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扬州刺史陈元悌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毋子 书名:重生之汉室宗亲
    时光流转,刘晔将自己反锁在房内是,刘循已经偷偷带着孟超潜了出去。刘循出去是为了搬救兵,此事越少人知道越好,或说越晚被人呢知道越好,因而就连法正、司马懿等人也未告知。

    孟超摸了摸脑袋,凡是不解之事,他都会习惯的摸着闹到:“公子,城内无兵,出城又去哪找救兵?”郑宝拥兵万余人,任谁都知道郑宝若不死,遭殃的就是愿意襄助刘晔的人,即便是有心助刘循的,也担心打虎不死反被虎伤。

    刘循皱了皱眉,他也是毫无头绪:“我怎知道,这不还在想麽,若是你能有师兄那般武艺,我也不必费此心思了。”

    孟超“嘿嘿”摸了摸脑袋,不再招刘循晦气,要能有史阿那样的武艺,他起码得苦练十年。孟超也不敢说,要是刘循不让他习文,估计就能有了。

    刘循心中烦躁,溜出来不过是一时冲动,让他去何处找援兵,也是漫无头绪。有心向庐江太守陆康求救,然而庐江距成德较远,等刘循搬来救兵,恐怕刘晔早已首异处了。

    “公子,为何不向扬州刺史求援,扬州丹阳兵jīng锐?”孟超突然疑惑道。

    扬州刺史,此时的扬州刺史是何人,刘循并不知晓,只知道rì后袁术割据淮南,想当然的以为扬州刺史与冀州韩馥一样,自然是袁氏门生,不然怎会将寿chūn让与袁术。孟超如今提醒,倒是让刘循多了分心思。

    “你知道扬州刺史是谁?冒失向其求援,适得其反。”

    孟超奇怪道:“公子凡事皆是成竹在,了如指掌,怎不知扬州刺史陈温?”训练背嵬军的乃是史阿,真正代刘循管理背嵬军rì常的,却是孟超,因此知刘循耳目遍布,却不知扬州刺史何人,所以觉得奇怪。

    刘循心中一怔,虽然对陈温记忆模糊,却还记得两件事。其一,曹cāo起兵之时,陈温曾供以兵卒兵;其二,据史书记,陈寿以为陈温死于袁术之首,裴松之则以为陈寿死于疾病。

    无论是哪种,陈温与袁氏关系并不密切,曹cāo矫诏起兵,袁绍袁术兄弟因此颇有不满。rì后袁术割据淮南之时,先居汝南,陈温死后方才占据寿chūn,继任的刘繇不得不过江表,淮南之地尽让与袁术。不论陈温rì后是怎么死的,仅从袁术在其死后方占据寿chūn看,陈温与袁氏关系并不密切,与刘循来说,算不上对手。

    “走,往寿chūn,拜谒刺史大人。”刘循本想往庐江,即便是慢了些,仍旧有丝希望,却突然得知扬州刺史陈温并非他政敌,又何必舍近求远。

    寿chūn,扬州刺史府邸。

    陈温疲倦的揉了揉眼,扬州地方士人多轻侠狡桀,如今正逢大乱之时,不臣之人四起,陈温只觉得心力憔悴。

    府中管家走到门口,道:“老爷,门外有少年求见,说是荀悦荀仲豫门生,来拜会老爷。”

    陈温此时只想把眼前的公文批完,而后好好歇息,不耐烦道:“不见,让他改rì再来。”

    管家应了声:“是。”正要退下,陈温却突然叫住:“等等,你刚才说那少年是何人门生?”

    管家不敢怠慢,虽然他不曾听过荀悦,陈温并不一定不知道:“那少年说是荀悦弟子。”

    “荀悦?”陈温心中疑惑道,莫非是刘晔,荀悦何人陈温自然知道,今天子与弘农王之师,其弟子刘循司马懿等人更是名誉河洛。

    陈温只以为是刘晔,只有刘晔乃是淮南人士。刘晔为天子侍读,有天子庇佑,rì后仕途定是坦无阻。此时归家来拜访他,陈温也不敢因刘晔白而托大,忙道:“请那少年进来,就让他到书房来。”

    陈温不经意间用上请,管家只当那少年来头甚大,即便是陈温也不敢怠慢了。随即将那少年引到陈温书房。

    陈温抬头却见管家引进来的少年不过十余岁,与刘晔年纪大有不符,以为是有人冒认荀悦门人,怒道:“你是何人,竟然冒认荀仲豫门人,还敢来刺史府打扰老夫。”

    少年满头雾水:“刺史大人未问我是何人,怎知我不是荀悦门人。”这少年正是刘循,方见到陈温,还未说话就被说是假冒荀悦弟子。

    陈温冷哼一声,见那少年也是器宇轩昂,本不yù搭理,却还是道:“刘夜刘子扬如今已及冠,你不过年十一二,老夫看你也是有些才学在,为何假冒他人名声。”

    刘循笑道:“刺史大人,我何时说我是刘晔了。”感陈温将他误认为刘晔了.陈温想当然的以为是刘晔回家,拜会他这一方父母官了。

    陈温嗔怒道:“既不是刘晔,怎会是荀仲豫弟子,莫要无理取闹,速速离去,不然老夫就要治你的罪了。”

    刘循拜道:“江夏竟陵刘循,拜见扬州刺史陈大人。”

    陈温错愕,竟然不是刘晔,而是刘循,自己不经意间弄了个乌龙,还是在后生晚辈面前,顿时老脸一红。

    “小公子之名,老夫早有耳闻,未曾想今rì竟然是小公子来访,老夫还以为是我淮南才俊刘子扬。”

    刘循笑了笑:“子扬有要事在,因此托循来拜会刺史大人,等事处理完后,子扬若还能来,自当会来给刺史大人请罪。”

    陈温心中奇怪,刘循华中刘晔莫非有xìng命之忧,不然怎会说若还能来,就会来拜谒自己。

    “子扬可是有何事拖累,老夫为父母官员,若能助其一臂之力,也是为扬州俊才出分力。”陈温心中已有了大概,刘晔怕是麻烦缠,离不开,这才让刘循来拜访自己,向他求援。无论是何事,陈温自然不会推辞,应了下来就是等于刘晔刘循二人欠了他人。刘晔乃是俊杰不假么,却仍然逊sè于刘循,陈温自然不会放过交好刘循的机会。

    刘循肃穆道:“大人若是能帮子扬度过此难,循定感激不尽。”

    陈温见刘循如此正sè,刘晔宗族在淮南也颇有名望,还有不能处理之事,也知其难,正sè道:“小公子只管说便是,老夫自然不会推辞。”

    “郑宝据巢湖,拥兵万余,今yù迁淮南之名往江表,有割据吴楚之心。yù要子扬助其成事,更是绑架子扬未婚妻,以此要挟子扬。还请大人出兵,杀郑宝,救出子扬。不然淮南之民迫于郑宝yín威,不得不背井离乡,江南之地更是落入jiān人之手。”

    陈温心中一惊,郑宝势力他自然知道,只是奈何手中兵卒不足,不能平定此人。如今诸侯讨董,朝中混乱,哪会有时间管扬州地方豪强,因此渐有尾大不掉之势。刘循突兀件要他出兵剿灭郑宝,陈温一时拿不定注意。

    (小子国庆人品尽失,只能补上,这周都是三更。)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汉室宗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