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七十三)历劫难夫妇相见,传檄文会猎

    这女子?!

    黑暗结界刚一破开,站在黑衣侍从后的辰凯天不由得眼前一亮。破开结界的那一刹那,一众江湖人士尚且还来不及睁眼适应这陡然的光亮,辰凯天便若有所感地将目光投向了空中。

    白衣女子,踏空而来,遗世独立。

    破开结界的那一刹那,结界之外的冷菲雪也在刹那间望见了地面上正抬头目光灼灼地看着自己的辰凯天。

    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袭上俩人的心头。

    彩袖殷勤捧玉钟,当年拚却醉颜红。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

    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今宵剩把银釭照,犹恐相逢是梦中。

    菲雪姑娘!李红莲等三人和善琴等四个女子也很快地发现了昂首立在空中的冷菲雪,一声惊喜的欢呼。

    菲雪,他真的叫菲雪吗?辰凯天喃喃说道。

    童年像一幅褪色的画,贴在记忆迷离的墙壁上,欣赏时仍然止不住地拍手叫好;童年像一首欢快的歌,诉说着那些过去的故事,欢唱时仍然止不住地激昂扬;童年像一支悠扬的笛,吹奏着人生最美好的乐章,入耳时只觉得余音绕梁三不绝。

    童年是一个迷,混沌初开,稚嫩好奇:菲雪妹,你发稍为什么会有红头绳呢?为什么我没有?

    童年是一幅画,色彩绚丽,烂漫天真:天哥哥,你手中为什么会有泥娃娃呢?为什么我没有?

    童年是一首诗,激澎湃,乐观自信:长大之后,我要保家卫国,守护唐吴山这一片乐土!

    童年是一颗糖,甜蜜肆溢,芳香可口:长大之后,我要织布纺衣,温暖唐吴山这一片乐土!

    童年!人生的开端,生命的起点,没有涂字的白纸,花朵上的露珠,出生的太阳,美丽的天。

    纯真透亮的梦,醒来依然如旧;恍若沉浸其中,回味无穷。

    五彩斑斓的珍珠,串起无尽的欢乐与稚嫩的梦想,将她绕在脖颈上,永远在人生中绽放璀璨的光芒。

    筝影密麻交织的蓝天,影影绰绰的甜蜜梦想,把真挚的希冀挂在风筝上,看着它高飞的姿样。

    嘴角扬起一抹期待的浅笑,那些歌,那些事,轻轻地被辰凯天拾起,烙印在他的心幕上。

    这位兄弟从哪里来,我们怎么从来没有见过啊!等了很久很久,几个女子终于和菲雪寒暄完毕了,走向了鹤立鸡群的辰凯天和黑衣侍从。

    黑暗当中,众人虽然手忙脚乱,但是当那一丝陡然的亮光突然闪耀着出现时,众人无不为之侧目。

    如同晨曦般带来希望的白光闪耀之时,众人透过那无边无际的黑暗,隐约地看见了一个伟岸的黑衣男子和一个风雨不动安如山的白衣男子。

    透过丝丝的残光,黑衣人一剑又一剑地划向高空黑色的天幕,黑暗当中的黑衣人,丝毫不带任何的感,如同一个只知道杀戮的机器一样,不知道疲倦地想要砍破这令人压抑的黑暗。

    背后,白衣男子不悲不喜地站立在那里。面对这苍凉而又冷寂的黑暗,一众江湖人士只觉得体一直在黑暗中往下沉,感觉很惊恐,每次想要很挣扎的努力往上爬,挣扎一段时间才堪堪的能够控制住自己的体。

    但是那个白衣男子,似乎也如同前方的那个挥剑的黑衣人一样,对这黑暗完全的免疫了,他那深邃的眼眸遥望着无尽的黑夜,眼中一片柔

    其实,世上并没有所谓的困难,只有面对问题时感到很难的人心;也没有悲观的事,只有用悲凉的眼睛去观察的事;更没有叫事业终点的位置,只有你想永远停顿的位置;没有我们所面对的世界,只有面对世界时所采取的方式;不仅如此,世界也没有黑暗的地方,只有未被你照亮的地方。

    黑衣人的本领与功绩众人都看在了眼中,因此当黑暗结界破开,天魔宗的人马早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之时,众人便将焦点放在了黑衣人的上。

    不过令人诧异的是,这黑衣人似乎是十分的高傲,并不怎么开口和众人说话,只是隐隐地护在了白衣男子的旁,警惕地盯着眼前的江湖人士。

    我们可不是卸磨杀驴的无耻之人啊!众人心头一阵惊呼。他们都是老江湖了,眼光之毒辣可想而知,这黑衣人,貌似是在保护这个英俊的白衣男子啊!

    飘逸不羁,气质出众,面有英气,目有智慧。这是众人对这个白衣男子的第一感觉。

    我们都是江湖人士,为了躲避江湖仇杀,我们兄弟俩人飘落东瀛十几年,近些天才赶回中原,听说中原武林的变故之后,我们兄弟两人特意赶到江南来查看一二,这才有了这般境遇。白衣男子辰凯天沉吟着不留痕迹地说道。

    哦……众人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不再多问。

    江湖人士向来四海为家,漂泊东瀛也说得过去。

    几个女子走向了辰凯天、黑衣侍从俩人,刚准备说话。

    陡然间,黑衣侍从拔剑向着几个女子的后砍去,而李红莲等八个女子也是瞬间反应过来,提起手中的武器向着后挥去。

    弓开如秋月行天,箭去似流星落地。

    数百根箭矢从众人后的山林当中将过来,众人一声惊呼:不好!天魔宗埋伏了人马在罗霄山林当中!

