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颍川名士荀仲豫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毋子 书名:重生之汉室宗亲
    “敦彼行苇,牛羊勿践履。方苞方体,维叶泥泥。

    戚戚兄弟,莫远具尔。

    或肆之筵,或授之几。”

    朗朗书声入耳,苍老清癯。刘循翻了翻白眼,不知道这皇子之师是哪位,昨rì刘焉便告诉了他,皇长子辩养于宫外,能够让他去侍读的只有幼子协。刘协不过四岁,这时候就讲起《诗经》,也不想想能不能听懂。这种老师,当真是毁人不倦,教导人的功夫实在不咋地,思及此,刘循忍不住哼了一声。

    沧桑的书声旋即而止,只听屋内老者道:“何人在外喧哗。“喧哗?刘循无辜的看着刘宏,他根本就未说话,只不过是哼了一声,这老头脾气也太大了。

    “仲豫今rì好大的脾气。”刘宏今rì心却是不错,难得打趣道。

    随见书房内一老者跪坐在前,下首的案几同样跪坐的两个小孩,较年长的大约仈jiǔ岁,年幼的只有三四岁的模样。年纪大的还能笔直坐着听老者讲学,年幼的却是显得坐立不安,很不耐烦。

    见刘宏进来,年幼的脸上一喜,起跑到刘宏边,抱着刘宏nǎi声nǎi气的道:“父皇,皇儿不愿读书。”

    老者不急不缓的放下竹卷,起一拜,道:“荀悦见过皇上。”年长的也起行礼道:“见过父皇。”

    荀悦?这位老人不是在灵帝朝,因见阉官用权,托疾隐于家中,时人并不怎么了解此君,为何看起来刘宏对荀悦还有些认识,还任用他为皇子教习。看来历史并不能全信,本应该称病在家的荀悦此时却在教导刘辩刘协,就是不知道是自己的蝴蝶效应,还是史书记载有误。

    刘循确实不知道,因为他的表现,刘宏令人接刘辩入宫,却一时找不到好的老师,正见荀悦称病请辞的上书,随即驳了回来,留下来当教习,改任文学博士。

    “皇上,老臣年老力衰,学识浅薄,恐难以担当重任,若误了二位皇子,老臣虽万死不能辞其咎,还请皇上另选贤能。”荀悦却是非常不给刘宏脸面,还要请辞归隐。

    刘循哪里会让荀悦走,此公乃是东汉末有名的史学家,他对五经不感兴趣,读史学务实之学整投其所好,况且荀悦代表的是颍川荀氏,王佐之才荀彧荀文若,荀攸荀公达皆出于此,颍川荀家更是颍川士人的代表,rì后若是能得其所助,天下可图。

    “先生过谦了,先生大才,循观朝野能及者不过五六。适才循不知实,狂妄之举还请先生见谅。”说着便恭恭敬敬的向荀悦行礼道歉。

    “先生教导二位皇子《行苇》,乃因其为周王室与族人饮宴之作,此诗章首即言亲戚兄弟,是因二位皇子初次相见,教导要兄弟骨相亲相,乃是人伦之常,天地之义理。

    再也《行苇》所云。恩及草木、牛羊六畜,仁不忍践履生草,则又况于民萌而有不化者乎。先生选此篇,在国劝二位皇子兄弟相亲,在天下为仁著于天下。

    先生德才高远,如何不能担当皇子之师,非是不满天子?“

    刘循一番话下来,先是对荀悦一番恭维,最后假借刘宏之威,给个甜枣再打一棒,谅荀悦也不敢当着刘宏的面说对朝廷施政有所不忿。就算是得罪了这位大贤,只要此公没有离开,rì后就有机会修缮关系。

    “老臣不敢。”刘循这招屡试不爽,昨rì是将袁隗吃得死死的,今又强留下荀悦,狐假虎威。

    “卿不必在意,朕这侄儿谁的面子也不给,昨rì可是将袁司徒好生得罪了。”刘宏摆摆手,不在意的道。俯抱起刘协,捏着他的鼻子道:“怎么?协儿不愿跟着二位兄长读书?父皇可是给你找了位好侍读。”

    刘协看了眼刘循,小眼睛里却是满眼怨恨,在他看来就是因为刘循,父皇才让他俩听这些难听的东西。刘循与刘协对望一眼,就发现刘协眼中的不满与怨恨,心下怒道,小小年纪便如此怨毒,长大后还能得了,rì后就算曹丕没有代汉,刘协也非中兴之主。既然如此,你从小就对我有意见,也不要怪我rì后夺你天子之位。

    “荀卿,这几个孩子便交给你了,朕还有事,便不打扰了。”说完刘宏一副sè急的样子,真如史书记载,灵帝好sè。匆匆离开了,自始至终未看刘辩一眼。

    刘辩小脸瞬时青白,眼眶通红,刘循见状,忙道:“循见过皇兄。”却未提刘协。

    刘辩养于宫外,宫中的勾心斗角还不曾接触,此时还是个良善的平常少年,史道人虽曾教导过刘辩,即便是他也不会这些鬼蜮。

    刘辩稍稳定绪,拉着刘循道:“吾年长于你,便是你兄,rì后自当照顾你与协弟。”刘协却是哼了一声道:“我才不要你照顾,我有父皇。”刘辩一脸尴尬,未在做声。

    刘循笑了笑,刘辩也非良主,若是太平盛世,他也可做好一个太平天子,可是逢乱世,他却没有中兴汉室,驾驭群雄之能。宣帝遗风,多半是何皇后与何进等吹嘘出来的。

    荀悦在一旁看完一番兄友弟恭,虽然刘协不怎么将刘辩放在眼里,冷冷的道:“皆言刘君朗之孙当世神童,今rì老有幸得见,名不虚传,果真一小人尔。”

    刘循只能苦笑,他还是第一次遭人这么骂,却又不能在顶撞这位脾气有点大的老人了,跪下道:“先生大才,却一心只yù离开,循无礼,唯有出此下策,还望先生见谅。”

    荀悦哼道:“老夫可不敢当你一跪,起来吧。”“先生乃是我师,循跪拜师长,天经地义,理所当然。”说完便向荀悦行拜师礼,不管答不答应,礼先到了,rì后想悔改也不成了。

    “老夫没什么可以教你的,当不了你师,莫误了刘君朗家大才。”荀悦还是板着一副脸,刘辩和刘协两兄弟站在一旁不知所措,刘辩虽yù扶刘循起,却摄于二人之间,不好随意行动。“循至今五岁,已然度通《孝经》、《论语》《诗》、《chūn秋》同龄人中,循自认无人能及。循不愿读经,愿学《左传》、《汉书》、《六韬》,进而拜读诸子,方今之时,唯有先生能教循。”

    “哼,起来吧,不过我还不是你师,此事rì后再议。”荀悦却是松口了,他才学不显,刘循所说的这番话,怕是刘君朗教的,未想除了从弟荀彧,世间还有知他之人。

    弟子择师,师也择弟子,有一个好的弟子,才能将老师的才学本领传下去。刘循天资聪慧,荀悦也很满意,只是对于他的心xìng,还有些不满,故说rì后再议。(ps:小子厚颜,求推荐,求收藏)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lt;/agt;lt;agt;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lt;/agt;;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汉室宗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