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犀利的王仁义

    千代别墅区吴语的家里,钱老已经在拿捏在吴潘盛手腕处,要给他再次诊断一次,显然他最后的结果跟林群是一样的,满意的朝着微笑的林群笑了一下。

    看到总算没发疯的钱布衣,林群心里也算是呼出了一口,看了看旁边的王仁义,貌似他对于这个好像有成竹,根本不注意这里的况,只是看着一个人坐在那里独自笑着的杨明石。

    难道杨明石又在干了什么吗?为什么王仁义这么注意他。

    林群也看向了杨明石,对方显然更在意的是最后结果,是种望着钱布衣忙这忙那,也看不出什么来,放弃了观察看看的想法,他转向了钱布衣想看看老中医的手段跟他的人医有什么不一样,就目前来说,他只知道钱布衣的中医是绝对正规的路径。

    杨明石此时手中的手机震动起来,看了看信息,脸sè上微不可查的变了变,但王仁义放下捏着下巴的手,他知道肯定是什么对他来说是好事的事发生了。

    站起的杨明石来到吴潘盛面前,略带恭敬的说道:“吴老,我公司里突然有点事,先走了,这四君子要是钱中医看过可以用的话,你再让吴语联系我吧?”

    “嗯。”吴潘盛嗯了一声,对于这个外来户,他更在意的是老友钱布衣的判断。

    看着老头子不怎么搭理他,耸了耸肩自顾着走了出去;看着吃了一小憋的杨明石能就这么走了,王仁义松了一口气歪过头对着林群说道:

    “看样子杨明石这家伙外面出事了。”

    林群看着凑过来的王仁义,以为他要问下病什么的,哪知道居然说得是杨明石的事,不疑惑的问道:

    “王叔,这个杨明石难道在我们亚宁市做了什么吗?”

    “还能做什么,预计是想拿住我女儿威胁我,让我放弃,顺便也看上了宋艺这小子,不过也因为宋艺,我想到,这样掌握技术的人才就算他这个家伙要放弃产业,肯定也要拿下的。”王仁义悠悠的对着林群说。

    “嗯?可是那也是我想出来的方法,怎么不抓我呢?而且总的来说如果拿下房产,他去经营其他的东西也比对着还是空壳的东西能得到的多吧?”林群有些想不通的问道。

    王仁义认真的看着满脸疑惑的林群,没一会儿笑着说道:

    “你能看到这点,已经很不错了,但是不说其他,就说亚宁市未来的趋势,肯定已经不是我们这些守旧的东西了。

    经商这个词永远不变的是新颖的东西,说白点就是推陈出新,而且当时你跟我说得时候,.我这段时间也结合了我旗下的期货和物流,商场一些业务,也只能维持在不差的运营状态。

    这个最主要的还是交流信息传递的缓慢,我们现在依靠的还是传真和电话或者电视广告,但是不效率,如果你说的那个聊天软件出来,他就会像渔网撒出去一样扩散,我们这时候只要把原有的做的更好,那么自会有人宣传。

    而杨明石这个老jiān巨猾的家伙,他在做的是零售业,而且波及的种类繁多,他很需要一个能帮他宣传的平台,但是你去想,电视广告中会帮你宣传乱七八糟的东西吗?而且他肯定也是专门找人研究过这种东西。

    不过也怪我口风不紧,对着这只狼没有太提防,没想到他还真看上了我们亚宁市,不过也是他唯一能拓展的地方,亚宁市有我国最大的港口之一,对于他来说是最需要的。”

    林群看着王仁义对着企鹅的传播信息很是疑惑,他想了想好像也只有那种网上病毒式广告宣传才能算是有效的传播手段,至少那样不会没人看不到了,但是聊天软件就好像有点不大可能了。

    林群看王仁义这么认真耐心的讲给他听,他觉得不懂还是问问:

    “王叔叔,那只是一款聊天软件,我觉得怎么可能像你说的能这么有效的宣传啊?”

    王仁义轻拍了下林群的肩膀,笑着说:“你看到的也许只是年轻群体这一块儿,我看到的却是整个天朝的用户。”

    这下林群算是想通了,这种方便联系的方式肯定更让各行各业需要大量信息交流的工作得到便利,那么从中能够谋得的利益也是比原来他想的更加能倍翻。

    林群自己以前做小职员的时候也许还没考虑那么多,都是按章程办事,不过也真亏王仁义这么一说,他对于利用这个软件的发展有了更好的思路,而且还有那个王元馨这么BUG的人物。

    等等王元馨如果被盯上,那么不是说宋艺这个家伙也?

