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四十五)辰逸有子现古都,十万大军围

    少爷,我们去哪里?年轻人的旁,一个气宇轩昂的黑衣侍从随意问道。

    这年轻的男子名叫辰凯天,正是唐吴山末代大将军辰逸的独子,十年前的唐吴山一战,德川家康举半国之兵,上百战将攻打中原人的立足之地唐吴山,十几万的东瀛军士,奋不顾,用人海战术也能将唐吴山填平了。

    外城最先失陷,十几万的东瀛武士拿着武士刀,提着抢来的金银珠宝,踏过了汉白玉桥,走进了森的小巷。

    曾经繁华无比的唐吴山外城,曾经号称第二个长安,海外长安的唐吴山外城,仅仅只坚持了三四天的时间就失陷了。

    外城十几万中原人士战死大半,剩下的中原人士一部分趁乱逃脱了,一部分在辰逸和冷水易等人的引导下进入了唐吴山内城。

    曾经美轮美奂、雕梁画柱、金碧辉煌、水榭歌台的唐吴山外城,如今旋风卷着黄尘灰土夹着鸡毛蒜皮,把整个城池搅得乌烟瘴气,把闹的集市捣乱得萧条起来。

    九天阊阖开宫,万国衣冠拜冕旒。

    百千家似围棋局,十二街如种菜畦。

    长安大道连狭邪,青牛白马七香车。

    十年前的唐吴山外城,不仅仅是一个中原人居住的地方,更是一方水土文化,一方山城风俗。

    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廊腰缦回,檐牙高啄;各抱地势,钩心斗角。盘盘焉,囷囷焉,蜂房水涡,矗不知其几千万落。长桥卧波,未云何龙?复道行空,不霁何虹?高低冥迷,不知西东。歌台暖响,光融融;舞冷袖,风雨凄凄。

    自从辰凯天和黑衣侍从踏入唐吴山的那一刻,便有一种难以抗拒的古韵扑面而来,靓青而又满是乌黑血迹的城砖、古朴而又颓圮的城门、喧闹不见一片萧瑟的街市,这一切的一切都与辰凯天曾在脑海中多次幻想过的景象大相径庭。

    时光还原了一个真切而又残破的古城。虽然是冬,不见百花争艳、国色天香,却有着一种独特的萧瑟和冷峻,为城墙添加了几分厚重的历史感。

    暮鼓晨钟早已经不在耳畔回响,而钟鼓楼下穿梭的,是凄冷的寒风和零零落落的东瀛百姓。

    走吧,我们进入内城,十年了,我们已经漂泊十年了,现在应该没有人还记得我们吧。辰凯天眼神复杂地看着后的黑衣侍从,十年前,内城攻破时,仅仅只有他们俩人从东瀛大军的包围之中逃出生天。

    森而又狭长的小巷依旧如故,不同的是,小巷的墙壁上,曾经繁茂的爬山虎早已经不见了踪影,只是能在墙壁上面零零落落地看见刀割剑砍的痕迹。墙角下面,堆满了湿的爬山虎的根茎,曾经繁茂而又铺天盖地的绿色叶子早已经随着时光的流失而消耗殆尽了,只剩下那黝黑而又湿冷的深褐色残根,在墙角不停地喘息着,妄想重现往的风华。十年的时间过去了,这些爬山虎的根茎还没有从往的伤害之中回过神来,依旧在不停地苟延残喘。

    好可怕,好森,这唐吴山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啊,光是一个外城就让我们东瀛的武士死伤上万,不知道这内城里面会是一种怎么样的光景啊!站在汉白玉石桥上,看着眼前这黝黑黝黑而又寂寥的小巷,本多正信迟迟不肯下达进攻的命令。

    本多将军,中原人的唐吴山外城已经被我们攻陷了,十几万的中原军民,大部分战死,小部分趁乱逃跑了,还有小部分通过眼前黝黑的小巷进入了内城。将军,我们接下来怎么办?一个小将清点一番后,跑到统帅本多正信的面前,征求他的意见。

    这一战,我们死伤了多少军士?多本正信心中隐隐有一个不好的预感。

    这……小将纠结了片刻,这才硬着头皮答道,十三万军士,大概死亡了一万一千人左右,还有四五千的伤员。

    听闻小将的话语后,本多正信差点儿一头栽进了下的河流当中。

    进攻!进攻唐吴山内城,祖宗们没有完成的基业,就将在我的手中完成了!本多正信掩盖着内心的悲哀,表现出一副兴奋而又嗜血的样子,攻入唐吴山内城之后,全军放假三天,你们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吼吼……早已经迫不及待的东瀛武士一听到本多正信进攻的命令,当即压下心中的惊骇与恐惧,三五成群地跑到了黝黑的小巷里面。

    攻下唐吴山内城指可待,到时候,我又能在家主的面前立功了。家主真是雄才伟略啊,隐忍了几十年,继织田信长、丰臣秀吉之后,一举统一整个东瀛,结束了东瀛几百年的纷争,并改组和强化了东瀛的封建秩序,把东瀛社会推向了一个新的阶段。真是了不起啊!本多正信暂时丢下了唐吴山内城,开始意起来。

