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纷乱之始

    带着徐若瑜回到家的林群,正要换掉护士服还给她,电话却响了起来,看了看来电,原来是王元馨,林群一下愣住了,她不会到校医院去找自己了吧?

    “喂?是我林群,王元馨你有事吗?”

    “林群!!!你才有事呢!!!!你死哪去了!!!”

    王元馨巨大的吼声从电话里传来,林群赶紧将电话拿的离开耳朵远远的,一旁的徐若瑜也听到了王元馨的声音,一边整理着自己的护士服,一边好奇的看着将电话远离耳朵的林群。

    听到王元馨不喊了,林群用小手指淘了淘耳朵说道:

    “我说大小姐,你想干嘛呢?有你这么吓人的么?我就是偷偷的溜回家了。”

    “你才吓人!你全家都吓人呢!!!我看你不在医院以为你出事走了呢,你怎么字条什么的都不留一个,要不是我来的时候想到那些护士们也没碎碎念特护病房谁谁走了,不然我还真以为你去了!!!还有你伤都没好怎么回去?!你到底在想什么啊?”

    王元馨的连珠话弹让林群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姑姑林思语,貌似自己也没有跟她说过,看样子等安慰好王元馨后还得跟自己姑姑说一声。

    “好啦,好啦,其实我好的差不多了,只是那天你们来我刚醒来,还没睡够呢,今天还是靠若瑜帮忙才出来的,你也别生气了吧。”

    始作俑者的他也的确是有很多做的不对,可是他的一句若瑜让电话那头的王元馨更是火冒三丈,狠狠的在林群待过的特护病房跺了一下脚,看了看手机,林群还没挂断,她呼出了一口气说道:

    “哼!你给我等着,我去你家,看看你恢复到多少了!”

    “你来我家?喂喂?”

    电话挂断的嘟嘟声传来,林群无奈的转过头对着徐若瑜说道:

    “若瑜,王元馨也要来呢,要不待会儿你晚点回去一起吃饭吧?”

    徐若瑜想到了什么,脸sè不又要红了起来,但看到林群还是那么当然,赶紧强压下心头的羞涩说道:

    “嗯,好的,你让我在检查下你的伤口吧?回来的路上你肯定也出过汗了,裹着汗不好。”

    “那个也不急,我先跟我姑姑打个电话吧,你随便看看不用拘束的。”

    林群说完又拨出了林思语的电话,可是电话中机械的声音传来:

    “您所拨打的用户不在服务区。”

    林群奇怪了,林思语昨天才走,今天又能去哪里,按照以前这个时代自己的路,如果林思语要出远门肯定会跟他说一声的,怎么什么都没说呢。

    又看了看手机信息里有没有林思语发来的短信,可是什么都没有,林群想想还是问问自己好久没回来的老爸了。

    这时跑到了燕京林虎疑惑的看着自己儿子林群打来的电话,向正在一起开会的人告了声罪自己要接一个电话,便出了这间会议室。

    “喂,小林啊,什么事?”

    “爸,你在哪呢?这么久没接电话。”

    “我在跟燕京的几个零售商开会呢,你怎么这时候打电话给我啊?”

    林群心中纳闷了,我自己这个做儿子的怎么可能时刻监视着你在做什么啊,不过还是姑姑的事要紧点,林群问道:

    “爸,姑姑是不是又出差去了?我打她电话打不通,她又去做什么工作了啊?”

    电话那头的林虎沉默了下,看了眼跟着出来夏玲玲,想了想说道:

    “小妹么,她应该也在开会吧,你不要急就是了,反正你也对这种商场上的事不感兴趣嘛,她办好事就会来找你的。”

    林虎说完不待林群回话就直接挂掉了电话,朝着笑盈盈的夏玲玲无奈的笑了笑说道:

    “唉,思雨也是的出去做事了还关了手机,弄的小林成了无头苍蝇,我也不好多说什么她工作的事。”

    “你也是老糊涂了,思雨会没轻重吗?不过显然这次她是有点大麻烦了才关得机吧?”夏玲玲听林虎这么说,原本的笑容也收敛起来了,稍显担忧的语气说道。

    “唔,再说了,走吧,里面的那些人可不能一直等着我们呢。”林虎也不再多说,催着夏玲玲一起进去了。

    而林群对着忙音的电话张了张嘴最后什么也说不出来了,自己的父亲什么时候这么急了,而且好像还有秘密一样的,怎么自己一问林思语做什么的就挂了电话,不会真是干危险的事吧?

    一旁徐若瑜看着一脸苦笑对着电话的林群疑惑的问道:

    “小林怎么了?”

    “唉,没什么,预计是联系不到姑姑了。”林群叹了一口气说道。

    与此同时,开着自己小甲壳虫的王元馨已经来到了林群家的楼下,停好车急匆匆的上了楼来。

    “叮咚叮咚!”

    林群听到了门铃看了下钟离王元馨打给她才过了一刻钟啊,怎么这么快就来了?

    他没法多想了,门铃越按越急了,只能小跑着到门口开门了。

    “林群,你在干什么呢,这么慢才开门!!!”

    王元馨没有看着林群说话,还是往他后看着,看到徐若瑜衣衫整齐的站在那里看着她,王元馨松下了脸对着她也笑了笑。

    林群疑惑的说道:“你怎么这么快就过来了?你很急吗?”

