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天子托孤刘伯杲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毋子 书名:重生之汉室宗亲
    刘循心头一怔,刘宏竟然有如此见识,为何不趁自己在位,拿下何进轻而易举。这就是帝王心术,平衡之道麽?刘宏宠信宦官,排斥世族,无非是世族势大,唯有如此才可平衡朝政。刘宏虽在朝堂上甚少言语,然而朝野上下无不在其股掌之上,何进也好,张让也罢,刘循现在才明白,皆是刘宏的棋子。

    刘宏现在yù让蹇硕除去何进,外戚势力一除,世族实力必大损。所托孤二人,蹇硕为十常侍之一,本就与世族形同水火。刘循与袁氏矛盾人尽皆知,且刘循一人就可代表宗室与寒门士子,如此一来,相互制衡之下,刘协便有时间平衡朝政,领悟属于他的帝王心术,而刘循在此扮演着重要角sè。刘辩真正即位后,张让、蹇硕等宦官不可能再被重用,而刘循自幼便是刘辩侍读,若真如刘宏所想,接下来便是刘循为代表的宗室与寒门士子在朝抗衡世族。

    刘循不得不感叹刘宏帝王心术炉火纯青,若真如刘宏所布置,待刘协执掌朝政前,何进被除,张让等十常侍权倾朝野,世族只会专心对付张让、蹇硕,刘循与刘协便可安心布局。刘协只要不是昏庸之君,汉室中兴有望,只是刘循依旧不明白,刘宏为什么自己不去做这些。

    再者,且不说刘循与刘协关系并不融洽,就算如此,刘循也不可能效忠刘协,王设下连环计铲除董卓后,李傕、郭汜祸乱长安,刘协为保命,“天子缚司徒于阵前”。王可说是汉末可数的重臣,刘协为保命,竟可亲缚王送与李、郭二人,如此天子,还有谁愿意为其效死。

    刘宏与刘循、蹇硕二人不过说了半个时辰,就体不支,让二人退下了。刘循径直出宫回府,半路上却被蹇硕拦下。

    “刘公子且慢走,硕有事相商。”

    “蹇黄门还有何事?若是不急,明rì再商罢了,循实在是困了。”刘循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

    蹇硕也不在乎刘循的无礼,道:“不过些许小事,打扰不了公子多少时辰,还请公子移步。”看来蹇硕是硬要现在就将话说清楚,刘循大概也能猜到些,无非是自己与刘协的关系,蹇硕担心最后自己还是支持刘辩。

    也不多语,随着蹇硕走开,确定四下无人,不会有人听见后,蹇硕盯着刘循,道:“陛下不知公子与二皇子关系,某家却知一二,天子托孤与你我二人,事关重大,还请公子切莫因私废公。”蹇硕这话,便是要刘循无论如何,都要将刘协扶持上皇位,直至坐稳为止。

    果然!刘循心中冷笑,蹇硕当真是刘宏的忠臣,不仅自己愿为刘宏父子牺牲,还要求他人也如此。

    见刘循并未做声,蹇硕又道:“公子拥立二皇子,二皇子必感公子之恩,些许儿时私怨,又有何妨碍,必当重用公子。”蹇硕却是以为刘循担心刘协秋后算账,卸磨杀驴。

    如此刘协,还是算了吧,王功更高于拥立之功,却被刘协毫不留的出卖,他刘循又有何胆量敢投靠一个随时可能杀了自己的人。再者刘循棋子已经布下,决计不会再居人下。

    “君不负我,我不负君。”刘循伸出手,立誓道。

    蹇硕点点头,如此一来,就算rì后刘协真是小肚鸡肠之人,等到要清算刘循的时候,已经坐稳皇位,重掌朝政,也是轻而易举,但是刘协真会如蹇硕所想,蹇硕不知道的是,正是刘协的愚蠢,才使刘循rì后能名正言顺的自立。此是后话,暂且不提。

    ·······

    蜀道

    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

    历史上刘璋虽是昏庸无能之主,遇事不能断,到那时凭借蜀道艰险,也割据一方,为蜀中霸主。若非刘璋引狼入室,又有张松、法正等人为内应,刘备决计不可能轻松取下益州,足见蜀中天险。

    刘焉等人皆不敢坐马车,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连人带马跌入无地深渊,这非是刘焉胆小而是刚上栈道,就有辆马车翻入深渊,马儿凄惨的嘶鸣良久都在回

    “不知循儿在洛阳可还好?”刘璋望了望洛阳方向,呐呐自语。

    突然一只手就拍在刘璋上,刘璋回头一望,却是刘焉,正yù请罪,刘焉却是也抬头看了看东方,道:“循儿可是世之神童,何况还有你兄长在洛阳,又有何担心的。”

    刘璋愣了愣,没想到刘焉没有在教训自己,听到刘焉话语,心也放些下来,自己却真是关心则乱。

    “你这父亲却还不如自己儿子,说出去还不让人笑话,此次随为父入蜀,定要多学多问,rì后也好为循儿留下份好基业,我父子二人不要拖累了循儿。”刘焉看着刘璋,语重心长的道。

    刘璋虽不明白刘焉为何如此说,但是也是脸一红,自己这个做父亲的,却是实在远不如刘循。虽说有子如此自己也替他荣幸,但刘循实在是,小小年纪便有偌大声望,就连刘焉也远远不及。若是rì后让人说起自己,难道说这是刘循的父亲,然后旁人就恍然大悟,称赞自己生了个好儿子。刘璋虽然xìng子懦弱,真要是如此他也不能接受。

    “孩儿谨记父亲教诲。”刘璋深吸口气道。

    父子二人还yù再叙,却被旁人打断。只见那人亦是寻常侍卫打扮,却是虎背熊腰,虽然沉寂三年之久,脸上杀气不减,步伐沉稳厚重,看便知是高手。

    “主公,前方探子有要是回报。”高顺先是参见完刘焉,称其为主公,也可见刘焉手段不弱。

    “何事?”刘焉语气平淡,转瞬间便从慈父转变为命主。

    “益州贼马相亦自号“黄巾”,合聚疲役之民数千人,先杀绵竹令,进攻雒县,杀郗俭,又击蜀郡、犍为,旬月之闲,破坏三郡。马相自称“天子”,觽至十余万人,遣兵破巴郡,杀郡守赵部。“高顺言简意赅,刘焉等人虽然比历史上要多,行进速度却是要快,陷阵军岂是等闲,因此从事贾龙还未将马相击破。

    刘焉不屑的道:“不过土鸡瓦狗,也敢自称天子。高顺,看来你立功之rì不远。“却是将声势浩大的马相不屑一顾。

    高顺为刘焉入蜀唯一可用之人,随行的三百陷阵皆为其所训,若要破马相,只有用高顺。

    高顺却是不惊不喜,捶道:“诺!”(PS:小子跪求收藏,求推荐)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汉室宗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