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三十六)大杀四方冷烈勇,突破重围雄

    哈哈,你们俩哪里也去不了了!冷水易和烈火蓉俩人刚刚离开柳生庄十几里路,山路之间就窜出来了上百个手持武士刀的蒙面黑衣人。

    你们是什么人?冷水易如临大敌,一把将烈火蓉揽在后,不过在见到这群蒙面人仅仅只有数百人时,他又不由得长松了一口气。

    不错不错,虽然年纪大了点,但是按照你们中原话来说,那也是徐娘半老尤韵风啊!小子,你是想剖腹自尽呢,还是想要我们动手。为首的一个黑衣人站在一块石头之上,昂首说道。

    竟然知道我们是中原人?冷水易摸了摸自己的脸。虽然他们俩人长得和东瀛人有点不太一样,但是如果不仔细观察的话,这种差别根本就看不出来。刚才这些黑衣人出来得十分的突然,并且在第一时间内就知道了冷水易和烈火蓉俩人的份,这不得不让冷水易产生了疑惑。

    按照你们中原话来说,你们可以叫我们为山贼,又劫财又劫色还杀人的山贼。一群黑衣人纷纷狰狞地笑着,仿若冷水易和烈火蓉俩人已经是他们的囊中之物了。

    真是够自大的,仅仅几百人的山贼,也想留下我们俩,简直是痴人说梦,难道你们不知道我们夫妇俩就是倭寇终结者吗?想当年你们东瀛浪人入侵我大明王朝的时候,死在我们夫妇俩人手中的倭寇没有一万也有一千啊!像砍瓜切菜一样,真是不堪一击啊!冷水易嘲笑说道。

    八嘎!几百个蒙面黑衣人一听见冷水易无比藐视的话语,顿时气上心头,纷纷呐喊着拿着手中的长刀冲向冷水易。

    真是不知死活啊,难道真的以为我只有一只手臂就那么好欺负吗?冷水易一声冷哼,旋即,他不再留

    几百个黑衣蒙面人拿着武士刀从旁边的山石之上冲了下来,他们准备直接乱刀将冷水易砍死。

    见到这几百个黑衣蒙面人悍然无畏地向着自己冲了过来,冷水易一声冷哼,不过他并没有立即施展浩然正气功,虽然浩然正气功霸道无比,肯定能够在第一时间内将这几百个黑衣蒙面人掀翻在地,但是这浩然正气功十分的消耗内力,如果是在中原地区,在狼军当中,冷水易肯定会肆无忌惮地使用。但是现在不行,现在冷水易俩人流落异国他乡,边并没有什么保障,所以他不能冒险。

    不过即使冷水易不施展浩然正气功,他一样的能够将这群黑衣蒙面人打得落花流水。冷水易用仅剩的一只手抽出怀中的长剑,他虽然不是什么用剑的高手,但是让他用剑来对付一些虾兵蟹将还是可以的,更何况他并不是孤一人,他的旁边还有妻子烈火蓉。

    俩人不退反进,这确实有点出乎黑衣人的意料;这样也好,省得你们跟我们玩躲猫猫的游戏。杀,将他们俩人统统杀死,不要留后手了,杀死他们我们也能领到一份不小的赏赐。

    嘿嘿,就怕你们是无福消受了!冷水易森一笑,短兵相接时,手中的长剑率先绽放出亮丽而又耀眼的光芒。一剑劈出,最前方的几个黑衣人一阵手忙脚乱,等到他们从剑芒之中逃脱出来时,冷水易已经杀到了他们的面前,嘿,小鬼子们,你们的速度太慢了!

    冷水易杀入黑衣人的队伍当中,以剑为刀,直接横砍过去。几个黑衣人识得厉害,竖起他们手中的武士刀,想要抵挡冷水易的这一剑。而后面的几个黑衣人见机会来了,趁着冷水易横剑扫来的当头,从两边挥舞着武士刀砍向冷水易。

    面对两侧袭来的攻击,冷水易抽脱不得,不过他也不需要抽因为烈火蓉已经跟了上来。两条沙龙猛然从冷水易旁边的地下钻出,呼啸着奔腾冲向冷水易两旁的黑衣人。烈火蓉的漫天飘香已经出手了。

