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六十七)苍龙七宿出天山,西域七子镇

    孔兄弟,这些天有没有什么外人来过天山派啊!天山派的大之中,天魔手下的东方苍龙七宿即将离开天山派。他们将这里的况飞鸽传书给长白山的天魔之后,天魔很快的就回复他们了,天魔吩咐他们不必要再去理会那些残余的天山派门人了,继续执行原本的任务。走之前,氐土貉若有所思地问向准格尔的那个络腮胡子汉子,这个汉子姓孔。

    这些子倒是有几个外人来过。孔姓汉子思索着说道,先前我们接手天山派的那一天,有三个女子来过,她们三个人,一个穿红衫,似火;一个着绿衣,眼中闪烁着智慧的光芒;最后一个一袭白裙,温文尔雅,满是诗画意。

    是她们!角木蛟率先反应过来,应该是师伯的徒弟那帮人,她们原本是江南第一名府李府主人李达的女儿,后来李府被朝廷剿灭之后,她们就流落江湖了,听说她们三人不仅才艺双绝,而且还有着不错的功夫。当年我追杀璇玑子时曾经碰到过她们三人。而且之后当我将这件事告诉师父之后,师父于唏嘘不已,似乎师父和这李府还有一些渊源。

    她们还会武功吗?这我倒是没有看出来。准格尔汉子继续说道,除了她们三人之外,在我们占据天山派几个月后,也就是十几天前,还有一个白衣女子来过天山派,并在天山当中居住了不少时间。

    那她人呢?氐土貉突然开口问道,她已经听出了一点端倪,再加上昨天晚上的遭遇,让她心中隐隐有了一个猜测。

    她也走了,今天早上刚告辞的。孔汉子不知道为什么这氐土貉会如此的激动,不过他还是如实说道。

    闻言,氐土貉立马将头看向了一旁的独臂男子亢金龙,眼中分明写道:怎么样,我就说昨天有人在那里吧,你还不信!

    紧接着,孔汉子又将冷菲雪的外貌描述了一番,他看得出来,这亢金龙夫妇对这个白衣女子十分的上心。

    等到孔汉子将冷菲雪的外貌描绘完毕之后,七人瞬间惊呆了,这……这不是那个已经掉下悬崖的冷菲雪吗?对天山之巅的那一战,七人至今印象还很深刻,而且对冷菲雪这个女子,众人更是印象深刻,曾经,她可是众人手中的人质啊!

    孔大人,我们兄弟七人就此告辞了,这些子多有打搅啊!天山大门口,七人中年龄最小,但是功夫最高的箕水豹开口说道。现在天山的事已经了结了,他们该真正地踏进中原地区,去逐鹿了!

    哦?几位这就要走吗?东方苍龙七宿的上有一股晦暗的气息让生豪迈的准格尔汉子略微的有点厌恶,但是对这七人的武功才华,他又不得不佩服。这天魔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物啊,竟然能够培养出这么多的优秀弟子。

    师命难违啊!氐土貉暗暗叹息,对天山的美景,她还是特别感兴趣的。

    从天山出来之后,七人没有过多的停留,直奔西南而去。当今天下武林,除了十几个比较大的门派之外,基本上所有的大大小小的门派都已经被天魔的人马或拉拢或打压或覆灭。

    看他们七人的样子,像是要直奔西南而去啊,他们想要干什么呢?难道,他们想要去昆仑?一直跟在七人后的冷菲雪若有所思。

    昆仑山,又称昆仑虚、大中国第一神山、万祖之山、昆仑丘或玉山。昆仑山在中华民族的文化史上具有万山之祖的显赫地位,时人称昆仑山为中华龙脉之祖。

    昆仑山数百里,山峦幽秀,道术之士接踵前往修炼。昆仑派以山得名,自立一派。

    据传,昆仑派源于周朝武王时期。鸿钧一道传三友:既老子、元始、通天。老子李耳有一个弟子,元始有十二个弟子。老子、元始为昆仑派的始祖。元始的12个弟子为昆仑派的12祖。后来,昆仑派又分东西两家,均属道家。

    流传到现在,昆仑派已经是江湖上面鼎鼎有名的大门派了,鼎盛时期甚至可以和武当、少林等武林泰斗争雄。现在昆仑派有紫阳、紫霞、紫明、紫光、紫微、紫星、紫云七位大师。

    冷菲雪猜想得一点儿也没有错,剿灭天山派之后,东方苍龙七宿的任务就是收复西南的昆仑派。一路上小心谨慎地跟在七人的后,冷菲雪也随着七人走进了昆仑派。

    昆仑派总共建成了五院,前后八卦规式的、座北朝南的昆仑万神宫群落。

    前后依次修建的有观外牌坊一座,上书蓝堂金字昆仑山三字;山门楼两层三间,正中悬挂蓝堂金字竖匾一桢,上书万神宫三字;山门楼前,东西两侧竖立顶端为斗方形,高约三丈三尺围杆各一根;第二院,正北建有前后泼水,前后出檐、前后开门的观音,东西两侧建土木结构的平房各三间;第三院正北为太极,东西两各建神客、待神各一座和上一间,下三间的钟鼓楼各一座;第四院正北建有三清,两侧建单腹腰式的八仙观和七贞祖各三间;第五院正北为玉皇阁。此建筑群除平房为土木结构外,各宇均为砖木结构,雕梁画栋,十分雄宏,不愧为道观圣地。

