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五十七)天南地北再重逢,国本之争万

    两位先生,你们要朕关注留心的那两个人已经到京城了。在御花园闲走之时,万历皇帝突然转对着后的黑白二子说道,这些子,俩人总是在不停的念叨着姬雪寒和白紫衣,导致万历帝也对俩人有了很大的兴趣,并叮嘱防守宫门的侍卫,一旦得知了这两个人的消息,立即上报。就在刚才,守宫侍卫来报,宫外有俩人求见,正是姬雪寒和白紫衣,两位先生,不知道这姬雪寒和白紫衣有什么出奇的地方?竟然值得两位先生如此的挂念。

    自从黑白二子担任了万历帝的贴侍卫之后,宫里面的一干大内侍卫没有一个服气的,于是他们便挑了一个黑白二子得空的子,打上门来,扬言要黑白二子好看。

    结果可想而知,上百号的大内侍卫,竟然不是黑白二子的对手,不过想想也知道,就连曾经的大内第一高手地太也不是黑白二子当中任意一人的对手,更何况是这些普通的大内侍卫呢。十大天干,名副其实啊!

    这紫荆城当中的事,不论大小,只要皇帝想要了解知道的,基本上都不能逃脱皇帝的眼线。事刚刚过去几个小时,万历帝就从手下那里知道了事的全部过程。自此以后,万历帝对黑白二子更是敬佩有加了。

    九弟和十妹都是了不起的大人物,一会儿陛下见了他们自然就知道了。黑白二子现在也不点破。

    一个多小时之后,在黄门侍郎的带领下,姬雪寒和白紫衣俩人终于来到了御书房中。

    大哥、二哥!一走进御书房,姬雪寒就看见了侍立在万历帝旁边的黑白二子,当即欣喜地叫了出来。而一旁的白紫衣虽然也看见了黑白二子,但是她却比姬雪寒要机智得多,除了黑白二子,她还看见了中间那个端坐在椅子上面的穿龙袍的年轻人。

    见过陛下!在白紫衣的一再拉扯之下,姬雪寒总算是看见了黑白二子中间的那个人,躬说道,旁边的白紫衣也跟着施礼。

    两位先生说得对啊,果然是两个奇人啊!万历帝并没有因为姬雪寒和白紫衣的失礼而发怒,反而对这二人直率的格十分的喜欢。

    万历帝从小接受正统教育,年少时受到由首辅张居正形成的外圈与掌印太监冯保形成的内圈的影响与压抑,并十分依赖他们,加之张冯结为联盟,李太后又十分支持,冯保对皇帝的约束力更为深厚,正是这种内外的相制使得万历在青少年时期表现的循规蹈矩。而张居正的病逝及冯保的揽权使得正式获得绝对权力的万历找到了发泄十年压抑的极好时机。

    一下子失去了掣肘的强臣,制约力顿时消失,万历的权苏醒:倒冯籍张,极端的权力却导致了万历极端的放肆。儒家的那些规矩都被他当成了儿戏,相反的,他对江湖中人的豪爽不羁却是亲睐有加。

    不妨考虑一下人的本,或许,万历帝的本更加的张扬跋扈,喜欢自己干什么喜欢的事。任何人都有一个本,有时后天客观环境的影响对改变一个人的本作用不大,客观环境只能使人的本不同程度地表现出来。而张居正的死使得万历帝的本开始得以发挥,并指导着他的思想和行动。

    万历帝的本是什么?一个字:贪,这个贪字渗透到各个方面。政治上贪权;经济上贪财;生活上贪生;思想上贪名。

    万历帝政治上贪权,他特别有心计,不受任何人摆布,虽然不理朝政但始终大权在握,宁可不补官缺。哪怕自己错了,在错误没有明显暴露出来,没有遭受重大损失的时候万历帝绝不动摇。万历帝要是想用哪个人,在没有明显用错之前,想辞职都不会被批准。

    相比于嘉靖皇帝的贪求神仙之道,隆庆皇帝的贪求红颜美色,万历皇帝贪求的似乎更多。

    一番高兴之后,姬雪寒和白紫衣终于正视了御书房中的那个主角万历皇帝,而这时,万历皇帝也将目光投向了姬雪寒和白紫衣俩人。

    一个是脸白唇红,皱纹遍布,但是却眼眸深邃的老者,另外一个则是一袭紫衫的女子。当万历皇帝将目光看向紫衣女子时,眼中不由自主地露出了摄人心魂的光芒,看着紫衣女子那双亮丽的眸子,万历帝心中泛起了层层涟漪。

    那双黑葡萄似的美眸,象一潭晶莹的泉水,清彻透明,楚楚动人。那乌黑柔软的秀发宛如清涧幽泉、倾泻而流的秀瀑,自由写意地垂散于香肩粉背上。鹅蛋形的线条,柔美的俏脸,配上鲜红柔嫩的樱红芳唇,芳美俏的瑶鼻,秀美翘的下巴,显得温婉妩媚。像从天而降的瑶池仙子,倾国倾城的绝色芳容,真的有羞花闭月、沉鱼落雁似的美艳绝色。

