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姑姑你干吗?

    “呃?姑……姑姑?”

    林群张大嘴巴惊讶的看着不着寸缕的林思语,他差点都快忘了自己家现在可是还住一个姑姑呢,而且还是对他很有意思的小龙女姑姑。

    林群摇了摇林思语,可是还是没反应,“不会泡晕过去了吧?”

    他又朝里面看了看,垫脚的布也被她拖着到了门口了,看样子应该是出来的时候晕了过去呢。

    “唉,女人就喜欢泡澡,麻烦啊。”

    虽然说说麻烦,可是对于这个时代自己出现的姑姑,他还是把她当成了女人的存在,现在又这么肌肤相亲的,难免要**。

    软玉在怀的林群真正碰到这样的况,两条涓涓溪流已经慢慢留了出来,滑落到林思语的嫩的背上,不得不说虽然是快二十八岁的人却保养的跟二十岁左右。

    赶紧拿住旁边的毛巾,帮林思语擦了擦背上的血迹,然后把浴巾直接帮她整个体包了起来,一个公主抱,林群费劲的把她抱进了房间。

    “呼……我体还是很虚啊,就抱了这么点距离,就累死了。”

    林群帮姑姑检查了下,只是太劳累闷晕了头,其他倒是没什么大碍。不过这也让林群疑惑了,这个姑姑到底是干什么的呢,怎么看着很闲的样子他却检查出过度劳累呢?

    那个系统资料里可不会说是干什么的,不然他满地的跑去搜罗那些人,然后拿王仁义当跳板直接坐享其成了,还这么累的自己想着赚钱,那不是找罪受嘛。

    望了望姑姑还算普通的房间,也没找到可以标识她干什么的东西,除了那一件件ol装,难道是个小白领吗,可也不至于这么累吧?

    林群想想也没什么可看的就要离开去洗澡,刚站起来就又被拉了下去。

    “呃?姑姑,你醒了?”林群瞪大了眼看着勾住自己的姑姑。

    林思语甜甜一笑在林群脸上亲了一下说道:“怎么,把姑姑全看光了就想走了?”

    “呃,看光……”被这么一说,林群又想到了那有些嫩滑的部位,还有可的两座山,“嘶嘶”,林群的鼻血又涌了出来,直接一滴滴留进了林思语嘴里。

    没有打开灯,林思语感觉嘴里有什么掉了进来,抿了抿嘴,一股股腥腥味道,她腾出一只手拉开灯一看。

    “诶哦!小林!你恶心死了!怎么把鼻血都弄进我嘴里了!!!!!”

    林思语先把林群推开,赶紧头拿了几张餐巾纸,一份丢给了林群,一份自己赶紧擦拭着。

    自己弄完的林思语看着还有点发愣的林群“噗哧”笑了出来,再抽出两张,拧成螺旋状放在了一边,再拿过林群手上的纸巾帮他鼻子外面擦拭看紧,然后拿起两个螺旋卷狠狠塞进了鼻子里。

    “唉哦,姑姑,轻点啊!!”

    总算稍微清醒点的林群看着挂着浴巾的姑姑,差点又要想入非非,赶紧转就要夺门而出,这次又被拉了回来,林思语拧过他的头,认真的说道:

    “你小子,干嘛老这样啊,不是说长大了要娶姑姑的嘛?”

    林群有点招架不住这么猛烈的攻势,而且还是自己的姑姑虽然不是亲的,但是他现在也只能让眼珠看向其他地方,深怕又要看到那美艳的一幕而流鼻血,这不是说他是处男嘛,太没面子了。

    “哼!看哪呢!难道姑姑我不好看吗?!!”林思语看林群被她这么拧着头还不老实的看向别处恼火道。

    林群转过眼睛尴尬的说道:“姑姑,你这是想闹哪样啊,待会儿爸妈就要回来了。”

    “哼,你说呢?”林思语说完就吻了上去。

    林群睁大了眼睛惊讶的看着吻着自己的姑姑,这不是我要的开始啊!重来啊,我的初吻啊!

    .

    .

    “小李你回来了啊?”王仁义看到李伯回来招呼他来边坐下。

    李伯四处看了看说道:“小姐呢?”

    “已经洗好睡了,今天她太开心了。”王仁义望向了二楼笑着说。

    李伯拿出了一本本子,递给了王仁义,然后说道:“王董,这是你要的那个小子的资料。”

    “没太麻烦吧?小李”王仁义接过递来的本子问道。

    “没。那我也先去休息了,王董你要早点,虽然子好了,但是更要注意健康了。”李伯起说道。

    “呵呵,知道了,你快去休息吧,以后还要靠你的事多着呢,你也不能给我累垮了!”王仁义认真的看着李伯说道,后者笑着点了点头出去了。

    书房里王仁义打开了那本本子,上面林林总总记载着林群的家庭和事迹,王仁义是越看越开心,比如进了大学就来了一次单独测验,直接满分过了,从此几年都没有去上过课。

    林群大学的时间没有找过女朋友,没有狐朋狗友的鬼混,深度的宅男。

    林群的家庭很和谐,父母是搞零售业的,有一笔就做一笔,不贪心,还有一个大八岁的姑姑,具体资料不明。

    林**友很有限,但是自从上周开始,却开始四处跑,也因此跟小姐认识了。

    林群……

    约莫着半小时,王仁义将看完的小本子放在了桌上,呼出了一口气,缓缓的自说着:“这小子,还是可以的,虽然宅了点,但是脑子聪明就行,而且也没花心的迹象。

    呵呵,大三了居然没有女朋友,嗯,准确的说没有交过。一周前开始变得更融入生活,第一次上课,第一次去食堂,难道是想开了要找个女友吗?馨馨也会运气很好,这么就碰到了吗?”

    显然王仁义的心里还是觉得,林群是为了追王元馨才这么同意看他的病,而且索要的东西,绝大多数还是为了自己的女儿,这比其他的年轻人好多了。

    而且如果从侧面看的话,他有思想,有能力,除了子弱了点,基本上什么都好啊,又谦虚有礼,我老王家这个女婿要定了。

    当然你老王家总不可能知道林群有了那个作弊器才急着想要跟你女儿的吧,要不然你老王老早拿着刀去砍你口中不错的小林同志了。

    此时与王仁义一样念叨着林群的王元馨已经甜甜的进入了梦乡,也许梦到了什么,嘴里不停吐着:“死sè狼你干嘛对我这么好,别得男人都巴不得要我的财产呢…………”

重要声明:小说《幻想人生辅助系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