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五十五)御书房中识故人,紫荆城里见

    站住!你们是什么人?皇宫重地,不得擅闯,还不快快退下!黑白二子刚刚来到皇宫的前面,尚且还没有说上一句话,就被宫门旁边的侍卫拦住了。

    见来者是两个藏头藏脸的高大汉子,宫门前的守卫如临大敌,一脸的厌恶与谨慎。

    这位老弟,我们兄弟两人是十大天干当中的黑白二子,此次前来是奉陛下的旨意,特地进宫面圣的。白袍老者和颜悦色地解释说。

    十大天干!?侍卫脸上的不悦稍微地消除了一点,虽然他们这些人久居深宫,但是外界的一些事他们还是知道的,比如这跟随着戚继光大将军南征北战的十大天干,他们就有所耳闻,你先在这里看去,我进去禀告一声。

    这个毛头小皇帝的架子倒是大的啊!大哥,你说他会不会让我们进去啊,离他召见我们的子可都过去大半年了。要是他不让我们进去,那我们岂不是白来京城一趟了?黑袍老者大大咧咧地小声说道。

    应该会让我们进去的,一来这张居正张大人刚刚死了不久,这小皇帝终于摆脱了桎梏,心中肯定会很欢喜,对我们这些奇人异士肯定也很好奇;二来我们进宫面圣本来就是小皇帝自己的意思,这才半年多,他应该还不会出尔反尔吧。

    吾皇有旨:宣黑白二子觐见!几盏茶的功夫后,那个侍卫又回来了,并带来了万历皇帝的旨意和一个小太监。

    例行检查时,这些侍卫对黑白二子进行了搜,并要收去俩人上的武器,黑袍老者顿时不干了,怒目圆睁,恶语相向。

    算了算了,陛下仁慈,早已经料到这俩人会随携带武器了,已经许他们俩人携带武器进宫面圣了。这时,站在一旁冷眼旁观的小太监突然尖叫着说。

    众侍卫这才罢休,任由着小太监将黑白二子领进了皇宫。不过一路上,这个小太监一言不发,只是默默地为黑白二子领着路。

    这位公公,陛下这是准备在那里接见我们兄弟俩呢?路上,白袍老者终于忍不住将心中的问题说了出来。

    一说起这个话题,眼前的这个小太监顿时来了兴趣:我在皇上的跟前服侍了几年了,除了张居正张大人,还从来没有看见皇上如何的厚待过其他的什么人,陛下让我领着你们去御书房。这个小太监一副鸭叫之声,但是言语之中却满是疑惑和羡慕。

    等到三人走到御书房的门前时,这个小太监却是再也不往前面走了。而此刻御书房的门前已经站立了几十名侍卫,这些侍卫一个个体强健,魁梧有力,双眼灼灼发光一看就知道是练家子。

    随携带的武器,交出来!这时,侍卫头领走上前来,面无表地说道。

    黑白二子疑惑地看了看带路的小太监,又看了看面前的这个侍卫,一脸的不解,不是说好了许他们俩人携带武器入宫吗?

    我说两位,你们不会还想着要携带武器进入御书房吧,千古年来,除了乱成贼子,再也没有人敢携带武器进入御书房了,这是铁的规定,任何人都要遵守。即使陛下能够容忍你们俩人携带武器进入御书房,这些侍卫也不干啊。如果陛下出了个好歹,这些侍卫统统要陪葬。小太监道出了真谛。

    黑袍老者的武器太大了,他自己也知道难以带入皇宫,所以并没有随携带,只是在路旁随意地买了一把砍刀;不过白袍老者的征天剑却是随携带过来了。白袍老者看了看黑袍老者:二弟,你说怎么办?

    给吧!黑袍老者倒是没有什么犹豫的,一把砍刀而已,又不是自己那把最趁手的巨型砍刀。

    结果黑袍老者递过来的砍刀,侍卫头领看都没有看,直接交给了后的一个侍卫,不过当他接过白袍老者递来的征天剑时,双手却是猛然一阵颤抖,好冷,好犀利,好寒光,当真是一把好剑啊!

    接过征天剑之后,侍卫长这才正视了黑白二子一的,他又皱起了眉头,眼前的这两个老者,不仅神秘莫测,全都笼罩在袍子之下,而且体当中的内力更是浩瀚如海啊!侍卫长的心陡然悬了起来,高手啊,这是不弱于自己的绝世高手啊!

    搜完毕之后,在小太监和侍卫长的监督带领下,黑白二子踏入了万历皇帝的御书房。

    御书房正中间的椅子上面端坐着一个相貌端正的年轻人,这人脸圆须短,材稍胖,上微微露出一股君临天下的霸气,但是更多的却是一股孩童般的稚嫩之气,仿佛是刚刚出笼,刚刚展翅高飞的小鸟一样,这人的脸上时刻洋溢着一股欢乐的气息。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黑白二子还在打量着御书房中的那个稚嫩的青年人,旁边的小太监和侍卫长已经跪倒在地上了,口中直呼万岁。不过当他们俩人用眼角的余光瞥见一直在打量着座椅上面的皇帝的黑白二子时,惊骇得差点趴下了,你们俩人,见了圣上还不快快跪下!

