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三十三)智谋攻伐取远江,英雄末路梦

    上洛啊!这确实是一件令人兴奋的事啊。冷水易知道,这上洛其实就和中原的争夺皇位差不多,只不过这东瀛的上洛相比于中原的皇位之争,规模小太多了,不知道武田大人此番为上洛做了那些准备啊!

    自从我和上杉谦信停战之后,我就一直在为上洛做准备,如今几年的时间过去了,我武田家已经从战争中恢复过来了,拥有精兵三四万,战将上百员,更有我武田信玄天下无人能敌的智谋,只可惜啊,我光有上百员战将,却没有一个能够以一敌百,以一敌千,本来上泉信纲可以的,可惜先生志在新流的普及,对这种庙堂的争斗并没有兴趣,所以我才恳请两位担任我武田家的先锋大将啊!

    哦,这倒是好玩哈,我冷水易活了将近三十年了,可还从来没有担任过什么先锋大将啊!武田大人也不怕敌人嘲笑你让一个断臂之人担任你的先锋吗?

    这有什么好怕的,我武田信玄这一生只佩服有本领的人,即使他断手断脚,只要他有真本领,能够真心的帮助我,我一样的待他如上宾。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们中原的孙膑先生也是残疾人士吧,他最后还不是帮助齐威王和田忌在桂陵和马陵两次打败庞涓吗?

    没想到武田大人对我中原的典故如此的熟悉啊,既然如此,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嘿嘿,上洛,应该是一件很好玩的事吧。

    听得冷水易的话语,在看了看旁边一脸轻视的烈火蓉,武田信玄当真是苦笑不得了:先生,还请认真对待,上洛是我武田信玄毕生的心愿,如果此次不成,恐怕我今生今世再也没有希望和织田信长等人争雄了。

    大人说笑了,其实东瀛的战争也就那样,上百人的拼杀,上千人的拼杀,顶多也就上万人的拼杀。若是放到我们中原地区,想要争夺皇位,没有个几十万甚至是上百万的军队那你想也不用想。

    呃……武田信玄的脸顿时拉了下来,这可以比吗?

    好啦,大人,若是我们狼军在的话,八百狼军,外加我们十位将军,帮大人横扫正在天下都不是问题。不过可惜了,斩杀了三四万的倭寇,我们那八百人的狼军也伤亡殆尽了。不过现在有我们夫妇俩,帮大人打几场小战还是不成问题的,不过大人还是尽量避免打攻城战吧,我们狼军素来喜欢打遭遇战,打野战,对攻城战倒是没有多少心得。

    冷将军的意思是?

    如果大人信得过我的话,可以将大人的作战意图告知在下,在下也好从长计议啊!

    武田信玄看了看旁的马场信房和真田幸隆,特别是在真田幸隆上,他停留了很久。在武田信玄的注视下,真田幸隆重重地点了点头。

    武田信玄率先起,走到了一副地图的前面,旁边的其他四人也跟着走了上来。

    我的战略意图很是清晰,我只要攻下远江和三河就可以了,至于上洛,如果我再年轻十岁的话,或许我会考虑考虑,可是现在我的体每况愈下,根本就支持不到我完成上洛的宏图伟业了。武田信玄先是坚决后是伤感地说道。

    我们先攻入远江,将远江纳入我武田家的版图,然后以远江为跳板,进攻三河国。武田信玄的意图十分明了。

    那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是不是要先攻下远江的滨松城?冷水易看着眼前的地图,看着地图上面那一个大大的红圈,突然问道。

    嗯,这滨松城是德川家康的居城,只要攻下他,那德川家康就不足为惧了。不要要想攻下这座城池,难啊!现在织田信长已经洞悉了我的战略意图,不过他此时因为各地战况的紧迫,仅派出了由佐久间信盛和平手凡秀率领的三千援军协助德川家康防守滨松城。我们要想光明正大地攻下这滨松城,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除非这德川家康肯出来跟我们决一死战。

    嘿嘿……看着面前的这副地图,冷水易突然得意一笑,武田大人应该是熟读我中原的孙子兵法吧,那你应该知道孙子兵法当中有一计,叫做声东击西,还有一计,叫做围魏救赵。

    不知冷将军这话是什么意思?场上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真田幸隆突然问道,眼中满是兴奋之光。

    我们先攻入这远江的大部分城池,然后大军向滨松城靠近,给德川家康造成压迫感,最后,等到我们彻底的近滨松城的时候,我们绕开它,声东击西,兵锋直指德川家康的内腹——三河,一举切断德川家康与织田信长的联系。