    原来,东方苍龙七宿从西域赶过来的时候也带来了数百个天魔宗的弟子,只不过他们却让这些弟子埋伏在罗霄山脉的丛林当中,让他们伺机行事。

    等到东方苍龙七宿将南方朱雀七宿救走之后,这些天魔宗的弟子依然埋伏在了罗霄山林当中,他们在等待一个机会,一个足以将这些江湖人士置于死地的机会。

    而现在,这群江湖中人的心神是如此的放松,警惕下降到了一个极点。

    零落的箭矢从丛林当中飞出来,笔直地奔向聚在白衣男子辰凯天和黑衣侍从旁的罗霄山武林人士。

    黑衣侍从是聪明的,他始终没有让这些江湖人士靠近俩人旁,足足留下了一剑之地。

    陡然间见到突袭而来的利箭,这帮江湖人士并没有在意,数百根箭矢,根本就提不起他们这几十个人的兴趣,挥手间就能抵挡。

    然而很快的,他们就知道他们错了,他们的的确确是能够拦下第一支、第二支、甚至是第三支箭矢,但是很快的,他们就发现他们的武器似乎不怎么经用了。

    眼光毒辣的人很快就发现了其中的蹊跷,不再蛮力破箭,而是从侧面敲击,或者是一味的躲避。

    玉女四剑一出手,周围顿时一片剑影,成百的长剑呼啸着迎上了袭来的箭矢,同归于尽。

    好厉害的箭矢,竟然能够破开我们的虚剑!善琴骇然惊呼。

    李红莲手持征天利刃,施展征天九式,竟然也不能够将这些箭矢砍断!

    一轮箭过,足足有十几个武林人士惨死在箭下,他们当中有的人是因为大意,有的人是因为功力不够。

    这些箭矢,和传说中的神弓有得一比了。

    传说中,远古神魔制作神弓时以弱水的建木为干,以东海囚牛之角为角,以吴西雷泽中的鼍龙筋为筋,以泰泽的龙龟制成龟胶,以北极冰蚕的天蚕丝为丝,以虢山漆为漆。

    神魔们冬治弓干,治角,夏治筋,秋合拢诸材,寒冬时把弓置于排檠内以定体形,严冬极寒时修治外表。最后,再以蛟龙的筋制成弓弦,以仙魔元灵融合于弓上为其灵,再将其置于昆仑之巅,吸取精月华,天地灵气。

    最后,弓上的器灵化成蛟龙飞升而起,弓终于制成了!

    从开始制弓到弓成,已经过了七七四十九年!此弓制成之,天惊地动,月无光,仿似世界末!昆仑之巅,竟然在此弓出世时的晴空霹雳下,被硬生生劈短了八百丈之高!从此,原本上可接天,直抵云霄,号称天下第一山的昆仑山,就失去了天下最高的称号。

    这样炼成的神弓,被称为弓。炼制箭支的材料,乃是女娲补天遗留下来的玄石,一共制成一百零八只玄石箭!因为玄石又叫做补天石,因此又叫做补天箭。

    弓成之,一共九九八十一位神魔因为耗尽精力,呕血而死!他们死后的精血喷洒在补天箭之上,令得那些补天箭也有了自己的灵气,上可杀神,下可弑魔,更有种种玄妙之处,不一而足。弓成之,当时的人间之主帝俊首先得到了神弓。

    如今这些天魔弟子出来的利箭,似乎也有一丝神弓的威力啊,基本上很难将其砍断。

    咦!?黑衣侍从突然轻声惊讶起来,有一根箭矢之上有一封书信!

    若是黑衣侍从不提醒,众人恐怕是很难从数百根箭矢当中发现这封书信了。

    是檄文,是长白山天魔吴法吴天征讨大明王朝的檄文!

    苍天已死,大明当灭!明朝昏主不仁,宠宦官,重科第,贪税敛,重刑罚,不能救民水火。罄师旅,掳掠民财,**女,吸髓剥肤。

    自古帝王兴废,民兆于心。嗟尔明朝,大数已终。严刑重敛,民不堪命。诞我圣主,体仁好生。义旗一举,海宇归心。

    本将急兴仁义之师,拯民涂炭。

    西抚昆仑、天山,南收洞庭、罗霄,北入长白、大兴。联三山五岳,天下宗派,齐聚嵩山,降华山、峨眉,败衡山、崆峒,镇压武当!

    今遣牌知会士民,勿得惊惶,各安生理。各营有擅杀良民者,全队皆斩。尔民有抱胜长鸣,迎我王师,立加重用。期于勿得戎服,玉石难分。

    天下宗派,竟然尽数被长白山天魔吴法吴天破去,仅仅只剩下一个千古少林了!

重要声明:小说《英雄血巾帼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