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七十二)黑暗再袭罗霄山,硕果仅存少

    南方朱雀七宿已经负重伤了,但是他们后的那些天魔宗弟子并没有舍他们而去,而是团团地围在了他们七人的旁,守护着他们。

    我去将他们七人了结了!罗霄山这边,算是损失惨重了,成百上千的弟子躺在地上,惊魂地睁着眼睛。场上幸存的人员大概还有百来个,但是还有一战之力的却只有十几人了。此刻说话的正是洞庭湖君山岛的岛主。

    本来,君山岛主和七鬼虽然谈不上有很深的交,但是怎么说也算是熟人。不过在见识了七鬼的凶残手段之后,君山岛主心中的那一点点的庆幸也烟消云散了。七鬼已经变了,他们需要的不是朋友,而是臣服者。

    君山岛主心中多少有点兴奋吧:七鬼,你们在洞庭湖上面兴风作浪,大肆屠杀异己时是否想到了你们也会有今天呢?好好的一个金洞庭,被你们破坏成什么样子了。愤怒,火一样的愤怒。

    金洞庭,哈哈!面目炭黑的七鬼一声大笑,这八百里的金洞庭,确实是风光无限啊!但是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宗主大人带领我们创造的,现在他想收回这一切又有何不可?

    那我们呢?我们洞庭湖上成千上万的帮众的努力呢?十几年了,我们这些人难道就没有一丝一毫的功劳吗?这一下,不仅君山岛主恼羞成怒了,就连洞庭湖上的其它势力也不干了,纷纷嚷嚷起来。

    一帮蝼蚁,真是聒噪!七鬼不满的声音悠悠传来。

    各位江湖好汉,且看我君青山来了结这七个江湖祸害!君山岛主不再多说,手中直接出现了一把长剑。

    不过令众人奇怪的是,即使面对君青山的凌厉攻势,七人依旧是不慌不忙,众人甚至在他们的脸上看到了一丝讥笑。

    是讥笑吗?难道他们到了现在还有什么凭仗不成?

    确实,这几百个天魔宗弟子就是他们最大的凭仗。

    等到君青山持剑飞跃到离七鬼不到二十步时,站立在七鬼旁边的几百个天魔宗弟子竟然同时间拔剑,统一规范的动作,令君青山心头莫名的一颤。不过,弓已经打开了,箭已经上弦了,唯有向前去。

    君青山后的李红莲等人都是目不转睛地看着前方正准备和天魔宗人马搏斗的那个背影,隐隐的,这君青山似乎被众人当成了一块探脚石,而他自己却浑然不知。

    几百个天魔宗的弟子当然不是摆设,他们拔剑之后直接挥出。天空没有灰暗,空中也没有什么耀眼的光芒。但是在场的众人都是功力高深之辈,自然看见了天魔宗弟子袭向君青山的攻击。

    足足有上百道攻击!统一的,一致的攻击。

    这小子完了!将陈凯天护在自己的后,黑衣侍从云淡风轻地说道。

    君青山好歹也是一方首领,虽然对眼前袭来的这些攻击十分的诧异,但是也并没有这么将它们放在心上。横剑挽出了几个剑花,君青山直接向着七鬼杀了过去。

    上百道攻击,并没有络绎不绝地落在君青山的剑上,而是在同一时间,在一刹那间就袭在了君青山的剑上。

    清脆的剑断之声响起,等到骇然的罗霄众人再去看君青山时,根本就看不到他的影子了,地上只能看到一堆的血

    厉害,真是厉害,这么精准的控制力,不知道这些人要磨合多久啊!在场的的就发现了其中的端倪。

    上百道分散的攻击,场上有不少人自信能够裆下,但是若是这些攻击瞬间而至,那没有绝强的功力是难以抵挡的。

    大家一起上吧!天魔宗弟子凌厉的攻击确实起到了杀鸡儆猴的作用,但是可惜,剩下的这些江南武林人士并不是猴子。

    十几个人分散开来,呈扇形状向着七鬼包抄过去。

    正在这时,七鬼后的陡然出现了一大片漆黑的云群,这黑色云层快速地移动着,不断地扩大,不断地向着地上压迫而来。

    那是什么!正在冲杀的罗霄山众人很快就看到了七鬼后的那些乌黑的令人发怵的云层。纷纷停下了脚步。

    众人的反应很快就被七鬼看在了眼中,我们的后有什么东西吗?竟然令得这帮江湖人士如此骇然。

    七鬼因为受伤,虽然无法用功,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运动。

    旁坐在地的七鬼扭头向着后看去,这一看,他们七人的表顿时精彩起来了,有高兴的,有欣慰的,有羞愧的,还有如释重负的。

    七鬼在观察这些江湖人士的表的时候,他们也在观察着七鬼的表,这一看,他们顿时心惊起来,看来来者不善啊!