    好,这计谋当真好啊!马场信房也开口说道,不过,若是这德川家康率军从我们后偷袭怎么办?他瞬间又疑惑起来。

    哈哈,如果这德川家康真的率军出来了,这不正中了我的计谋吗?这计谋和围魏救赵还是有一点的相近之处的。这里,滨松城西北方的三方原高地,这里的地形十分的好,部队施展不开,前后军调动不易,如果我是德川家康的话,我一定会率军在这里从背后劫杀武田军,希望一鼓作气打乱武田军的阵脚,这样武田军就不攻自破了。

    哈哈。武田信玄突然得意地一声大笑,在战国的诸多大名中,我武田信玄是其中一个对纪律非常严谨,而且训练士兵上都是非常严格的大名。士兵稍为不慎,已经犯上军法。我武田军在不同的阵形上,都不受敌军的影响下,可以随时随地地转变阵形。这一点,我很自信!

    冷水易和烈火蓉在甲斐住了下来。而武田信玄也开始了调兵遣将,准备谋取远江和三河。

    冷哥,我们真的要帮助这武田信玄攻取远江和三河吗?我们初来乍到,这样做合适吗?我们会不会得罪东瀛的其他大名啊!房间之中,烈火蓉忧心忡忡地问道。

    哈哈,蓉儿,你太多心了。你想想,上泉信纲也帮助了这武田信玄,但是有人和他作对吗?没有!我们也是一样的,我们仅仅只是武田家的过客而已,没有哪个大名会想要找麻烦的,我们江湖中人可是最难对付的,惹上了我们,他们可就麻烦了。况且你不觉得这样很好玩吗?如果这是在中原地区,你能想像吗?我们两人能够帮助其他人夺取皇位?!哈哈,真是一件好玩的事啊,既然我们来到了这甲斐,来到了武田信玄的地盘,那我们玩玩又何妨。这几年和倭寇玩,我们也玩出了经验啊!

    你呀,都这么大的人了,还是这么贪玩。烈火蓉无奈地依偎在冷水易的怀中。

    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过隙,忽然而已。人生就是一个不断地享受,不断地奋斗的过程,既然我们喜欢这样的生活,那我们就尽的享受吧。等我们帮助武田大人打败德川家康之后,我们就离开甲斐,离开武田家,我们去东瀛的京城,我估计上泉信纲应该也在那里,听说东瀛的近畿是东瀛的政治文化经济中心,那里十分的繁荣昌盛,估计那里应该有不少的武林人士吧,到时我们去会一会这十八路诸侯,扬我中原的威风啊!

    你呀,还是这样的争强好胜。烈火蓉很是无奈。

    要是五哥在这里的话,不知道会是怎样的一番场景啊!以五哥的武力和格,估计要打遍整个东瀛了。想起好战的火将,冷水易微微一笑。

    一番准备之后,武田信玄终于迈出了这一步。

    山县昌景先发率军五千人从伊那郡侵入三河东部。先头部队山家三方众击败德川氏柿本城的铃木重时军后,全军开始向远江进发。

    就在武田信玄预定出阵之,他却突然病恶化了,因此耽误了行军的时辰。

    看来我的病已经十分严重了啊,也不知道我还能不能够攻下远江和三河,为武田家开疆扩土啊!病之上,武田信玄满脸的惨白,无力地说道。

    围在周围的武田家的家将纷纷沉默不语,脸上都是一片沉之色。

    可惜了啊,可惜了啊!幸隆,你能算出我还有多久可以活吗?武田信玄突然转头看向旁边的真田幸隆。

    冷水易和烈火蓉猛然有点惊骇地看向真田幸隆,这个人,竟然能够算命吗?!

    家主的生死乃是定数,乃是上天早已经安排好了的。真田幸隆没有正面回答武田信玄的问题,反而是伸出了两个手指。

    两天?武田信玄猛然一阵恍惚,浑上下止不住的颤抖,差点从上掉了下来。

    真田幸隆赶紧摇了摇头。

    二十天?真田幸隆还是摇摇头。

    武田信玄仿佛是看到了希望一样:两个月?真田幸隆还是摇头。

    两年?两年!武田信玄和真田幸隆不约而同的说道,只不过两人的语气各有不同罢了。

    够了,够了!武田信玄猛然从上坐了起来,两年之内,灭亡远江,攻取三河!

重要声明:小说《英雄血巾帼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