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四十九)炭黑青年欺老者,黑白二子教

    客官,别误会,别误会!正在这时,小二又变了脸色,笑着对走进来的七个凶神恶煞的汉子说道,几位大爷稍等,我这就去教育教育这两个不知死活的糟老头。

    嗯!?黑袍男子听闻小二的话语后,更加的愤怒了,体周围煞气磅礴。

    二弟,先别冲动,我们先看看小二怎么说。正在这时,白袍男子突然抓住了黑袍男子的手臂,小声说道。

    两位客官,你们就别摊这趟浑水,一会儿我肯定做很多的小吃来给你们品尝,所有的特色小吃,我都做,算是给你们赔罪了。客栈后院,小二满脸的哀伤与忧郁。

    怎么回事,你说出来吧,我们就只是想要了解一下而已,放心吧,我们不会闹事的。白袍男子安慰说。

    在俩人的一再劝说下,小二终于说出了实;他们七人是洞庭湖上面的水寇头领!

    黑白二子面面相觑,一脸的不可思议,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了!

    一年前,这个地方本来是属于那七个洞庭湖水寇头领的,不过由于当时这里的条件不是很好,所以他们七人便将这地方卖了出去。而买下这个地方的,正是我们的东家,东家买下这个地方后,把它布置成了一个客栈,一年下来,由于我们店的菜肴美味,深受岳阳城中的老百姓的喜,于是乎,全城的老百姓就送了我们客栈一个牌匾:岳阳客栈。

    可惜啊,自此以后,祸患来了,这七人听说岳阳客栈的生意红火之后,整天过来扰,张扬着要我们东家准备几千两的银子,说是当时卖亏了,不算,要重新来过。

    几天前,东家更是被他们打伤了,为了躲避这些恶鬼,东家已经有好些子没有来客栈了,而且客栈这阵子也基本上没有任何的生意了。

    可恶,真是可恶!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啊!白袍男子一声怒吼。

    大哥别动怒啊,好歹我们都是一路人啊,让我去将他们收服吧。黑袍男子桀桀地笑着。

    七位真是大杀四方,威武神勇啊!黑袍男子从内院走了出来,嘲讽说道。

    老头,知道就好,既然知道我们七兄弟的本事,那你还不快快滚蛋,这里没有你的事了。七人当中,一个面目如同火将一样刚毅的男子开口说道。

    老大,你跟这两个糟老头废话干什么,要我说啊,直接一拳挥下去,这糟老头能够接下就算他命大,要是接不下死了,就算他的运气不好了。你们说说,现在吧,在张大人的改革下,子是越来越好了,但是这些老不死的也越来越多了。这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这些糟老头占全部拿银子的人的人口比例。

    在我大明王朝,这些糟老头也要拿工资、拿银子,工资的形式可能是退休金,或者是朝廷补助等等。但是创造财富的人是十四五岁到四五十岁之间的劳动力。是这些人在养活同时期的老年人、这些老不死的,到这些人老了以后,就是那时的劳动力养活这些人,如此循环,永不枯竭。严重阻碍了社会经济的发展、阻碍了社会向着更高层次的进步了。我们为民除害也是理所应当的。一个面目如同炭一样黑的年轻男子口出怪言。

    客栈里面稀稀散散的江湖人士一听到这炭黑男子的话语,不由得哈哈大笑,就连那小二也是忍俊不,店里面的几个少女也是婉然一笑。

    面对炭黑男子犀利霸道而又咄咄人的话语,黑白二子没有任何生气的意思。

    哈哈,真是好笑了,你们这言论真是缪不可言啊!白袍男子昂头一声大笑,言语之中满是放不羁的狂妄,照你们这么说,你们七人是不是要先将你们的父亲、母亲、爷爷、统统杀死啊,这些人可都是占社会资源的老人啊,竟然你们要替天行道,将危害社会的老人统统杀掉,那你们就先应该大义灭亲,这样才能让人信服啊!白袍男子毫不客气地反驳说。

    这就不劳烦你们两人费心了,我想凭借着我们七人这滔天的本事,养活我们自己的父母亲人还是不成问题的。炭黑男子面目沉的回答,看得出来,对于白袍男子侮辱他父母亲人的话语,他十分的不满与憎恶。

    哦,那照你们这么说,我们兄弟两人也能自己养活自己,完全不要靠后辈小子的赡养,那我们是不是就不要死了呢?白袍男子饶有兴趣地说道。

    还不等客栈当中的客官和这七个水寇头领从惊愕当中回过神来,黑袍男子接着说道:我看啊,你们七人不如先自杀好了,反正你们迟早也会有老掉的那一天的,等到那天死在其他人的手中,多么不体面啊!所以我建议你们七人啊,先自杀,未雨绸缪啊,怎么样,这个主意不错吧,省得到时候你们受辱于人,白白损失了你们七人的威名啊!黑袍男子**德挖苦讽刺说道。

    黑白二子这一唱一和的,完全地将七个水寇玩弄于鼓掌之中了。

    原本客栈当中的江湖人听到炭黑男子的话语之后,心中还在暗暗发笑,真是一个搞怪的男子,不过现在听到了黑白二子的话语,众人无不打心眼里的佩服,人辱人必先自辱,此话当真是不假啊!