    七弟,你说我们怎么上去?角木蛟虽然是七人当中年纪最长的,但是他还是征求箕水豹的意见。

    江湖中人就该用这个说话,其它的都是没有用的东西。箕水豹伸出了握紧的拳头,他自来信奉实力。

    听闻箕水豹的话语后,角木蛟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当即不再犹豫,抽出怀中的佩刀,直接向着昆仑派大之中杀过去。

    一得到外敌入侵的消息后,昆仑派的七位大师当即集中到了大之中,点齐人马,正准备冲出去之时,几个昆仑派的弟子从大之外飞了进来,重重地砸在了大中央。

    大之中顿时安静了下来,正准备出去迎敌的紫阳等七人不由自主地停住了步伐,只见七个气宇轩昂的江湖人士并排从大的正门上踏了进来。

    进门时,箕水豹微微不悦地看了一眼氐土貉,刚才在大之外时,他正准备大杀特杀,将这些昆仑弟子的尸体抛进昆仑大,给紫阳真人等七人一个下马威。不料却被氐土貉抢先一步,啪啪几脚将看守山门的几个弟子踢进了大之中。

    你们是什么人!竟敢在我昆仑派放肆!紫阳真人作为一派掌门,率先厉声呵斥道。

    我不想跟你们废话,给你们两条路,要么臣服,要么灭亡!箕水豹丝毫不将紫阳真人等七人放在眼中,以一种相当高傲的姿态说道。

    小子,真是好胆!竟然敢在我们昆仑派放肆,就让我来替你的父母教训教训你!昆仑七位大师当中排名最末的紫云真人脸上闪过一丝乌黑的霾,趁着箕水豹话语刚落之际,悍然拔剑刺向箕水豹的脖子。

    竟然还敢主动找死!?看着紫云真人刺过来的利剑,箕水豹不躲不闪。等到长剑离喉咙不足半寸之际,见紫云真人丝毫没有收手的意思,箕水豹不勃然大怒。

    电光火石之间,箕水豹持剑的右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前一挥,剑还没有出鞘就将紫云真人刺过来的一剑给撞开了。

    紫云真人持剑的右手止不住的颤抖,而手中的长剑更是如同水波一样在不停地波动。

    这紫云真人倒是一个心机深沉、心狠手辣的人啊!躲在暗处的冷菲雪将大之上的一切尽数收入眼中。

    说时迟那时快!

    正在紫云真人诧异之时,他的眼中陡然闪耀着一片白芒,心中一个激灵,紫云真人赶紧持剑后退。不过在那刹那间,他骤然发现他的四面八方竟然刺过来了无数的利剑,下一刻,他即将变成一只刺猬。

    小兄弟,得饶人处且饶人,你已经打伤了我昆仑派的门人了,何必在下杀手呢?正在紫云真人忐忑不安之时,他的背后又出了一片白芒,堪堪地抵住了箕水豹的攻击,一道如同仙乐般的声音传入了紫云真人的耳朵,是掌门大师兄!

    众人定睛看去,只见紫云真人持剑的右手之上赫然架着两柄长剑,一把在上,一把在下。原来这箕水豹竟然趁着紫云真人发呆的当头,一剑砍向了他持剑的右手,想要一把将他的右手剁下。紧急时刻,是紫阳真人拔剑救下了他的七师弟。

    哼,卑鄙小人,死不足惜!箕水豹一声冷哼,收剑而回。

    惊魂未定的紫云真人汗流浃背,在鬼门关之前转悠了一圈后,紫阳真人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他悻悻地退了下来。

    几位想要与我们昆仑派为敌吗?紫阳真人再次确定说道。

    为敌又怎么样?天山派已经被我们七人灭了,如果你们昆仑派不臣服的话,那天山派就是你们的前车之鉴。箕水豹霾的脸庞陡然舒展开来,灿烂的笑容出现在他的脸上。

    陡然!一道寒光在昆仑派的大之上闪耀,寒光过后,先前跌进大的那几个昆仑派守山弟子顿时首异处。

    天魔!你们竟然是天魔的人马!回过神来的紫云真人听到箕水豹的话语,再看向大上面血横飞的昆仑弟子,惊骇地尖叫道。

重要声明:小说《英雄血巾帼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