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五十九)长白山天池黑魔,慈庆宫蓟州

    吴山。

    幽暗的山洞里面,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正昂首看着山洞顶上的那块光滑的石壁。此刻,石壁的最上方有十块牌匾,其中七块却是已经写满了字迹的,剩下的三块却是没有半点痕迹。

    白袍老者吴连天,黑袍老者吴法吴天,天山月神姬雪寒,这是十大天干中硕果仅存的三人。至于其他七人,或病死,或战死,或自杀!

    白发苍苍的老头看着那三块牌匾,目光当中一片溺之色。正在这时,那三块牌匾当中最中间的那块突然开裂,直接从石壁上面掉了下来,啪的一声,这块牌匾掉在了地上,瞬间摔碎了。

    时也命也!看来他终究逃脱不了入魔的命运啊!吴山老人面露怜悯之色,孩子,是我对不起你啊!

    关北,长白山。

    就在万历亲政后不久,辽东一个二十五岁的年轻女真人也开始登上历史的舞台,几十年后,这位女真人将给万历带来很大的麻烦,而他所建立的后金,最终取代了明朝。这个年轻人的名字叫努尔哈赤。

    在辽东王李成梁的养虎为患之下,少年英雄努尔哈赤迅速地在关外崛起。当时大明王朝后期的统治已经接近崩溃,包括经济方面以及皇帝和内阁的配合方面。

    时势造英雄!这句话果然不假,后来彻底地灭亡大明王朝的,正是由努尔哈赤建立的后金。

    不是说有努尔哈赤就有推翻大明的满清,也不是说女真有了努尔哈赤就能推翻明朝数百年的统治。

    说起这段历史,应该从明朝当时的国力,国内形势等等方面去分析,相对的说,女真实力的由弱变强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二者是此消彼长的关系。究竟是谁打败谁,谁能在中原站稳脚跟,是要看他们最终的实力消长。

    从历史的角度看,明末国力显然是不能和洪武年间甚至是以后的百年内相比,闭门锁国,海等等,都消耗着一个大国的血脉。再加之军纪的涣散,军备的疏散落后,就像两百多年后的满清,不提也罢。

    再说关外的女真,有努尔哈赤的远见卓识与野心,对入主中原的渴望,以及关内富饶财富的惑,有那个少数民族政权不眼红?但并不是说,只有女真能入主中原,不的不说,努尔哈赤的野心也铸就了一个强势的可以与中原朝廷抗衡的民族政权。

    在来说说,时势造英雄。没有努尔哈赤,也会有另外的人来捡起接力棒。没有强盛的女真,也会有另一个强大起来的民族或者政权来接手。

    几乎就在努尔哈赤崛起的同时,关外长白山地带新兴了一个强大的江湖帮派,天魔宗!这天魔宗仿佛就是努尔哈赤背后的精神支柱,因为当时天魔宗建立之初,放出的口号就是杀尽大明之人,这一点和努尔哈赤发布的七大恨基本上是异曲同工的。

    之后,后金攻打大明王朝时,天魔宗总是承担了急先锋的重任。努尔哈赤发兵攻陷抚顺时,天魔宗率先在抚顺城中大肆的屠杀军民,最后在守将李永芳和文人范文程的一再劝阻之下,努尔哈赤这才派人前来阻止天魔宗的屠城。

    长白山中,天池旁边,千年积雪万年松,直上人间第一峰。

    从天池倾泻而下的长白飞瀑,是人世间落差最大的火山湖瀑布,它轰鸣如雷,水花四溅,雾气遮天。位于冠冕峰南的锦江瀑布,两次跌落汇成巨流,直泻谷底,惊心动魄,与天池瀑布一南一北,遥相呼应,蔚为壮观。生动地再现了疑似龙池喷瑞雪,如同天际挂飞流的神奇境界,人们临其境,会产生细雨飘洒、凉透心田的惬意感受。

    小妹啊,我知道你平素里最喜欢看这皑皑的白雪了,所以我特地在长白山之巅创建了天魔宗,并在这天池的旁边修建了几幢小房子,不知道你在天上可曾看见。这里,已经是长白山离天最近的地方了。天池旁边的一座高峰之上,一个黑袍人昂首站立在瑟瑟的冷风之中。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这茫茫的苍白的天地间,一袭黑袍的男子便如同阳光当中的黑洞一样,不停地在吞噬着周围的光明。

    天池湖水深幽清澈,像一块瑰丽的碧玉镶嵌在群山环绕之中,使人如临仙境。这里经常是云雾弥漫,并常有暴雨冰雹,因此,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看到她秀丽面容的。不过,正是因为长白山气候瞬息万变,使得天池若隐若现,故绘出了天池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濛雨亦奇的绝妙景象。

    事办得怎么样了?正在这时,黑袍老者突然对着面前的空气说道,声音虽然不大,但是也传遍了附近十几里。

    听到黑袍老者的话语后,附近一座山后面转出来一个男子,急速飞跃到黑袍老者的面前,低下头躬说道:事已经办妥了,相信很快就有眉目了。

    具体说说!黑袍老者居高临下地说道。

    明朝万历年间,立太子的问题曾引起朝廷激烈争论。万历皇帝朱翊钧长子朱常洛为太后宫女王氏所生,极受冷遇;而宠妃郑贵妃所生皇三子朱常洵为万历帝所钟,郑氏与万历帝密誓立常洵为太子。朝臣依据封建王朝太子立嫡,无嫡立长的法纲力争,但万历帝总以各种借口拖延,直至皇太后施加压力,始于万历二十九年册立朱常洛为皇太子,同时也封常洵为福王,藩国洛阳。