    铛!一道清脆的声音从冷水易前传来。这一剑,冷水易可是暗用了内力的,剑刃之上跳跃的光芒如同锋利的切割机,一举将七八把武士刀拦腰截断。剑气割破黑衣人的武士刀之后,气势不减,直接横砍在持刀的黑衣人上了。

    噗……几个黑衣人吃力不住,纷纷口吐鲜血,倒在了地上,他们就算是没有立即死亡,也用不出力气了。他们的腰间或深或浅地被冷水易这一剑划开了一道口子。

    啊!?周围的黑衣人一见到冷水易如此的勇猛,顿时心生退意,他们都是一些山贼流寇,犯不着为了一些外之物而将姓名扔在这里。不过这些黑衣人依旧在观望,他们在揣摩观看这冷水易是否真的有本领。

    事实证明,冷水易是真的有本领的,作证的便是地上躺下的不下百具的尸体,冷水易和烈火蓉俩人双剑合璧,一两盏茶的功夫,死在他们手下的黑衣人就不下百个。

    任务失败,撤退,撤退,八嘎,这是什么任务啊,简直就是叫我们来送死的啊!黑衣蒙面人的首领心惊胆寒地一声呼喊,众人的黑衣人如同丧家之犬一样,狼狈地后退。

    幸好,这两个怪人并没有追击过来。

    这应该是柳生宗严派人干的吧。冷水易自言自语。

    应该是他了,也只有他知道我们的份,也只有他知道我们的路线。烈火蓉同样点头说道,看来他对我们的那一番言论还是很怀疑啊,所以他才会派人来试一试我们的武功。

    我想他现在应该已经满意了吧。冷水易并没有生气,走吧,我们去京都,这点小事就不要去管了。

    抛下这些琐事,冷水易和烈火蓉俩人继续向着京都走去。

    怎么样?事。柳生庄里面,柳生宗严昂首而立。

    依然没有结果,估计那些山贼是失败了,不然以那些山贼的格,他们肯定会前来领赏的。柳生宗严的后,一个管家模样的中年男子回答说。

    其实我也没有想过他们会成功,我之所以这么做,无非是想要给这两个中原武林人士一个下马威,让他们知道我东瀛人并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

    一路上,气氛越来越压抑,看不见的硝烟和战火弥漫在京都附近。

    落魄江湖暗结愁,孤舟一叶思悠悠。天公亦怜吾生否?月白芦花浅水秋。冷水易一边吟诗一边摇头,看来我们来得不是时候啊,这幕府将军的子恐怕是不好过啊!

    何止是不好过啊,两位是外来人吧,你们还不知道吧,足利将军已经被织田大人给流放了,室町幕府算是灭亡了。现在织田大人已经是实际上的幕府掌控人了。旁边一人听得冷水易的自言自语后,开口说道。

    室町幕府末代将军足利义昭,是一个擅长编织大网的人物,他编织的网和蜘蛛的网相比,同样具有捕食的作用。不过可惜的是,蜘蛛的网能够网住比它大的东西,而这位足利义昭将军编织的网却始终网不住力量比他大的人物。

    永禄八年,三好三人众突袭十三代将军义辉居住的二条御所,义辉很快战死。作为义辉的弟弟义昭自然想到继承将军的名号,为了得到有力大名的支持,他先后多次移居。然而长达三年的流离生涯,换来的却是一次次的失望。

    就在足利义昭决定放弃的时刻,一只天翔的苍鹰出现了,他就是织田信长。不得不说,织田信长还是一个很有眼光的人物,因为他知道利用幕府将军的威望,挟天子以令诸侯。布武天下的织田信长正踌躇满志,但却没有一个好的契机,正在这时,足利义昭出现了。因此织田信长轻易地答应了足利义昭的请求,收留了这只丧家之犬。上洛的进展很是顺利,足利义昭如愿以偿的实现了他的梦想,成为第十五代室町幕府将军。

    不过他的子却不好过,和汉献帝一样,他也不想受制于人;和汉献帝一样,他也搞出了一个血衣诏书;不过和汉献帝一样,他也失败了。

    在经过一段短暂却也平静的子后,足利义昭逐渐感觉到当傀儡的滋味并不是那么的惬意。随着野心不断膨胀,足利义昭对织田信长的恩惠也逐渐抛之脑后。于是,义昭和信长的蜜月期也走到了尽头。

