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跳梁小丑丑态多(求收藏)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毋子 书名:重生之汉室宗亲
    陈成开始听着司马懿讨好般的话,舒坦的,见刘晔突然挡在自己前,只觉得不爽:“女眷,本大人看这上面分明我藏着贼人,不然为何不敢让本大人观之。即便是女眷,本大人岂是好sè之人,为大汉子民,就应当为我大汉分忧,不过例行检查,你竟敢阻拦本大人!”唾沫星子飞溅,喷得刘晔满脸都是。

    刘晔铁青着脸,就算家中老夫也未曾这般骂过他,何时遭过这罪。刘晔正要发作,陈成却是突然呆住,宛如瞬间被人定格。转见蔡琰已搀扶着蔡邕下了马车,蔡邕一脸怒容,嚣张的权贵他见过不少,如此不知好歹,无理取闹的还是头一回见。

    陈成见到蔡琰,便挪不开脚步了,嘴还是张着,口水直流。司马懿从陈成后挤开陈成,陈成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在地,也终于回过神来,眼睛还是直勾勾的看着蔡琰。司马懿指着蔡邕二人道:“大人,这当真只有老弱妇孺,大人可是看仔细了。”

    陈成摸了把嘴,眼珠咕噜一转,假装怒道:“我看尔等是胆大包天了,竟敢掳掠女子,这女子分明就是蔡家婢女,今rì幸被本大人撞见,不然可怜良家女子,又要被尔等祸害!”

    刘循、司马懿先是觉得不可思议,蔡琰何时成了蔡家婢女了,虽然都姓蔡,可是二者后不沾亲带故的。何况蔡琰名声,更是在这襄阳蔡氏之上,竟然有这般···真实世间少有的人物,能颠倒黑白,xìng口雌黄。

    又是怒火中烧,尤其是刘循与蔡邕,前者的师傅,竟然被说成是蔡氏婢女,那刘循算什么,比婢女还低,蔡府的奴隶?后者更是气得头晕,指着陈成瞠口结舌,辛辛苦苦拉扯大的宝贝女儿,三言两语就成了别人府上的婢女!

    黄忠越听,心中怒气越盛,陈成诬蔑他便算了,竟还敢构陷刘循等人。一路上与史阿等攀谈,黄忠也略微知晓刘循等人份,就凭蔡氏份地位,就像欺凌刘循等人,无异于痴人说梦。见司马懿故意放下姿态,黄忠心下有了计较,刘循等人怕是不会放过陈成了。

    “陈成!你构陷某家通敌便罢了,竟敢诬蔑良家女子为你蔡家婢女,你可知她份。即便是肯屈尊到你蔡家,蔡家家主也得亲自迎接。”

    陈成慌了下,若是蔡琰真有黄忠说的那么大来头,那他先前说的可说是将人得罪死了,没有半分回旋余地。陈成见蔡琰国sè天香,又想着蔡氏在襄阳一手遮天,又有谁敢得罪自己,敢得罪记得的人,最好的例子便是黄忠,过会就要锒铛入狱了。

    “哼,一切太守大人自有定论,尔等可敢随我往公堂之上!”襄阳太守已是蔡氏之人,陈成又何惧之。

    黄忠正要接话,蔡邕使劲杵了杵手杖:“老夫倒要往这公堂上看看,老夫的女儿,何时成了别人的婢子!”掷地有声,分明充满了怒气。

    刘循示意刘晔等不要做声,他倒想看看,蔡氏在襄阳权势,到底有多大。刘表入主荆州之后,蔡氏便逐渐崛起,掌控荆襄实权。如今的蔡氏虽无rì后般真正在荆州只手遮天,就连刘备也只能低声下气,看来也有些势力,崛起之势已具。

    陈成让人看着黄忠、刘循等人,自己却先行离开,估计是去找蔡氏家主去了。等刘循等人到太守府门前时,陈成已是在那yīn笑这等候了。

    私自出兵虽是大罪,对簿公堂黄忠却是不惧,通敌之罪本就是无稽之谈,君子坦,黄忠心中无愧,何惧之有。陈成更是不知死活的将刘循等人牵扯其中,恐怕到时候吃大亏的,会是陈成与蔡氏。

    陈成已与太守通气,自然成竹在,yīn阳怪气的道:“诸位,请吧,现在认罪还来得及,莫要自误了。”