    啊!突然,无数声惨叫将他从幻想当中惊醒。

    将军,不好了,我们前方的士兵中了那群中原蛮子的诡计了,踏进小巷当中的几千名军士全部为国捐躯了!一个浑是血的士卒踉跄着奔跑过来。

    什么!?怎么回事?这群中原人还能打埋伏吗?他们的人马应该在外城就死伤得差不多了啊!本多正信既是疑惑不解又是惊骇不定。

    是机关!士卒满脸的不可思议,我们进入那黝黑的小巷之后,小巷两旁的墙壁上突然过来无数的利箭,那小巷狭长而又黝黑,我们根本来不及躲闪。

    该死的中原蛮子!本多正信再次陷入到了沉思当中,对了,我们可以让士兵匍匐前进,我就不信了,这中原蛮子会在地上也安置机关暗器。本多正信一声高呼。

    很快的,一千多名东瀛武士在本多正信的指导下,匍匐着前进。不过他们前进得快,后退得更加的快。

    将军,还是不行啊!那帮中原蛮子将小巷的尽头用石门挡住了,我们根本就推不开啊!士兵们满脸的苦涩,浑有使不完的力气,但是就是没有地方使。

    石门!哼,几百年了,我们东瀛还是有人成功地混进唐吴山的内城的,这石门的后面,就是唐吴山的内城了,到时候,你们会很惊讶的!本多正信朝着后招了招手,很快的就有士卒走了上来,手中拿着一些黑不溜秋的东西。

    火药!围观的军士顿时一阵惊呼。

    几十年前,武田信玄死后,他的儿子武田胜赖率领三万大军从甲斐出发浩浩的上洛了,武田家的骑兵是一支极为精锐的部队,在与有着战国第一军事家的上杉谦信的战争中一点不落下风,五次川中岛合战,武田家没有一次失败的,这是本其他大名闻风丧胆的军队,就是所谓的风林火山军事理论以及武田信玄的战术天才培养起来的一支部队。

    当时的京都掌握在织田信长的手中,面对来势汹汹的甲斐骑兵,他意识到不可能与之硬拼,于是,织田信长在长筱安排了三千铁炮兵,并且设立了篱笆等军事工事,将三千军队分成三组,第一组击后换上第二组,以此类推,这就是所谓的三段击。

    长筱会战爆发后,武田家的骑兵在平原上刮起一团旋风,呼啸着向织田信长、德川家康联军本阵袭来,等到了本阵五百米的地方,铁炮兵开始击,密集的子弹洞穿了冲锋的骑士躯,然后人和马轰然倒下。

    会战一直持续到晚上,三万骑兵屡次冲击都失败了,而死伤者过半,连武田家杰出的家臣们也死了一大半,于是在晚上八时,武田胜赖带着无限的无奈脱离了战场,这一战结束了,信、德联军以死伤数十人的代价歼灭了武田三万大军,一支令本闻风丧胆的军队从此消失了,武田家也迅速走向了衰败,不久被德川家康所灭。

    正是这一战,使得东瀛人们意识到了武器的厉害及其重要,而后,织田信长、丰臣秀吉、德川家康三人不停地在研制武器,这火药便是丰臣秀吉时代模仿大明万人敌的成果。

    笑容很快的就洋溢在了这群东瀛武士的脸上,有了火药,破开小巷尽头的石门轻而易举。事实也正如他们想的那样,几颗万人敌下去,原本坚固的石门摧枯拉朽般的破碎,轰然倒塌。

    一群人冲进唐吴山的内城,正如本多正信所说的那样,这些士兵很快的就被眼前的景象给吓住了,竟然是一片连绵不断的山脉。

    怎么样?很惊讶是吧。本多正信也小心翼翼地通过了黝黑而又狭长的小巷,站在了内城的入口处,以万人为单位,将这唐吴山的内城团团包围,遇到中原人,不管老弱病孺,不管抵不抵抗,统统杀死!本多正信发布命令说。

    一时之间,原本鸟语花香的山林变成了腥风血雨的场所,呐喊声,惨叫声,金戈声,充斥着整个山林。

    唐吴山中的军民,经过外城一战,已经只剩下不到五千人了,这五千人,在十几万的东瀛武士面前,如同沧海一粟。很快的,中原军士就被东瀛武士的人潮给淹没了。

    战场上,三个老将大发神威,受重伤的辰逸最先力竭而死。浩然正气、漫天飘香也在散发着它的余光。一个小时之后,所有的中原人士统统战死,场上只剩下一对老年夫妇了。

    投降吧!本多正信郑重其事地说道,两位是真正的英雄。

    俩人相视一眼,笑了,他们已经了无牵挂了。

    唐吴山内城大将军府,熊熊大火之中,传来了两道嘹亮的声响:天地书生冷水易、明教教主烈火蓉,请求吴山收留!

    大火,瞬间吞噬了一切。

    天地书生冷文襄!明教教主烈武昭!

重要声明:小说《英雄血巾帼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