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五十四)隆庆平冤假错案,万历抄张居

    二十多年前,张大人力抗倭寇,却因为不肯依附严嵩及其党羽而惨遭赵文华和胡宗宪等人的迫害,如今事已经过去将近三十年了,当年的小人赵文华早已经死,胡宗宪大人即使抗倭有功,终究难以洗刷他曾经的罪孽,随着严嵩一党的覆灭,他也很快的畏罪自杀了,只留下‘宝剑埋冤狱,忠魂绕白云’的诗句。

    三边总督曾铣,立志建功立业,倡导与谋划恢复和固守河之战略,但是他的计划还未施行,就因人诽谤,遭到腰斩弃世的命运,多么令人痛惜!为什么忠于国家的计谋不能被采用呢?两广总督张经,为了百姓的安定,为了东南沿海人民的幸福,率军抗击倭寇,大捷而入狱,因为小人的诬陷而拦腰斩于西市,多么令人痛惜啊!

    而今,先帝去世,又经隆庆、万历两朝,在张大人的治理下,百姓安居乐业,各行各业欣欣向荣,但是那些冤假错案却没有人去平定,我李达虽然不才,但是好歹也是大明王朝开国六大国公之首的韩国公李善长的后人,怎能畏畏缩缩呢?

    况且我手持太祖御赐的丹书铁卷,想来陛下还是会给我一点面子的吧。

    真是奇怪的俩人啊!黑白二子心中一声惊呼,竟然到现在还想要给曾铣和张经俩人平反冤假错案,难道他们不知道事已经过去了几十年,俩人的冤假错案早在隆庆初年就已经平定了吗?

    两位倒是有心了,不过两位的愿望估计是不可能实现了。看着这对年轻的夫妇,白袍老者呵呵一笑。

    哦?在下李达,这是内连叶,不知道刚才老人家所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愿闻其详。

    两位还不知道的吧,三边总督曾铣,两广总督张经,以及后来抗击倭寇的胡宗宪,他们的冤都已经平反了。长期以来,黑白二子都跟随着戚继光大将军,倒是对这些朝廷冤假错案的平反知道得比较多。

    隆庆初年,张经孙子懋爵上疏鸣冤,为他的爷爷张经打抱不平,当时的内阁是由徐阶、高拱、张居正三人把持,而隆庆帝的无能或不愿干预朝廷具体事务的态度,使得他手下那些有能力的官员们能放手去行使朝廷权力,管理帝国。于是经过内阁商议之后,朝廷就恢复了张经的官职,赐祭葬,谥号襄愍,并赐予了懋爵官位。福州人民为纪念张经抗倭功绩,将其寓宅所在处改称半洲街,又在洪塘山麓建祠纪念。张经墓在鼓楼区洪山镇洪塘芋坑山,墓前旧有东南战功第一石碑。

    隆庆元年,给事中辛自修、御史王好问上疏为曾铣雪冤。陛下下诏追赠曾铣兵部尚书一职,谥号襄愍,归葬江都。

    至于曾经陷害过张经大人,但是后来东南抗倭立下大功的胡宗宪大人,死后更是风光大好。先有汪道昆为其作悼诗曰:

    昔百战功,愿言著旂常。盖棺亦已矣,众口犹雌黄。

    长跽歌德馨,申言慨以慷;一歌再三叹,呜咽不成章。

    天末起悲风,萧萧吹白杨,招魂竟何之,吾问巫阳。

    后来嘉靖四十五年十二月十四,世宗驾崩于乾清宫。临终遗谕曰:朕奉宗庙四十五年,享国长久,累朝无有。一念拳拳之心,唯敬天勤民是务。只缘多病,故求长生,遂至人诳惑。如今凡是因进諌获罪的诸大臣,存世的下诏录用,死亡的从优抚恤,现在监狱中的即行释放,官复原职。

    这一下可好了,有了世宗这一句遗言,先是宣城太守李敬与绩溪知县郁兰等首先为胡宗宪之冤而鸣不平,并甘冒仕途风险,将胡宗宪灵柩运至绩溪龙川安葬。沿途数万官民护送,朝野嘱目;后是礼部左侍郎许国、吏部右侍郎张四维,右通政海瑞,兵科右给事中刘伯夑、极力为胡宗宪鸣冤。

    隆庆六年,明穆宗下诏恢复胡宗宪总督浙、直、赣、闽军务,太子太保,兵部尚书等一切职务。并作谥文一道,制曰:人臣殚忠宣力,大功岁久弥彰。尔原任少保兼太子太保、兵部尚书、兼都察院右都御史胡宗宪,气量沉雄,才华横溢,镇守东南,抚卫西北。属岛夷之扬波,自乘骢而受钺。延揽筹策,大憝以次成擒;传檄声援,侵疆悉就底定。竭十年狥国之志,遗七省生灵之安,虽萋菲不免于垢言,而孤忠已明于后代。既三锡以酬赏,仍一字为华褒。兹特加尔谥曰襄懋,锡之诰命。成绩不磨,海邦之兴;有功懋赏,公论一同。未泯英灵,尚歆涣渥。

    天地奇人出,巨星降碧端。雄才匹管乐,浩气过杨班。

    跃马乾坤定,运筹社稷安。于谦联玉璧,岳武并双贤。

    功铸山河在,忠昭月悬。大冤朝野雪,万代美名传。

    如此说来,倒是我二人做了一番无用功了。听过黑白二子的这些话语后,李达恍然大悟,如释重负地说道。

    倒也不能这么说,先生的好意死去的这些先烈还是会知道的,我想我们兄弟俩人能够代替他们对你们夫妇感谢一番。说完,白袍老者从怀中掏出来两本小书,一把塞在了李达的手上,我想这两件东西一定会对你们有所帮助的。

