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千乘万骑走北邙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毋子 书名:重生之汉室宗亲
    “刘循胆sè是过人,然他即便是留着这份遗诏,兄长仍旧会拥立辩儿,到时刘循恐怕是自难保。他敢宣读假召,既是为了保全自,也是为了避免rì后再起端倪。”何太后轻叹道,刘循怕是早知今rì,不然也不会这个时候,出京游学。何太后为刘循辩解,也是为了平息卢植怒火,若是卢植盛怒之下将此事捅出,刘辩还能不能坐上皇位还是个问题。

    “哼,小小年纪便是乱成贼子,先帝灵前就敢宣读假召,rì后岂不是敢篡位自立!”卢植怒火中烧,不顾及何太后颜面骂道。卢植原本看重刘循,以为刘循乃是rì后大汉栋梁,匡扶社稷于危亡之秋。如今却得知刘循私自篡改遗诏,如何不怒。

    何太后担心rì后无人能制约刘循,然而刘循干系众多,若无大错不可能擅杀。只能寻可信之人托付,一旦刘循有何异动,借此制约。

    “卢卿,刘循虽胆大妄为,对如今天子却是忠心耿耿,如今我大汉,已经经不起任何动了。”何太后语重心长,话中有话:“若是刘循愿为周公,便让他名垂千古;若刘循有意为淮南王,卿家自行处置便是,真有那时,本宫恐怕早已归天。”

    卢植一时气愤,待回过神来,冷汗直冒。何太后、天子、陈留王皆卷入其中,若是稍有不慎,即有可能动摇汉室根基。yù跪下推辞,然而披坚甲不便,只好连连摆手推辞道:“太后,此时干系众多,老臣年岁已高,且已辞官,不愿再理会朝堂之事。”

    何太后哪里会答应,况且此事机密,若是rì后泄漏,后果不堪设想。拉着卢植的手,泣道:“就连卿家也不愿扶助大汉?我大汉真要亡了。”

    “太后,这、这,老臣答应便是,答应便是。”卢植被的没有主意,何太后初衷也非要他rì后除去刘循,卢植不必难做。rì后事,自然留在rì后计较,眼前的当务之急还有待解决。

    卢植将遗诏贴收好

    ,却见曹cāo大步走来。卢植高深呼喊:“孟德!孟德!太后在此!”曹cāo听有人呼喊他字,四下张望,见是卢植,持戈护卫在何太后旁,何太后满狼藉。快步赶至卢植近前,屈膝道:“臣救驾来迟,请太后赎罪。天子与陈留王为张让所挟,不知所踪,还请太后出面,主持大局。”

    何太后怒容满面,道:“尔等如何做臣子的!天子与陈留王竟都被张让jiān贼掳掠!”

    “太后请息怒!”曹cāo跪伏在地,低着头。

    “速速找到天子与陈留王,若是天子有何闪失,本宫唯尔等是问!何太后毕竟久居高位,现在虽然落魄,威严犹在。

    曹cāo忙起,弯着腰倒退几步,随后转大步离开,差人四处寻找天子下落。袁绍此时不见刘辩、刘协,对宦官也是恨极,也下令诛尽宦官亲属,洛阳城更是乱成一团,局势渐渐不受控制。

    “卢卿,大汉灸托付给你了。”何太后寂寥的道。

    “老臣生为汉臣,死为汉鬼,老臣只忠于此汉,绝无二心。”卢植宣誓道。刘循若真有篡位之心,所建之朝也是大汉,卢植袒露心迹,只忠心于刘宏一脉。

    张让、段珪等人挟持着刘辩、刘协兄弟二人,左躲右闪,慌忙躲避追兵。刘辩与刘协不知何事,又被张让等人蒙骗,以为那些官兵yù要杀自己兄弟二人,也紧闭双口,不敢做声。众人慌不择路,连夜逃往北邙上方向去了。见后面追兵未至,众人皆松了口气,停下歇息,却不知后就有人偷偷注视着。