    蔡邕冷哼一声,不理会陈成,蔡琰搀扶着他直接从陈成边过去。黄忠怜悯的看了眼陈成,蔡邕何人,黄忠已然知晓,陈成如此开罪此公,蔡氏也不会保他。

    “黄忠,你未得军令,便私自出兵,可有此事。”襄阳太守厉声呵斥道,黄忠得罪了蔡氏,太守自然不会为了黄忠而与蔡氏交恶,他还想在襄阳待下去。

    “大人,确有此事,然···”黄忠话未完,却被太守打断。

    “既无军令,私自出兵,该当何罪!”太守哪会让黄忠辩解,此事本就是陈成构陷黄忠,若是让黄忠解释,怎有机会除去黄忠。

    “按律当革除职务,不得录用。”陈成笑着道,虽不学无术,这些还是记得。

    “大人不分青红皂白,就要革除黄校尉职务,定下其罪,未免也太儿戏了吧!”刘晔出生打断道。

    太守见公堂之上就有人敢冒犯他,勃然大怒:“你又是何人,竟敢在公堂之上口吃狂言,来人,给我拿下他!”

    左右衙役就要上前拿人,刘晔喝道:“慢!宗室若有罪,宗政与皇上尚未有定论,何时郡县就敢拿人!”汉代八议制的规定,宗室亲贵有罪要先请,即先向宗正申述,宗正再上报皇帝,而后便可得到从轻处置。同姓王犯法,宗正也可参预审理,如西汉时衡山王、江都王等有罪,皇帝曾派宗正协同其他官吏承办这些案件。宗正秩为二千石,有丞。宗正及丞皆由皇族充任。属官有都司空令、丞,内官长、丞。都司空为狱官,还负责关押服苦役的犯人,也常拘系宗族或外戚有罪者。

    宗室!太守心中一惊,刘晔竟然是宗室,那其中牵连就不是蔡氏能一手遮天的了,若是处理不妥当,自己买来的太守,也要丢了。

    “误会,误会,还请公子切莫在意,公子有何话要说,直言便是。”太守忙谄媚道,宗室之中也有三六九等,刘晔既然直言不悔,自然不会是假报份,或是什么落魄宗亲。

    “且慢,太守大人,适才这位大人诬陷我师尊,乃是蔡家婢子,此事还请太守大人明察。”刘循虽有伤在,还是强撑着到公堂之上,陈成诬蔑蔡琰,刘循岂会放过他。

    突然出现个宗室子弟,太守也不敢大意了,横了陈成一眼,竟然给自己惹来这么多麻烦,小心问道:“你又是何人,你师父又是何人?”

    刘循指着蔡琰道:“这便是我师,蔡琰,蔡文姬,我乃益州牧刘焉之孙,刘循。”

    太守恨不得就在公堂之上掐死陈成,鸿儒蔡邕之女,天子侍读之师蔡琰成你蔡家府上的婢女!这天下有比这更无稽之谈的么?没有弄清人家份,就敢如此得罪人,蔡氏有如此女婿,真是悲哀。太守此时没有多余的功夫替蔡氏悲哀,刘循的份与名望,天下皆知,寒门士子因其慷慨赠书,皆敬称其为小先生。

    陈成也傻了眼了,蔡琰竟然有如此来头,这是他想都没想过的。陈成心知此时就算自己上前请罪,也没有个好下场,刘循得先帝与天子宠信,天下皆知,就连遗诏也是由其宣读的,如今虽无官在,不过是因其年幼罢了,rì后必为朝廷重臣。

    陈成腆着脸,谄笑着上前道:“公子,老大人,蔡大家,都是小人的错,误将蔡大认成府上的婢女,头晕眼花了,还请老大人与公子、蔡大家大人不计小人过。”

    蔡邕从始至终沉着脸,举起手中手杖使劲戳了戳陈成的膛,冷冷道:“老夫可担不起,大人信誓旦旦的说,小女乃是蔡府婢女,如今怎么又不是了。”

    陈成被手杖戳得生疼,却还是满脸堆笑:“老大人使劲戳,小人不疼。小人头晕眼花,误会了,都是误会。”

    (小子腆着脸求收藏,求推荐了!推荐朋友的书《太虚记》,字数绝对比小子多,更新比小子快)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汉室宗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