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六十五)笛声飘扬思绪起,施粥赈饥宫

    天山之巅。

    当天边被夕阳染成胭脂色的时候,嘹亮,悠扬,激越的笛声,在静静的天山之巅漾着,慢慢地消失在云霄尽头。

    一个寂寥的女子,突兀地伫立在天山之上,悠扬的笛声从她的嘴边传出。不得不叹服,这笛声简直是天籁之音——那么优美、那么动听、那么令人向往的笛声,音符拨动了倾听者的一个个神经,怎能不让人为之一颤,为之赞扬?

    笛声在空中继续飘,使人不由自主地跳进了这音符的海洋之中,当那种优美的韵律在耳边蔓延开来时——时而高亢、时而低回;时而悠扬、时而又激昂——心也随之动

    良久之后,笛声升到那有着星辰与皎月的深空里,和着云丝曼妙轻舞,如同天上人间的喧哗化作一片绚烂织锦,一幅无声的灵动画卷,一曲清新的玄妙天籁。

    一首千古的乐音百转回肠,漾起千层涟漪;一支悠扬的笛曲如泣如诉,婉转成海水的曲线。优美典雅的笛声在耳边萦绕,仿佛在眼前平铺了一幅幅写意的画面。

    万水归清卧马来,卷狂海,波涛开。浪击天涯天涯外。爪黄轻快,绝影老来,冉冉玉龙衰。锦帛绵绵银丝青,雪雨霏霏扫**。白花萧瑟何处晴?悠悠关鸠,柔柔艳手,痴痴垆边酒。笛声终于落下,这个寂寥的白衣女子满脸的苦涩,十多年前国破山河碎的光景依旧历历在目。那时的她虽然不是一个尚在襁褓当中的婴儿,但也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孩。

    那一天,战火纷飞;那一天,女子背井离乡;那一天,女子最后一次见到自己的家人。这个天山之巅的女子,正是刚刚从博格达峰的山体内部走出来的冷菲雪。

    从东瀛漂洋过海而来的她,在这个世界上除了那个未知的丈夫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亲人了。来到中原大陆之后,她一个人孤苦伶仃,走投无路之际,她被一个老宫女看中了,将她带到了洛阳的福王府邸。

    这个老宫女在福王的府邸当中还是有一定的地位的。认真说起来,她的来头可真是不小啊,她原本是福王的母妃郑贵妃的贴丫鬟。争国本事件结束之后,落败的郑贵妃和万历帝不得不妥协,让朱常洵就藩洛阳,人称福恭王。

    万历帝和郑贵妃对朱常洵十分的溺,即使争国本输了一场,他们也不能让自己的子受到一点点的委屈。福王的封地在洛阳,起造邸第,花了二十八万两银子,超出一般王制十倍的花费。神宗派出太监征收矿税,搜刮的亿万钱财,皆入福王藩围。

    当时的福王堪称是第二个皇帝,他就藩之时,万历帝和郑贵妃为他争取到了巨大的利益:

    第一,庄田四万顷减半,仍须两万顷,中州腴土不足,取山东、湖广的良田凑足。

    第二,籍没张居正的财业,尚存官的拨归福府。

    第三,从扬州到安徽太平,沿江各种杂税拨归福府。

    第四,四川盐井的一部分收益划归福府。

    第五,请淮盐一千三百引。

    难怪人们常说,大明王朝其实是亡在万历帝的手中,此话一点儿也不假。

    即使是这样了,郑贵妃还是觉得亏待了自己的儿子,于是,她将自己的贴丫鬟拨给了当时年仅二十七岁的福王。

    十几二十年过去了,这个老宫女在福王府的地位越来越稳固,就连福王也要给她几分薄面,只因为她是郑贵妃的贴丫鬟,是郑贵妃从娘家带过来的人。

    这朱常洵就国之后,横征暴敛,侵渔小民,千方百计搜刮钱财,坏事做绝。万历皇帝不理朝政达三十年,群臣上的奏章大多不理睬,唯独福王府的奏章早上递交,下午即答复,其要求无所不。有这样的便利,四方人亡命之徒,纷纷趋之若鹜,聚集在朱常洵门下。天启皇帝和后来崇祯皇帝即位后,因这位福王是帝室尊属,所以对他很是礼敬。

    这位重达三百斤的肥王爷一辈子醉生梦死,终闭阁畅饮美酒,遍**娼,花天酒地,体重达体重三百六十多斤。流贼猖炽之时,河南又连年旱蝗大灾,人民易子而食,福王不闻不问,仍旧收敛赋税,连基本的赈济样子都不表示一下。

    当时天下正在闹灾荒,老百姓没饭吃,到处都有饿死的人。有人把况报告给福恭王,不想他却对报告人说:没有饭吃,他们为什么不吃粥呢?报告的人听了,哭笑不得,灾民们连饭都吃不上,哪里来粥呢?由此可见这福恭王是如何的愚蠢糊涂。

    天理循环,报应不爽!后来闯王李自成攻陷洛阳城时,生擒了当时的老福王朱常洵。听过朱常洵以前的那些言论之后,李自成勃然大怒,将三百多斤的大胖子福王洗剥干净,扔到巨大的铁锅内,撒满姜、葱、蒜、桂皮、花椒以及无数高汤炖煮用香料,再加上七、八只剥皮去角的整只梅花鹿,在熊熊烈焰中一起烹煮,待煮烂后,分给农民军将士实用,美其名曰福禄(鹿)宴。

