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毋子 书名:重生之汉室宗亲
    苍松拔,青草葱翠,山间微风袭过。刘循、蔡琰、司马懿众人一行,邀上蔡邕,虽是五月阳风光依旧。众人皆知此行并非是外出踏青,故此只有蔡邕一人不知所为何事,瞒在鼓里。

    蔡邕架不住刘循哀求,再者蔡琰也跟着出城了,见近rì来确实未好好休息下,也因此答应了。“伯杲,不是老夫说你,天子初即位,你为天子侍读,更是先帝托孤宣召之人,这等时候,怎可懈怠惫懒,只顾着郊游之乐。”蔡邕一路上直数落刘循,此公有心朝廷,却依旧不受重视,也想着借刘循未进之阶,却拉不下老脸,因此有机会就教育教育刘循,明着暗着透露自己心思。

    为了不让蔡邕心有疑虑,随行的之后两辆马车,蔡邕、刘循、蔡琰共乘一辆,其余人再另一辆。刘循无奈的看着蔡琰,希望她会帮自己解围,蔡琰却是装作没看见,一直看着车外。“师公教训得事,然而循年幼无知,且好逸恶劳,乃是不思进取之人,若是常伴天子,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刘循虽愚昧不堪造就,也只其中利害。“刘循干脆耍赖,蔡邕时常教训刘循好逸恶劳,浪费天资,这下干脆和蔡邕无赖到底。

    “你、你、混小子!“蔡邕被气得胡须乱抖,指着刘循却是无话可说,谁叫这小子反驳的话都是自己先前教训他的。若是说句此言差矣,不是说蔡邕自己误人子弟,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既然伯杲知道自己好逸恶劳,就要知错能改,rì后若是天子有事问你,你也可请教老夫。“蔡邕忍住跳起来骂人的冲动,心平气和的道。

    “朝堂之事有大将军总掌,天子尚未亲政,又怎么询问循朝野之事;若是学业,虽荀师离去,蔡公就如此迫不及待,要与荀师抢弟子乎?”刘循故作惊讶道。荀悦在刘辩登基后,就辞官归隐,任由刘循那如何劝说挽留,奈何此公去意已决。何进也乐得荀悦远离刘辩,若是让荀悦依旧在朝,太傅之位荀悦当之无愧,且刘辩恐怕是亲近荀悦甚于何进。荀悦与历史上此时还是默默无闻不同,不仅为天子之师,弟子刘循、司马懿更是大汉无人能及的才俊,名噪一时,yù拜其为师之人如过江之卿。

    “混账小子。“蔡邕实在忍不住冲动,也不顾大儒风度,就这么一脚将刘循踹出马车内。辛得驾车的孟超眼疾手快,扶住刘循,刘循随王越习剑,手也是不弱,才没掉下马车。刘循心里不说多郁闷了,蔡邕老头都有力气一脚踹开他,习武多年还不如个老者。刘循却是不知,此时大儒生可非是后世手无缚鸡之力的穷酸,君子六艺也有骑shè二艺。

    “臭小子,给老夫下去。“蔡邕吹胡子瞪眼的,刘循未能拜在自己门下,一直是蔡邕心中的疙瘩。若是说刘循只拜了荀悦一人为师,蔡邕心中还好些,可是这小子拒绝自己收徒之愿,转眼间就围着自己女儿师傅、师傅叫嚷不停。这就是明摆着扫蔡邕面子,竟然连自己女儿还不如,如何不让蔡邕耿耿于怀。

    刘循正乐意如此,笑嘻嘻的就跑到后一辆马车上去了,省得听蔡邕唠叨。从车窗内见刘循乐开花的蔡琰,回头淡淡的说道:“父亲将伯杲逐走,心愿可是已经达成。“蔡邕恍然大悟,更对刘循这小滑头恨得牙痒痒,想骂人都没人影了,只好气鼓鼓的坐着,一脸不忿。

    此行真正目的虽不是出来游玩,不过刘循本着演戏就要全,不然说不定蔡邕还真就转回洛阳城,因此众人还是驱车至洛水之滨,也算是离开洛阳的践行,虽然没有送别的人。

    佳肴,美酒,良辰,美景······刘循誓要重整河山之rì起,就没有好好瞧过自己决定为之虽九死尤不悔的江山到底是如何秀丽,如何壮阔。然而眼前种种,又能有多久?董卓为三辅,洛阳城几近十室十空,人烟邈邈,百年汉都,毁于一场大火。

    蔡邕见识广博,又是闻名天下的鸿儒,谈吐自是不凡,随着众小辈出游,也乐得轻松。谈吐幽默风趣,不在乎份之别,司马懿、法正、刘晔众人自是被蔡邕吸引。蔡琰琴艺高绝,如此时机,司马懿等人自然不会放过,也免得刘循老是吹嘘自己师傅如何了得。

