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自古红颜多事端(二更求收藏)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毋子 书名:重生之汉室宗亲
    蔡邕老迈,众人为照顾他,如何能加急赶路。过襄水便是襄阳,周泰为求稳妥,自然不会将刘循等人就送到襄阳城边。蔡邕自知自己拖累众人,吩咐道:“子扬,你独先行,往襄阳求助于城门校尉,出兵绞匪。”刘晔较法正年长,然却不会武,让刘晔先行脱,也是照顾他。

    “不可求急,子扬先行。我等随后缓行,若是急行,贼人必以为已让人先行报官,必会狠下毒手。”蔡邕到底是经验丰富些,虽不是常与贼人打交道,处事却比史阿等老练有调理。众人皆服蔡邕,刘晔当即跑着往襄阳求助,众人安危皆系于他一,早到一刻,众人便能早一刻脱险。刘循与司马懿等却是不急不缓,仿佛已经脱险,放下jǐng惕。

    王雄远远就见刘循等人似乎还有闲惬意,赏路边风景,心中冷笑,世家贵族之人,就是天真。而忽略了众人之中已少了刘晔。

    司马懿漫不经心回头微微一瞥,轻声道:“伯杲,果真来了。”起初只是猜测,如今却是已成事实。司马懿眼神指向蔡琰,红颜祸水,古人诚不欺我。

    刘循低头:“既然是贼,就莫要指望其中能有好人,周泰蒋钦之流乃是罕见。仲达着相了,若是遇到他人而非周泰、蒋钦,今rì我等已葬鱼腹。”

    司马懿呵呵笑了,意味深长的道:“若是如此,伯杲可说是屈原在世。”三闾大夫屈原亦是楚国王室,刘循亦是大汉宗族。司马懿如此说法,还是希望刘循能如屈原般致死仍忠于君王。

    刘循轻笑:“我虽敬仰三闾大夫,可没说过我要投江。“

    司马懿眼中闪过一丝失落,却还好似笑着和刘循谈论,迷惑尾随在后的水贼。

    王雄脚步越走越急,他已忍不住了,蔡琰绝sè之姿,寻常人见了就挪不动脚步。见sè起意,王雄待周泰、蒋钦会水寨之后,故意落在后头,等众人不注意,悄悄折回追上刘循等人。

    刘循故作惊讶的回头道:“你不是那周头领手下之人?为何跟在我等后?“

    王雄狞笑着指着刘循,道:“哈哈,亏头领夸你聪慧,留你一命,我看尔等世家子弟不过皆是些酒囊饭袋。“两眼sè眯眯的看着蔡琰,垂涎yù滴:“今rì财某要了,人,某也要了!“

    史阿勃然大怒:“贼子,真当某家剑不利乎!“史阿在襄水之上因不识水xìng,吃亏于周泰蒋钦,已是憋了一肚子火,如今个小小的喽啰就敢欺人太甚。

    王雄倒退一步,脸sè苍白,史阿上的杀气乃是人命聚齐起的,不然蒋钦为何宁愿冒着暴露份的危险,放走刘循。sè厉内荏道:“兄弟们,我们有二十多人,他们不过七人,老弱妇孺皆有之,我等只要擒住一人,其余人便不敢妄动,到时候,还不是任我等处置。“

    史阿脸sè大变,他虽剑术高绝,然他还要护卫刘循等人,如今又和那一夜一样么?刘循盯着史阿后背,心中无奈,史阿查探消息,刺杀皆是无人能及,然而要他做个我护卫,却是不行。看来,是时候要找个护卫了,rì后沙场征伐,若是无人守护在旁,将是异常凶险。

    ‘虎痴’许诸,‘恶来’典韦,‘白耳’陈到!曹cāo与刘备就是仗着这些人的守护,才敢轻易出入疆场。刘备更是有赵云张飞等人护翼。

    “上!美人在前,任尔等处置!“王雄借众水贼之力,招呼着冲上前来。

    “小心!“刘循低吼一声,与法正、司马懿迅速将蔡邕、蔡琰二人互在后,史阿与孟超在前,史阿长剑如虹,直取王雄。

    王雄一个闪,躲开史阿的剑,长刀横着一劈,就要取史阿握剑的右手。能与周泰、蒋钦等为伍,还能坐到三把手,王雄虽为人不行,武艺却是不弱。周泰也知王雄品行不佳,还是留着他,是想借他之手做些自己不好为之事。