    两个糟老头,你们想死不成,竟然敢这般侮辱我们洞庭七鬼,难不成你们真的以为我们不敢痛下杀手嘛?炭黑男子恼羞成怒。

    怎么着,难道你们七人还真的想要和我们两人大干一场?黑白二子顿时来了脾气,三十多年前他们在洞庭湖上叱咤风云时,这七个后辈小子估计还没有出生呢,没有想到这几十年过去了,曾经洞庭湖上的风云人物,反倒是没有人记得了。时光真是容易把人抛啊!

    哈哈,我说两个糟老头啊,你们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吧,对付你们这两个行将就木的老头,我罗七一人足矣!这炭黑男子对自己的本领还是十分的自信的,在他看来,两个垂垂老矣的老者,根本就不足为惧,不值得七人一起动手。

    一而再再而三的受到后辈小生的藐视不屑,黑白二子没有任何的怒气,有的只是满脸的哭笑不得,对付这么七个初出茅庐的小子,还不值得两人一齐出手。

    大哥,是你上还是我上?黑袍男子虽然跃跃试,但是他还是习惯的征求了一下白袍男子的意见,不过他的眼眸当中却是一片希冀。

    你呀,都几十年的兄弟了,还跟我耍小心眼,你的那点意思我还会不知道吗?你上吧,只要别弄出人命来了,随你怎么玩都可以。白袍男子早就看穿了黑袍男子的意思,几十年过去了,他对战斗依旧是如此的执着,于是,白袍男子也就顺水推舟了。

    不料白袍男子这一句话说出来,顿时彻底地惹怒了洞庭七鬼。

    不敢见人的黑袍老头,准备好了没有,我要出拳了。炭黑年轻人罗七一步跨上前去,自信地说道。

    一听到罗七这话,黑白二子是截然不同的反应,黑袍老者藏在袍子下面的双眼摄人心魂,即使是隔着看不见的黑袍,罗七也能够感受得到黑袍老者深深的不满,似乎自己的话语触到了黑袍老者的痛筋,他的底线;不过在白袍男子看来,这罗七倒也称得上是一个坦的君子,并没有趁黑袍老者没有准备时痛下杀手,也许是这罗七不屑于这么做吧,或许这就是他的本。本不错,白袍老者暗暗赞道。

    来吧!黑袍老者很快就平复了心中的愤怒,淡然地站在原地说道。

    老不死的黑鬼,不给你一点厉害看看,你真以为我们洞庭七鬼是吃素的吗?罗七一声怒吼,算是给自己提气。

    罗七平平实实的一拳直接砸向了黑袍老者的口,他本来是想咋向老者的面门的,不过他怕黑袍老者年纪太大了,承受不住自己这一拳。就给他一点厉害吧,让他知道天高地厚,罗七暗暗想到。

    面对炭黑青年罗七这毫不华丽,只是带有强烈的劲风的拳头,黑袍老者根本就没有任何要躲避的意思,他想要试试,面前这个后辈小生的实力到底有多么的强劲。

    咦?见到黑袍老者面对自己的拳头竟然毫不躲闪,罗七大吃一惊,不过既然拳头已经出手了,那就断然没有收手的意思。

    拳头破空而来,在空中激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拳头已经近了,见到面前的这个奇奇怪怪的黑袍老者竟然还是没有任何要躲避的意思,罗七略微有点惊讶地收了收拳头上面的劲道,他可不想一拳将面前的这个老者打崩了。

    这几个后生还是有一定的实力的,人品也还不错,虽然霸道是霸道了一点,但是这也是江湖之人的习啊!本可能,可造之材啊!

    间不容发,罗七这一拳直接全部砸在了黑袍老者的上,不过众人想象中黑袍老者倒退数步或者是倒飞出去的场景并没有出现,反倒是罗七,在拳头砸中黑袍老者的瞬间,被猛然发力的黑袍老者撞飞了十几米。

    全场一片骇然,这其貌不扬的黑袍老者竟然是一个隐藏的高手?

重要声明:小说《英雄血巾帼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