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欲避祸迁都长安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毋子 书名:重生之汉室宗亲
    权术之道,在于朝三暮四,虚虚实实,真真假假。

    诸侯讨董,汜水、虎牢先后被破,江东猛虎虽挫于徐荣之手,讨董联军却是士气犹在。董卓出了昏招,杀袁愧以威慑袁氏,反而引起袁绍报复,不再敷衍勤王之事,誓要替袁愧报仇雪恨。

    联军虽然互相勾心斗角,袁绍也只为私利,袁术更是断了孙坚粮草,以至猛虎爪牙断。董卓却不得不考虑迁都之事,召李儒私下商议。

    “孙文台虽败于徐荣,却不可小视此人,老夫与孙坚曾共事故车骑将军张温,知其人能力,麾下猛将亦是不凡。老夫不惧袁绍、袁术兄弟,独惧孙文台是也。”

    董卓体态愈发臃肿,行动不便只好躺在榻上,再也不复当年那策马弯弓的少年郎,入洛之时的雄心壮志,也被京城的繁华富贵磨灭。

    李儒犹豫片刻,董卓已经不是以前的董卓,杀入如家常,李儒虽然是董卓心腹,也不得不注意些,免得触怒了董卓。

    “相国可曾听洛阳城内童谣?西头一个汉,东头一个汉。鹿走入长安,方可无斯难。”李儒小心翼翼的问道,童谣都是权势者掌控舆论的工具,此事或许是董卓所为也不一定。

    董卓面露不满:“文优何必有所顾忌,老夫膝下无子,百年之后,相国之位,舍你其谁?”董卓隐晦承认洛阳童谣确实是他推波助澜,令人传播迁都舆论,更是言明董卓心中继任者,乃是李儒。

    李儒难以掩饰的喜悦,喜极而泣,忙跪在董卓前:“父亲大恩大德,小婿没齿难忘。”董卓的女婿不止是他,还有牛辅,更有义子吕布。然二人皆是兵权在握,李儒却没有半点兵权,争位之事,李儒先就输了不止一筹。董卓愿意扶植李儒,李儒就有信心降服吕布、牛辅二人。

    董卓挥了挥手:“你待老夫女儿好,老夫怎会不知,行了,先说说怎么处理眼前之事。”

    李儒起,恭敬的道:“父亲令人所作童谣,我亦曾考校。‘西头一个汉’乃是指高祖龙兴于长安,‘东头一个汉’乃应对光武中兴于洛阳。父亲制造舆论,可是yù要迁都长安?”

    董卓点点头道:“山东诸侯皆是野心之辈,如今袁绍等贼子又以勤王为名,私仇为实,yù要攻破洛阳。老夫虽不惧袁绍小儿,然山东势众,不得不思虑迁都占比其锋芒。”

    “温侯新败,虎牢失守,兵无战心。”李儒小心的看了董卓一眼,见其并未在意,继续道:“洛阳无险可守,若不迁都,实难护翼天子周全。袁绍明为勤王,却yù举幽州牧刘虞为帝,因而天子安危不在其眼中,未报私仇,必会引山东诸侯强攻洛阳。

    那时父亲再言迁都之事,大势已去。洛阳富户,多心向袁绍等人者,拒城而守,难免有内贼出现。据守洛阳,虎牢已失守,洛阳一马平川,在无险可守,地利不再。朝中文武,多是两面三刀之人,洛阳富户,皆望袁氏而惧相国,袁绍若至,不具人和。

    唯有天和,相国挟天子以令天下,袁绍等反贼虽叛,却不敢违天子之意。相国可以天子之名,分裂诸侯联军。”

    董卓闭上眼,思虑片刻道:“若是迁都,该如何行事?”

    李儒沉吟半晌,说道:“相国可留温侯留守洛阳,阻联军兵锋,温侯虽败,其威犹在,有温侯坐镇洛阳,袁绍不敢轻举妄动。而后令徐荣留后,以待温侯,伏兵以备联军追兵。”

    董卓想了想,点头道:“文优布置,老夫放心,若是没有文优,老夫无今rì。”

    李儒脑袋垂下,弯腰手举过头顶,不做言语。

    “关中皇甫嵩拥兵十万,若是迁都长安,须得解其兵权。此外刘焉在益州,此人于宗室之内,威望更甚于刘虞。益州不附,须屯兵汉中以防蜀人,则军力受制,再抗袁绍等人,捉襟见肘。”

    李儒笑道:“此二事皆易尔,皇甫嵩忠心于天子,若是相国能让天子发文与皇甫嵩,让其入京,其兵权可解,关中大军可悉数归相国麾下。

    益州刘焉长子刘范如今在洛阳,相国可加官进爵,以其胁迫刘焉,则刘焉不敢妄动。刘焉之孙刘循,甚为刘焉喜,为天子侍读,与刘晔、法正等人游学在外,如今滞留淮南。相国可诏书令其归来。且法正、刘晔等人皆是青年俊才,相国若能收入麾下,何愁无良才。”

    董卓若有所思:“此事可,文优你速速拟召,令刘循、法正、刘晔、司马懿等人往长安,不可延误。还有,拟召皇甫嵩往潼关,迎天子,令牛辅领其兵。”

    刘循等人的踪迹,李儒始终让人随时注意,可惜董卓还未入洛阳,刘循等人已离开洛阳。对于李儒而言,刘循不仅是刘焉之孙,重要的是灵帝遗照宣读之人,此事就能明证刘循受刘宏倚重。刘循若能投靠董卓,益州则为董卓所有,迁都之后,困于关中之势则解。

    “是。”李儒应道,刘协不过就是个傀儡,圣旨不出宫门,朝中大臣奏折,皆是先呈于董卓,再由天子过目,仅是过目而已。对李儒而言,刘辨已被他鸠杀,刘协不过是盖章的工具罢了。

    李儒正要退下,董卓忽然叫住他道:“等等!”

    “父亲可还有事?”李儒抬头道。

    “奉先留守洛阳,你令其掘皇陵,以充军饷,袁绍兵至,奉先退兵之时,将洛阳焚毁。”

    李儒心中震惊,面上却不动声sè,吕布若是真如此做了,可就再无名声可言。

    “是。”

    “还有,不要用文书,你亲子去奉先处,就说这事老夫的意思。”

    “是。”

    李儒默默退出董卓书房,出了相府之后,随即往吕布府上,直至入夜,李儒才匆匆从温侯府中出来。

    翌rì,天子刘协连发两召。

    其一,令车骑将军皇甫嵩,入京,西北之兵交由牛辅,不得延误。

    其二,征召刘循、司马懿、法正、刘晔四人,为相府吏。(小子今天没电脑,只能这样了,这章明天改)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汉室宗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