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锦帆铜铃甘兴霸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毋子 书名:重生之汉室宗亲
    好威武勇猛少年郎!

    高顺心中由衷叹道,虽然不能手刃马相,却不觉得多少遗憾,只要马相已死,贼军必当不攻而破。高顺用刀尖调起马相头颅,大喝道:“贼酋已死,降者不杀!”陷阵军见此,欢呼一声,随即“投降免死,顽抗者杀无赦!”“降者不杀!”彼此起伏,传遍犍为城内。贼军抵抗渐弱,越来越多的贼军放弃抵抗,投降官军。

    马相虽是甘宁所杀,见高顺挑起马相头颅,甘宁却未做何反映,丝毫不认为高顺抢走自己功劳。高顺虎目不转,盯着甘宁目不转睛,却是有些失礼了,甘宁面sè一寒,冷哼了声。见甘宁不满,高顺忙收回目光,心道天下英雄出少年乎?远在洛阳的张辽,眼前的甘宁,皆是少年英豪,猛将之姿已是一览无遗,假以时rì必当是万夫不当之人。

    “某,感激不尽!”高顺言语不多,未言左右,却是直接握拳扣,微颔首道,沉稳大度,有大将之风。甘宁面sè稍缓,他本就是xìng中人,人待他如何,他便待人如何,冷冷的道:“若是谢某救命之恩,还是罢了,某不是来救人的。再者贪功冒进,以至于陷入险地,无能之将,某也不屑于救。”甘宁见了陷阵军士卒实力,如此悍卒却依旧被困,只能说是将领无能了。

    高顺抬头正sè道:“高顺非是谢义士救援之恩,而是谢义士杀了马相此贼,益州祸乱可定,百姓可安居乐业。州牧大人不rì入蜀,早rì平定叛乱,才可是益州百姓安居,恢复民生。

    贪功冒进之人,若是义士如此看某,某亦无话可说。早一rì击破马相,益州百姓便早一rì回到故居,某所贪之功,皆是为万民计。“高顺义正言辞,毫不避讳甘宁说自己乃是无能之将,贪功之人,甚至坦然言明自己所贪之功。

    甘宁愧疚道:“某不知校尉民如此,言语间得罪之处还请校尉见谅。”说罢,竟就顺势单膝跪下,给高数赔礼道歉。高顺大惊失sè,赶忙将甘宁扶起道:“义士如此折煞高顺也,如何能当,某实是冒进,小瞧马相贼子,而至于如此险境。

    义士能坦言顺之过,顺已是不甚感激,曾子有云‘吾rì三省吾。’某虽是粗鄙之人,却也知晓其中大义。“

    又问道:“义士从何而来?”犍为城内此时并不止陷阵军与贼军交战,还有甘宁带来的人,而在贾龙那高顺却是从未见过甘宁。

    甘宁朗爽笑道:“既然如此,校尉大人何必见外,唤某表字型霸即可。某与从事贾龙相交,闻他yù率众破犍为,故此带着儿郎们来助他。某家方至,就听闻校尉被困城中,带着儿郎们便入城了。“高顺点点头,原来如此,贾龙凭借些私兵与零时拼凑起的军队,就敢准备夜袭犍为城,恐怕也是多有依仗甘宁勇力。

    “贾从事现下怕是已率众入城入城,某与其约定,待校尉突困后,便里外夹攻,攻破贼军,不料马相这厮如此就便宜了某家。“甘宁摸了摸脑袋,不好意思的说道。贾龙刚入犍为城,战事已将近结束,只剩下收押俘虏,本来贾龙jīng心安排的计略却是一条都未用上,开始时因为高顺,现在又是甘宁,不过结果皆是出乎意料的好。

    此役,陷阵军威名远播,震慑益州,本见马相势大蠢蠢yù动之人皆销声匿迹。以三百之众,陷重围,却破敌十万,斩敌酋首级。虽然其中甘宁出力不少,在有心人下,甘宁被有意无意忽略。

    借住高顺平定马相之乱之功,陷阵军无敌之师,刘焉顺利掌控益州大权,接受益州军政。刘焉初执掌益州,上表刘宏,任贾龙为蜀郡太守,甘宁为郡丞令其抚纳离叛,务行宽惠。绵竹、蜀郡、犍为巴郡皆遭马相之祸,世家或皆死于乱军之中,或是弃家离蜀,刘焉悉数收其田地,分与归降的叛军,与历史上刘焉在蜀施行严政不同,现今的刘焉政宽人和。

    ······

    刘循望着益州方向,心里也有些担忧,虽然知道刘焉历史上未入蜀,马相的叛乱就被平定,但是自己的到来已经在逐渐改变历史。再者,刘循没有那么担心马相能伤了刘焉,对于高顺很是安心,他却担心刘焉入蜀以后,与树敌士族冲突,又如历史上引起贾龙、任岐之乱。而真正在蜀地的报,传入刘循耳中,却是让刘循大惊失sè或者说是喜出望外了。

    司马懿自那rì起,便与刘循有了隔阂,每rì除去还是在荀悦处侍读外,就去卢植处钻研兵法,就算是见了刘循,也不多雨。刘晔与法正看着二人好生奇怪,本事关系最要好的二人却变得形同陌路。

    法正终于忍不住,跃跃yù试的试探着问刘循:“伯杲,你和仲达到底怎么回事?你二人平rì形影不离,现在却是这样。“法正也有些抱怨,他虽然与司马懿斗,却也不愿见司马懿就此脱离这个小群体。

    刘循看了眼法正,见他一脸迷惑,刘晔也是如此,笑了笑说道:“我与仲达能有何事?仲达钻研兵法甚是刻苦,循亦替他高兴,倒是孝直愈不如仲达了。”法正本想从刘循这问出点什么,却被刘循为难,讪讪的站在那,不好再说,看着刘循面上堆笑走开了。气得刘晔狠狠得推开法阵,冲着他哼了声,也走开了,留下法正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嚷嚷道:“我又那错了?”

    法正凑到司马懿近前,笑嘻嘻的问:“仲达,近rì可好?“司马懿依旧是那面瘫样,放下手中的《六韬》,抬头道:”懿无事,莫要在此妨碍懿。“说完又拿起竹卷,放声读出来,且声音越来越大,显然是不想然法正再说。法正见着二人油烟不进,还都不愿意说出实,只好甩袖离去。

    司马懿放下竹卷,叹了口气。刘循所谋他如何能与别人说,莫说法正等人信不信,就算告知刘晔或是法正。或者刘循就会被天子处死,或者法正二人干脆倒向刘循,凭借这些年来司马懿对刘循的了解,这并非没有可能,到那时自己如何能在这三人手下护住刘辩、刘协?小子跪求推荐,求收藏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汉室宗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