    如今大明王朝的国本之争已经算是告一段落了,皇太子朱常洛大获全胜,被册立为太子,而皇三子朱常洵被封为福王,是为洛阳王。

    万历!朱翊钧!我要他断子绝孙!黑袍老者听到这里,狰狞着面孔说道。

    石山下面的井木犴并没有插话,等到黑袍老者将这番话说完之后,他方才接着说道:我们进宫去和万历帝的郑贵妃取得了联系,他对我们的计划十分的满意,并让她的太监庞保、刘成俩人和我们配合。我已经找到了一个叫张差的男子,让他持棍杀入大内东华门,直接将皇太子朱常洛棒杀在房中,到时,我们会和郑贵妃的手下联系,请她想办法将东华门附近的守卫调开,增加张差行事的成功率。

    好,很好!大鬼,这件事就由你全权负责了。之后的结果就不要再告诉我了,即使这朱常洛能够成功的登上皇位,我吴法吴天让他三更死,他绝对活不过五重天。

    万历四十三年五月,有一男子张差,手持木棍,闯进太子朱常洛居住的慈庆宫,击伤守门太监,所向披靡,大杀四方,用手中的木棍,杀死太监十二人,宫女五人,一路打到了太子朱常洛边几米远的地方,不料正在这时,太子内侍韩本用闻讯赶到,率大量的侍卫将张差围困起来,张差虽然武力超群,但是最终寡不敌众,在前被太子内侍逮捕。

    且说这张差被捕之后,御史再三讯问,可张差总是胡言乱语,什么吃斋、讨封,问了数小时,也没将实供出。张差被交到刑部后,由郎中胡士相等人重新提审。

    堂下何人,为何持棍进入太子府中,快快从实招来,不然有你好看。胡士相大发官威。

    张差被他这一吓,方才唯唯诺诺地说道:我叫张差,本是蓟州井儿峪的一个猎人和柴夫,我被邻居李自强、李万仓等人欺负了,他们烧掉我的柴草,我非常气愤,就打算到京城告状,击鼓伸冤。于是我就在四月中旬来到京城。我是从东门走进来的,但我不认得路,只好一直往西走,半路上遇到两个男子,给了我一根枣木棍,告诉我拿着这根枣木棍就可以伸冤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可能一下子犯迷糊了,就走到皇宫宫门了,还打伤了许多人,最后被捉住了。

    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胡士相根本就不知道这张差在说什么东西。

    有一天,刑部王之寀为牢中犯人分发饭菜,觉得张差决不像疯癫之人。于是他决定再次审讯张差。为了让他说出实,王之寀对张差说:你说实话,就给你饭吃,要不然就饿你。张差低头不语,过了一会儿说道:不敢说。王之寀当即命牢中其他狱吏回避,只留两名狱卒在旁,亲自对他进行审问。在威之下,张差说出了实,牵出惊天谋。

    据张差讲,他本名叫张五儿,父亲已经去世,比较近的亲戚有马三舅、李外父等人。他们让他跟着一个不知道姓名的老公公,只要按他的要求去做,完事后就能给他三十亩土地。张差信以为真,于是他就跟老公公到了京城,来到一个大宅子又来了一个老公公,请他吃饭,并嘱咐他说:你先冲进去,撞着一个,打杀一个,杀人也无妨,我们自会救你。吃完饭,领着他经过厚载门,进了慈庆宫,看门的不让进,就把看门人打伤了。

    快快将所有的事全部说出来,我可以向皇上求,饶你不死!这时,另外一个员外郎陆梦龙赶紧威说道,只要你能够画出入宫的路径,说出所遇到人的名字,我不仅可以免除你的罪过,而且可以偿还你被烧掉的柴草。陆梦龙双眼冒出了精光,事很快就会水落石出了。

    马三舅名三道,李外父名叫守才,都住蓟州井儿峪。前面不知道姓名的老公公,实际上是修铁瓦的庞保。三舅和外父常到庞保住的地方送灰,庞保、刘成两个人在玉皇前商量,还有我三舅、外父,他们我拿着棍子打进宫中。如果能打到太子,吃也有了,穿也有了,一同密谋的还有姐夫孔道。

    陆梦龙猛然一惊,这庞保、刘成俩人可是万历皇帝的宠妃郑贵妃宫中的内侍啊!他赶紧匆匆地结案,将结果报与了万历皇帝。

    万历皇帝接到事的结果后也是傻眼了,搞了半天,竟然是自家人在内斗啊!他一方面怒责郑贵妃,一方面迫使皇太子改变态度,由张差所为,必有主使改变为此事只在张差上结局足矣。他明令除惩治张差等人外,不许波及无辜人,以解脱郑贵妃。此案结局,张差磔死,马三道、李守才发远方戍守,太监庞保、刘成在内廷击毙,梃击案掀起的轩然大波暂时平息。

    这梃击案,历来都被认为是郑贵妃想要棒杀太子的一个谋,或者是皇太子自演的一出苦计,万万没有想到,这竟然是天魔导演的一场好戏。

重要声明:小说《英雄血巾帼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