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七十九)皇太极与多尔衮,天魔宗和少

    陛下,我们已经探查清楚了,少林寺的那帮秃头已经从嵩山少林寺出发了,估计一个月之后就能到达长白山天池了。辽阳一幢金碧辉煌的宫当中,一个英姿勃勃的老年人昂首坐立在大中央的御座之上。这个老年人脸色红而不润,嘴唇干燥掉皮,正是一代英皇,杰出的政治家和军事家皇太极。

    弟弟啊,这里就我们两个人,你就不用这么客气了,直接叫我八哥吧。皇太极看着眼前的这个青年才俊,哈哈一笑说道。

    八哥,你打算怎么样对付这群人啊!大下面的青年郎竟然毫不避涩地说道。

    皇太极眉头微微一皱,无意中淡淡地瞟了台下的弟弟多尔衮一眼,最终喃喃说道:这十几年来,长白山天魔和我们大清一直都在相互利用,不过不可否认的是,这样的关系的确给我们减少了不少的麻烦。不过现在我们即将入主中原了,背后的这颗毒瘤这是时候拔去了。

    那八哥的意思是?多尔衮眼中闪耀这精光,灼灼地问道。

    你去准备准备,多备一些神火霹雳弹,埋伏在长白山天池的周围,到时等我的号令,一齐开花,将这些自命正统的武林人士统统送上天。皇太极虽然一副苍老、行将就木的样子,但是却不威自怒,侠以武犯,我不能许他们扰乱我大清的安定。

    可是八哥,仅仅凭那些神火霹雳弹恐怕是不能将所有的武林人士一网打尽吧。多尔衮略微有点担忧地说道。

    放心吧,我会调几门红衣大炮来支援你的!皇太极自信地说道。

    在经过宁远之战、宁锦之战和北京之战三次重大失败之后,皇太极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战败的重要原因是自己没有最新式武器——红衣大炮。

    此炮为西洋人制造,称作红夷大炮;满洲忌讳夷字而谐音为衣,称作红衣大炮。天聪五年正月,后金仿制的第一批红衣大炮在沈阳造成,定名为天佑助威大将军。

    从此,满洲终于有了自己制造的红衣大炮。这是八旗兵器史上划时代的大事件,也是八旗军事史上的一座里程碑。皇太极在八旗军设置新营重军,就是以火炮等火器装备的。这也是皇太极的腰刀!

    十七世纪三四十年代,中原大陆的上空有四颗耀眼的明星:一颗是清太宗皇太极,一颗是明崇祯帝朱由检,一颗是农民军领袖李自成,再一颗是蒙古察哈尔部林丹汗。

    这四个人,各代表自己民族或集团的利益,参与了那场空前惨烈而又可歌可泣的政治角逐。最后结局是:林丹汗败死青海打草滩,时年四十三岁;崇祯帝迫皇后自杀、砍伤亲生女儿、走上煤山自缢,时年三十四岁;李自成在紫城做了一天皇帝,败死在九宫山,时年四十岁。林丹汗、崇祯帝、李自成的基业,最后都归了皇太极和他的子孙们。

    哈哈哈,将这些武林人士统统扫除干净之后,我们就再也没有任何的后顾之忧了。重整军容,南入中原,和朱由检、李自成一决雌雄!说道兴奋之处,皇太极掩饰不住的高兴,竟然剧烈的咳嗽起来。

    他连忙将右手放在了嘴边,一番咳嗽之后,皇太极低头看去,掌心之上竟然满是鲜红的血水,整整一小掌!

    弟弟,你下去准备准备吧,一定要保证万无一失!皇太极左手挥了挥。

    大之下一直低着头的多尔衮此刻也抬起了头,看着从御座之上那个老者的指缝间流淌下来的滴滴鲜血,他的眼中再次闪过一丝精光。

    八哥,我下去准备了,放心吧,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多尔衮走后,御座之上的皇太极松开右手,任由那一滴滴鲜红的血液滴落在台阶之上:听说李自成快要打到北京了,真想见一见这些英雄豪杰啊!可惜啊,可惜,我已经时无多了!十四弟倒是一个可造之才,只是他太过于张扬跋扈了而已,也不知道这样是好是坏啊!

    等到少林寺众僧率领着一众江湖好汉赶到长白山天池旁边时,天魔吴法吴天早已经在那里恭候多时了。

    初冬时节,长白山的一切都笼罩在一层缥缈的轻纱里,连初升的太阳也隐去了它鲜艳明朗的脸,只剩下一圈红晕,迷茫中透出些红光来。

    长白山的冬季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是典型的冰雪世界。隐隐约约看到四面环山中的天池,池水尚未冰封,一阵阵的雪雾飘来,给天池蒙上神秘的气息,看着天池的美景,那份神秘忍不住让人想起关于水怪的传说,在这个寂静的长白山中,究竟隐藏着多少秘密啊!

