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天下寒门心属刘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毋子 书名:重生之汉室宗亲
    回想起来,司马懿小脸煞白,此时才不经后怕起来,若是袁尚硬气些,恐怕他就要死在袁尚手下了。却见刘循无事人样,没有一丝异常,丝毫不似刚刚经历异常残忍场面。

    司马懿丝毫不敢回想最后鞠义是如何将那些家奴屠戮一尽的,修罗地狱也不过如此。

    “仲达可还好?”刘循见司马懿脸sè苍白,定是被刚刚惊吓到了,故此询问道。

    “懿无事,只是有些不适,”司马懿语气虚弱,张了张嘴:“伯杲,你······“

    “仲达可是要问为何明明占据优势,我为何还要痛下杀手?“刘循打断了司马懿的话,反问道,司马懿轻轻点头,他还是接受不了。

    “仲达可知,倘若刚才我放了那些人,此刻袁家的追兵立至,你我今夜万万无活命的可能。只有如此,断绝袁家追兵,虽还有人在,却要先救袁尚与鞠义,无暇他顾。

    何况那袁尚开始就对你我动了杀心,yù杀我二人以泄他心头之恨。人若犯我,我必十倍犯人;人若敬我,我必十倍敬人。

    乱世人命不如狗,天下将乱,仲达若是还有这些妇人之仁,如何能在这乱世中活下去。非是循心狠,而是为了活命,不得已而为之。“刘循紧闭双眼,双手紧紧攒住衣襟。

    “伯杲又是如何知天下将乱。“司马懿虽然聪慧,现在即使能看出汉室江山已病入膏肓,却不相信无可救药。

    “仲达看自黄巾贼寇,祸乱天下,我汉室可还有救?”刘循痛苦的说道,若是生在个太平时代,他又怎会愿意变成如此。这些,都是的,为了活命,为了生存。

    “懿不知。“司马懿如何能知道,他甚至认为刘循危言耸听,若不是这些rì子与刘循相处甚深,知他非无的放矢之人,必定出言反驳。

    “若是有那么一天,仲达定能助我定鼎天下。“刘循睁眼,看着司马懿。

    “若真有那一rì,懿自当为伯杲前驱。”司马懿一字一顿,浑然不在乎现在说的是谋反之言。

    刘循没有在做言语,马车内气氛又是诡异的安静。

    直到多年以后,有人问起已是丞相的司马懿,凭借司马懿的势力,完全可以脱离刘循自立,却依旧忠于刘循,甘心被夺兵权。司马懿回忆道:“吾与帝相识于总角之年,帝幼有雄阔宇内之志,懿就曾言誓死效于帝,童年之约,岂可违背。”

    ······

    “说来,还要多亏仲达绕道偷袭,不然今rì凶多吉少了。”

    “我本yù绕道溜走,谁会去救你这白痴,不过是见事可为,顺便为之。”司马懿有恢复那张利嘴,毫不留,刘循只能报以苦笑。

    众人中虽只有孟超受了伤,鼻青脸肿,他却死活不同意进马车,刘循拗不过,只好让史阿驾车,他坐在一旁。

    史阿担心路上再有什么意外,一路快马加鞭,飞奔回刘府,刘焉见刘循入夜还未归,早派下人四处寻找,也有下人守在门口,待刘循回来。

    刘焉刚刚出来,就见刘循站在马车上,忽然刘循脸sè煞白,哇的一声就吐在马车上,体摇摇yù坠,就要倒在马车上,史阿见此,急忙扶住刘循,刘循却一丝昏倒在史阿怀中。

    ······

    刘循醒来,已是在自己卧房,刚睁眼就听到“大夫说你受惊过度,因此昏倒,安心静养几rì,服几幅安神之药便可无事。”却是司马懿守在他边。

    司马懿不屑的道:“明就惧得不知何样,却还要强撑着,好胜不要命,如今倒好,昏了一夜,累懿照顾。“

    刘循呵呵的笑了笑,没有反驳,他对昨rì之事也是非常反感,只是不愿在司马懿面前低他一等,只有强忍住反胃之感,装作无事。他本就是白净的人,就算脸白也不易知觉,没想到最后到家,见马车上的血迹,再也忍不住吐了出来。

    出了这么大的事,却没有半点波澜,刘焉也不见有何举措,刘循也没有多问,他相信刘焉。袁绍也没有任何动静,好像刘循没有伤他子,断他大将一臂。但是刘循却是被足,没有许,不准随意出门,就连去宫中,也有史阿随行护送,没有再隐在暗中。

    时间便如此一天天过去,刘循每rì进宫与荀悦学史,然后或与王越学剑,或往蔡邕处,像蔡琰学琴。自从刘循令人将公开蔡邕藏书的消息传出去,来求刘循借书的人就未断过。而刘循的名声rì夜渐盛,洛阳城内读书之人皆对刘循心生感激,特别是些寒门士子。

    寒门士子虽然也是士族,却比那些世家大族子弟相差甚远,多是没落士族子弟,或是大族中不受重视的旁门子弟。因为家道中落或是贫困,根本不能得到好书,现在刘循愿意借书给寒门士子抄录,哪有不对刘循感恩戴德的。而刘循对于这些寒门子弟,也是好求必应,尽力交好,rì后争夺天下,他靠的只有寒门。

    这rì,刘循与司马懿刚从宫中回来,就有下人来禀报,他执意要找的张辽已经到了。刘循欣喜过望,急忙让人带路,要见一见这五子良才之首,张辽止啼!

    张辽虽是武将,刘循初见还以为是个儒生,面白干净,四肢修长,面上虽带些儒雅之气,但站在客厅,便如一杆长枪。

    好一个张辽张文远!刘循心中攒道。

    “雁门张文远,见过小先生。“张辽见刘循进来,也不多语,直接屈膝跪下道。

    “小先生?“刘循很是疑惑,他什么时候有这称号了。

    “小先生慷慨,所得藏书愿尽借与我被寒门子弟,故心存感激,皆愿以师礼待小先生。“张辽解释道:”本来我不愿来此,而后听闻乃是小先生之请,辽何德何能,岂敢有辞。“

    刘循忙扶起张辽,道“文远何必如此,这些不过是读书之人应为之事,家有藏书万卷,却扫帚自珍,不若皆弃之。“

    刘循这番话也是实诚,张辽却是越发决定的刘循高义。就连刚走进客厅的王越,也是喃喃道:“若是某能遇你,某又何以至此。“(PS:小子开学了,以后每天中午,晚上更新,写得不好,在此多谢诸位愿看小子绌作,厚颜求收藏)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汉室宗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