    说完这番话后,黑白二子丢下了正在原地目瞪口呆的李达夫妇,迈开步子向着北边走去了。等到李达俩人回过神来时,举目向着四周看去,哪里还能看到黑白二子的影啊,俩人早已经展开步伐走远了。

    大哥,你刚刚将七弟和八妹交给我们的武功秘籍给了那两个后生小子了?宽阔的官道上,黑袍老者停下了脚步,拉着白袍老者问道。

    是啊!七弟和八妹的浩然正气功和漫天飘香不能就这样失传了。当初他们俩人离开中原大陆前往东瀛时,曾经将这两门武功变成秘籍留了下来,交给了我,我想他们的意思是想要我帮他们找到一个合适的传人。刚才那对夫妇不正是很好的一对传人吗?白袍老者也停下了脚步,盯着黑袍老者说道。

    这……我总感觉大哥你将这两本超凡的武功秘籍交给他们夫妇俩人太过于草率了。黑袍老者无言以对,只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说不定以后他们会用这门武功来与我们为敌呢?我们可不清楚他们的背景啊!

    黑袍老者一语成谶!四十多年后,长白山,十大天干未完成的战斗又在这里继续了。

    从刚才他们俩人的举动当中不难看出,俩人都是心地善良之辈,而且他们并不知道我们怀武功秘籍,更不知道我们俩人的份,不可能是专门为了那两本武功秘籍而来的。二弟,你多心了,我们还是赶紧赶路吧,先到京城,为九弟和小妹探探路。白袍老者转移话题说道。

    果然,一听到白袍老者说起九弟和小妹,黑袍老者虽然心中有股不好的预感,但是也并没有多说什么。

    俩人在路上再也没有任何的停留,直接向着京城奔去。一个月后,俩人终于到达了京城。

    香山万树飘红,掩葱茏。冷雨嗦嗦前夜遍秋风。迎客路,石阶布,尽从容。自在黄金周里乐融融。

    赫赫京都千百年,钟灵毓秀萃龙渊。始由金国迁燕地,及至赤都照蓟川。

    北海清波浮画舫,香山红叶染霜天。华夏血脉相系,九州同心亿众欢。

    京城无疑是大明王朝风景最甚,最为繁荣的地方,刚刚入京的黑白二子俩人如同乡下人进城一样,一路上指指点点,煞是可。想一想,离俩人上一次进京已经不知道有几十年了。

    不过可惜,俩人尚且还没有来得及好好的玩赏一番,就听到了一个噩耗从紫荆城当中传来。大明王朝的中流砥柱,大政治家,万历中兴的最大功臣,内阁首辅,张居正张大人病逝了!

    哎!谁能想到啊,这张大人竟然在我们兄弟两人上京的时候病逝了,看来这京城的天是要变了,我们还是晚些子再入皇宫去面见那个刚刚执政的小皇帝吧,现在可真心不是一个很好的时机啊!听闻张居正病逝的消息后,白袍老者很快就从其中嗅出了浓烈的火药味。

    这张居正张大人的的确确是有些本事,能够将一个残破的国家治理成现在这个样子已经很不错了,可惜了,他这一死,他的所有努力都要泡汤了,人亡政息啊!就是不知道死后的他还能不能保住自己的家室啊!

    一语成谶!

    万历十年六月二十,张居正病逝,享年五十八岁。皇恩浩,赠上柱国,谥号为文忠。

    不过张居正刚死,反张的浪潮就出现了。首先曾由张居正举荐的潘晟准备入阁,但是弹劾的奏疏接二连三不断,这潘晟倒也很是聪明,知道失去了张居正的保护,形势对他很不利,不得已之下,他只好在赴京的途中上疏辞职,这是第一个信号。

    司礼监冯保失去了张居正这个有力的联盟,很快也受到了攻击。御史李植直疏冯保十二大罪,司礼监太监张诚、张鲸也在神宗面前攻击冯保,说冯保家资富饶,胜过皇上。本来就财的皇帝,一听此言,立即逮捕了冯保,同年十二月,念在大伴多年尽心侍奉的分上,给予宽大处理,让他到南京去赋闲养老。从冯保家里查抄了金银一百万,珠宝无数。年已二十岁的明神宗,找到了抄家得财的门路。

    嘉靖、隆庆、万历三个皇帝,一个喜道士,一个贪婪美色,一个财成痴。

    冯保之后,倒霉的自然就是就是张家了,万历下旨,对张家进行抄家!司礼监太监张诚等人对张居正的儿子严刑拷打,问他们张居正这些年来贪污的银子的下落。张居正的二子懋修经不起拷掠,屈打成招,投井不死,绝食又不死,侥幸活下来了。长子张敬修原任礼部主事,也受到了酷刑,最后实在受不了如此折磨的他自缢亡,临终前留下一份血书,真实地记录了张府遭受抄家浩劫的惨状。

    风毛丛劲节,直上尽头竿。张大人是生前风光,死后惨淡啊!看着京城里面来来往往的人群,白袍老者一声叹息,走吧,是时候了,我们去看看这位正准备叱咤风云,大有一番作为的皇帝是个什么样子的人物吧。

重要声明:小说《英雄血巾帼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