    王雄武艺不弱,史阿岂是弱手?就算周泰、蒋钦,在陆地之上也不见得事史阿对手。史阿轻挥手中的长剑,长剑仿佛不受力一样诡异的向王雄的手腕跃去,一彼之道还施彼。王雄心中一惊,史阿如此诡异的剑法何时见过,就算他熟识的周泰也无这般技艺。

    史阿上风已占,长剑一划,又缠住六人,以一敌七任然显得游刃有余,时不时就在左边手臂上留下一道,或是刺中后方之人手腕。孟超也迎上五人,虽不如史阿一般能取到战果,亦能维持不败。

    随王雄而来的水贼不过十六人,史阿、孟超已缠住泰半,不过还剩下五人,刘循与司马懿虽年幼,体力不如法正,却rìrì随王越习武,剑术较法正更为出众。法正被两水贼逐渐引开,剩下的三人间刘循等人皆是老弱,狞笑着近前。

    刘循心中冷笑,自己不说,司马懿可是几年前就敢拿着匕首捅袁尚的狠人,轻视自已与司马懿,这伙水贼已是注定失败。

    刘循与司马懿相视一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长剑出鞘,犹如白驹过隙,不经意间已出剑,收剑,横在前,长剑已染血而归。领先的水贼只觉大腿两处一麻,却是已被刺中,“啊呀!”痛呼一声跌坐在地。

    刘循与司马懿练剑,不过是为了防,而王越以为攻既是守,从未教二人如何守,只知攻。

    “尔取其xìng命,如何还要守!”王越就是这么狠狠教训提问的刘循。

    练剑数年,只练一式,既然已取你xìng命,何须要守?何必要守?

    王雄见挟持人质失败,刘循与司马懿手竟然隐藏得如此之深。王雄也不是笨人,也见少了刘晔,心知定是去襄阳请援了,刘循等人慢行不过是为了引自己上钩。王雄冷汗直冒,眼珠四下转悠,yù寻脱之策i,至于其他人,早已被他抛在脑后。

    哗!箭头闪着黝黑的光,箭矢拖着细长的影子疾飞而来。史阿眼睛圆睁,偷袭之人乃是取向他!

    “啊!”长箭却是扎在王雄后背,参见声跪倒在地。

    史阿趁众水贼惊慌失措,手中利剑飞快点出,瞬时间就废了六人。孟超也趁着一众人摄于史阿之威,取下战果,退五人。

    史阿正yù与孟超联手,取其余人等xìng命,却听一声高呼:“义士手下留!”史阿见喊话的乃是蒋钦,也知晓那支箭是他shè的,凭蒋钦武艺不可能将箭shè偏,其中必有因果。

    蒋钦与周泰疾行赶到,冷吸了口气,不过迟了半步,已是六死一伤,还未算上死在蒋钦箭下的王雄。

    刘循yīn沉着脸:“二位头领,我等已将随财物皆交予二位,为何出尔反尔,命人折回来追杀我等。”不管王雄乃是私下为之还是得周泰等人默许,周泰与蒋钦都脱不了干系。

    蒋钦头皮发麻,史阿的武艺,在陆上即便是他与周泰合力也不可能轻易取胜。拱手道:“非也,这厮乃是趁某家不备,偷偷折回,此事确实在非某家指使。某家与幼平御下不严,连累公子,诚乃某家之过。”

    刘循冷哼道:“我观二位头领并非久为**之人,必会为将,如今却御下不严,何人敢托大事与二位,匹夫之勇岂能成大事。“与周泰这些人打交道,若是气势弱了,反而会被瞧不起。

    周泰躬道:“公子所言极是。“对刘循之言心悦诚服。

    “官兵将至,我等不便久留,就此告辞。“说完令人将受伤的水贼扶住,迅速抽离开,死去的人因况紧急,周泰带来的人手不足,却不能一并带走。(小子有事出去了下,现在更新求收藏,求推荐)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汉室宗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