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三十八)浩然飘香破重围,信长秀吉和

    各位,各位,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正在这时,店小二也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一把拦在冷水易和烈火蓉的前,张开双手在空中挥舞道。

    小二,我们怎么跟你说的,我们将这里包下来了,不能让其他人再进来,你难道没有听见我们的话吗?众多的黑衣蒙面人当中,一个材最为矮小的人站了出来,指着小二的鼻子骂道。

    客官,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我这不是看着你们都在楼上,把楼下空出来白白浪费了吗?店小二解释说。

    哼,难道我们给你的银两太少了,不够将这间客栈全部包下来吗?黑衣人凶神恶煞地说道。

    够够够,都怪我,我太贪婪了。店小二额头流下了汗水。

    一会儿再跟你算账。小子,你们俩人听到了什么?为什么一见到我们就要逃跑?

    你们这一帮人蒙头蒙脸的,一看就知道正在进行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每个人都是一副贼眉鼠眼的样子,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我们夫妇俩人心地善良,不忍直视你们的谋,所以想眼不见为净。冷水易平淡地说道,都已经到了现在这个时候了,他也就没有畏惧了,大不了拼命吧。

    老大,怎么处置他们三人?旁边的黑衣人问道。

    这店小二不会跑,也不知道什么。只是这俩个小子神秘兮兮的,怕影响我们的计划啊!宁可错杀,也不要放过。

    杀!还没等黑衣人发难,冷水易已经率先拔出了他的利刃。黑衣人说话的声音虽然比较小,但是还是被内功高深的冷水易清清楚楚地听在了耳中,他可不是一个坐以待毙的人。

    冷水易率先挥剑,完全占据了优势,很显然,他是想一举击杀几个黑衣人,让他们胆怯。不过可惜的是,以前无往而不利的招数今天竟然失灵了。

    这黑衣人倒也了得,特别是被冷水易抢先下手的那个最为矮小的黑衣人。在冷水易拔剑刺来的电光火石之间,只见他的周围黑雾弥漫,瞬间就不见了踪影,等到他再次现时,人已经在三四米之外了。

    不知道死活的东西,本来还准备留你们一命的,既然这么不识趣,那就别怪我们无了。上!将他们俩人杀死,一定不能让他们俩个活着离开客栈,不然我们的计划就全部泡汤了。

    十几个东瀛武士围着冷水易和烈火蓉俩人,时不时地利用忍术瞬间到俩人的旁,对俩人进行偷袭。不过可惜的是,已经在河边湿了一次鞋了,冷水易也不想让这个错误再犯一次,不然他的另外一只胳膊恐怕也保不住了。俩个人虽然强敌环绕,但是一时半刻竟然不落下风。冷水易和烈火蓉仿佛心神相通一样,只要空气中有一丝一毫的波动,俩人就异常的警戒,丝毫不给这些东瀛武士任何利用忍术偷袭的机会。

    打斗持续了将近一两盏茶的功法,冷水易突然看了烈火蓉一眼,烈火蓉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

    小心,他们要逃跑,拦住他们!黑衣蒙面人的首领将俩人的眼神理解为想要逃跑的意思。刹那间,十几把武士刀横空而出,或正面,或斜地里刺向冷水易和烈火蓉。

    给我死!面对近在咫尺的武士刀以及众多的黑衣人,冷水易没有丝毫的惬意,浩然正气功悍然出手,只见一圈又一圈的声波从冷水易的口中喷涌而出,毫不客气地砸在了周围几个黑衣人的后。

    叮铛……冷水易正面的几个黑衣人被这一声魔音入魂,手中的武器脱落在地,双手不由自主地捂住了耳朵。五官扭曲,七窍出血。而侧面的那些黑衣人也被冷水易这突然的一吼吓住了,呆呆地愣在了原地一两秒。

    等到这些没有受到致命伤害的黑衣人醒悟过来时,等待他们的是眼可见的凌厉剑芒,是空气!是由空气形成的剑芒!趁着冷水易浩然正气功出手的当头,烈火蓉也很是配合地施展了漫天飘香。

    一刹那的功夫,十几个黑衣人死伤过半。客栈当中出现了小小的混乱,而趁着这混乱的时间,冷水易和烈火蓉俩人已经破门而出了。

    街道之上,不停地有士兵往客栈方向赶过来,等到冷水易和烈火蓉俩人破门而出时,门外已经有几百个士兵在等着了。

    虽然不明白具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冷水易和烈火蓉俩人还是当机立断的做出了反应,携带着胜利的余威,直接杀出了重围。

    奇怪的是,围住这间客栈的士兵竟然任由冷水易和烈火蓉俩人逃出他们的包围,而只是团团地将这间客栈再次包围起来,似乎客栈里面的人十分的重要,又似乎这些士兵正在等待着什么人。