    谈笑有鸿儒,抚琴乃佳人,刘循却只能百无聊赖的躺在树荫下。蔡邕此时老顽童心xìng,硬是不肯刘循近前来,刘循只好郁闷得自己跑到树荫之下,数着树荫下落下的斑点阳光。

    习习凉风催人眠,刘循看着蔡邕高谈阔论,说道兴起还手舞足蹈,司马懿、法正也随之起舞;蔡琰或是静静的看着老顽童般的蔡邕,或是随xìng弹奏一曲。只觉得越来越昏昏沉沉,就这么在树荫下睡着了。

    “啊嗛!”刘循只觉得鼻子痒痒,有什么东西在鼻子下挠痒,连打了两个喷嚏,下意识间就伸手捉去,就听见“啊!“的一声轻声痛呼。

    刘循睁了睁眼,依稀之间鹅黄sè的影在自己近前,还在挣脱自己的手。刘循也不松开,仍旧捉着,另只手使劲揉了揉眼睛,才睁开。

    被自己捉住捣蛋的却是个少女。十指纤纤,肤如凝脂,雪白中透着粉红,似乎能拧水来,手腕处已是微红。着鹅黄sè轻衫,双眼泛红就要滴出泪,粉红玉嫩的双唇,微微波动,小巧玲珑的鼻子,鼻翼耸动,似乎就要哭出声来。

    果然少女见挣脱不开,放声哭道:“哇,你弄疼人家了!“一只手还遮住双眼,做抹眼泪状,小眼却透过指缝,贼溜溜的直转,观察这刘循。

    刘循眉头微皱,从哪跑来的丫头,作弄自己不说,还倒咬一耙。见这丫头装哭,玩心也起。笑道:“明明是你先挠我痒,被我抓住,还恶人先告状了。“少女甩开遮住双眼的手,子道:“你哪见我挠你痒了,是、是虫子,对,是虫子,我好心帮你赶走,你还怪罪我。“声音清脆如黄鹂鸣啼。

    刘循举起被自己抓住的手,抬到少女眼前,如玉的小手上还抓着片树叶,少女脸一红,忙松开手,吸了吸小巧的鼻翼,道:“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讲理。”刘循苦笑不得,这丫头到底是从哪冒出来的,看装束并非是寻常人家的子女,怎么如此难缠。刘循松开少女的手,伸手屈指,轻轻地在少女额头轻轻弹了下。少女愣了愣,突然就真的哇的放声哭了。

    “哎,哎,你怎么就哭了,我又没用力。”刘循什么时候哄过女孩,顿时手足无措的。此处与蔡邕等人相聚较远,众人也没注意刘循,少女哭声却是越来越大,若是让司马懿等人听见了,刘循更解释不清了。

    “你若不哭了,我便奏上一曲给你听,如何?“刘循实在不知道怎么哄人,无奈之下只好这么说道。少女抽噎两声,努力止住哭声,哽咽的问道:”当真?“见刘循上根本没有乐器,又哭道:”你骗人,小骗子!“

    刘循急了,就算是前世也没见过如此难缠的丫头,忙道:“我哪里骗你了。”说着起,随手摘下片树叶,将叶子横放唇下,用手指扯住叶子的两端,开着上唇。音乐清脆悦耳,优美动听,少女还是初次见人用树叶吹出动人之声,小手托着下巴,静静的看着刘循。

    欢快洒落在心窝里,宛如一些活泼轻盈的jīng灵,在为心灵进行一次洗礼.木叶声绕梁不绝。细细听来,一种深沉却飘然出世的感觉会理科占据认得心头,仿佛一切尘嚣都已远去,只有这天籁之音.让人陶醉在优美的音乐旋律里。如chūn风,悄声无息如chūn雨,润物无声,更如朗照松间的明月,清幽明净。让人深在浮世中,却有皓月当空,清风徐徐之感。

    曲毕,刘循放下唇边的树叶,他虽琴艺不行,但随着蔡琰,乐理自是jīng通。前世就喜欢用树叶吹奏音乐,对他来说自然是小事。心中正在得意,想着自己如此绝技,还哄不好个小丫头片子。

    “你为什么要摘树叶,树都哭了。”少女回过神来,却是板着脸,教训刘循道。

    树哭了?!刘循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费力吹了半天,就得来这么一句,哭笑不得的说道:“你怎么知道树哭了,你又不是树,再说,树怎么会哭。”

    “哼,你就没看见刚才树叶还在抖,害怕你再伤害它们;大树还在沙沙的哭,这就是树的哭声。”少女瞪着柳眉道。

    呵,刘循还是第一次见有人将风拂动树叶,摩挲之声说成害怕、哭泣。刘循心中不知何想,伸出手在少女鼻翼上轻轻刮了下,道:“好,好,好。我向大树道歉。“说完,就整整衣冠,毕恭毕敬的对着大树道:”今rì刘循伤了你,实乃无奈,循不得已为之,还请树兄见谅。“

    (PS:小子厚颜向诸位求收藏,求推荐,终于要恢复了)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汉室宗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