    四方征兵队伍行过洛阳,士兵纷纷怒言:洛阳富于皇宫,神宗耗天下之财以肥福王,却让我们空肚子去打仗,命死贼手,何其不公!当时退养在家的明朝南京兵部尚书吕维祺多次入王府劝福王,劝他说,即使只为自己打算,也应该开府库,拿出些钱财援饷济民。福王与其父明神宗一样,嗜财如命,不听。

    整个福王府邸,最值得人称道的就是那个老宫女了。当时天下大乱,饿殍满地,路有冻死骨,而福王府邸当中却满是靡靡之乐。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幕,郑贵妃的贴丫鬟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当时她已经是一个四五十岁的老宫女了,但是她在福王府邸当中的地位却如同是福王的生母一样,倍受尊敬。于是,本善良的她开始施粥赈饥,将福王府当中吃不完的饭菜都托运出来,在洛阳城中建立了一个施粥赈饥点。当时洛阳几十万军民,受灾的十之**,老宫女这点儿饭菜根本就是杯水车薪。

    眼前益严峻的局势让老宫女心中暗暗担心不已,她极力的劝谏当时已经年老体衰的老福王,让他开府库,拿出些钱财援饷济民。不过这朱常洵虽然对这个老宫女十分的尊敬,但是在这件事上面却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直接一口话死死地拒绝了。

    不过人心总是做的,老宫女的善行或多或少的让洛阳城中的那些官吏,那些达官贵人自惭形秽。在她潜移默化的影响下,不少贵家少妇纷纷慷慨解囊,施粥赈饥。

    高兴之余,老宫女将这些人统统组织起来,建立了一个有效的慈善机构,并带头将自己所有的财产都捐献出来了。钱财乃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老宫女深知这个道理。

    洛阳这片昏暗的天空,也只有老宫女这块蔚蓝了。

    也正是在这时,饥肠辘辘的冷菲雪踏进了洛阳城,走进了老宫女的视野当中。

    第一次见到冷菲雪时,老宫女就喜欢上了这个小女孩,冻得通红的小脸蛋,却因为饥饿而苍白;小的子,因为无力而蜷缩。

    冷菲雪拖着小步子一步一步地走向摆放白粥的地方,看着那一碗碗的白粥,她咽了咽口水,艰难地走了上去。

    能给我一碗白粥吗?菲雪的样子十分的惹人怜惜。

    可以,当然可以!老宫女看着面前的这个小女孩,不由得鼻子一酸,好一个有气质的小女孩,却流落到如今这步田地。

    可是,我上已经没有银两了哦。菲雪唯唯诺诺地不敢上前接过老宫女递来的白粥。

    不要钱的!小女孩,你的父母呢?老宫女边递过白粥,边好奇地问道。

    冷菲雪接过白粥,刚想囫囵吞枣地喝下,听过老宫女的话语后,她双手剧烈地颤抖起来,仿佛拿不起这碗白粥一样:我父母都饿死了!冷菲雪不想再提这个话题。

    小女孩,你愿意跟着我吗?我能包你温饱。冷菲雪实在是太惹人怜惜了,就连老宫女这种见惯沧桑的人也不由自主地动了恻隐之心。

    冷菲雪看着面前这个慈祥的妇人,重重地点了点头。

    跟着老宫女之后,冷菲雪彻底地见识了人间的冷暖。朱门酒臭,路有冻死骨。富贵人家门前飘出酒的味道,穷人们却在街头因冻饿而死。大明王朝社会财富分配不均,贫富差距大,穷人生活缺少保障,冷菲雪算是见识了。

    在福王府当中,冷菲雪学到了一种新的技能,医术。或许这也是看惯了老宫女的善行之后,冷菲雪内心的真实意向吧。

    吹奏笛子,学习医术,跟着老宫女施粥赈饥,这是冷菲雪在福王府几年的生活。

    几年后,在冷菲雪十五岁的时候,老宫女病死了,冷菲雪的天也塌了。不过好在老宫女在逝世之前已经为冷菲雪安排好了出路了。

    不管怎么样,冷菲雪在福王府邸当中是混不下去了,当时福王朱常洵长子朱由崧见到冷菲雪之后,惊为天人,几次对冷菲雪动手动脚,不过都让老宫女给呵斥回去了。不过这老宫女也知道,这样下去迟早会要出事的,于是在她死之前,她已经为冷菲雪安排好了后路——进皇宫,在太医院当一个女御医。

    一切的一切,老宫女都已经打点好了。

    正如老宫女设计的那样,冷菲雪进了皇宫,也做了御医。不过当时流寇、反贼势力猖狂。为了应付他们,大明王朝派出了大内侍卫,让他们教授宫女们武艺,然后利用这些宫女从事一些男子难以胜任的事

    也不知道是冷菲雪的不幸还是她的万幸,她被选中了!这就有了以后的事

    李自成攻陷洛阳城之后,将洛阳城中的达官贵人统统抓起来杀掉了,甚至还下令对那些死去的贵族开棺鞭尸,以泄百姓心头之恨。不过在士兵们想要刨开老宫女的坟墓的时候,洛阳城中的居民却是瞬间团结起来,他们围成几十圈,挡在了士兵们的前,阻止了他们的行动。

    听过老宫女的事迹之后,李自成对她也是万分的尊敬,下令士兵不准随意打扰老宫女的安寝。老宫女算是善终了。

重要声明:小说《英雄血巾帼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