    晨雾浓浓地扯起它宽大的白袍子把长白山脉全给罩了起来。一阵寒风吹来,树叶被吹得飘舞起来,飞舞着、旋转着,前呼后拥地飘着,宛如浪花欢笑、奔腾。空气湿润、寒冷,白茫茫的雾团飘忽不定。这白茫茫的雾气揭开锅盖时冒出来的蒸汽一样,在长白山天池四周弥漫。一切都坠入烟海,虚无缥缈,给人以新奇之感。多么像在那云雾缭绕的天上!

    太阳在云端里显了一下脸儿,不过一看到长白山天池旁边剑拔弩张的气氛,吓得又躲了进去。浓雾下,一切都变得朦朦胧胧。

    长白山天池的外侧,三五成群,四五成坨地站立着数千个江湖人士,这些人熙熙攘攘,有的在大声呐喊,有的在相互嬉戏,有的在紧张兮兮地看着对面的天魔宗人马。

    这数千人的前方,站立着上百个面目庄严的少林寺僧人,而这群少林僧人的领头人物赫然就是少林寺方丈慧贫等四师兄弟。

    慧贫的左右两边各自站立着几个仅剩的江湖好手,左边站立的是七个容貌各异,但是却都绰约多姿、清水芙蓉,七个女子,四个加三个,隐隐地分成了两堆;右边则是站立着九个人,其中两个白衣人一男一女,外加一个黑衣男子,三人隐隐地站在了一起,其他六个板硬朗的男子则是紧紧地站在了一起,相互关照着,互为犄角。

    对面,靠近长白山天池的内侧,黑压压地站立着成千上万的黑衣人,与江湖人士不同的是,虽然这些黑衣人也很多,但是他们鸦雀无声,目光都看向了前方的某处。

    众多黑衣人的前方,二十九个明显不同的黑衣人与少林寺的人马对峙着,东南西北四个方位各自站立着七个黑衣人,最后一个黑衣人则是居中站在了一块高石之上。

    数万人齐聚在长白山天池旁边,声势浩大,太阳已经吓得彻底地缩回了头颅,仅留给长白山一片冷的灰暗。压抑、沉闷、森、凄冷。

    长白山的天池似乎也是感同受一般,古井无波,再也不敢像小孩子那样任了,湖面风平浪静,昆虫不飞,游鱼不跃,野禽不鸣,烈兽不啸。

    哈哈哈,少林寺,当今中土武林,也就仅仅只剩下你们少林寺这一方势力了。没想到我没有主动去找你们,你们反倒是欺负上门来了。也好,一劳永逸,就让我彻底地解决了你们这些祸害,然后在南入中原,覆灭大明。前方,黑衣人群中的天魔吴法吴天狂妄地大笑,笑声当中满是放不羁的豪迈之气。

    天魔,你带领着天魔宗作恶多端,将整个武林搅得腥风血雨,实在是该死啊!我们少林寺虽然不敢自称是天下最厉害的门派,但是承蒙各位江湖好汉看得起,让我们少林寺挑起这个重担。今天,便让我们少林寺来和天魔宗决一死战吧。站在人群最前面的慧贫双手合十,不威自怒。

    看着少林寺方丈慧贫一副激昂扬的样子,黑袍老者满心的疑惑。他缓缓地将目光向着对面的人群当中扫视一番,不过很快的,他就皱起了眉头:奇怪,真是奇怪了,怎么不见李金龙他们几个小子?

    我想你是在找李金龙他们几个人吧,你不用在找了,你的谋诡计已经被我们识破了,李金龙他们也已经得到了他们应有的报应。接下来,就该轮到你了!人群左侧的李红莲将天魔的一举一动都看在了眼中。

    征天剑!你就是大哥的那个女徒弟了?黑袍老者眼色复杂地看着李红莲手中拿着的征天剑。想起往昔的峥嵘岁月,他不红了眼。

    我们十兄弟姐妹,或许现在就剩下我一个人了吧,也罢,今天算是我的最后一战吧。大明王朝,迟早会有人代我去收拾的。

    岁月不饶人,七八十年过去了,黑袍老者已经老了,彻底的老了,老到他都没有多少的力气了。

    正在这时,这边十人昂首站立出来,天魔定睛看去,不多不少,竟然刚刚十人。对于黑袍老者的来历以及他的故事,现今江湖上的人都已经一清二楚了,应该给他足够的肯定!

    我会征天剑法,算是白袍前辈的传人。李红莲说道。

    我会浩然正气君子吼,算是天地书生冷水易前辈的传人。李青衣说道。

    我会漫天飘香,算是明教教主烈火蓉前辈的传人。李白雪说道。

    我们姐妹四人会玉女四剑,你可以将我们当成是风林火山四人。江南四支花说道。

    我会月神四式,算是天山月神姬雪寒前辈的传人。白衣女子冷菲雪说道。

    我不会任何的武功,这一点,和白紫衣前辈很像。辰凯天说道。

    我全黑衣,喜黑暗,这一点,和你很像!黑衣侍从说道。

    好,好。好!很好,终于又见面了!黑袍老者颤抖着子,激动地说道。

重要声明:小说《英雄血巾帼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