    “哼,你是不是不想我这么快?本来不急了,但是现在就很急了,唉。”王元馨哼了一声说道。

    “嗯?到底什么况啊?”林群愣愣的看着盛气凌人后又耷拉下来的王元馨问道。

    “具体还是跟我回家再说吧。”

    林群看王元馨最后说的认真,想着该不会企鹅出问题了吧?不过我有方针没有制作方面的能力啊,如果是隆花那几层楼,我更没有什么很铁的关系网啊。

    不过想想她都这么说了还是要去看看,怎么说也是以后自己的产业;转向后的徐若瑜不好意思的说道:

    “若瑜,要不在哪里送你回去?”

    徐若瑜一听林群要办事,笑着说道:“没事的,我待会儿打车回去,不过你的伤口还没愈合不能做剧烈的运动,就算跑动也不行哦。”

    “嗯,我知道了,那一起走吧,真是不好意思了,晚饭都没让你吃上。”林群歉意的说道。

    徐若瑜摇了摇头表示没关系,拿起自己的东西,和本来准备帮林群重新绑一遍的纱布跟着两人出去了。

    林群送走了徐若瑜,赶紧登上了了王元馨的甲壳虫,后者一踩油门直接将甲壳虫开得要飞起来了,林群又一次感受到女人的恐怖。

    按照王元馨的速度的确很快就到达了她的家,进入之后林群诧异的看着已经在饭桌上吃起来的宋艺,而宋艺瞪大了眼睛,张大着嘴看着没事一样的林群颤抖着说道:

    “你,你,怎么会跟没事一样呢?”

    “呃,呵呵,小艺啊,有我们医科院的钱医生你以为什么治不好呢,再说了我只是被树枝戳穿了而已。”林群尴尬的笑着说道。

    宋艺看林群样子还真像那回事,而且显然树枝也戳的不深,不然不可能恢复的那么快,而一旁的王元馨听林群这么说还想问他怎么会这么快,不过想想现在不是说这个事的时候。

    王仁义看林群也来了,笑着让他坐下来一边吃一边说;林群自己弄了一碗饭坐下后问道:

    “王叔叔,现在是怎么回事,怎么连小艺都来了?”

    王仁义现将宋艺的那封信拿给了林群,一边将大概的事说给了林群听,包括那个黑白两道的杨明石。

    “杨明石,南望市的那个有钱老板?有一点可以肯定,他肯定是从哪里发现了我们在做这个软件,但是他的主要目的肯定不是这个,而且更不可能是隆花了。”

    林群一脸认真的说道,因为他实在太了解整个亚宁市的格局了,他记得当时杨明石来了亚宁市,但是肯定没有打着学校旁边隆花的注意。

    王仁义紧紧看着林群疑惑的问道:“小林,聊天软件的事我们也是这样想的,但是那个隆花这块你怎么这么肯定?”

    林群思索了下缓缓说道:“我爸妈也算是管理一个小型零售业的,所以不管他干什么,只要他还是从事零售业,那么就肯定不会来买商务用楼盘。”

    “嗯?”王仁义听了一下子想到了吴语还有不知道病如何吴潘盛,那么他是想从老吴家的人手里拿到什么吗?

    是的,肯定是这样,王仁义脸sè一紧对着林群说道:“小林,我想他可能是想从老吴家拿到点什么。”

    “老吴?王叔叔那个这个老吴是谁?”林群想了半天没想到这是谁。

    王仁义笑了下说道:“怪我,怪我,其实是这样的……”

    林群总算明白了,原来这是要他去治病呢,不过也好,现在也来得及,好在系统升级的及时治好了他大半的伤,林群一脸自信的说道:

    “王叔叔,择rì不如今rì,我们早点去看看,也好断了那个家伙的猜想,这样也能帮小艺小小的报个仇。”

    宋艺感激的对着林群笑了一下,而王仁义一听林群的意思当下就同意,直接起让李伯开了辆X3过来,林群看着有些老土的X3,才想起来现在00年这会儿X几几款好点的都还没出来呢。

    几人吃好饭都已经七点多了,也没多少时间给他们,也许那个杨明石已经到了老吴家;王仁义赶紧催促着几人上车,自己直接坐在了前排。

    王仁义没有选择坐在后座,是因为自己女儿王元馨也要去,这样三个人坐后排,也许林群和自己女儿还能擦出点火花呢?

    李伯看王董系好了安全带,直接紧踩油门,痛苦的林群又要感受一次飚车的旅途,而宋艺有些好笑的看着死死抓着后座安全带的林群,他自己却是很喜欢这种急速的快感。

    当然宋艺想笑的最主要原因,还是每次往右转玩的时候,林群都会因为惯xìng往王元馨上靠,而后者每次在林群压到她的时候狠狠找准他没有受伤的软捏下去。

    在各种滋味交杂中的林群,一边在努力回想着杨明石在他那一世的大概信息,但是他想到最多的也是跟宋艺一样,非常的黑,不管那方面,都是非常的黑。

    而且对方很可能已经到了,他自己将会第一次面对这种很喜欢下黑手的“大鳄”。;

重要声明:小说《幻想人生辅助系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