    看见了昔的兄弟朋友,黑白二子万分的高兴,本来俩人是要向万历帝请辞的,不过一想到这样不好,于是俩人改口了,改为请假陪姬雪寒。白紫衣俩人在京城游玩几天。万历帝也深明大义,虽然有点不舍,但还是高兴地答应了。

    四人辞别了皇帝,在京城当中找到了一个不错的客栈,点了一些酒小菜,开始畅聊这几年的生活变化,感慨物是人非。

    哎,时间过得真是快啊,白驹过隙,忽然而已。临近傍晚,白紫衣一声感慨,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所以一切的分离又是重逢的开始。

    杨柳青青著地垂,杨花漫漫搅天飞。柳条折尽花飞尽,借问行人归不归。

    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黑白二子高举手中的酒杯,站起来递到姬雪寒和白紫衣的面前,黑袍老者直接端着酒杯走向了白紫衣,小妹,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再次见到你啊!袍子下面,黑袍老者已经泪湿了双眼。

    千里黄云白曛,北风吹雁雪纷纷。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紫衣女子正眼看着面前的黑袍老者,眼角的余光却瞟向了正在和姬雪寒喝酒的白袍老者,最终喃喃说道。

    一抹夕阳的余晖照在四人的脸上,将他们的影拉得老长老长。

    山高路远坑深,天长地久真。黑袍老者提议说,十年后,我们再次在这里相遇,再次在这里重逢,怎么样?

    四人的手掌紧握在了一起。

    皇宫当中,且说这万历皇帝等到四人走后,心中越发的觉得寂寞,想起紫衣女子那清澈而又明媚的眸子,他不由得心猿意马。见黑白二子迟迟没有回来,他不由得感觉到一阵心慌,于是,他急急忙忙地派了几个太监外出寻找黑白二子。但是此时的黑白二子早已经回到了洞庭湖,万历帝的搜寻石沉大海。

    中国古代皇帝大都拥有三宫六院七十二妃,这已经成为家喻户晓、无人不知的事,但是,有一个皇帝却是千古的奇葩,他竟然在一天之内连续娶了九个媳妇。这个风流皇帝就是大明王朝的神宗皇帝朱翊钧,也就是万历皇帝。

    万历十年,也就是一代名相张居正逝世的那一年,即公元1582年的三月,这万历皇帝就曾效仿他的祖父明世宗的做法,在民间大选嫔妃,一天就娶了九嫔,也就是一连娶了九个媳妇。这郑贵妃就是这九嫔之一。

    当时主持后宫的王皇后容貌平常,又秉持着传统的妇德,万历皇帝对她不感兴趣,却对聪慧机敏、风万种的郑氏十分宠,平时一般都在她宫中留宿,后宫妃嫔无一人能及。万历十四年,即公元1586年,郑氏生下了皇三子朱常洵,明神宗马上当即册封她为仅次于皇后的皇贵妃。但这一晋封却引起了宫廷内外的纷纷议论。

    怪只怪这个朱常洵生不逢时啊。

    原来,这万历皇帝在大婚之前,也曾风花雪月过。有一次他到母亲李太后的宫中请安,忽然一时兴起,看上了太后边一个王姓宫女,就和她凤倒鸾颠,风一度。当时,万历皇帝还是少年天子,外有张居正的压迫,内有冯保的紧,后宫更是有一个李太后。他哪里还敢让母后知道这件事啊。所以他大婚时候所纳的九嫔中也没有这位王姓宫女。

    但是,偏偏造化弄人啊,万历皇帝是宫女的儿子,而他的下一任皇帝,竟然也是宫女的儿子。

    这位王姓宫女不久便怀孕了,当李太后向明神宗万历帝询问这件事的时候,他还咬死口不肯承认,后来李太后命人拿出纪录皇帝行踪的起居注,一对期,明神宗才没话可说。然而,李太后却没有生气,倒是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抱上孙子了,十分高兴。于是晋封王姓宫女为恭妃。后来,她就给明神宗生下了皇长子朱常洛,也就是后来那个想要有一番作为却短命的皇帝明光宗。

    这万历皇帝想要立郑贵妃的儿子皇三子朱常洵为皇太子,但是一干群臣顿时不干了。有明一代的大臣们深受理学影响,对于维护礼制有着无比的

    当年就和明神宗万历帝的祖父世宗嘉靖皇帝因为要不要管亲爹叫爹的问题就大闹一场,气得世宗皇帝在午门打了一百多个大臣的股,并杖死十几人,成为震惊一时的大礼议事件。

    是不是管亲爹叫爹不过是个称呼问题,尚且掀起了这般轩然大波。关系到今后谁是下一任皇帝这样的国本问题,就自然更加引起了大臣们的严重关注,在大臣们的心中立长不立幼是千古的定制,谁也改变不了。

    这一场国本之争足足持续了十几年,直到黑白二子和姬雪寒、白紫衣再次重聚,万历帝依旧在国本之争中苦苦挣扎。

重要声明:小说《英雄血巾帼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