    “先生,主公所言必中,天子与陈留王往北邙而来。先生如今,可愿助主公成事?”少年似笑非笑,他早已对刘循奉若神明,刘循所言,自然是真理。

    北邙山四处皆有背嵬军潜藏,张让、段珪等人一逃入北邙山,就被王越知晓,暗中跟随其后。王越曾见过刘辩兄弟,虽然天sè以黑,不能举火,却还是一眼看出人群中簇拥的就是当今天子与陈留王。

    王越低头不语,沉默了半晌,道:“罢了,某家不曾愧对汉室,何况伯杲亦是宗室子弟,如此也不算谋朝篡位。”

    说完拍了拍少年肩膀,道:“说罢,你要某如何助你。”少年诡异的笑了笑,凑到王越近前,附耳密语。

    张让捧起捧水,张口喝了两口,甩了甩衣袖,抹干净嘴道:“陛下,王爷,袁绍等人图谋造反,若是老臣等人有何不测,还请陛下与王爷千万要保重啊!”张让、段珪等人虽是挟持刘辩、刘协二人,以图保命,心中也未尝没有担忧这两兄弟安危的意思。大汉宗室不胜凡数,刘宏也不过是宗室中走运的,被选上继承皇位。

    刘协紧紧的贴着刘辩,脸sè苍白,逃亡路上只见乱兵随处杀人,尸首、鲜血、断臂残肢,浓烟、烈火。刘协能保持镇定已经是很不错了。

    “张常侍,若是袁绍兵乱,舅父又已死,朕与皇弟能往何处去?”刘辩较刘协年长,又有处理朝政经验,自然是考虑得比刘协周全些。袁绍若是反了,就是袁氏反了,袁氏门生遍布天下,刘辩、刘协又是年幼之人,能往何处去。

    张让黯然,摇了摇头,颓然道:“老臣不知。”

    刘辩也默不作声,低头不语,心中叹息,普天之下,莫非汉土,如今却没有我兄弟二人容之处麽?

    约至二更时分,后人马声响起,追兵又至。只听有人大声呼喊;“休要走了张让!”段珪等人见事紧急,只顾着自己逃命去了。张让担心刘辩、刘协兄弟二人,又年老行动不便。拉着二人藏在河边乱草中,然而刘辩、刘协能藏得住子,张让却是躲不下去了。

    张让四下张望,附近再没有能藏之处,狠狠心对刘辩道:“陛下,老臣不能在服饰你,rì后陛下还要好好保重,陈留王年幼,陛下要照顾好王爷。”说完,张让纵投入河水中,自尽而死。

    刘协惊恐的叫了出来,刘辩忙死死的捂住刘协的嘴,不让刘协出声。刘辩眼睛圆睁,死死的盯着张让投水之处,泛起的涟漪逐渐平静,河水缓缓流去,张让不见了踪影。

    追至此处的乃是河南中部掾吏闵贡,四下扫寻,不见刘辩、刘协二人,又往前追去。刘辩不知实,如何肯现,又亲眼见张让投河自尽,自然是恨这些死张让之人。等到追兵走远,刘辩、刘协才慢慢从乱草丛中探出脑袋,左右瞧了瞧,见没有人在了,便钻出草丛。

    “皇兄,要到何处去?”刘协不知所措的问道,天sè以黑,河边露水又重,冷得二人直哆嗦。又是初次独处在这荒无人烟的野外,四周危机四伏,不敢相信任何人。

    “皇弟莫怕,有皇兄在这,没有人能伤着你。”刘辩虽心中也是举足无措,却还是安慰刘协道。

    刘协肚子咕咕直叫,拉着刘辩衣袖道:”皇兄,我们不要呆在这了,我怕。”刘辩点了点头,可是黑暗中看不见路,又是荆棘丛生,走几步便跌倒,磕磕碰碰的走不了多远。

    jīng彩推荐: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汉室宗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