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谁人敢欺少年穷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毋子 书名:重生之汉室宗亲
    刘晔凝神望着曹鸢,见其一脸坚毅,也不再犹豫,扶起曹鸢,站到史阿旁。右手握紧曹鸢,左手将匕首用布缠住,绑在手上。

    史阿点点头,屏息凝神,用力一脚踢飞房门。两扇门页飞了出去,院子里的护院急忙躲开,史阿趁此机会,杀了出来,刘晔拉着曹鸢,紧跟在史阿后。

    还未冲出院子,史阿、刘晔又被围了起来,几个护院用子堵住院门,不让史阿通过。程斌见刘晔等人冲了出来,在院子外大声道:“擒住刘晔,给我擒住刘晔!我要亲手杀了他!”刘晔唆使郑宝杖责他,程斌不怨郑宝,只当他被刘晔蛊惑,却恨极了刘晔。

    史阿冷冷的看着围住自己与刘晔曹鸢的护卫,四下打量,寻找出手的时机。只要史阿与刘晔能撑住片刻,刘循与陈霖便能带人杀了进来,只要护住两个人,而且没有周泰那般高手在,史阿毫无压力。

    刘循持剑信步走在庄子内,孟超与几个士卒护卫旁,脚下已被鲜血染红,四处可见交手的士卒的护院。陈霖指挥能力虽算不上出sè,有了史阿数rì的查探,加上绘制的地形图,虽然暗哨,箭楼遍布,但是局势还是逐渐被官兵掌握。

    刘循却还是不满陈霖的进度,到现在已经半柱香的时间,还没有攻入庄子内部。丹阳兵虽jīng锐,却也要看主将是谁,李陵五千死士也是丹阳兵,进击匈奴之时,五千丹阳兵却能抵挡住八万匈奴骑兵,援兵不至的况下,还能剩下四百人撤回关内,可见一斑。

    “孟超,随我杀进去!”刘循招呼道。刘晔与史阿孤在庄子深处,恐怕此时郑宝也在,再做拖延,郑宝都有可能溜走了。

    孟超拦在刘循前:“公子不可,要是你再有什么闪失,我如何与老爷交代。”刘循遭遇水贼受伤昏迷不醒之时,孟超就要以死谢罪,被刘晔等人拦住。如今刘循又要冒险,孟超怎么会愿意。

    “让开!”刘循怒斥道,刘晔在庄子内拖住郑宝,要是再拖延,郑宝走了,不仅刘晔完了,整个成德城也被拖累。

    “公子要去,得让我在前。”孟超知自己拦不住刘循,也不死拦着,却要折中,让他挡在刘循前。

    “滚开!”刘循怒气冲冲的将孟超拨开到一边,带着陈霖保护他的几个士卒,就往庄子深处闯去,孟超赶紧跟上去,挤到刘循前。陈霖刺倒个护院,见刘循带着人往庄子里面闯,忙示意再跟上几个士卒,以免刘循有何闪失。

    庄子内外已经乱成一团,陈霖突然出兵,使得庄子里的护院都措手不及,主事的程斌与郑宝皆被刘晔拖住,又无人指挥,整个都陷入一片混乱。

    刘循虽从未来过这庄子,史阿所绘的图却是很详细,过目不忘的记忆力,自然不会走错。路上有何暗哨陷阱,也被刘循带着绕开,因此这一路上有惊无险,只偶尔碰到几个散乱的护院,放佛庄子内的人都刻意开刘循。

    走到条僻静的走廊是,孟超突然推开刘循:“公子小心!”刘循还未回过神来,已经被孟超推了个趔趄,跌倒在地。

    刘循正要爬起,就见孟超子被箭shè得飞起,狠狠的撞在栏杆上,无力的滑到在地。

    “孟超!”

    护卫刘循的士卒将刘循团团围住,以防再有人偷袭。刘循抱住孟超的脑袋,失声道:“青云,青云,你不要吓我,不要吓我。”

    孟超咳嗽两声,血丝溅到刘循脸上,低声道:“公子,你要小心,孟超不能再护卫公子安全了。”

    刘循捂住孟超腹部的伤口,嘶哑着嗓子道:“本公子没有许,你怎么敢死,孟超,本公子不准你死。”

    “咳、咳,公子,救子扬公子要紧,快、快···些去。”孟超使尽全力,推开刘循道。

    刘循捡起丢在地上的剑,压抑着道:“留下两个人,抬他到安全的地方去,其余的人,继续跟我走。”

    “诺!”

    刘晔右手捂住左臂的伤,将曹鸢护在自己与史阿后,围攻自己与史阿的护院,已经十去**。刘晔却看见郑宝、程斌边依旧有十几号人护翼在边,无力的苦笑了声,要是官兵再晚半柱香,史阿也难护住失去行动能力的刘晔与曹鸢二人。

    郑宝口的伤还没来得急处置,已经站立不稳,让人搀扶着。程斌咬着牙走到郑宝旁道:“主公,此地不能久留,迟了,官兵可就攻到这里来了。”

    郑宝狠狠的道:“不杀刘晔小贼,老夫今rì誓不罢休!”郑宝已有了执念,刘晔三人还有柔弱女子,如今刘晔已经受伤,擒住刘晔就在眼前,郑宝怎会甘心放弃。

    “都给我上,定要擒住刘晔贼子。”程斌无奈的看着郑宝将护卫在边的护卫都派出,擒拿刘晔。郑宝此时已经是昏了头,没有看出史阿武艺,即便是刘晔真不能动武了,凭借史阿剑法,在撑住片刻不成问题。到那时,郑宝yù他,还能不能走脱就是个问题了。

    程斌心头念头闪过,趁郑宝不注意,悄悄向后退去,准备丢下郑宝等人,肚子脱。正要转,程斌只觉得肚子一痛,低头一看,已经被利剑刺穿。

    程斌扭头却见是一少年,双眼赤红的望着自己,眼中充满这仇恨。

    “你是···”

    程斌话未完,刘循就将长剑拔出:“你该死。”

    郑宝见后有动静,转就见程斌已经倒在自己脚边,一少年持剑站在程斌旁边,慢慢举起手中的剑,指着自己。

    惊讶的道:“你是何人?怎会到这里?”

    刘循讥笑道:“郑公倒是好兴致,xìng命就要交到我手上了,还有闲心问我是何人。”

    郑宝慢慢的退后几步,道:“是你找的官兵?”郑宝也不是笨人,少年能杀到这里,必定是主事之人之一,恐怕刘晔的同谋,就是眼前的少年。

    “不愧是郑公,这都猜得出,那又为何不知我是何人?”刘循讥讽道,郑宝安插在刘府的暗桩,早就被史阿察觉,只是留下,给郑宝假的信息,蒙蔽视听。

    “你是刘循?”刘晔归家有数人相随,郑宝自然会打听刘循等人份。本想着刘晔归顺之后,还让其劝司马懿法正等人也投靠自己,如今却是被个自己忽略的少年击溃得一败涂地。

    (小子十一点就要断网,如果没来得急三更,只能明天早上六点)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汉室宗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