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代汉者当涂高也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毋子 书名:重生之汉室宗亲
    一家人痛快的庆贺一番不提,洛阳城内一时皆传宗正刘焉的孙子早似聋哑之人,却一rì之间如同开启宿慧。

    待到家宴散去,刘循就在自己房里足不出户整整三rì,就连吃饭也是叫下人送来,他把前世对自己有用的记忆全都写了下来,然后烧了重写,直到确信自己不会忘。家人想去叫他出来,刘焉却深信自己这孙儿不凡,有光武皇帝亲自教导,却是任着他来。

    数rì后。

    “循儿你虽年幼,却是天赋异禀,更得神人指点,祖父便为你取了字;”刘焉心知刘循非池中之物,少年神童的名声注定会要传出去,便做了这番打算,也好让他结交天下之人。

    刘循却有自己的打算,既然打定主意要争夺天下,就要不惜一切给自己获取优势,天下群雄岂是易与之辈,就算自己是穿越者,谁又说得定能用兵与诸葛比翼,权谋与孟德相较?回道:“祖父,孩儿已经想好字了,孩儿的字为伯杲。“

    刘焉有些不悦,本来还想着给刘循取个好字,也好满足自己的心意。转念一想,刘循乃长子,伯字当然可取,杲有rì出明亮之意,出自诗经,‘其雨其雨,杲杲rì出’。心中不由暗叹,就算自己给刘循想的子武,骐骥他能与武皇帝和光武皇帝一般,又寄喻刘循乃光武皇帝弟子后辈,也不如这伯杲二字。

    便点头道:“如海之深,如rì之杲,有光明高远之意,正所谓君子坦,小人长戚戚,也忘你rì后能如你的字,明亮高远,如古之君子。也好,rì后你便唤你刘循刘伯杲。“

    刘循为自己取字伯杲,却是冲着一句谶语“代汉者,当涂杲也!“古人信谶,昔rì汉武帝就曾言:”汉有六七只厄,法应再受命,宗室子孙谁当应此者?六七四十二代汉者,当涂高也。“汉光武帝与公孙述也曾为此争论,袁术更以”吾字公路,正应其谶。“妄然称帝!

    若假借这一谶语,待天下大乱,时机成熟,凭此一点,稍加运作,刘循的宗室份就会是最大的优势,而非劣势。从董卓废立天子,至曹cāo挟天子以令诸侯,经数十载光yīn,二代人奋斗,才有曹丕代汉自立。人心思汉乃是天下大势,君不见袁公路雄踞淮南拥楚之势,一rì称帝,崩于旦夕。

    中平元年,公元一八四年二月,太平道张角以‘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为口号起义。青、徐、幽、冀、荆、扬、兖、豫八州黄巾并起,汉天子刘宏慌乱之下于三月戊申rì以何进为大将军,率左右羽林五营士屯于都亭,整点武器,镇守京师;又自函谷关、大谷、广城、伊阙、轘辕、旋门、孟津、小平津等各京都关口,设置都尉驻防;下诏各地严防,命各州郡准备作战、训练士兵、整点武器、召集义军。

    皇甫嵩上谏要求解除党,拿出皇宫钱财及西园良马赠给军士,提升士气,吕彊上言:“党锢久积,若与黄巾合谋,悔之无救。”刘宏接纳提案,在壬子rì大赦党人。至此,汉末乱世揭开序幕,绝世无双的英雄,曹cāo,孙坚,刘备纷纷冉冉登上舞台。

    后继无力的黄巾起义历时九月,旋即被平定,然而大汉却处于风雨飘摇中,而后更是名存实亡。

    曹cāo伫立宫门外,手中提着济南相印,放诞不羁大笑而去,“cāo当使贪官污吏绝迹济南!”此时的曹cāo,还是那个一心以平定边疆为志的治世能臣,他又是何时成为不世jiān雄曹孟德的?

    孙坚果敢坚毅,将别部司马的任书随手给了黄盖,冲着自己的伴当豪迈的笑道:“大丈夫功名当马上取!“曾试图力挽狂澜拯救的汉室,是如何对大汉失去信心,最后三分天下有属吴?

    刘备满面愁容,领着他的两位义弟郁郁闲行,拉着关羽张飞苦道:“刘玄德何rì能一展所图?“这是抑郁不得志的他,又是如何在宗室子弟中脱颖而出,最后担负重振汉室的重担?

    刘循也不知道,他不是他们,怎知这些不是枭雄是如何在大浪涛沙的时代中走出的。刘循只知道,天下为棋,rì后的持子之人已经踏上各自的旅途,不想为棋子,现在就应当学会如何下这盘江山之棋,不想落于人后,最终死于非命,现今就应当落子。

    大争之世,强者,达者,为先者,方能立于不败之地!

    天子设宴未央宫,邀百官与家眷同去。

    以往天子设宴百官,刘焉只是些刘母前去,今rì却被刘循听到,便吵着要去,刘焉对这孙儿哪有什么不答应的,未见有人带着小儿赴天子宴,此番必然会有朝堂上的对手攻讦,即便是如此,依旧带着刘循一起赴宴,足见宠至极。

    汉代宫廷虽没有后世华丽雍容,却是更大气磅礴,巍巍峨峨。无论是未央宫还是建章宫,都是皇帝rì常起居的场所,只有长乐宫和桂宫是妃嫔、皇后居住的地方。当然,一个宫包括的房间很大,像未央宫就包括宣室、麒麟、金华、承明、武台、钓弋等,又有阁三十二,包括寿成、万岁、广明、椒房、清凉、温室、永延、玉堂、寿安、平就、宣德、东明、飞羽、凤凰、通光、曲台、白虎等。又有天禄阁、朱雀堂、画堂、甲观等。汉代皇帝开朝会、接见臣子的地方,一般都是在未央宫,至于是哪个,就要看皇帝陛下的心了!

    一路上刘循东张西望,从未进宫,就算是两世为人也当然非常好奇。未央宫侍卫森严,以视天威煌煌,刘旭暗道,难怪刘邦会说大丈夫当如此,纵使功成枯万骨,虽死而无憾,只是很少有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更不用说如刘循这般,天子脚下图谋御座。

    汉代宴会每人发一个小案,案上放着食物。食物有生有熟,连切割方法都得按照礼仪来。孔子曰;割不正,不食。就是说在宴会的时候,切割食物要有标准。刘循不由咂舌,本想着可以吃上一顿国宴,谁知礼仪繁琐,半天还不能出到一口,这还是小宴,若是大宴更为讲究。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汉室宗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