    寻常的蜘蛛大都选择墙角,树枝甚至灌木来编织它的捕食网。但足利义昭可不是寻常的蜘蛛,他是天下的统治者,是天下间最大的一只蜘蛛。他要捕杀的也不是寻常的昆虫。织田信长,战国时代的风云儿,此时的尾张傻瓜已经变成了有能力天下步武之人。足利义昭的猎物就是织田信长,所以他的网可不是寻常的网,因为,他要捕杀的是一只天翔的雄鹰。

    但凡会织网的蜘蛛都清楚,在树丛中编织一个结实八卦网,选择坚固的树梢很是重要。这位足利义昭将军当然不是傻瓜,他要捕的是雄鹰,选择树梢,显然没有道理。所以,他选择了大树,八颗耸立在战国之林的大树。

    朝仓义景,朝仓家第五代当主,越前一国的统治者。

    浅井长政,北近江霸主浅井氏家督,同样也是信长的妹夫。

    武田信玄,武田家的振兴之主,势力遍布甲,信,骏三国。

    毛利辉元,安芸毛利家当主,制霸中国的百万石大名。

    本愿寺显如,一向宗法主,盘踞石山本愿寺,不可小视的宗教势力。

    纪伊的杂贺党,以铁炮而闻名战国的雇佣军团。

    上衫谦信,关东管领,越后的大名,人称军神。

    六角、三好等部,失去领地的六角,三好等残余势力,信长是他们最憎恨的敌人。

    他们就是义昭可以依赖的大树,有了树,自然就有了网,有了网,就可以捕杀自投罗网的猎物。此时的足利义昭十分的得意,有了这八颗苍天大树,围住织田信长这只大昆虫自然是不成问题了。

    织田信长是自投罗网的,因为他看得出来,只有主动出击,才有可能破网而出,再次鹰击长空。织田信长这次选择了撞倒大树,在他看来,只有树倒了,网也就不存在了。

    越前的朝仓,首当其冲。不得不说,织田信长十分的精明,姊川合战发生,信长大败朝仓浅井联军,暂时击退了朝仓的攻势。

    不可否认,足利义昭的信长包围网还是压的织田喘不过气来。虽然,多次击败敌人,但足利义昭的网还是越收越紧。织田方众多大将战死,军队多方开战,疲于奔命。不久后,最可怕的事出现了,甲斐的巨人武田信玄率近三万大军直指京都。

    三方原一战,德川织田联军惨败,三河,尾张岌岌可危;就在这个时候,足利义昭在得知信玄大胜的消息后,随即正式宣布起兵对抗织田信长这个公敌。战局越来越对织田信长不利,用四面楚歌形容织田信长毫不为过。

    不过,历史似乎早就已经注定好了,真正的雄鹰,是不可能被蜘蛛网住的,即使这蜘蛛网无比的巨大,即使这蜘蛛网上站立着很多的滔天巨人。但是,蜘蛛网永远只是蜘蛛网,他不可能变成渔网。

    幸运再次解救了已被粘在蜘蛛网上的织田信长,使他避免成为一听液体的高蛋白罐头的原因是,甲斐的大树竟然自己倒掉了。

    一只无比巨大的蜘蛛网,却因为蜘蛛网上最大的一只蜘蛛的死亡而瞬间崩溃。上洛期间,甲斐之虎武田信玄因患病不治,死于途中。上洛大军遵守信玄遗命,撤回甲斐。在近江与织田主力作战的朝仓部,也悄然退兵。武田信玄的上洛失败意味着信长包围网的崩溃,天平再次偏向尾张的雄鹰。

    失去了网的蜘蛛,就如同没有了牙的毒蛇。足利义昭并没有得知武田信玄病死的消息,仍然按照原计划起兵,结果可想而知。织田信长轻松地击败足利义昭的军队,并流放了这位末代将军,经历了二百多年的室町幕府灭亡。

    真是可惜了啊!我们来晚了,没有见到这倒霉的末代皇帝啊!冷水易一声叹息。

    冷哥,这是好事啊!我们可以看到开国皇帝啊!烈火蓉美目盈盈地提醒。

重要声明:小说《英雄血巾帼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