    难道!?李红莲想到了刚才七鬼释放的结界,也是这般的黑暗,如同世界末一般,不会这么倒霉吧,竟然又有天魔的弟子到来了。

    很快的,李红莲的想法就得到了验证,因为她们发现,自己等人竟然再一次陷入到了无边的黑暗当中。

    是天魔的人马,他们竟然又有帮手来了,难怪那南方朱雀七宿这般的有恃无恐,看来这一次我们是在劫难逃了。黑暗当中,人心惶惶,这帮江湖人士现在算是彻底地绝望了。

    刚才的那一拨黑暗降临,他们上千人一同出力,结果死伤大半才逃出生天,现在就剩下他们上百人了,怎么还能破开这个黑暗的结界呢?

    黑暗结界外,七鬼等人欣喜若狂,来人正是从西域赶来的东方苍龙七宿。

    不过此刻,他们可没有功夫和七鬼等人闲聊,因为他们的注意力都放在结界的布置上面了。

    随着黑暗结界的布置,周围的那些天魔弟子脸色越来越惨白了,有些人甚至支撑不住,直接倒在了地上。这黑暗结界,似乎在吸收他们的力量。

    黑暗当中,或许众人都已经绝望了吧,但是有两个人从始到终都没有绝望过,辰凯天和黑衣侍从。

    辰凯天本并没有任何的武艺,但是他对黑衣侍从的武功却有一种盲目的信任。第一次黑暗降临时,众人都是拼尽全力一击,想要活命;而黑衣侍从仅仅只是随手一剑。但是在辰凯天的眼中,黑衣侍从的这一剑是最亮的,是最凌厉的一剑。

    长白山天魔吴法吴天所创立的二十八星宿大阵,主要针对的是中原人士,而这黑衣侍从本就是一个忍者,对黑暗十分的有独钟,在黑暗当中,他如鱼得水,并没有任何的不适,反而战力倍增。

    忍者,天生就是一个适合在黑暗当中生存的职业,不管是怎么样的黑暗,也不管是怎么样的逆境,都丝毫不能动摇他们的本心。更何况这黑衣侍从还学会了东瀛第一剑术新引流,战力更是超凡入圣。

    咦,奇怪,这罗霄山中还有这样的绝顶高手吗?他的攻击力竟然能够渗透出我们兄弟布置的黑暗结界。东方苍龙七宿第一次如此的惊讶,就连半年前被昆仑老人打败时,他们都没有这般的惊讶过,毕竟这昆仑老人是属于怪物级别的武林高手。

    一道亮光从黑暗结界当中破茧而出,震慑天地。黑暗结界瞬间就被破开了一道细小的口子,不过仅仅只是一刹那,这黑暗结界又重新翻滚,很快地就将破开的小口子愈合完全了。

    黑暗当中,黑衣侍从一剑又一剑地挥出,黑暗结界当中不停地有光芒散出来,破开又愈合,愈合又破开。

    但是这一片的黑暗结界却越来越薄弱,越来越支离破碎。

    不对啊,这罗霄山中并没有这般高手啊,竟然能够凭借着一己之力破开东方苍龙七宿结界。地面之上,七鬼喃喃说道,对这些江湖人士,他们算是知根知底了。

    刚才那十几个人当中,似乎有两个陌生人啊!大鬼疑惑地说道。

    嗯,是的,一个白衣少年,一个黑衣侍从。面目炭黑的七鬼跟着附和说道。

    难道是他们两人当中的一个?七人十分的迟疑。

    眼看这黑暗结界越来越薄弱,越来越不支,东方苍龙七宿满脸的无奈,看来到了最后时刻,我们七人只能放弃屠杀这帮江南人士,只能将南方朱雀七人救出去了。角木蛟决定说。

    关山难越,谁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正在这时,浩瀚的空中响起了摄人心魂的声音。

    一个白衣女子凭空飞跃,像是在天空当中攀登天梯一样,一步一步地向着高处飞跃而上。

    很快的,这个白衣女子就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当中,等到她再次出现时,却是从高空如同飞矢一般直线落下,剑光直指黑暗结界的那个无数次闪耀着白光的薄弱处。

    走!没有任何的犹豫,东方苍龙七宿直接放开了对黑暗结界的控制,七人一人架起一人,将地面上受伤的七鬼兄弟尽数救走。

    西域已经不足忧虑了,江南地区也已经平定了,北方更是我们长白山天魔宗的地盘,现在,只剩下一个嵩山少林寺了!东方苍龙七宿将南方朱雀七宿放了下来,安慰说道,这罗霄山脉当中的武林人士放了也就放了,几个小喽啰而已,成不了什么气候的。

    只剩下少林寺一家势力了?南方朱雀七宿惊骇地问道,其它那些华山、峨眉、崆峒、还有武当山呢?!七人似乎有些不信。

    师父他老人家亲自出马,带着西方白虎七宿、北方玄武七宿,还有几百个精英弟子,将这些门派的精锐统统请上了关外长白山。角木蛟一脸崇拜地说道。

    师父亲自出马啊!那肯定是天下无敌了!

重要声明:小说《英雄血巾帼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