    这就奇怪了,他一不是我的父母,我不必孝敬跪拜他;二不是我的妻子,我不必和他跪着对拜;三不是天地,我不必如同神灵一样敬畏他。既然如此,那我为什么要跪拜他呢?黑袍老者暗暗嘲笑一声,直言说道。

    朝廷是一个庙堂,江湖也是一个庙堂,虽然在大事上面江湖人士都会听命于朝廷,但是江湖人士向来放不羁,这等繁文缛节我看还是免了吧。白袍老者也开口说道。

    御书房座椅上面的万历皇帝听得黑白二子的这番言论,出奇的,他并没有发怒。若是放在以前,张居正还活着的时候,依照张居正给他的教导,这种见了君上不下跪的忤逆之人,可以直接杀头问罪了。不过现在张居正死了,在他头上面的紧箍咒早就没有了,他完全可以按照自己的心意行事了。

    万历皇帝不问罪,这可不代表他底下的那些人没有意见:你们俩个真是好大的胆子啊,见了圣上竟然敢不下跪,真是罪大恶极,罪不容诛啊!陛下,臣恳请对这俩人处以极刑,以儆效尤。御书房中除了座椅上面的万历皇帝,下面跪着的小太监和侍卫长,以及站在下面的黑白二子俩人,尚且还有俩人侍立在皇帝的旁边,此刻开口说话的正是司礼监太监张诚。

    天底下除了亲父母之外,陛下就是你们的第二任父母;陛下虽然不是你们的妻子,但是你们的妻子都是奉了陛下的旨意,冥冥之中和你们走到一块的;陛下就是天,是上天派来行使神灵的权利的。侍立在皇帝另外一旁的一个魁梧老汉铿锵有力地说道,声音震耳聋,御书房中的桌椅都在瑟瑟发抖。

    高手!恐怕是一个能够以一敌百的绝世高手啊!仅仅听到这个魁梧老汉的话语,黑白二子心中当即一禀,这是一个武林当中掌门类型的高手啊!就算是俩人想要打败这个魁梧汉子恐怕也要花上不少的时间啊,看来皇宫也如同江湖一样的卧虎藏龙,不可小觑。

    你们两个平吧。座椅上面的年轻人对小太监和侍卫长的表现还是很满意的,而后,他又将目光看向桌子前面站立着的黑白二子,骄傲地介绍道,这是我的贴侍卫,大内第一高手,地太!怎么样,还能入俩位的法眼吧。万历帝洋洋得意地说道。

    地太!黑白二子心中一声惊呼,对视一眼,然后再次将目光看向了万历帝旁边的那个魁梧而又满头白发的老汉,眼中一片复杂之色,心中更是暗暗叹息,没有想到啊,在这里竟然还能遇到熟人啊!

    咦?闻言,不仅万历帝疑惑不解,就连地太本人也是丈二的和尚。

    我想四十多年前地太应该是在洞庭湖区驰骋的吧。黑袍老者提起了往的回忆,虽然当时俩人都只是几岁大小的孩子,但是这份记忆俩人却始终封存在脑海之中,挥之不去。

    你们和风林火山四人竟然还有这等关系,没有想到啊,真是没有想到,原本在洞庭湖上面叱咤风云,称王称霸的风林火山四位大将军,竟然南下抗倭去了,十大天干,你们竟然占了六个名额。听完黑袍老者的故事之后,地太总算是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不过往的恩仇早已经随着天地水寇的逝去而烟消云散了。

    两位随着戚大将军南征北战,一定有很多的趣闻吧,可否给朕说说。万历皇帝到底是小孩子天

    白袍老者选了几个和倭寇战斗的故事说给了座椅上面的万历皇帝听,书房当中,众人都津津有味地听着白袍老者的故事,犹如临其境一般。

    白袍将军竟然这么厉害,以一敌百丝毫不成问题,将军的武器一定非常的厉害吧,可否借给朕瞧一瞧。听白袍老者说着他大杀四方的故事,万历皇帝突然插话说道。

    白袍老者停下了话语,转将头看向了旁边的侍卫长,这时,万历帝也将目光投了过来,侍卫长会意,转走出房间。不一会儿,他就拿着一把长剑走了回来。地太上前接过这把剑,将他递给了万历皇帝。

    君不见昆吾铁冶飞炎烟,红光紫气俱赫然。良工锻炼凡几年,铸得宝剑名龙泉。龙泉颜色如霜雪,良工咨嗟叹奇绝。琉璃玉匣吐莲花,错镂金环映明月。正逢天下无风尘,幸得周防君子。精光黯黯青蛇色,文章片片绿龟鳞。非直结交游侠子,亦曾亲近英雄人。何言中路遭弃捐,零落飘沦古狱边?虽复尘埋无所用,犹能夜夜气冲天。

    当真是一把好剑啊!不知道白袍将军可否割,将这把宝剑赠与朕,朕定当重谢。万历帝激澎湃地说道。

    我们江湖人士的武器就如同我们的生命一样,剑在人在,剑亡人亡。白袍老者婉言拒绝说。

    哎!可惜了!座椅上面的青年叹息着。

重要声明:小说《英雄血巾帼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