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血夜洛阳几时休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毋子 书名:重生之汉室宗亲
    张让侧过子,踱步大柱下,抬头道:“大将军,大汉天下,便由我等,当这柱石!“

    何进心知难免一死,此时若是冲向宫门,高声呼救,则还有可能赢得一线生机。何进心中却有另一个想法,让他打消了这个念头。

    “常侍以为,若杀何进,即可存中宫诸人xìng命?yù杀常侍者,非何进,乃袁绍也!常侍若信我,我自竭尽全力弹压袁氏,以告常侍之恩。”

    赵忠大步向前:“今rì终究有人死,非大将军,便是我等。大将军心知肚明,何必垂死挣扎?事至此,非是我等负大将军,实乃大将军负我等!”

    “何进死不足惜,若何进死,洛阳军与西园八校之军,必当sāo乱,常侍又如何能自保?“何进苦苦劝道。

    “大将军不必为此事担忧,大将军死之后,自有令弟何苗继大将军位,替天子执掌朝政,我等辅助幼天子以待成年执政之时,故大将军死后,何氏荣华富贵依旧。

    我知大将军疑心袁氏,不愿袁隗、袁绍等人坐大,便召外兵铲除我等。你能召董卓入洛阳,我等便可传丁原进京勤王。“张让手抚摸着柱子,半闭眼道。

    “既如此,今rì何进非死不可?”

    “大将军不死,我等如何心安?”

    “昔rì窦武yù诛曹节,惜筹谋不密,为中宫所知,大将军窦武死,窦氏自此衰败。何苗是我弟,言能堪当此重任。

    我观尔等不如曹节,何进今rì死嘉德,明rì尔等恐是尸骨无存!”

    “明rì之事,我等不知,我等入宫,本就无明rì可图。我等服侍天子,伺候太后,皆为我等亲族后人。大将军杀中宫亲族,甚于杀我等!”

    入宫为宦官者,或是为生计所迫为活命不得已为之,或是为亲族后人富贵安康而为之。愿入宫之人,非是惜命之人便是心存亲族后人者。诸郡县杀中宫亲族后人,何进yù令外兵入宫清洗,无异于触犯宦官最后一根稻草,如何不会拼死,铤而走险。

    何进面不改sè,指着大内跪坐的宦官,道:“何进今rì便要将诸位好好瞧瞧,未曾料想何进今rì竟步窦武后尘。”猛的向张让边冲去,众黄门阻拦不及,以为何进yù挟持张让。

    “砰!”

    虽与原来的历史中一般,何进最后还是为宦官所杀,今世却是撞死在嘉德内,而非慌乱逃窜中被人枭首示众。

    太傅袁府。

    “叔父,何进虽出粗鄙,如今却为大将军总览朝政,也非是粗鲁之人。侄儿如何迫、劝谏,何进仍不为所动,城府之深不容轻视。”

    袁术倨傲的说道:“何进不过是靠着太后与天子,才能居大将军之位,如何能与我袁氏相提并论。”袁术与袁绍不合乃是人尽皆知,而袁绍名声、能力相较袁术更为出众,若要争夺袁氏掌舵之权,兄弟二人自有争斗。

    袁隗自何进声势渐涨,便逐渐退居幕后,袁氏事务,皆交予袁绍、袁术兄弟二人。今rì看来,袁绍能力比袁术更为出sè,而袁隗却是更中意于袁术,无他,袁绍乃是庶出。

    “我朝历任大将军,皆是外戚,何进自中平元年拜大将军,至今六年有余,仅逊于梁冀,何进之权谋手段岂能轻视?何进并非不为所动,不过是仍旧在等。”

    袁术敢嘲讽袁绍,却不敢反驳袁隗,不解道:“何进已被我等入绝境,还在等什么?”

    袁隗心中无奈的摇了摇头,道:“何进若能沉气,有何太后与天子,张让等宦官不会与何进为难。而张让若要自保,只能削弱何进羽翼,袁氏今归大将军府,张让必当对付袁氏。

    中宫与袁氏死磕,何进便可坐收渔翁之利,效仿霍光伊尹之事,中兴汉室。”

    袁隗毕竟纵横朝野多年,心机、眼界远非袁绍、袁术兄弟二人能及,否则为何至今袁氏掌舵之人仍旧是老迈的袁隗。

    袁术心思一转,得意的看了袁绍一眼,道:“然何进不听我言,进宫面见太后。若是何太后从中斡旋,何进与中宫和解,兄长已假传何进之命,令诸郡县杀十常侍亲族后人,此举实乃是将我袁氏推向风口浪尖。”

    在袁隗面前,袁术虽不愿称袁绍为兄长,礼数不能失。

    “公路!”袁隗自知袁术心中所想,却是叫袁术表字,然如今非是争权之时,袁氏需一致对外,因此袁隗暗示不满。

    “何进若是与张让等人和解,必是得罪我袁氏,世族党人也必当对何进大失所望,何进势力受损,如何控制朝堂?

    何进若是能诛杀张让等人,朝野再无束缚,那时也容不得他,梁冀跋扈将军在前,天子岂能安坐?“袁隗不过三言两语,就将何进如今所处局面说得透彻淋漓。

    “那此时我袁氏又当如何自处?”袁绍疑惑道,他虽推波助澜,将何进推至这尴尬局面,却仍是不知袁氏如何在其中取利。

    “袁氏四世三公,若是能世代公卿,岂不更好?”袁隗半闭着眼,缓缓说道。与心存异志的袁绍与袁术不同,袁隗生是汉臣,死为汉鬼。

    房门外突然有脚步声响起,袁隗示意袁绍去看看,三人在此商议早有吩咐,若无事不得打扰。

    不多时,袁绍焦急的走进来道:“何进今晨入宫,而**门紧闭,不许入宫。有内线传出消息,张让杀何进,yù推何苗继大将军位。”

    袁隗面sè一喜,道:“大事可图矣!”

    “如今何进恐已遭不测,其麾下军若无人约束,恐将为祸洛阳,不可妄动军。西园八校之军虽泰半为我袁氏所掌控,仍有何进心腹。

    本初你帅麾下兵马入宫勤王,务必护卫天子周全,切记天子不能落入他人手中。

    若让何苗掌权,张让等人必当复起。告知何进心腹,何苗杀害其兄长,yù谋大将军之位。尔后借杀何苗之罪,出去何进心腹。

    如今外兵尚未如洛阳,若是能握京畿兵权,挟天子以令诸侯,如此,大事可成,本初、公路,你兄弟二人便可自此执掌朝政。”

    (ps:小子厚颜求推荐,求收藏)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汉室宗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