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布子天下当为先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毋子 书名:重生之汉室宗亲
    夜深,刘焉书房

    “祖父上书天子,清选重臣,复置州牧,祖父可曾想好牧守何处?”

    “天下将乱,我yù避祸交州,托赵佗之事,割据一方,虽进去天下不足,但rì后不济,也给保一方平安。”刘循上书,自然会是替自己着想。

    “我闻益州有天子气。“刘循思虑良久,最后还是将这句话说了出来,虽然历史上不知是谁人对刘焉说的,但是刘焉信了,那这回也会信。

    “大胆!“刘焉突然暴怒,刘循双膝跪地,沉声道:”祖父既有赵佗之志,何不进取下!昔rì陈涉有云,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当今天子亦不过是寻常宗室,得天幸而高位。

    祖父亦是汉室宗亲,为何不能有龙图之志。当今天子荒yín无道,我汉室四百年基业摇摇yù坠,我辈宗室,应有光武遗志,中兴大汉。“刘循字字句句有声,抑扬顿挫,尽力说服刘焉。

    刘焉盯着刘循,默不作声,刘循就这么跪在地上,低着头,灯影下祖孙二人影子摇曳。

    长久,刘焉长叹一声:“就留你都不愿做那中兴之臣,天下忠于当今天子的,恐怕就只有蹇硕之辈了。

    我又何尝不想再行光武之事,奈何祖父年岁以高,不知何时就去见了先皇。你父与诸伯,皆非能成大事之人,你且年幼,叫我如何放心百年之后,将基业托付。交州虽偏远,却也可免除祸患,不至死族灭。“

    “祖父若信我,何须图后路,祖父若不信我,何必图后事。”刘循如何肯让刘焉去交州,自己年岁尚幼,等到自己真正需要一片基业时,天下恐怕已经无他安之地。最好的方法,只有继承前人的基础,开拓天下。

    “我有孙儿如此,何必要为儿子不成器而苦恼,祖父就听我孙儿的。

    益州有天子气,我刘君郎亦是高祖之孙,我亦是刘氏子弟。“此时的刘焉意气风发,踌躇满志,正是老骥伏枥,志在千里。

    次rì,刘焉上表言:“益州刺史郤俭在益州大事聚敛,贪婪成风,该交州为益州,整顿吏治。”刘宏应,封刘焉为阳城侯。除长子刘范与刘循外,其余诸子皆随刘焉入蜀,高顺为校尉,领三百陷阵入蜀,与历史上刘焉单独骑入住益州大相庭径。

    刘焉改任益州牧,刘循等人依旧留在洛阳。主位上,刘范坐在左边,刘循在右,下首站着的却是张辽与高顺。

    “文远,义公,今rì叫尔等来此,是循有事托与诸位,此事与循xìng命攸关,故循不敢大意,还请二位助循。”刘循虽然辈分不及刘范,但是现在洛阳刘府真正主事之人却是他。刘范也知自己这侄儿不凡,加上刘焉入蜀之前就有交代,凡事以刘循为主。

    “某等誓死护卫小公子。”张辽、高顺皆抱拳,单膝跪地道。若是如此之久刘循还不能让二人归心,那他也早就放弃争霸的念头了。

    “文远,你来投我现今已是三年,至今仍然是白,刘循,对不住文远。”说罢,刘循就起,走到张辽、韩当二人面前,屈膝跪下。

    张辽二人顿时慌了,连忙也跪下,张辽双手yù扶起刘循,道:“小公子切莫如此大礼,某等如何敢当。小公子但有如何吩咐,管说就是,就算是赴汤蹈火,某也在所不辞。“

    “某虽从西北军中投小公子,可看中那些虚名,小公子待某不薄,兵法武艺皆是大进。小公子之事,便是韩当之事。“韩当握拳捶道。

    “如此,循就谢过二位了。“刘循子,面sè严峻。

    “文远,若是我举荐你至皇甫将军军中,你可愿意?”

    皇甫嵩被刘宏任命为车骑将军,领西凉战事。

    “某自然愿意小公子举荐。“张辽说得却是刘循举荐,示意自己虽有心沙场,却以刘循为主。

    “我要你在皇甫将军手下,立段太尉之功,肯能办到?”

    “辽,必当竭尽全力,誓死以报公子!”段太尉乃是指凉州三明之一的段颎,以血腥征剿而在羌人中闻名。

    “循,要让文远,改名换姓,立不世之功而不取,可否。”刘循依旧冷静的道。

    武人征战沙场,就是为了立功以图封侯之赏,卫霍之名。刘循却要张辽改名换姓,就算有再大的功劳,与张辽都没有关系了。张辽沉思片刻,道:“此事不过尔尔,张辽本就是化名,某原就是姓聂。”

    张辽此是已经隐隐猜测出刘循所图何事,就选西北战功再卓越,也不及从龙之功,心中血沸腾,恨不得此刻就投西北,为刘循取下军中基业。

    “义公,黄巾军余部郭太等人在西河白波谷重举叛旗,自号白波军。循亦求义公能隐姓埋名,入白波黄巾。”刘循转又对韩当说道。

    韩当也不是蠢人,自然能看出刘循所谋甚大,却深深相信刘循能办到,他也希望汉室能在此中兴,自己也为云台二十八将。拱手道:“某,尊小公子之令。”

    ·······

    刘循推开房门,却见司马懿就坐在自己房内,默默等待自己。刘循心中咯噔一下,瞒不过他么?

    “仲达为何深夜还在循房内,可是有事找循?”刘循仿佛回到自己与司马懿初次见面之时,司马懿也是如此这般默不作声,开口却让自己措手不及。

    “伯杲,天子待你甚厚,为何你如今就要谋反!”司马懿狠狠的道,他实在想不明白,刘宏对待他们四个侍读甚是深厚,最受刘宏喜的刘循,却是第一个布子图谋天下的。

    “因为汉室,无药可救。”刘循已经不是三年前,数年时光,他也曾试着去影响刘宏,却是丝毫不见成效,周公之法,根本行不通。

    司马懿一把揪住刘循衣襟,怒道:“那你就yù效淮南王!”

    刘循挣开司马懿,冷冷的道:“我不会是淮南王,我只会是光武帝。”正了正衣冠,又道:“淮南王何错之有,我亦姓刘。”

    司马懿六神尽失,跌坐在地,口中喃喃道:“为何要至此,伯杲,你为何要至此。”

    “我只答应你,若你认为汉室有救,我就随你做那中兴之臣,若是你认为汉室无救,就随我做开国之臣。”刘循冷冷的看着司马懿,转离开。

    “伯杲,懿会让你看到,汉室非你眼中那般!”

    刘循顿住脚步,谁又会想到,最后一刻阻止他野心的,是好友司马懿。最先发现自己野心的,力图保全当今汉室天子一脉的,尽是司马懿。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汉室宗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