    冷水易和烈火蓉俩人刚刚逃出客栈,刚刚逃出士兵的包围圈,还不等他们走几步,迎面就撞过来了三个男子。

    这三个男子,为首的一人颧骨高突,眼窝深陷,眉毛粗而浓,他脸部修长白晰,彷佛是京都的公卿贵族,算是一个美男子。不过隐隐的,冷水易从他的上感受到了一股天生的暴虐之气,不仅如此,冷水易还在他的旁感受到了一股十分强烈的霸道的气息,仿佛这种人天生就是王者一样。

    这人是谁呢?天生的王者啊!冷水易将目光看向了这人后紧跟着的俩人。

    左边一人尖嘴猴腮,材瘦小,一看就知道幼年生活艰辛、营养不良,材矮小且面容委琐,酷似猿猴。这也是一个不简单的人啊!

    右边的人体宽胖,头部扁圆,小眼睛,高额头,浑透露着一股隐晦的气息。这人应该格谨慎,沉默寡言,看来估计是一个很会隐忍的人啊!咦?是他!

    匆匆地一瞥,冷水易将三人的模样看了个一清二楚,不过很快的,他又将头低了下去。由于时间紧急,冷水易也不想生出什么事端,更何况三人的后还跟着不下一千的士兵,冷水易可不想去触这个霉头。

    咦?刚和冷水易俩人擦肩而过,那个右边的隐晦男子突然轻声疑惑了一下。

    家康,怎么了?听得后之人的疑惑,最前面的男子停下了脚步,连带着,他后左边的那个人也停了下来,一脸疑惑地看着德川家康。

    大人,刚才那两个人我好像在哪里见过。德川家康小声回答说,啊!我知道了,大人,是他们,就是他们!那两个中原而来的江湖人士,那两个帮助武田信玄的中原人。德川家康的声音陡然加大了。三人后的那一千多的士兵纷纷诧异地看着前方正在大声叫喊的男子,在他们的印象中,这个男子可是泰山崩于眼前而不形于色,今天怎么这般的激动呢?

    那两个人!?你确定就是他们?!最前面的男子回头盯着德川家康,郑重地问道。

    大人,错不了!就是他们!德川家康激动地点了点头。

    所有人,前队变后队,后队变前队,将刚才那两个人给我抓过来!最前面的男子下命令说,不对,将他们请过来,不可怠慢了他们!

    一众士兵领命而去。

    大人,那两个人已经走远了。我刚才看见他们行色匆匆的,他们应该也是从那间客栈出来的,就是不知道他们俩人和那些刺客忍者有什么关系没有。见士兵走远了,左边的一人抬手说道。

    应该和那些刺客没有关系的,他们俩人的上还染有血迹,应该是从客栈里面杀出来的!德川家康猜测说,而且那一战之后,我派人详详细细地调查过这俩个人了,他们是从大明王朝飘洋过来的,和我们这边的大名并没有多少的瓜葛。上次帮助武田信玄纯粹是为了好玩。

    也对,自古以来,庙堂不容于江湖,江湖不容于庙堂,这是定律。像他们这种江湖高人,一般是不屑于与官府有什么交流的。最前面的男子下结论说道。

    三人等了没多久,那一千多个士兵就回来了。别说抓住那两个人,等到他们追出去时,连冷水易和烈火蓉俩人的影子都没有看见了。

    走吧,我们还是干正事要紧,这两个中原人就随他们去吧。最前面的中年人挥一挥手,说道,足利义昭,一个无家可归的流浪儿而已,竟然也敢派刺客来行刺我,真是不知死活啊!

    等到三人赶到客栈外面时,几百个士兵已经将客栈团团围了起来,见到三人的到来,一众士兵纷纷松了一口气。

    家主,我们已经将客栈团团围住了,里面的刺客一个也没有逃出来。只不过,只不过有两个不知道来历的人突然从客栈当中冲了出来,杀了我们几十个兄弟,然后破开我们的包围逃跑了,我们为了围住客栈当中的刺客,并没有派人去追那两个人。

    三人对视一眼,微微点头。

    猴子,接下来你说怎么办?最前面的人问向左边之人。

    织田大人,这个好办,直接一把火将这个客栈给烧了,掌柜的勾结刺客,图谋不轨,罪不容诛,那些刺客更是死有余辜。被称为猴子的中年人说道。

    好好好,就按你说的办。织田信长高兴地拍了拍手。

    大火熊熊燃起。

    客栈里面的刺客想要往外面突围,但是却被士兵用弓箭了回去。不一会儿,客栈里面的惨叫声慢慢地停息。

    大人,一共发现了十五具尸体,其中有七人在我们火攻之前已经死了,另外的八人也有俩人受了重伤。大火之后,一番检查,丰臣秀吉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是他们!三人不由自主地想到了刚刚逃出去的冷水易和烈火蓉。

重要声明:小说《英雄血巾帼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