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这个老兵不简单

    众人的目光聚焦在林群上,而只有一直为吴潘盛着紧的吴语一脸不信任的看着这个年轻人。

    王仁义走到吴语边,小声的说道:

    “别不信了,刚开始他被我女儿强迫过来治我病的时候,我还以为他是骗了我女儿呢,可是后来还是不得不服。”

    吴语听了王仁义的话,也只是心中稍微安定了一点,但是也不敢全信,毕竟自己的父亲也是上了岁数的人,连钱布衣这个中医泰斗也说不出个准信来,他这么小,中医能学全吗?

    同样的,原本对于林群说会点医术就很不信钱布衣,更是不怎么敢确定林群这个小子到底要干什么,中医一个用药不好就是毒死人了。

    林群看着几人不一样的表,他揉了揉鼻子,也不敢多说话,毕竟自己现在还是才二十多岁,在外人看来还是在学习的样子,就算是天朝老字号的医学按他这样也还在背诵药名和药理呢。

    拿起桌上散放的纸笔,林群刷刷的写了几个药方,然后往前一推,钱布衣赶紧过去拿起来一边看一边小声的念着:

    “金银花、黄芩、板蓝根、栀子、水牛角、珍珠层粉、动物胆酸,这,这个是凉茶?林群你开玩笑了吧?”

    一听钱布衣这么说,林群也有点纳闷了,自己脑子里传来的信息就是这个啊,不过他脸上不敢显露出自己的疑惑,说道:

    “其实,吴爷爷这个算是疑难杂症了,我学的就是这些东西了,因为传统的中医养生太慢了,只有学些乱七八糟的我才能让我原来缺少锻炼的体健康起来。”

    林群想着这样也许就能让钱布衣理解他为什么体能恢复这么快了,应该就是自己瞎吃药才这样的,但也因为这样他才能学会针对这种疑难杂症的中医。

    也不出所料,钱布衣内心里还真是这么想的,摸了摸自己不存在胡子的下巴,同意的说道:

    “我说老吴,你这还真算是疑难杂症,正规的中医方法我还真想不出呢,嗯,反正你这家伙不怕死,要不试试?”

    吴语这时跑过来拉住钱布衣大喊道:“钱中医!你怎么这么不负责任呢,人命关天怎么能说试试就试试啊?”

    吴潘盛看着自己儿子,内心里很是开心,但是这么娘的样子他实在看不过去了,呵斥道:

    “吴语,你那是什么样子,放开老钱,一边呆着去!”

    吴语对于自己的父亲还是很听话的,真的乖乖的退开站到一边,看到儿子走开,吴潘盛就问道:

    “林娃子,你这个药要吃多久呢?多久能好啊?”

    “呵呵,其实你这就是食物中毒差不多的,不过你大概很不喜欢喝凉茶吧,不然老早就好了,现在这个是中医的凉茶比普通效果好,和两壶就差不多好了。”林群笑着说道

    钱布衣却是不敢肯定的说道:“老吴你先试试,这几天我就在你家呆着帮你看看,以防万一。”

    “呵呵,好啊,好久没一起说话了,待会儿在喝上一杯。”吴潘盛一听老钱居然不回去教学生,专门看着他开心的就想跟钱布衣喝上一杯。

    林群满头黑线的看着这个马上就要起来去喝酒的老人,实在想不通你的爽气是哪来的,连命都不管了啊。

    “吴爷爷,那个,那个,在你完全好之前,最好还是不要喝酒,饮食也要清淡点,多吃蔬菜。”

    “呃,这么麻烦啊?”一听林群这个小中医的叮嘱,吴潘盛还是听话的坐下来,看到林群边的王仁义,又想到对方是小王带来的,自己都没说好给对方什么呢。

    “那个,小林还有小王,你们想要我们吴家什么东西呢?”

    王仁义这时站了出来,左手拍了拍林群的背部,对着吴潘盛说道:“吴老,其实呢,原本我是想买亚宁大学旁边,隆花那个地方的商务楼,结果哪知道已经被吴语给捷足先登了。”

    吴潘盛疑惑的问道:“那个地方我知道,原来吴语是想在那里开健馆的,毕竟离开学校近,不过后来因为我的事就耽搁了。不过,你们想在那里做什么?”

    “呵呵,吴老,我们开的相当于网络公司,也想做大点,所以打算楼层也多买点。”王仁义也不对吴潘盛几人隐瞒,反正也没外人,也将一些信息全盘托出。

    吴潘盛眼睛一亮,看着林群说道:“呵呵,是你小子的主义吧?”

    王仁义看着吴潘盛看向林群,心想吴老是怎么看出来的?

    “小王,你也不用多想了,他也没跟我说过,不过按照你xìng格,是不会做那种没有把握的东西,不过刚刚我也看到你跟这小子交流,看样子很看重他,呵呵,这种年轻的人玩意,你又怎么可能想的出呢。”吴潘盛一针见血的说道,倒是让王仁义心中释然了。

    “吴爷爷,你过奖了,都没运营呢。”林群谦虚的说道。

    吴语心下有些惊讶的看着林群,没想到要买那里的主使还是这个孩子,不过王仁义说的那个东西都是孩子提出的,靠谱吗?

    吴潘盛看到一旁自己儿子犹豫的脸sè,摇了摇头,对着王仁义说道:

    “小王,那个地方我可以免费送给你,嗯,你不用惊讶,是将产证书给你的赠送,不是什么口头协议之类的东西,不过……”

    王仁义听后真的惊讶了,没想到吴老这么好,可是后面的不过怎么没说下去呢?

    “吴老,不过什么?你尽管说。”

    吴潘盛看着还是一言不发的儿子,叹气的说道:“不过,我们要入股,就按照那几个楼层的价格来入股吧。”

    “呵呵,原来是这事,没问题,吴老您说怎么着就怎么着。”

    王仁义还以为是什么事呢,如果是吴家人进来,他还真不担心了,先不管吴老会不会干什么,只要有吴语在,这个公司就不会出事了。

    “唉,要是我这死脑筋的儿子能有你这么想得开就好了,到现在还不结婚。”看着王仁义这么果决的样子,吴潘盛叹息的说道。

    钱布衣坐到老友边,安慰的说道:“你就知足吧,其他地区那些富二代富三代的,天天给家里惹事,要是你家小吴也这样,你不天天在家里举着枪乱跑?”

    “呵呵,你这胆小鬼,居然也很会说话啊?”吴潘盛笑着对钱布衣说道。

    “你在说我胆小鬼,我可翻脸不认人了啊!!!!我这是为民服务!哪里胆小了!哪里啊?啊?!”钱布衣跑去老人的份,揪住吴潘盛的脖子摇着说道。

    看着两个老人孩子般的打闹,吴语和王仁义倒是还好,也知道老人的生活的确缺少了乐趣,但是林群却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奇葩的景,张大了嘴有点不敢置信。

重要声明:小说《幻想人生辅助系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