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洛阳城内最纨绔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毋子 书名:重生之汉室宗亲
    “不过,徒儿应了外面士子之,应借书抄录,不知师傅···”刘循讪笑道。

    “你既然答应了人,自然就要做到,借些许书罢了,这有何妨。”蔡琰心大好,自己转眼间就得了父亲平rì里宝贝得很的藏书,自是无不应

    “依徒儿之见,不若对洛阳城士子宣称,可借蔡公藏书抄录,不过还书只是,另附一抄卷,这样徒儿也能尽得所藏之书。”刘循得寸进尺,追道。

    “看来父亲还真是看中一神童,若行此法,必能恩泽天下读书之人。”蔡琰玉指捏了捏刘循得鼻子,感叹道。

    其实刘循还可推出活字印刷之法或是改良造纸之术,但是二者皆耗时耗力,所需钱财甚多。且工匠场地,开始皆不能为人所知晓,刘循此时却是无力办到。更何况现在就退出二术,对刘循却是收益不大。等刘循再往前堂去,诸人都已离去,想必不久刘循尽得蔡邕藏书的消息就会传出去。待刘循告知蔡邕、卢植二人,自己拜蔡琰为师学琴时,蔡邕老怀大慰,在他看来,刘循现在既是自己的徒孙,自当能教他。只是由此一来,蔡邕便不便离开洛阳,干脆就决定搬回洛阳。卢植欣喜过望。一是收得司马懿这般佳徒,二是老友终于决定不再偏居吴会,当下令人设宴,留司马懿、刘循二人宴后再回。

    如此来来往往,刘循与司马懿出卢府已是三个时辰之后,二人催促着快马加鞭赶回去,若是碰上宵,也不是件易与的事。

    “仲达拜卢尚书为师,倒是出乎循意料之外。”刘循有点醉呼呼的,蔡邕、卢植俩老家伙竟为老不尊,使劲的让他喝。汉代的酒虽然度数远不及现代,但刘循不过是个小孩,哪有不醉的道理。

    “卢师虽为儒生,却善兵略,更是我朝文韬武略皆、皆有造诣之人,懿做不了武将,却也求文、文能安邦,武、武能定国;方天下不靖,大乱在即,懿当、当扫清宇内,还、还朗朗乾坤。”司马懿也是喝多了,吐字不清,还吞吞吐吐的。

    “既如此,你我定要这天下,在我等手中涅槃,重振河山!”刘循笑脸红扑扑的,忽而在马车上站起,张臂怀抱,慷慨激昂的说。

    “砰!”“希略略!”

    马车突然停住,刘循一个没站稳,就豪迈的与车底做了亲密接触。刘循呻吟着撑起,怒道:“孟超,怎么驾的车!”刘循与司马懿却是偷偷外出,因此只有三人在,没有别人,驾车的自然是孟超。

    “少爷,你还是自己看看吧。”孟超声音却有些慌张。

    刘循愤怒的掀开车帘,却见几个壮硕汉子站在路上,,刘循使劲摇了摇头,喝道:“哪些不长眼的,敢挡本公子的道!”

    “啪啪啪!“

    “刘小公子真是好气魄,孤一人也敢如此狂妄。“

    一俊秀公子一边拍手,一边道。

    刘循仔细瞧了瞧,嗤笑道:“原来是袁家小狗,好狗不挡道,还不速速给本公子让开。“刘循本就看不惯袁家之人,尤其今rì袁尚还无理取闹,竟想扇他耳光,让刘旭如何咽得下这口气。

    “哼,真是好狂妄的小子,今rì本公子就要让你好好知道,我袁家不可侵犯。“袁尚狠道。他从卢植府上被蔡邕赶出,脸面无光,在洛阳城内颜面尽失。回去后更是被袁隗一顿臭骂,他不敢迁怒蔡邕,却是对刘循恨之入骨,因此叫上家奴,特意等到刘循从卢府出来,就是为了给刘循一个教训。

    “看来今rì本公子是免不了皮肤之伤了,袁家小狗你也好气魄,对付我一个小子,竟叫上家奴,“刘循讥讽道,完全不似自己处在险境,镇定自若。

    “好个伶牙俐齿,就算本公子今rì如何,你也说不出去“袁尚面sè狠厉,又得意的说:”若是你将蔡邕那老东西送你测藏书皆与本公子,或许我还可以饶你一命。“

    “若是本公子不给呢?“刘循越发平静,语气冷静,知觉丝丝寒气。

    “真不识好歹,那你就拿着你的书,死去吧。“袁尚指着马车,怒道:”给我打,打死刘循者,本公子有赏!“

    “谁敢,天子御赐金牌在此,见令如见天子,谁敢上前!”刘循从马车上跳了下来,拿出金牌喝道。

    众家奴不知所措,被刘循喝住,呆呆的站在原地不知所措。袁尚脸sè苍白,狠狠得跺了跺脚,脸上布满戾气,道:“今rì除刘循三人外,别无他人,天子岂会知晓,都给我上,有事还有袁家。“

    众人定下心,叫嚣着冲向刘循。

    “好个袁家小狗,天子脚下就敢不尊天子。“刘循气极反笑,若是让袁绍知道自己最宠的幼子如此不成器,不知会如何作想。看来rì后袁家雄霸河北,就算没有兄弟倪墙,迟早也会将基业葬送在袁尚之手。

    “大师兄!你师弟让人欺负了!“刘循突然扯开嗓子大叫道。

    月光戚戚,普照之下,一群昂藏大汉向着个三尺孩童冲去,满面狰狞。而孩童是那么的无助,声音是那么的凄凉。任谁见了,都会为那孩童抱不平,仗义出手。

    淡淡的月光突然大盛,银白sè的光笼罩着冲来的众家奴,知觉点点寒芒吐露,瞬时间又消逝不见。三个壮汉停下脚步,双手死死的捂住脖颈,鲜血却依旧止不住的喷涌,溅到旁边之人的上,众人皆是脸sè苍白,两股战战。

    史阿仗剑挡在刘循面前,冷冷的盯着袁尚,杀气弥漫,死死的锁定住。

    刘循自然知道王越担心自己的安危,让史阿暗中保护,否则正缝混乱之时,洛阳城三教九流汇聚,刘循怎么敢和司马懿到处乱跑。

    刘循嘴角轻扬,笑道:“若是天子得知有人视天威于无物,袁家小狗,不知袁氏下场如何?”

    袁尚脸sè青白,他万万没想到竟然有人在暗中保护刘循,也恨自己做事鲁莽,说出去的话为人把柄,进不得退不得。

    “麴义,你还不出手!”

    (PS:写的不好,小子厚颜求收藏)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汉室宗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