    林群赶紧对着王仁义问道:

    “王叔叔,那小艺他会没事吧?”

    “杨明石那家伙都走了,肯定跟我女儿一样都没事了。”王仁义向沙发上靠去,一边舒坦的说道。

    林群疑惑了怎么说杨明石回去了就说明都没事了?

    看着满脸不是很相信的林群,王仁义不耐其烦继续说道:

    “像我这样或者吴语这样的人,是把自己的员工抗在肩上去运营整个庞大的公司,我们首先想到的是员工生活和工资是否好。

    杨明石这个小混混出的家伙,首先想到的是自己,他把员工都当成手下,而且他是坐在这些手下肩膀上的,所以说他坐的位置被人动了,还敢在这里待着吗?

    也就南望市这个地方他还能逍遥下,在我们内地这里是无法光明正大的干这些见不得人的事。”

    林群算是懂了,这个杨明石果然跟介绍中的一样心狠毒辣,但是在内地的他就跟被困在笼子里的狮子一样了。

    王仁义看着林群了然的表,自己也是很满意的点了点头,与此相同的,钱布衣听着吴语将林群的诊断结果说了一遍后,也是连连点头,欣慰的望向了正在跟王仁义交谈的林群。

    吴潘盛看着钱布衣这腔调,戏谑的说道:

    “我说老钱,该不会是人家还没承认你做师傅,但是碍于要帮小王,才低声下气的让你来吧?”

    钱布衣被说的脸一红,但是嘴上不饶人的说道:“我说你个快死的家伙,怎么跟个二八的小姑娘一样八卦啊?”

    “哼,你个老不死的,要不是当年你怕死,我才介绍你去学医生的,不然你现在预计在哪块地里埋着呢。”吴潘盛继续调侃道。

    说道这事钱布衣哼哼了两声不说话了,看着转过头帮他查看四君子的钱布衣,吴潘盛哈哈大笑。

    钱布衣不想转头看吴潘盛那洋洋得意说人糗事的样子,平稳了自己气息,开始检查起杨明石带来的四君子材料。

    放在鼻子前一个闻了闻,又看了看sè泽,都是很普通的人参、白术、茯苓、甘草;不过好像还有其他的东西,这个味道问不出来啊。

    钱布衣觉得这个东西还是不能吃,转过头对着吴潘盛说道:“我说老吴,那个送你东西杨明石是什么样的人啊?这个东西里面混了一味我不知道的药材。”

    “没什么,我也不认识,哼哼,这个家伙看样子就是想要我死而已,还当我不知道吗?”吴潘盛眼中jīng光乍现。

    林群和王仁义也被吴潘盛的话吸引过来,一旁的吴语一听惊了,赶紧问道:

    “爸,这是怎么回事?他不是来治你病的吗?只要治好我们不是也答应给他50%的房产吗?”

    “你这个呆子!!!!一个混混出生的家伙,会只要这点?你太小看一个混混的贪婪xìng格了!”吴潘盛直接对着吴语骂道。

    “这,这怎么可能,我又没得罪过他?”吴语被骂的云里雾里根本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王仁义这时候走了出来,笑着对吴潘盛说道:“吴老,您消消气,吴语的xìng格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也是孝顺才会这样。”

    “哼,要不是这样我老早打死他了。”吴潘盛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骂道。

    钱布衣看着有些动怒的吴潘盛说道:“我说老吴,这有啥好冒火气的,你再冒真的要元神出窍了。”

    钱布衣这个好友的话还是很灵的,吴潘盛总算压下了对自己儿子的审批,看到吴潘盛总算安静下来,钱布衣皱着眉头说道:

    “老吴,你这症状嘛,像是伤寒,但是这气血上涌又有爆血管的样子又像是阳亢,还真是个疑难杂症啊?”

    “唉,亚宁综合都看不出来呢,你说的我也知道。”吴潘盛叹了一口。

    这时候就是林群出现的时机,该走的也走了,就算这里的人知道了点什么,也不要紧了。

    “也许,我可以治愈吴爷爷的病。”

    钱布衣绕过桌子跑到林群边抓住他说道:“你说的是治愈?不是延缓?”

    “嗯。”林群看着最近已经看腻的脸孔无奈的嗯了一声。

重要声明:小说《幻想人生辅助系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