入长安,则只为了提防刘焉,若是四人皆有名在上,只能说自己此行游学,不过是拖延些卷入其中的时间罢了。

    刘晔回想片刻:“这倒是不知,不过宣旨的小黄门让我等四人皆去,估计是要一同接旨。”

    刘循暗道不好,却不露声sè:“既然如此,还是不要拖延,去看看陈留王是如何对我等这些旧rì侍读,发号施令的。”

    司马懿、刘晔、法正三人皆是心神一震,刘协帝位虽不是灵帝所传,如今刘辨已死,即便是袁绍等人也不得不奉刘协为尊。刘循却还称刘协为陈留王,分明是不承认刘协正统之位,既然刘协不是正统,刘辨已死,何人该是刘循心中的大汉之主。

    三人更有心思,却都是心照不宣的缄口不言,跟在刘循后出去,犹如众星捧月。

    还未进大堂,就听尖细的公鸭嗓叫嚷着:“刘循在何处,天子圣旨在此,还敢怠慢不成。”刘循顿时心中yīn沉,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董相国旨意何在?”刘循大步跨入堂内,见小黄门正趾高气扬的坐在首位,刘普小心翼翼的站在一边。显然刘循等人未出来是,那小黄门在摆脸sè给刘普看。

    小黄门眉头一皱,拈着指,掐着尖锐的嗓音道:“天子圣旨,岂敢无事!天子诏书令尔等入长安,何时又是相国之意!”气的兰花指直颤,刘循无视刘协旨意,却称董卓旨意,分明是讽刺刘协,帝位不正。

    刘协不过是董卓的工具罢了,旨意皆出于相国府,而非尚书台。这些旁人或许不清楚,刘循却是知根知底

    刘循冷哼一声,道:“即便是蹇硕,也不敢这么指着本公子,你有胆!”小黄门乃是董卓之人,刘循注定了与董卓不对付,没有必要给董卓的鹰犬脸sè。

    “刘伯皋你好大的胆子!不尊天子,与逆贼勾结,杂家定要回报天子,治你这乱臣贼子。”小黄门声sè俱厉,指着刘循鼻尖破口大骂。

    刘循飞速抓住小黄门指着自己的手指,手腕发力,将小黄门手弯了过去。手指骨都快揪了出来,疼得小黄门‘嗷嗷’直叫,子屈着,半跪在刘循前。

    刘循冷哼一声,眼神闪过一丝不屑,松开手一脚将小黄门踢开。洛阳宫乱宦官差不多已死绝,这些小黄门多是董卓的人,董卓现在就是在算计自己,刘循自然不会手下留

    小黄门揉着手指,哪想得到刘循文弱书生模样,却是如此手辣心狠。抽噎着道:“天子令诸位公子,接旨即刻往洛阳,为相府掾吏”不再提宣读圣旨之事,被刘循如此折磨,哪还敢再装腔作势。

    “可有仔细安排?”刘循皱了皱眉,似乎有些不对,董卓若真是对他四人上了心,为何没有个明细安排,若是有心,就应该拆开几人,而非囫囵收入相府。若是董卓只为了对付他,只要让刘循入相府,扣住他便够了,又为何牵扯上司马懿等人。

    “你可知道,这份诏书,是谁的意思。”刘循冷冷的道,观董卓布局,皆是谨小慎微,没有丝毫违背的地方。显然董卓原意只是要召刘循入长安,胁迫刘焉,却又突兀加上刘晔等人。刘循疑心乃是有人关注自己几人,不然不会囫囵吞枣,也不愿放任刘晔、法正等人在外。

    小黄门小心翼翼的低声道:“杂家、杂家如何能知道这些,公子还是放过杂家,杂家真的不知啊。”

    刘循没有为难小黄门,若是他能知道这些,也不会被派出来宣旨了,而且是在山东之人皆不愿尊刘协的况下。

    “相府之事,多是何人主持?”既然不是董卓原意,那就是董卓手下信任的智囊所为,如果是,那么此人就是刘循今生,第一个敌手!

    “相国平如多倚重女婿李儒,谋略多出于他手,天子诏书,也多由他拟定。”

    “李儒!”刘循心头一震,若要论毒,‘毒士’贾诩或许远不及此人。废帝,弑君,迁都,董卓谋划皆是出自李儒,如果是李儒要着手对付他等四人,即便是合力抗衡李儒一人,也得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刘循拿过圣旨,展开看了一眼,苦笑道:“仲达,孝直,子扬,对手出招了。”

    ;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汉室宗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