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天下攘攘皆为私(求收藏)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毋子 书名:重生之汉室宗亲
    鹿门山,原苏岭山,光武帝建元年间,襄阳候习郁建庙于此,刻二石鹿置于庙道口,此庙称鹿门庙,后来称此山为鹿门山。远望鹿门,云遮雾绕,忽隐忽现:直叫人心驰神往,想投入其怀抱。

    山路漫漫,路远且偏,刘循不过伤势初遇,就急着往鹿门山拜谒司马徽与庞德公。司马懿、刘晔与法正等也是早已安奈不住,想要会会荆襄士子。蔡邕与蔡琰却没有随行,却是蔡邕见司马徽明知自己再襄阳,未见其来拜访,心中不忿,不愿去见司马徽与庞德公。

    庞德公隐居与鹿门山,教授弟子于襄阳城南二里学业堂。然刘循却得知庞德公与司马懿待自己等人与蔡邕入荆襄后,便居于鹿门山上,不再下山教授弟子。因此众人只好往鹿门山去。

    鹿门山在襄阳城南三十里外。刘循、司马懿、法正、刘晔与孟超、史阿等共乘一舟,畅游襄水,丝毫不急着往鹿门去。

    刘循端起酒盅,以袖掩口,一饮而尽:“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诸于笑谈之中。人生在世,最乐之处莫过于一醉也。任你山穷水也尽,任你柳暗花不明,有酒醍醐入心脾,大事小事化乌有,天地万物如无物。仲达、子扬、孝直,此时此刻,不享尽人间酒醉之极乐,更待何时?”

    刘晔正襟危坐,伴着脸沉声道:“伯杲,醍醐灌顶之说乃是西竺来的邪经乱说,你虽聪慧过人,可也不能看些这东西,只怕会对你修养xìng不利。”

    刘循难得雅xìng大兴,却被刘晔这么呛了一句,这才想起现在谈玄说虚之风还未兴起,佛教虽传入大汉百年有余,不过在刘晔这样的书生眼中,佛教仍旧是邪经乱说。他只得笑了两声,转过脸去不再理会刘晔。刘晔有些认死理,真要较起劲来,他能滔滔不绝的说几个时辰的圣人教诲,不累死也得烦死。

    司马懿好笑的看着刘循与刘晔,乐见刘循在刘晔这吃瘪,他所涉猎虽广,却仍是不喜这些佛教经说。轻巧酒盅:“诸位,若是蔡先生知伯杲没有上鹿门,而是泛舟于襄水之滨,会如何修理伯杲?”

    刘循白了司马懿眼,就没见这小子说过好的:“不是不去,不过不是眼下去。”

    “那是何时?莫非等到入夜上山?”法正好奇的放下竹筷。

    刘循端起酒壶,又给自己与法正倒满:“自然是等到杯盘狼藉,酒足之后,再往鹿门山去。庞德公隐居鹿门,山中清苦,孝直想试试?”

    “非也,非也。”

    法正连忙摆手,若是自己说不在意山中寒苦,刘循定会让他‘试试’。这些美酒佳肴就没他的份了,用刘循的话,山中寒苦,怎会有酒

    “呵呵,孝直,你忘了庞德公是如何对蔡公的?”刘晔出声提醒法正道。

    庞德公与司马徽本在襄阳城南学业堂,闻蔡邕过襄水,随即返鹿门山。且蔡邕在襄阳半月,不见司马徽来会故友,若说是不知,还说得过去,可蔡邕在襄阳闹得纷纷扬扬,怎会有不知的道理。司马徽硬是要让蔡邕去见自己,虽说此事无伤大雅,刘循等人却是咽不下这口气,蔡邕在荆襄出事,司马徽竟然不来探望,这是何道理。刘循昨rì便让人替拜帖,今rì拜谒水镜先生与庞德公,虽说是今rì,却没说是何时,午夜前也算是今rì。

    法正恍然大悟,面露不悦,指点着刘循:“伯杲就会耍些小聪明,任xìng而为乎?仲达与伯杲年岁相仿我便不说,子扬你怎也任着他来?”刘晔苦笑一下,这事怎又和他有关。

    刘循一愣,这怎是任xìng妄为了,虽说是小聪明,却也没有妨碍:“我也知此乃小道不足取也,然孝直也莫要忘了,我等亦算是颍川门人。”颍川门人,与司马徽的弟子,只会是对手,不可能是同伴。

    法正面sè严肃:“我何时忘了我乃是颍川门人,伯杲此言何意。伯杲莫要忘了,此行我等非是为蔡公声讨,而是代荀师会会庞德公与水镜先生!”

    “我何时忘了,庞德公与司马徽皆是沽名钓誉之辈,我又何必要给他等这颜面。”刘循微怒,法正这是为何,与自己这般计较。

    “此事与司马徽与庞德公颜面何干?伯杲莫忘了,若是我等不如鹿门学子,颜面尽失的会是我等,还有颍川书院之人。”法正双手撑在案几上,俯靠近刘循。

    “约期不至,已是失礼,在水镜门生前,我等已是逊了一筹。若是任伯杲你妄为,即便此行证得水镜门生不如颍川门人,我等失约之事,会让天下之人如何说荀师,弟子虽有才却不知礼?”

    法正不待刘循做声,起大声道:“船家,摆渡往鹿门山!”转往出了船仓。

    刘循恨恨的摔掉酒盅,掀案而起,往内走去。司马懿与刘晔相视无语,刘循与法正之间就冲突太过突然,二人还未回神,就都走了。

    刘循不喜司马徽与庞德公,非常之不喜。曹cāo定鼎中原,雄踞河北,只待平定了荆襄与东吴,天下便可定。水镜门生却在此时出世,司马徽更是不知廉耻屡荐诸葛亮与庞统于刘备,称‘卧龙,凤雏,得一者可安天下。’郭嘉?荀彧?曹cāo虎步中原,颍川门生无人能及乃是虚假的?刘循不喜司马徽的自吹自擂,更不喜庞德公与司马徽为一己之私,而至天下于不顾,曹cāo统一天下已是大势所趋,却被毁于旦夕。而后天下三分,中原因内讧元气大伤,外族入侵,五胡乱华,汉族几近亡族灭种,若非冉闵‘杀胡令’汉家衣冢已断。

    刘备二顾茅庐,请不出诸葛亮,郭嘉病逝柳城,诸葛献三分天下之策。其中深意,耐人寻味,司马徽若真是有这般高风亮节,心存汉室,如何不力挽狂澜,匡扶大汉社稷,而是扶助没落的宗室刘备?没有私心,没有野心,刘循绝不会信。诸葛无罪,水镜门生无罪,鹿门学子无错,庞德公与司马徽亦无错,天下熙熙冉冉,皆有所求,刘循不能怪罪司马徽、庞德公教授的弟子阻碍了天下大一统之势。

    或许有一rì,刘循也会因一己之私,搅乱天下,然而却不妨碍刘循不喜司马徽与庞德公二人。说是隐居鹿门,远离人烟之地,却是广授门人,隐居不过是沽名钓誉罢了。

    诸葛亮也好,庞统也罢,注定是刘循的对手,无他。颍川书院与鹿门学子之分,即便是rì后又鹿门学子投曹魏,也是在颍川士人逐渐淡出朝堂,司马懿鹰扬狼顾之时。

    刘循等着,等着与司马徽与庞德公的见面,或许还能见到古往今来,智者的另一个称呼——诸葛亮!(小子跪求收藏,求推荐,小子这章写了好久,删删改改,咬咬牙还是发了)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汉室宗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